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仉同如
仉同如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67,217
  • 关注人气:2,19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清初理学家张能鳞沂水行迹缀拾

(2017-01-09 15:22:24)
分类: 沂蒙旅游==资料(原创)
清初理学家张能鳞沂水行迹缀拾
清尘

在康熙十一年、道光七年《沂水县志•艺文卷》里,皆录有一首七律《沂水朝发》:
沂阳腊月走山湫,冷透重裘栗烈飕。
半里寒消千日酒,数联诗解一时愁。
驱驰王事难辞苦,咨度民瘼更可忧。
指顾前村姚氏店,穷檐乱砌一蓬邱。
诗的意思是:腊月清晨行走在沂水县的山川之间,寒风侵袭,冷透厚厚的皮袄。走上半里路,寒气便消解了刚饮过酒后的醉意,偶起的愁肠只有用吟咏诗歌消解。其实,为公务奔忙,辛苦自然难以避免,但了解百姓的疾苦后心里却更感忧虑。你看前面的姚家店,又是一个陋屋乱墙的贫困村落!
清代两修的《沂水县志•艺文卷》收录的艺文,多是对山水形胜、风景殊美的吟咏,而这首关心民间疾苦的感怀诗便显得与众不同、更接地气。这首诗的作者是清初理学家、时任青州海防道的张能鳞。
张能鳞(1617.7.21-l703.5.29),字玉甲,号西山,世居顺天大兴(今属北京市),后迁浚县。张能鳞于顺治三年(1646)中举,四年(1647)中进士,初任浙江仁和县知县,任满后经举荐升礼部主客司主事,转礼部仪制司员外郎,考授江南提学道按察司佥事,再迁四川上南道布政司参议,后奉裁。闲居浚县家中数年,于康熙十年(1671)起补山东按察司分巡青州道参议加十二级,康熙十八年(1679)举博学鸿儒,未遇。康熙二十六年(1687),张能鳞在七十岁时方告归浚县,诰授光禄大夫。
据史料记载,张能鳞治学以程朱为宗,著有《儒宗理要》、《孝经衍义补删》、《青齐政略》、《进贤说》和《西山集》等。任官期间,他将自己的理学思想运用到治民的政治实践中,“以经术饰吏治”, 以教养为先,禁异端,崇孝悌,兴教化,颇有政绩。被时人称为“循吏”、“救时之才”。
张能鳞出任青州海防道时,沂水县自明洪武九年(1376)由莒州划归青州府管辖,已历295年,直到清雍正八年(1730)再归莒州,沂水在青州府辖内共历354年。张能鳞作为一名勤勉克己的官员,任青州海防道的十六年间多次到过沂水体察民情,躬身政事。纂修于清康熙十一年的《沂水县志•艺文卷》除本文开始的诗作《沂水朝发》,还另收有他的《二贤祠》《孟母墓》《雪中行役》三首诗。诗中分别提到姚家店(即姚店子)、闵仲祠(在松山,今属沂源县)、孟母墓和穆陵关四处地名,分别在旧时沂水县境的西南、西北、东北和北部,这是张能鳞来过沂水的最好文证。彼时,距张能鳞任青州海防道刚刚一年,其后的十五年间,他到沂水的次数肯定可观。
张能鳞在沂水的行迹大致可总结为三项内容:其一,教风化习;其二、赈灾救荒;其三、为民请命。
教风化习
风气因教化为转移。教风化习,以道德的力量维系社会和谐稳定,历来是封建时代当政者的首要之事。张能鳞到任山东青州海防道后,即察看当地民情风俗,深感此地“风俗相延,习久难化,如斗鸡、走狗、六博、杂遢以及师巫、诅咒,信如神明,甚之奉邪教……”
对于青州府的民情风俗,历代褒贬不一。北宋时期名相王曾,字孝先,号沂公,是青州益都人。他在朝为官时,宋真宗问他,你的家乡青州流传一句“井深槐树粗、街阔人义疏”谚语,是什么意思?王曾对答:井深槐树粗,是因为土厚水深,槐树才长得粗大;街阔人义疏,是因为家给人足,亲邻间各忙己事,才少于走动。宋真宗非常赞赏王曾的机智回答。其实,这句古谚说明了当时青州地方“薄于义”的民俗特点。特别是北宋末年,因李全、李璮父子在青州拥兵,摇摆于宋金元三个政权之间,致使该地连年兵燹,民不聊生。“仓廪实而知礼节”,百姓连基本生活都保障不了,何谈维系人伦道德,后来终致 “风俗大坏”。
