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廣論》淺釋(二)—中士道 -十二缘起 5

(2006-12-29 18:52:57)
分类: 菩提道次第广论_浅释

【以下為廣論錄音帶舊版第一百卷~一○二卷之部分內涵,由於與十二因緣有直接之關連,故節錄於此,助同學作總複習。】  

上一次有一個關於十二因緣的題目,現在溫習一下。本來十二因緣從能生支切斷,所謂受緣愛,因為受是前面一重因果;從能引到所引,能引的因會感果,是經過愛取有三支引發以後,才結生感得下一期的生死。所以一般來說,從愛斷起。我們真正修行重要的次第,從前面共下士一直到上士,雖然說上士的不共處在發菩提心,但是真正關於滅除生死的方便來說,重點還在這個地方,所以今天就關於這個道理補充說明一下。在一百八十五頁倒數第六行,這段談到幾世圓滿,從因感果最快兩世,最慢三世。最快兩世我們容易了解,但最慢怎會三世呢?實際上它是一個因擺在這裡,可能經過無量劫才感果。生死流轉是由於無明而行,當你有任何一個行的時候(行就是業),這個業(行)一定會薰「識」,也就是我們做任何一件事情,這個影響力量一定會落在我們的識田當中。比如說當你看到一樣東西,雖然事情過去了,或者又做了其他的事情,但這個印象已經留下了。這種情形的專門名詞叫「薰」。就好像點了一根香,然後在上面擺了一張紙,這香的煙就自然而然地薰在那張紙上一樣。所以任何一個身口的造作,或者動腦筋想了一下什麼,就有個影響力落在識田當中;可是這個影響力會不會很快感果,這要看之後我們是不是不斷地把它再加強。  

下一生是怎麼樣我們不知道,但是下一念如何我們人人感受得到。下一生跟下一念之間的差別在哪裡呢?每一念是剎那的生滅;前一念滅,後一念生,這個就是剎那的生滅。現在把剎那的生滅總結起來,到時候結一個總帳,就是一期的生滅。同樣地,從前一念到後一念擴大,也就是將剎那的生滅擴大到一期的生滅。譬如說,在這裡大家都正在上課、聽課,所以自然而然你會全神貫注在做這件事上面。但等到下了課,你下一步要做什麼事情呢?有的人聽完了課以後,雖然出去了,但他的心還是緣著上課的內容;有的人卻不是這樣,他聽完了課以後就去做另一件事情。這個情況我們很容易看得到,假定有一件對你來說非常重大的事情擺在那裡,你在做完了眼前這件事情以後,一定會馬上去忙那件事情。還有一種就是沒有什麼事情,到臨下課的時候你才想:「下面有什麼事情該做?」所以自然而然臨下課的時候,哪件事先現起來,你下了課就會去做那件事情。如果第二個條件也沒有的話,下了課以後,你平常習慣性地會去做什麼,你就會去做。如果連這個都沒有的話,就看下課後先碰到什麼事再說。  

前面引《俱舍論》說業在生死當中感發的次第是隨重、近、串習、先。在生死當中重業一定第一個最先引發;第二是近,就是你前一生臨終的時候,什麼在心識當中先現起來,那個業就先引發。如果這個都沒有,就看你的習慣,習慣性愈強的就愈先現起。如果這個也沒有,那就是先造的業先感發。一生固然如此,一件事情也是如此,我們若能體會到這一點,那就很清楚了。雖然我們還沒有死,也忘記前一生怎麼到這裡來,但是因為眼前的事情也同樣是這個道理,所以我們就能明白,真正感果的就是這個業的力量。  

這點了解了以後,進一步我們再問為什麼是三世圓滿?上面告訴我們,當前一個因位識成就了以後,不一定馬上感果。譬如說我們承擔很多事情,下課以後,你也許忙這個、忙那個,但是一次只有做一樣事情而已。這一樣事就是你以前在因位識當中所種下的種子之一,也許就是上課這件事情本身,或者是在上課以前所種下的。如果上完課以後,你對這個課的印象很深,下了課以後,你繼續想著上課的事情,雖然課結束了,但這個心識還在繼續,所以上課時落下去的這個識,下了課馬上又接著繼續下去,這就好像第二生就結果了。  

另一種情況,你下面做的那件事情,不是上課當中聽的或者講的東西,而是上課以前就已經落在識田當中的因位識,於是就有一種特別的影響力量,這一堂課一結束,你馬上就會去做這件事情;其他次要的事情並沒有因緣去引發它,就沒有現起來。  

