加载中…

​清明:放弃是对生命真正的尊重

2015-04-06 08:50:27评论 杂谈

 

清明,和一个老友一家一起吃饭。到了我们这个年龄,早已经面对过很多生老病死。老友去年才失去父亲。清明时节,自然要聊起故人,说起病痛和我们艰难的选择。

我是曾经经历过人生最为悲伤的痛,失去爱人。守候在医院中,那种悲伤与折磨不是常人能够理解,明知是没有希望,但是还想抓住一根稻草。娟子是胃癌,这是最痛苦的病症之一,开始在身上贴半个止痛贴,后来一点点增加,贴到七个,每两小时打一针嘛啡,还是止不了痛,有天夜里,痛得从病床上滚下来,我抱着她往床上拖,怎么也拖不上去。那种痛苦撕心裂肺。

生不如死,这就是生不如死。

最后娟子去时,食管已经堵住,全身都因中毒发黄。人烦躁和痛苦到了极致。医生看了,来问我,有没有什么后事没有交代。我说,没有什么要交代的。医生告诉我,有一种强镇静剂,打了就能睡觉,不会痛。不过也许就会醒不过来。我毫不犹豫地说,打,别让她痛了。我看了护士拿过一小瓶象蒸馏水一样的针剂,推进娟子的盐水瓶中。娟子慢慢安静下来,不不再疼痛,不再哭叫。这是娟子癌症转移以来,最安静的一个夜晚,她静静地睡着,我打开电脑,《莲花处处开》轻轻地弥漫在病房里。

第二天的早晨,我和岳父正商量娟子的事,护工跑过来说娟子不行了。第一反应,还是叫了医生过来抢救,看着在医生押按下,娟子无力滚动的身躯,我对岳父说:爸爸,我们还要把她抢救回来受苦吗?听了我的话,岳父告诉医生不要再抢救了。

以后,我静下来想这个事,其实那个强镇静剂,我们都知道是什么,只不过那是给我一个借口罢了。

经历了娟子的事,我一直相信,活着必须要是尊严,生命不总是有意义的。娟子我最后悔的还是做第二次手术,这个手术的结果,除了痛苦,什么也没有。

后来,有个朋友父亲也是得了胃癌,让我帮助联系医生,我们一起吃饭时,医生还是主张要动手术。医生离开后,听说已经是晚期,而且朋友父亲已经年事已高,我还是告诉她,如果是我,我会选择让老人安静地休息、休养、止痛,而不是动手术。在痛苦中多活半年一年,不如平静地离开。当然选择是要由她们自己选择。

也是知道我的一些故事,和我一起吃饭的老友,去年父亲病重,他是老干部,完全没有任何经济负担,但是他们一家还是选择了,不进ICU,不上呼吸机,不切气管。让老人少一些痛苦中走完人生。

其实人在这个世界上,生生死死都是自然的规律,活着就是为了死亡。从容地面对死亡也是我们人生必须学习的一课。我们几个人一起议论,如果我们自己痛重,决不抢救,决不上那些极度痛苦的治疗手段,延续生命很重要,有尊严地面对死亡也是很重要。

面对死亡,其实我们还是有很多需要学习。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