沂水区域在历史上的位置非常特别,春秋战国时期,其地主要属鲁国,有小部分属齐国和莒国。列国殊俗,沂水的风俗以鲁国崇礼为主流,兼有齐国尚智、莒国重义之风,明万历“山左三大家” 之一的蒙阴人公鼐,在为《沂水县志》写的序言中说:沂地今虽齐隶,大抵当鲁者十九,当齐者十一,礼信之俗多,夸诈之俗少。清康熙《沂水县志》载:“沂俗最为质鲁,民多椎少文,衣布食粟……不知世间有淫冶靡丽之事也。”“故青之属十四,唯沂最称易治。”但由于宋元明之际,山东作为政权更迭的主战场,沂水也未能幸免,导致百姓流离失所,村舍荒废,赤地百里。丧乱之余,人心亦渐不古。于是,清康熙《沂水县志》继续记载:明季以来,染于青州健讼之风,人心因而不古,不唯乡义多疏,骨肉之恩亦渐亏焉。明正德年间,陕西三原人穆相任沂水知县时,就曾刊刻《蓝田吕氏乡约》,发放给官绅士民,定期组织学习,以达到讲仪兴礼的目的。
为劝勉风俗,以礼化民,张能鳞也针对当时青州府的风俗特点,制定了《敦本善俗六条》:一曰力田养亲,二曰农桑为本,三曰禁奸吏扰民,四曰严惩斗殴,五曰禁止赌博,六曰捕偷盗。为使官民周知,他将此文颁发所属与官绅士民,以期“共相劝勉,以力挽夫颓风,以义安夫百姓,以兴起夫吏治,然化行自上端本澄源,而人心风俗未尝不可从此改观也”。
一百五十多年后,丹徒人张燮就任沂水知县,其在清道光七年(1827)纂修的《沂水县志》里,对沂水风俗给出了“讲礼节者渐多”的评语,同时与百姓立下了“廉耻自维、和睦相处、惜身重命、守苦耐贫、耕织谋生、学业求进”的约定。
承平年代,百姓安居,沂水出现民淳讼稀、狱路荒草的稳定局面,也是必然。
赈灾救荒
基于传统农业社会的特点,老百姓尚难摆脱靠天吃饭的局面。风调雨顺的年月还好,如果遇到灾旱之年,极易导致民不聊生,从而滋生一系列影响社会稳定的问题,这就需要地方政府及时予以赈济救荒。
沂水历来是灾荒重区,据查清道光《沂水县志》,在张能鳞任青州海防道期间,就先后有“康熙十年,沂水大旱;十一年,沂水蝗食稼;十八年,沂水饥;十九年,沂水大水;二十二年,沂水麦秀两歧;二十四年夏,淫雨,沭、沂水决,河有海鱼。”等六次灾荒记载。为解决好百姓度荒吃饭问题,他制定了一系列救荒措施。主要有:其一,提请朝廷蠲免部分钱粮,以减轻负担。清道光《沂水县志》记载的“康熙十年,蠲免沂水县本年税银六千余两;康熙十八年,赈沂水饥民”,这两次蠲赈显然有張能鱗的参与之功。其二,远籴平粜,即在粮食便宜的外地买粮后,运到本地出售,以赈济灾民。其三,严禁小麦踹麯、豆子打油,以避免粮食浪费。其四,规定富户只能低息向贫户借贷,不准借机盘剥。其五,严治荒年窃财抢粮者。同时,他还提议各级官吏捐献俸禄,在地方建立粥厂,委托乡约、耆老各赈本处之民。较好地解决了百姓流离失所、甚至沦为盗匪的问题,保持了社会的安定。
在赈灾的同时,张能鳞发现青州府州县仓厫很少有粮食储备,各地守官只要催科完粮,就算交差,根本不考虑储粮的问题,一旦遇到荒歉,便束手无策。据清道光《沂水县志》记载,清顺治年之前,沂水县城设官、儒二仓,乡社设义仓。但因缺少人员管理,义仓慢慢消亡。后来,实行田粮折价征银等政策,儒仓亦废,仅剩一处预备仓可用。顺治十二年后至康熙十年,预备仓仅存粟米一百五石三斗,黑豆二百三十五石五斗一升,草九千二百一十八束。
古语有云:积贮者,天下之大命,存发之间,取与之际,无非所以为民。粮食储备问题历来是关系民生的大事。于是,张能鳞主张各州县仿“常平、义社之义”推行“丰年储粮制”,具体由官府出资,谷贱则增价购入官仓,待到青黄不接的年岁,谷贵则减价卖给百姓使用,既避免了丰收之年谷贱伤农,也为救灾度荒年提供了有力保障。到清道光七年(1827),沂水县本城常平仓厫尚存三十七间,可储粮一万九千石;苏村集、界湖集、沭水集、东里店集社仓四处,可储粮近九千七百石。这与张能鳞推行“丰年储粮制”是分不开的。