所以前面告訴我們,從因到果中間可能有無量世的間隔,那都是餘重因果。就是說原來這個因位識並沒有被薰發,只是落在那裡並沒有動。因位識要感果,一定還需要愛取的滋潤、薰發以後才會現起。在能生、所生的關係當中,一旦能生支薰發了以後,它下一期就一定會感果的。如果沒有感果,原因是被其他的因位識搶先在前。所以對原來這個因位識來說,它並沒有動,而其他的因位識被它相應的愛取滋潤先感果,所以對原來的因位識而言,這個不算是自己的因果,而是「餘重因果」,也因為這個理由而說原來的因位識是三世圓滿。  

雖然前一生到後一生,我們不一定把握得住;但是從前一剎那到後一剎那,從前一件事到後一件事,我們就很容易明白了。明白這個對我們有什麼好處呢?平常我們想努力去做的事情,就會一直繼續做下去,或者會去做下面一件事情,這個力量就是前面所說怎麼樣使得因感果的道理,完全是同樣的。

【如是已生諸果支時,然而全無實作業者,及受果者,補特伽羅之我。】

不管兩生也好、三生也好,在整個生死流轉過程當中,只是「如是因感如是果」。整個從因到果分十二支,三世兩重因果這樣輾轉。以感果的時間而言,快者兩世圓滿,慢者三世圓滿;但是以因果的先後來說,它一定是能引、所引,能生、所生。所以說是三個時段兩重因果。有這樣的原因,必然感得這樣的果,這裡邊實際上並沒有誰在主宰,當無明沒有消滅之前,只要和無明相應了,就會有行。無明就是惑,有了惑,自然而然就會造作種種身口意的業。造了業以後,就把識種子薰染在識田當中,有了識以後,下面就一支一支來了。  

譬如我們現在感受到痛苦,在感受痛苦之前一定先有個「觸」--就是根、境、識三者和合所生觸。例如我們眼睛看見顏色,會有一個認識作用;耳朵聽見、身體碰到也是如此。感果有兩種:一個是內在的叫異熟果,一個是外在的,就是增上果。平常內因果是純粹就我們自己內身上面來說,外因果就是器世間。造業的時候也一定是這樣有內有外,外包括了跟我相應的情、器世間,而內因果純粹是我;所以感果的時候,一定是內外因緣又重新配合起來呈現。這個時候,如果我們順著無明流轉生死的次第,當內外的因緣又碰在一起,因為無明緣生的觸,下面一定就是感受。如果以前造的是善業,現在所感得的是樂受,是你歡喜的,那就會生貪愛;如果造的是惡業,感受就是痛苦的,所生起的這個心,還是屬於愛支當中,叫乖離愛,這是你不願意的。如果說你造的業不是善也不是惡,是中庸性質的話,在受的時候說不上快樂不快樂,那叫捨受;這時內心不是強烈的貪或者強烈的瞋,而是與癡相應的。  

在不懂得十二因緣流轉生死的道理之前,我們必然如此。碰到苦的事情,你就是痛苦,覺得受不了,乃至因此會發脾氣,不能忍耐;同樣地,如果看見好的東西,自然就歡喜、貪著,這是千真萬確的事實,一點都沒有錯,就是很直接的感受。但是是誰在感受呢?是由於這樣的無明、行、識而感得名色、六入、觸、受,而受的後面一定是愛、取、有,接著繼續地流轉生死。所以這個受,並沒有真實的能受者,就僅僅是這個受而已。所以下面告訴我們:

【如前所說從唯法因支,起唯法果支,由不了知生死道理,於彼愚蒙妄執有我,求我安樂,故造三門善不善業仍復流轉。】

只是前面有這樣的一個法作為因,例如之前造了無明、行、識等等因,然後感得名色、六入、觸、受的果,這個果也是個法。這裡面實際上並沒有「你」這個東西,所以你不必想「它痛了」,也不必想「是不是我在痛」,痛就是痛,快樂就是快樂。平常我們造業通常都是因為當感受到了以後,就執著「我」的這個感受而造種種業。了解這個道理以後,如果不願意痛苦,那就要把這個痛苦的因淨除,現在已經結了果的,那是無可奈何;但只要在因上面淨除它,那個果也就自然消除掉了。  

