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仉同如
仉同如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67,217
  • 关注人气:2,19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故园之恋花之寺

(2014-07-07 17:33:50)
标签:

文化

周亮工

周在浚

沂水县

凌叔华

分类: 沂蒙旅游==资料(原创)

故园之恋花之寺

 

最早知道花之寺这个名字,是读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京派女作家凌叔华(瑞棠)的代表作《花之寺》。男主人公幽泉读着女主人公梦倩给他写的匿名信中“我定于明日朝阳遍暖大地时,飞到西郊‘花之寺’的碧桃树下”,情不自禁地赞叹:“好美丽的地方!”其实“好美丽的地方”,应该是“好美丽的名字”。

据说这篇小说还引起了作者与鲁迅先生一段不小的误会,对于这桩公案,我们且放在一边,来考察一下花之寺这个好奇特的名字。

最初我以为这是个日本名称。查日本还真有一个被称为“花之寺”的名刹,那就是伊东驿的曹洞宗(也就是禅风深秘的曹洞宗,驰张棒喝的临济宗不会用这种花里胡哨的名字)松月院,据说那里樱花种类之多,冠于东瀛。但凌叔华小说中的“花之寺”却是北京风物,即右安门外的一座三官庙。至于其命名之故,说起来话又长了。

在山东沂水县城西,万山丛中,曾有一座建于隋朝的古寺,名曰“花之寺”。这座寺庙在清代以前,几乎默默无闻,但从清康熙年间开始,它的名字却在文人中广为流传,成为一段艺林佳话。

最早表彰花之寺的是清初文坛领袖、河南祥符人周亮工,其《赖古堂集》卷十有两首诗提及花之寺。其一为《城阳南望寄舍弟靖公》,诗中有句云:“雨过寒河寻水向,月明萧寺梦花之。”作者于两句诗下分别注云:“夜头水一名向,今沂州向城镇是。”“花之寺在沂州西。”另一首是《过东莞武刘二孝廉载酒,谈花之寺为沂水之胜境,同楚中刘公蕃赋》,有句云:“佳名独爱花之寺,隐地谁寻石者居。”诗中的“石者居”是明万历进士、曾任户部郎中的临朐人傅国归田后隐居之所。

这些诗句也是历来咏花之寺诗中的绝唱。清安徽人程哲《蓉槎蠡说》赞叹周亮工用“石者”、“水向”两对“花之”,“天机妙合”。

周亮工从康熙三年到康熙五年任青州海防道副使,他曾将这一段时间所作的诗收集起来,以《花之》为名刊刻,并分赠同好。《赖古堂集》卷十九《与汪舟次书》解释以“花之”命名的原因:“其以花之名者,由淮入青,自花之始;仆得诗,亦自花之始也。花之,隋寺名,仆艳其名,故以名诗,然二字实实可艳也。”

周亮工在青州的三年多时间中,他的长子,诗人王士祯的高徒、曹寅好友、被徐志摩称之为“五名以内”的长篇小说《醒世姻缘传》辑著刻印者周在浚,大都在父亲身边,帮助年事已高的父亲料理文牍。周在浚当时年青,喜欢填词,他模仿父亲的做法,把自己一些词收集起来,名之为《花之词》刊刻。

周亮工说“花之”二字之可艳,不是因为“花”字,而是因为“之”字。“之”字在这里不是“语助”,而是象形描述,形容弯曲盘旋的山道。《全唐诗》卷六五二方干《题应天寺上方兼呈谦上人》“师在西岩最高处,路寻之字见禅关”;卷七六二刘昭禹《送人游九疑》残句“漆灯寻黑洞,之字上危峰”,亦作此解。其实“花之寺”还隐括了唐人常建《题破山寺后禅院》中的名句“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深山古寺,远离尘嚣,门前百花盛开,其间曲径迂回,真是其景如画,其名可艳。而于团香锦簇之中,劈开色空之路,勇猛精进之意,亦寓乎其中。

当周亮工、周在浚父子在青州品味“花之”二字妙谛的时候,康熙四年(1665年)夏,诗坛泰斗王士祯从扬州回新城老家,路过青州,便道拜访,为周亮工画册题诗十余首(见《渔洋山人自撰年谱》卷上)。周亮工咏花之寺的诗、周在浚的《花之词》,他也读过,但此公最初并没有领略“花之”二字三昧。《居易录》卷三十二有这样一段文字:

天下佛寺之名率用梵典,予所经历其名有新异者,如重庆府有相思寺,青州
府沂水县有花之寺。相思寺者,以寺产相思竹得名;“花之”二字不可解。周侍郎
亮工诗云“月明萧寺梦花之”,其长子在浚字雪客,予门生也,遂取二字以名其词,
太好奇矣。

沂水县在雍正十二年前,隶青州府;后改隶沂州府。王士祯可能认为“花之寺”之名,与“花和尚”一样,虽然新异,但并不雅训。不过在他后来所著的《分甘余话》卷三,再一次提及花之寺,其态度好像有所改变:

沂水县有花之寺,不解其义,张杞园问之土人,云以寺门多花卉,而径路窈折如
“之”字,故以为名。周侍郎栎园诗“月明萧寺梦花之”,其长子在浚有《花之词》
一卷。

张杞园即张贞,安丘人,亦清初著名文士,善于交游,《聊斋志异·张贡士》的主人公即其人,与其子张卯君皆师事周亮工,传赖古堂印学,至今法嗣不绝。他对“花之”二字的索解,虽未免执相而求,浅乎言之,但总算沾点边。经过他一番考证宣传,花之寺之名,传得更广了。

周亮工之后,与花之寺结缘较深的人是“扬州八怪”中的罗聘。据《清史稿》本传,罗聘曾“梦入招提曰花之寺,仿佛前身,自号‘花之寺僧’”。罗聘与此相关的自号还有“衣云和尚”、“佛弟子”等。他晚年旅居北京,两淮盐运史曾燠(字宾谷)为他居停的右安门外、海棠林中的三官庙题“花之寺”匾额,后来又资助他南归。花之寺后来也成了北京的名胜。道光年间,龚自珍曾多次来此赏花。吴昌绶《定盦先生年谱》,道光十二年(1832年)“春,招公车诸名士重集花之寺”,据作者注引杨懋建《梦华琐簿》,此次与会的有宋翔凤、魏源等十几人,可以视为清朝后期呼唤社会变革的公羊学派的一次检阅。

1925年,凌叔华在《现代评论》2卷48期上发表其代表作《花之寺》,即以罗聘、龚自珍旧游之地为背景。至于小说中说花之寺是“清初的诗家文人常到的地方”,因为是小说家言,也就不必计较作者疏于考证了。

当代掌故学家邓云乡先生在其名著《燕京乡土记》中有《落花诗》一篇,主要是鉴赏龚自珍咏花之寺海棠的古风《西郊落花歌》,邓老在文中称花之寺是座“名称十分典雅的庙”。

“花之”二字,由新奇可艳到美丽典雅,当然由于诗家文人,踵事增华。他们的名章佳句,使这两个字有了越来越丰富的内涵。

浩劫轮回,缘生缘灭。今天,山东和北京的花之寺,都已片瓦无存,花寺两空。但默念“花之寺”三字,仍能令人心中生色,口中生香。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