康熙十九年(1680),张能鳞将积累多年的救荒经验刊刻成《救荒政略》一书,通行下属,以利于赈济灾荒,时人对此书的救荒策略褒奖有加,远近竞相效法,后来他人著作救荒书籍都以该书为重要参考。
为民请命
康熙十六年(1677),是张能鳞到任青州海防道的第六个年头,这一年,他应安丘人刘正学之请,抱病为其纂修的《安丘刘氏家谱》作了序言,其中写道:……每低徊深思万物一体,天下一家之理……凡有疲癃、残疾、茕独、鳏寡,皆如吾兄弟之颠连而无告者,是必有以拯之、济之……。迨历吴越、江淮、巴蜀、汉沔、齐鲁诸地,其为颠连无告者正多也,必欲噢之、咻之,俾吾兄弟皆无失所,始惬意予怀。奈何勉强行之,数年而未效,即或饥者食之、寒者衣之、疾病者药之,然往往小惠贻识而势有难继,始信理之至者:知之匪艰、行之维艰……。
从中可以看到“万物一体、天下一家”这一儒家倡导的“大同”理想政治模式在张能鳞心中的根深蒂固,而“知之匪艰、行之维艰”这一至深体悟,也映彻出他在施政过程中“以知促行,知行合一”的职业操守。这种操守又促使他在康熙二十二年,做了一件为生民立命,在彼时引起广泛影响,并流传至今的大事——请停鲥鱼贡。
鲥鱼肉质细腻、味道鲜美,名列长江四鲜之冠,历来为文人墨客所津津乐道。明中期,鲥鱼被定为南京应天府的贡品。入清以后,进贡规模更为扩大。
贡品,是一地的特色产品,对地方而言能够有产品入贡是一种荣耀,但进贡过程却相当扰民。宫中定下御宴日期,催贡旨下,应天府各县就将任务分派给渔民,渔民驾船捕捞后,百千条中仅能选中几尾品相好的入贡。鲥鱼之性出水即死,保鲜期极短。为确保鲥鱼的鲜美,当地的官员都等候在捕捞现场,鲥鱼一经捕捞出水,立即选定,冰镇包装,通过快马向北京驿递。南京与北京两地相距三千里,限期三日抵达。进贡路上涉及的州县都要整修路桥,每三十里立一塘,竖立旗杆,白天悬挂锦旗,夜间悬挂明灯,进贡人员日夜兼程,连饭也只能骑在马上边跑边吃,跑死马累死人都无所谓,只求鲥鱼能完好及时地运抵北京。清初布衣诗人吴嘉纪《打鲥鱼》诗,写出了鲥鱼贡带给百姓的深重苦难:“打鲥鱼,暮不休。前鱼已去后鱼稀,搔白官人旧黑头。贩夫何曾偷得买,胥徒两岸争相持。人马销残日无算,百计但求鲜味在。民力谁知夜益穷,驿亭灯火接重重。山头食藿杖藜叟,愁看燕吴一烛龙。”
对鲥鱼贡的扰民,除了诗人们的呼吁,也有正直的官员提出异议,还为此丢了官职。明佚名撰《沂阳日记》中记载,明正德三年进士韩邦奇(字汝节,号苑洛)任浙江按察佥事时,辖内富阳县产茶与鲥鱼二物,皆入贡,採取时民不胜其劳扰。公目击其患,作歌哀之:‘富阳山之茶,富阳江之鱼。茶香破我家,鱼肥卖我儿。採茶妇,捕鱼夫,官府拷掠无完肤。皇天本至仁,此地独何辜?鱼兮不出别县,茶兮不出别都:富阳山何日颓,富阳江何日枯?山颓茶亦死,江枯鱼亦无。山不颓,江不枯,吾民何日苏?’”遂被诬奏怨谤,逮系夺官。之后,对鲥鱼贡,便没有官员敢于直言了。
进贡鲥鱼,沂水县西南一百五十里的垛庄(今属蒙阴县)是必经之处。嘉靖青州府志载:“蒙山东垛儿庄集,在县西南一百五十里,北通蒙阴,南通费县。”自古以来就是重要的南北通衢。康熙十二年(1673),朝廷在此设垛庄驿,配有走递马、马夫、抄牌、兽医。康熙帝一生先后六次南巡,其中康熙二十三年(1684)十月首次南巡,走得就是垛庄这条官道。
当时,驿站递铺属海防道的管理范围,对于进贡这样重要的事情,作为主管的张能鳞,当然责无旁贷,亲自部署了。康熙二十二年(1683)三月初二,张能鳞接到朝廷文书,要求其“安设塘拨,飞递鲥鱼,恭进上御。”,于是他“星驰蒙阴、沂水等处,挑选健马,准备飞递。”彼时,张能鳞年近古稀,以其老迈之躯,驰往四百里外的垛庄等地,一路车马劳顿已然困乏,何况再昼夜奔忙、督率百姓修桥铺路,挑选人员马匹,身心疲惫程度可想而知。