所以當你了解,這一切只是唯有法的因,而必然感得法的果;你不要受這個果,那只有一個辦法,就是在因地當中淨除它,苦果自然沒有。當樂受現起的時候,你曉得這是前面的樂因所感得的;同時,當這個受現起時,你面對又會再造一個因,這是將來會感果的。所以前面一直告訴我們,所有的受都是苦的,樂受眼前雖然是樂的,但究竟來說還是苦的,而苦受當然也是苦的。當認識了這一點以後,對苦受就不會引發瞋,樂受不會引發貪,捨受也不會再像以前在癡當中。你就能夠看得清清楚楚,不會再為這個「我」而忙。否則人家打你一下,你就想:「這個傢伙為什麼打我啊?」就發脾氣了,處處都繞著「我」在轉。所以造一切業的真正問題都是因為在「我」上轉。現在你了解了所有的一切,無非都是「從唯法因支,起唯法果支」,沒有你,也沒有我,而這個法之所以產生眼前這個情況,完全是如是因感如是果。面對這個法,透過如理聽聞、如理思惟、如理作意以後,還是順著這個緣起去還滅。找到它的根源之後,正知見就生起來了,進一步照著它去修持,智慧也生起來了;智慧生起,無明就破了。結果是無明滅則行滅,行滅則識滅,乃至下面整個統統滅掉了,生死的流轉也就切斷了。  

前面所說的非常重要,如果我們能夠在這上面深入觀察,就能了解生死流轉原來就是因為前面有了這樣的因,必然會感得這樣的結果。由於我們不了解,於是妄執有一個我,為了「我的」種種事情,也就是「我所」等等空忙,所做的事情都是不合理的,這叫無明。正因為把握不住因果的本質,自然而然一直跟著「我」在轉,永遠跳不出來。了解十二有支的道理以後,煩惱就無從生起了。因為眼前之所以有種種苦樂等的感受,無非說明一個事情--這是以前造業感得的因果流轉,而且這個流轉是永遠這樣下去的,假定不了解這個道理,流轉就沒有停止的時候。這之中苦的當然是苦的,而快樂雖然眼前是快樂,但是它保持不住,到最後的結果它還是要壞、還是要受苦,這都能策發了你想切斷它的決心,同時你也了解,所以有生死流轉的根本原因,是因為不了解它必然的因果關係,妄執一個錯誤的概念,引發種種煩惱而造業。  

在中士道告訴我們,真正繫縛生死的是業跟煩惱,這二者中以煩惱為上首。如果沒有煩惱(惑),雖然有業,它不會感果;反之雖然沒有業,因為有惑、無明的關係,隨時就會造業,造了業就一定會感果,因此就要更進一步切斷惑(煩惱)。前面在煩惱生起的次第中也告訴我們,煩惱生起的中心在無明。因為我們不了解事情的真象,在明明沒有「我」的五取蘊上,執著有一個我,這就是煩惱的根本,拿掉它問題就解決了。現在十二因緣也告訴我們,本來流轉生死的過程當中,只有唯法因支感得唯法果支,並沒有「你」這個東西,也沒有「我」這個東西。我們所妄執的那個「我」,找了半天原來找不到,但偏偏生起煩惱的中心就在這裡。所以,當對十二因緣流轉次第能夠如理了解的話,會發現原來「我」找不到,換句話說,煩惱的根沒有了,生死當然到此為止。這個概念要清楚,這是第一步。  

第二步,談到「有」支。先不談大乘,聲聞、緣覺二者修學的方法不同,聲聞乘一定是聽從他人的言教,就是依著佛陀所開示的教誡去做,所以叫聲聞。而通常這個教法一定是四聖諦--苦、集、滅、道的內涵,所以三十七道品的一開頭是「觀身不淨,觀受是苦」,也就是從這上面觀的。他先要強烈地感受到眼前的一切都是痛苦的,然後一心一意對於現世所有的東西都要排除掉;這個痛苦是從感受上來說的。  

