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竹溪雨
竹溪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9,250
  • 关注人气:1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我们的婚礼(二)

(2012-12-14 15:56:18)
标签:

人生大事

母子情仇

往昔岁月

不可预期

分类: 细雨听涛
(二) 母亲的到来
  
  结婚之前,考虑到了各种特殊状态。
  
  千算万算,算不到母亲会来,出席我们的婚礼。
  
  母亲很早就离开了我,在我最初的记忆里,没有她的影子。从小的时候,我可以说憎恶她敌视她,让我失去了母亲的关爱,被人耻笑,被人欺侮。在我几岁的时候她来看过我,我远远地躲避,她给我买了书包,被我扔到垃圾堆——既然你不要我了,那么用不着你可怜,我也不屑与你相认。
  
  我的成长跟父亲很少关系,他与我一直保持距离,或许觉得愧疚,或者后妈跟幺弟才是重心,他见了我说不了两句话,彼此冷冰冰的。而对比起来,母亲跟我基本上毫不相干,我们相隔几十公里,仿佛是海角天涯。生活激励着我,为了生存而跟着爷爷奶奶,辛勤地劳动,学会独立与坚强,沉默与忍耐。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别人的天空很辽阔,我们在狭窄屋檐下,不能低头。“活要活得有样子!”爷爷奶奶没有这样说,却是通过行动,默默地告诉我,这个道理。
  
  这样孤单中成长的我,对母亲是有偏见的,我念大学以后,给过她几次改正的机会,改正在孩子心目中的印象,但是她却毅然决然地放弃了,让我没话可说。自从打小带我长大的奶奶过世,她却一点表示也没有,我的心真的在滴血。我是决定要跟她决裂的,实在是没有意思,亲娘还不如外人。在寒冷的冬天里,陌生人的一个淡淡的微笑,几句亲切的话语,还可以让我们感动,感觉温暖。可是源自母亲的行为呢,除了冷漠、冷酷和嘲讽,再没有别的,让人忒寒心。
  
  我要结婚了,说起来寒碜,父母肯定是不来的。爷爷,新娘的父母,一对新人,这就是那天忙碌的一家人。我们是最普通的人家,最平凡人的婚礼,虽然有些简陋但也算不上可怜,可怜的新婚夫妇,恐怕不但没有亲友道贺,恐怕连父母都不在或者说都不支持,乃至于更悲惨的,相爱的人并不能在一起……我们虽然经历严峻考验,几次陷于分手的险境,但是终于意识到了彼此的重要,心中都系着对方,相信他也是同样的真心真意,如今就要结婚,乃是上苍恩赐。
  
  我也压根儿没想过母亲,会在我的婚礼上出现。后来我才发现,潜意识里我其实想远离她,远离像她们那样的情感。我一直追寻着一种古典的爱情,一种深刻隽永的爱情,不是说什么天长地久,说什么海枯石烂,但是一旦彼此相恋,那么就用一颗真心,共同浇灌爱的花朵,无论风刀雪霜,一起承担草根之苦,生活之累,共同分享美丽风光,领悟世间百态,体验喜怒哀乐……
  
  在我结婚之前,遇到两样不太好的事情。一个是三弟受伤,一个是妹妹受伤,两个人都在远方,平时联系得也不多。三弟从小被父母宠溺,向来特别不听话,向来爱捣乱惹事,妹妹是因为母亲的关系,跟我横着一道坎。他们有着父母疼爱,生活比我舒坦得多,本来无需我操心。不过现在不比以往,毕竟年纪也不小了,也开始要学习独立,居然某些坏习惯,慢慢有所改变,我也开始偶尔联系,询问一下他们的情况,希望他们也能进步,在这社会上找到自己的位置。
  
  妹妹跟我说她要来,我的确吃了一惊。她要来,要来干什么?以什么样的身份,她可以来吗,能够来吗?这根本就不行,我严词拒绝。妹妹在那边叨叨,说各种各样的理由,我都觉得不是理由。不过后来放宽了条件,说要来的话,妹妹代替她参加就可以了,妹妹沉默了一会儿,说那样她也不来了。(我本来没有打算告诉妹妹结婚的事情,只是听说她摔伤了,不小心说出来,说准备婚礼很忙,都没时间关心她的身体好些没有,不料她下来马上就跟母亲说了。)
  
  因为这个母亲,我一直备受内心的煎熬;因为这个母亲,我一直觉得理想人生很困惑;因为这个母亲,我一直对美好爱情有着隔阂,对漂亮女孩自动疏离。如今,我终于走出了长久的迷失,准备踏上成家的康庄道路,她却要跑出来参加!我真是怕得很,我不知道看到她是什么心情,我也不知道她又怎样面对。而且她癌症手术过后的身体,已经大不如前,能够经得住路上的颠簸吗?这场婚礼对我来说无疑是极重要的,我不想增加额外的变数……
  