清顺治十二年至十六年(1655-1659),张能鳞任江南提学道按察司佥事,任内他品尝过鲥鱼,熟悉鲥鱼出水即死的习性,对鲥鱼贡扰民一事也了然于胸。于是他在部署完该次进贡鲥鱼的相关服务事项后,毅然秉笔向年轻的康熙帝写了一份《代请停供鲥鱼疏》的奏折:
“康熙二十二年三月初二日,接奉部文:安设塘拨,飞递鲥鱼,恭进上御。值臣代摄驿篆,敢不殚心料理?随于初四日,星驰蒙阴、沂水等处,挑选健马,准备飞递。伏思皇上劳心焦思,廓清中外,正当饮食晏乐,颐养天和。一鲥之味,何关重轻!臣窃诏鲥非难供,而鲥之性难供。鲥字从时,惟四月则有,他时则无。诸鱼养可生,此鱼出网则息。他鱼生息可餐,此鱼味变极恶。因黎藿贫民,肉食艰难,传为异味。若天厨珍膳,滋味万品,何取一鱼?窃计鲥产于江南之扬子江,达于京师,二千五百余里。进贡之员,每三十里立一塘,竖立旗杆,日则悬旌,夜则悬灯,通计备马三千余匹,夫数千人。东省山路崎岖,臣见州县各官,督率人夫,运木治桥,石治路,昼夜奔忙,惟恐一时马蹶,致干重谴。且天气炎热,鲥性不能久延,正孔子所谓鱼馁不食之时也。臣下奉法惟谨,故一闻进贡鲥鱼,凡此二三千里地当孔道之官民,实有昼夜恐惧不宁者。”
该奏折大致说了三层意思:
一是说明“鲥性难供”:“诸鱼养可生,此鱼出网则息,他鱼生息可餐,此鱼味变极恶”,何况“天气炎热,鲥性不能久延”;
二是直陈“鲥贡扰民”:“备马三千馀匹,夫数千人”,“运木治桥,石治路,昼夜奔忙”,“二三千里地当孔道之官民”因贡鲥而“恐惧不宁”;
三是请求“停供鲥鱼”:先说“伏思皇上劳心焦虑,廓清中外,正当饮食宴乐,颐养天和”,继说“天厨珍膳,滋味万品”,“一鲥之味,何关轻重?”最后亮明观点:“何取一鱼?”、 “请停供鲥”。
该奏折写得有理有据、条分缕析,通情达理、意切情真。康熙帝览疏,为之动容,遂在奏折上御批:“所奏极是,永免进贡。”延续二百多年的鲥鱼贡由此划上了句号。
北宋大儒张载有言:“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 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这四句话表出了儒者的襟怀,开显着儒者的器识与宏愿,对于宗尚理学的张能鳞来说,这是他穷其一生至要的理想追求。他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置身家性命和政治前途于不顾,以矢志不渝、无畏无悔的精神写就的《代请停供鲥鱼疏》,恰是对他“以知促行、知行合一”操守的完美诠释。他秉承中国古代传统文人士大夫的气节风骨,完成了为生民立命的理想追求,成就了自己人生的辉煌时刻,并因此名垂青史、流芳千古,为“循吏”“救时之才”的赞誉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雪行镜里走冰山,一役频添两鬓斑。予愧未封佛骨事,如何也拥穆陵关。”张能鳞在这首《雪中行役》诗里,用了韩愈向唐宪宗谏佛骨事而遭贬谪的典故。张能鳞奏请停供鲥鱼后,距告老还乡还有四年的时间,假若他再临沂水公干,面对险峭依然的穆陵关,又将作何感言呢!
清尘定稿于2016年7月11日午后

参考资料:《沂水县清志汇编》、《齐乘校释》、清嘉庆《浚县志》、刘仲华《“救时之才”:清初理学家张能鳞考述》、黄元《悯民瘼赋诗刺鲥贡》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祭党明德教授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祭党明德教授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