佛陀為我們做種種開示,真正重要的目的,就是要讓我們去除貪愛。所以凡是貪愛強的人,佛陀就說「不淨觀」來正對治他的貪愛;瞋心強的人就要先修「慈悲觀」,正對治瞋心,先把粗猛的煩惱拿掉,然後進一步,就是直接從斷貪愛下手。平常我們講了半天的道理,講完了,這個貪愛就是拿不掉,因為沒有真實用過功。假定有非常強烈的意志,一心一意要求解脫,什麼東西都不管了,那時不會想走大乘的路,只想解決自己的問題。因為非常強烈地感受到生死的痛苦,佛也告訴我們方法,只要照著這個方法努力去做,問題就解決了。這時候第一步一定是修「四念處」。四念處的第一個是「觀身不淨」,因為凡夫最難斷的是貪愛,而貪愛的中心就是薩迦耶見或稱我執、有身見、壞聚見。現在既然對於生死感到這麼可怕,有著強烈的厭惡,只要照著佛所指示正確的方法深入地去觀照,找找你的身體到底是些什麼,原來是一無是處,這樣地可厭!等到你對它產生強烈可厭的心情,強盛的貪就對治掉了;當貪徹底拿掉後,這惑也就沒有了,愛支斷了,問題就解決了。  

但是對於利根的緣覺,則不是用四諦法,而是用十二緣起。這不一定是經過佛陀的教示,緣覺行者自己能夠透過觀察世間的各種現象來斷生死。現在我們就談談「有」支的內涵,首先要把定義弄清楚。請看一百八十三頁第四行。

【有者,謂昔行於識,薰業習氣,次由愛取之所潤發,引生後有有大勢力,是於因上,假立果名。】

首先我們要認識「有」是什麼,有就是業,十二支當中行、有兩支是業。凡是我們的任何一個行為都是在造業,造業以後在識田當中一定會落下一個影子,所以說「行於識薰業習氣」。行了以後由於業的薰發,在識田當中就產生了影響的力量。雖然有影響卻不一定感果,所以前面的無明、行,只是產生一個因擺在識田裡。這個因是不是能感果,還要看有沒有繼續不斷地薰習,也就是滋潤它。如果又經由愛取不斷地滋潤,這個業的力量會愈來愈強大,到最後下一生一定會感果;換句話說,這個果下面就要跟著來了,所以叫「後有」。所以同樣是「業」,不叫「行」而叫「有」,因為這個由愛取而滋長的業,將來必然會感得下一生的果,所以叫做「有」支。  

業感果必須要經過增長廣大,像前面說過的造作已增長業,這種業將來一定會感果。所以當業剛開始造作的時候,它只是因位,不一定感果,要再經過增長它,也就是再造同樣的業;由於不斷地再做、再做,也就是愛、取的滋潤。如果這個地方不明白的話,只要把下士道業增長決定的道理再溫習一下就能了解了。在思總業果當中告訴我們有幾樣東西不會感果:夢裡所作、無心所作、不利不數所作等十種;乃至於雖然業增長了,假定經過懺悔或者對治損壞了以後,它也不會感果。除了這十種不增長以外,其他的都是會增長的;反過來說,業之所以會感果的原因是因為它增長了。這個增長在這裡不叫增長,而是用另外一個名詞表示--「次由愛取之所潤發」,潤是滋潤,讓它再發作起來,這個潤發就是增長。  

所以實際上「有」還是業。它經過了愛、取的滋潤或者增長以後,這個力量就很強、很有力,所以下面一定會感果;但是它現在還沒感果,還在因位當中,所以叫做因上假立果名。這裡把每一個定義都下得非常嚴密。那麼,它什麼時候感果呢?前面的一生結束之後,下一生來的一定是它。  

在十二因緣中講流轉生死時,是用以上的次第來說明,而在苦集滅道四諦當中,集諦就是講流轉生死的道理。集諦一共有四個行相:因、集、緣、生,現在這裡解釋一下。你們把這個概念弄清楚了,整個的生死流轉相就會非常清楚。  

「因」就是前面說的無明、行、識中的因位識。單是因位識不一定會感果,還需要有「集」,集就是增長,所以集一定包含惑、業兩樣,它會繼續不斷地把這個力量增加。有了集以後,也不是馬上就感果,下面還必須要有緣,就是前面這一生捨掉的這個「緣」;緊接著下面的一生就「生」了。  

因就是十二緣起當中由於無明、行而感得因位識,這是在因位當中,因此在集諦叫「因」。然後再不斷透過愛、取滋潤到有,這個就是集諦當中第二支「集」的行相。經過集了以後,它下面一定要感果,因為這個力量很大了。可是前面這一生還沒命終,所以這個緣不會來,要感果還需要前面一生的命捨掉的這個「緣」,然後就感得「生」。  