  女友问我,现在对母亲是什么态度。我说,以前确实恨,不是恨她对不起我,是觉得作为一个普通的人,应该具有的基本情感,在她的身上太稀缺!但是现在没有那样子,我们长大了,我们得承认,尽管她可能有错误,但她毕竟是母亲。每个人都有一位母亲,无论美貌、丑陋、平庸,无论自私、宽厚、毒辣,你没法选择。
  
  第二天晚上妹妹又打电话来,说妈妈还是要来。这的确有些讶异,并且说她一晚上都没睡着,一直在哭……她几时会这样子,我不敢相信,是否听错了。我答允她要来就来吧,但是先要把家里安排好,把上学的孩子安顿好,然后确定她的状态,能否走这么远的路——还有仪式没有考虑其位置,这方是爷爷以长辈的身份出席,她不会介意,不会怄气吗?妹妹一个劲儿地说,不会!不会!爷爷坐主位是应该的,妈肯定是赞同,只要能参加她就满足了。女友说,希望我心里面稳定一些,不要被扰乱了情绪。我说你有个准备,妈若干年来,好像过得轻松,心底不会没痕迹,几年前重病手术过后,算是捡回一条命。现在可能很衰老,很憔悴,年纪虽然只有五十多,恐怕看上去比年逾古稀的爷爷,还要更不如……
  
  婚礼前一天,其实还有不少事情。尤其是现场布置,除了礼仪公司的人布置,我们也亲自去检查,另外朋友们也带了饰品等,过去帮助增加氛围。晚上直到十点半才布置完毕,然后赶过去接妈和妹妹她们,她们走得晚,一路匆忙刚刚抵达本市。十一点钟我在长途车站旁边,找到了她们,正在烧烤摊前等待。我抱了一下妹妹,走过去看到母亲,她脸色有些苍白,身体也瘦削,不过精神还马虎,没有想像的差劲,喊了一声:“妈,你来了。”女友也跟着称呼。她们一共五个人,远远超出预计,妹夫外甥女幺姨娘也来了,妹妹说妈路上晕车,什么也没吃,还吐了。确实很晚了,昏黄的灯光下行人寥寥,我是希望她们早点出发,早点到达,她们还是走得晚,上班加等孩子放学,然后妹夫驾驶车辆,一路的疾驰,不停地飞奔,没有来过,沿途岔道又问路,还好赶到了,我们在前方引路,带她们去吃饭。
  
  赶了大半天的路,一定很疲累。我们凑备婚礼也很累,明天又是关键的时刻,很想回家休息,不过母亲既然来了,妹妹她们也来了,还得打起精神,陪她们吃饭。到了美食街,有些餐馆都打烊了,找到一家火锅店,点菜生火煲汤。等待中就胡乱聊起来,妹妹说没想到这么远,开了很久都不到,妈在路上还感叹说,那晓得距离这么远呢。我说其实不算是远,几百公里至少大半天。妈问了下女友的基本情况,女友也一一回答了。紫砂锅升温慢,汤菜熟都零点过了,叫大家吃菜,我给妈夹菜,给幺姨娘夹菜,也给没见过面的妹夫夹菜。妈慢慢地,一点点地吃着,吃了一小碗,又一小碗,再一小碗,随意地说几句。乌骨鸡腿尝过了,牛肉片、猪肚吃过了,野生菌品过了,拈起烤鱼,拔去刺,入口嚼,吐骨头,吃得慢条斯理。
  
  我觉得时间快凝固了,妈妈的动作实在太慢了。这已经是凌晨,到了天亮,就是她的儿子婚礼,她似乎无所谓。我觉得有些疲倦,平时规律作息,这时候已经睡觉了,何况这么重要的日子!心底不禁叹息:还是老样子,心中没有别人。可是既然同意了,她也大老远地来,在这个时候,我总不能转身走了吧?我耐下性子,继续给她们一个个夹菜,添汤,让她们吃好,吃饱,吃暖和。
  
  入冬后夜里还是蛮冷的,把她们送到旅馆,安顿下来。回家赶紧修改婚礼仪式的主持人辞,稿子我已经修改过几回,为了更好的效果,包括与亲情相关特别的环节,主要流程的精心编排,音乐、文字的协调,都是我一笔一划一点一滴撰写的,根据当晚的彩排来看,还忽略了一点,仪式时间的掌控,以及观众的互动,这很重要,必须马上做出调整。等我弄好,差不多凌晨两点钟。
  
  天亮以后,是崭新的开始。天亮以后,是特别忙碌的,好多好多程序。必须休息了,可是这么累,怎么睡得着?迷迷糊糊,我不知道何时入眠……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