細說起來,這裡還有其他的內涵。比如說,當生命捨掉的時候,下面再繼續執取的是「心、色」這兩方面,我們一生無非是這兩樣東西,或者說名、色二者。色是指有色部分,也就是四大;前面的四大沒有捨,後面的四大就沒有來的機會。名的部分,在四緣當中有一個叫「等無間緣」,或者叫無間滅;也就是前面的一個心識消失的時候,那個位置讓開了,後面的識就生起來了。所以前面的四大捨掉的時候,後面新的四大跟著來,前一生的識捨掉時,後一生的識馬上來。前面的識捨掉叫等無間緣,無間滅已,後面的識就跟著來。在這裡我只是隨便提一下,等諸位真正深入的時候,每個地方都有非常細緻的行相,而現在講的這一點暫時不懂也沒關係。  

現在這裡真正要了解的是有支的內涵。凡是前面落在識田當中的因位識,經過愛取滋潤增長以後,產生一個強大的力量,等到前面這件事或前面這一生過去了,它一定會引發下面一生或下面一件事情。在生死流轉當中,從這一生到下一生我們感覺不到,但是眼前從這一件事情到下一件事情,卻是人人體會得到的。大家再回想一下剛才舉的譬喻,這堂課下課以後,你下面接著要做的事情是由誰來決定的?就是「有」。所以既然你現在想修行,當然你會選擇下面要往哪裡去,那就要看看決定你去的是什麼力量;所以如果你注意這件事情的話,就會發現原來這一生捨掉了,要到下一生去的關鍵就在「有」支。如果能夠認得,修行就把握在你手上了,所以要在這個上頭去觀察。  

這個理路清楚了,我們可以更進一步去觀察。比如說我們常常在眼前的境界上,明明曉得不要貪,但就是擋不住,明曉得不要瞋,就是不靈光。這是因為前面已經造了業,這個業積在識田當中,經過愛取滋潤已經變成強而有力,所以當前面的事情捨掉時,這件事情必然跟著來,我們無可奈何。所以平常如果在很多事情上觀察、思惟的話,就會發現:這個「有」的力量是決定我們下一步的因素。  

為了讓大家容易了解,這裡再更深細地說明一下。假定我們現在上完課準備要睡覺了,偏偏下面還有事情不讓你去睡,你會覺得苦惱不堪;或者到了時候不讓你吃飯,你真受不了,心裡直嘀咕時間到了怎麼還不打板;或者打了板以後,居然今天的飯還沒燒好,那時你心裡面就瞋火大發。再不然,今天煮的這個東西非常好吃,你就非常高興,所以貪、瞋這種煩惱就一定都跟著來了。為什麼會是這樣呢?現在不妨從我們的心識上面檢查,這不是要講理論,理論的主要目的是在舉出我們心理的行相,我們學這理論的原因,也就是為了認得它,認得了之後才告訴你怎麼拿掉它,這就是修行。  

現在舉個喻來說明。例如有人拿一杯咖啡來給你,也許你覺得蠻好喝,也許你覺得苦苦的,但喝過就喝過了,不一定還想再喝,但是在識田當中已經落下去這個種子,下次是不是會再喝,那不一定。但如果後來不斷用愛、取滋潤,它會增長的。如果每天一到那時候你就去喝,明天到了時候,你就覺得應該要喝了。其他還有什麼因緣呢?本論也告訴我們,煩惱的生因有六種:第一是煩惱的隨眠,就是你內心當中的識種子。第二是所對的境界,這是總的,這當中分成四部分,第一個是人,第二是法。人就是你周圍有猥雜的朋友,這屬於惡知識。他對你還蠻好的,你見到他也很高興,如果他每天一到時間就說:「來來來,我們來喝一杯。」本來你喝過也就算了,第二天他又讓你再喝。再不然就是由於言教,你聽到有關喝咖啡對人體有什麼好處等等,或者你想睡覺的時候,它可讓你清醒一下腦筋,你就被這個概念所支配。當然還有串習,如果你習慣了,到那時候你一定要去喝它;還有一個是非理作意。總之,生起煩惱的因緣,不外乎這幾種,你碰上了,又會去做。第一次喝的時候,你也許只是認得它是咖啡而已;喝了一段時間,養成習慣以後,到了時候,你不喝咖啡就是不行;抽香煙同樣也是如此。  

大部分的人都有這個經驗,我們的嗜好就是這樣建立起來的。做任何事情,只要你不斷地去做,慢慢地串習,到時候自然它就現起來了。做這件事情是「業」,第二次再做,就增長了前面那個因位識。會增長之前一定有些條件:你歡喜它,覺得它蠻不錯;而所以策發你歡喜,當然還要有其他的原因配合起來。到這裡我們就了解到,把我們帶到下一步去的力量是「有」,可是這個「有」前面一定還有這些過程。既然現在想要切斷它,但又無法把握得住,所以就必須倒推回去找到它的原因何在。既然整個生死輪迴就是十二因緣在流轉,那就把十二因緣當中每一支的關係認得清清楚楚,認清楚了以後,就了解佛陀告訴我們的:「你要修道,這個道就是這樣的。我自己修道就是這樣修,告訴你們的也是這樣,照著這個次第去做,問題就解決了。」緣覺就是以修十二緣起來解脫生死,比前面的聲聞要利根,因為他是從根本上找到清清楚楚的原因,這是兩者的差別。以十二緣起的還滅而言,真正斷的時候,還是在愛支上面。對聲聞行者而言,是由於曉得了愛的結果是苦,所以在這上面斷掉它。緣覺則是真正對理路很清楚,了解了生死流轉的事實,經過這樣的思惟觀察而斷除,這是因為他的根機比較利。  

現在不管是四諦或十二因緣這兩種方法,如果都能完整的認識、了解,然後處處體會的話,自然而然就不易造惡業,這還是因為我們如理聽聞了正確的言教,然後如理思惟,曉得它前後的必然次第,以及如是因感得如是果的道理。如果因為無明不了解的話,那麼必然要感得引發生死流轉的果。智慧是無明的正對治,它們兩者之間的關係是:有一個就沒有另一個,所以聽聞了正法後,要能夠如理思惟,內心生起正知見,然後按次第修習;正智現前的時候,無明就破了。無明滅則行滅,行滅則識滅,識滅了下面整個就沒有了,生死就斷了。  

十二因緣的內涵在《瑜伽師地論'本地分》上面講得很清楚,不過我的經驗是在沒有經過老師指點以前,我看《瑜伽師地論》如同天書,怎麼看也看不懂;後來透過我的老師為我講解了一下,而我自己之前也看過,於是就能把握住重點,然後再回過頭去看,才知道一點都沒錯,它說得清清楚楚,流轉是怎樣流轉,還滅是如何還滅。今天我也只是把我所聽見的告訴你們,單單聽過了以後,如果不認真地思惟觀察,你對它的重點還是把握不住。所以一定要認真地先將文字弄懂,還要把文字所指的心理行相用在事相上面,到那時候就會處處地方感覺到,只要心裡起了一個念頭,下面所有的習慣就都來了,一一無不跟它相應的。可能大部分同學對這個概念還不大清楚,那沒關係,你們好好回過頭再把十二因緣看一遍。當然有的同修條件夠的話,在這裡就可以深入,力量不夠的可以先退回去,這在最前面已經告訴我們了。所以我們一定要依照這個教法的次第一步步學,凡是前面的東西都是後面的基礎,我們只要跟著這個次第上來,自然走每一步都有正確的認識。  

有同修問:「這個『愛』要如何斷法呢?我們現在斷不了啊!」對!所以佛陀告訴我們的教誡中,三十七道品真正最重要的就是四念處--觀身不淨、觀受是苦、觀心無常、觀法無我。蕅益大師也說:「不明念處慧,徒誦木叉篇。」這個「念處慧」是指智慧,可以破除生死根本的就是智慧,如果這個不明白,那講持戒是沒有用的。「木叉篇」就是戒,戒的真正目的就是這個!現在之所以放不下,是因為覺得快樂所以會貪著;或因為怕苦所以生瞋,目的都是為了求樂。現在由於觀察到所有的「受」都是苦的,那貪著自然就生不起來,乃至對眼前的一切感受都會厭惡。  

會有這些執著,最主要的還是因為「有身見」,這個東西最難根除,觀身不淨就是要把這個身看得一無是處。它有一個完整的修持方法叫白骨觀,這是一種大不淨觀,真正觀起來的話,對身體會感到無比的厭惡,當然這裡面還要有非常善巧的方便。佛世時有個公案,就是有些人修大不淨觀觀起來了,結果不但對身體、飲食乃至於男女及所有的東西都無比討厭,弄得每個人實在都受不了,不知如何是好。所以策發大厭離心以後,那時愛自然沒有了,但是單單這樣還不夠,還要一層一層的深細觀下去,這有它特別的方法在。所以說正斷的時候,就從「愛」支斷起。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