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仉同如
仉同如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70,014
  • 关注人气:2,19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假如石头会说话----读宋子平新书《假如石头会说话》

(2014-03-19 07:43:06)
分类: 沂蒙旅游==资料(原创)
假如石头会说话----读宋子平新书《假如石头会说话》

中午时分,宋子平身背双肩包,踏雪进入“第八届河北省散文名作奖”驻地大厅的时候,吓了我一跳,她身上的大片雪花很晃眼。已是四月下旬的石家庄,竟奇迹般地下起了鹅毛大雪。
对于子平老师我很熟悉,就在此奖颁发的前几天,沧州“十里香杯传承运河文化有奖征文颁奖仪式”上我也见到了她,主要的是,我刚刚从同事手中借看了她的新书《假如石头会说话》,是连夜一口气读完的。
我凑上前去,轻轻地喊了一声:子平老师。子平老师很低调,作为沧州市作协副主席,出席此次会议她完全可以申请单独的住宿,可是她没有,我主动上去给她拎着包,想跟她同住一个房间。子平老师在文学界成绩显著,基于此,我无论如何应该叫她老师,但是不知为何,我看着她,总觉得她就像一个邻家大姐姐,随和,话语妥贴,让人不由自主地想靠近她,与她一起温暖同行。
是的,温暖同行!毕竟我参加这样的颁奖会议是第一次,而且我是一个在文学道路上摸索前行的新人,对这样的会议有着些许生疏,是她,给了我一份实实在在的温暖。四月份的石家庄,大雪过后,又是凄风冷劲,我没带厚衣服,子平大姐就把她随身穿的一件保暖内衣脱下来给我,我不好意思接,她看看我说,我穿得多,你看,说着掀开衣服一件一件给我看。
子平大姐脱下来的衣服我一直没舍得穿。
会议第二天,也就是子平老师就《假如石头会说话》创作谈的讲话结束后,便匆匆离开了。她说家里有老娘呢,没人陪她,这样我只和子平老师同住了两个晚上。
虽只有两个晚上,却因了她,房间里热闹着,各地来的文友串门来找子平老师要新书《假如石头会说话》,我也想要一本,可看到她包里也就带了七八本,本来就是大部头,书很厚重。子平老师看出了我的心思,说,这样吧,回家后,你去我那里拿,顺便把我的前一本书一同给你。我大喜过望,非常地向往。
夜深了,我们无睡意,跟子平老师唠嗑,但我更多的是听她讲,讲她的母亲,讲她的家庭她的儿子,讲她去各地采访、旅游的奇闻驿事。深夜里子平的声音柔软地、缓缓地传过来,似音乐在流淌,馨香盈鼻,我想只有子平老师才会有这样的阅历、这样的沉稳啊,这是岁月的历练,是自己的桐花万里路,外人学是学不来的。
缘于对文学的爱好,我一直想问她写作这活计是不是有那种很惬意的时刻,是不是也有过对文字驾驭的困惑,有过退缩,但我没有问,我知道,文学的道路上,不拥挤。人若是酒杯,文学便如美酒,盛在这酒杯中,有两种懂得体会这美酒的人。第一种懂得体会这美酒的人,抓起杯子一饮而尽,豪情满怀,连喊“好酒”;第二种懂得体会这美酒的人,轻轻举了杯子,在风花雪月里,浅饮慢啜。子平老师当属于后者。
《假如石头会说话》是2012年沧州文坛的又一收获,全书厚达496页,宋体五号小字。全书分为八部分。歌词散文都有建树的张强捧着这书惋惜地对子平说,你完全可以把“风干的玫瑰”、“历史迷雾”、“与才子相遇”这三部分单独出一部书,现在写历史题材的都大火,而且会非常的叫座。而子平没有,现在的她,喜欢避开文坛纷拢,要么游走于世界各地,要么守住自己的家园,散步,读书,写作,侍弄花草菜蔬,在悠长的日子里心思沉潜,过自己上品的生活。关于《假如石头会说话》,她的话,要让自己的书像那么回事儿,一如她的人,厚重着,不同着,出彩着。也如张楚的话,“宋子平用她温婉厚道的笔触钩沉出那些消散在黑暗河流中的民国轶事,让它们在微小的浪波里流逸出明灭的光芒。她让我们从另一个微观角度体味那些文化名人的内心世界时,繁生出对这个世界深沉的爱、体谅和怜悯。”
我用了几个晚上又细读了书中精彩的文字,与其说是读,不如说是我在与子平一起享受她的生活,重温那些精彩的史诗,那些远逝的才子佳人,那些乡人乡事,那草香红尘远那沉甸甸的爱,还有那些有趣的只有在我老家才说的熟悉的方言。是的,子平文字中偶尔带出来的老家的土话,让人忍俊不禁,一问子平,果然我们的老家就在同一个县城,“齁嗓子”、“黢黑”、“灰塌塌”这样的词语只有我们那个小县城才说得有韵味,说得有个性。
我很喜欢读这样的有着浓重生活气息的书,有时是兴趣使然,有时是为了淡淡的忧伤。透过“小城人物”、“隔岸观世”、“围城风景”、“往日时光”、“本土神话”,让我了解了更多,也看见了所触碰不到的世界。细细品味子平的文字,用心灵与心灵去沟通、碰撞。现在科技的发达,网络的铺天盖地,已经改变了很多人的生活习惯。而这种单纯的阅读之美、阅读的宁静与绵长,更是透过文字涓涓的进入了我的生活。
“对于从没有见过大运河的人来说,大运河可能就是永远俏丽在心头的一个瑰丽的梦,它浩大而典雅、飘逸而温馨。”这是《运河在这里转了个弯儿》的开头,一个长句就把大运河的故事拉开了序幕。三千五百八十八里的京杭大运河从吴王夫差开凿刊沟起,至今已流淌了两千五百年。流到了沧州这一段,说是河,倒不如说是湖,河在湖中,湖在河边,是我们这个小城的永恒的美,子平老师把这美、把对运河的爱恋更是推到了极致。
文章《假如石头会说话》是“隔岸观世”中的一篇值得细细品咂的文,文中阿Q在风景区的山洞里捡了一块精美的石头而要被当地的协警罚3-6万元,从而引出了如今在旅游中出现的各种不合理的问题以及人类的某些龌龊行径,不知石头对人类的这种种行为作何评判,假如石头会说话,这是一种假设,记得有首久经传唱的好歌:“有一个美丽的传说,精美的石头会唱歌……”可是,现实的生活是,精美的石头不会唱歌,更不会说话。
或许懒得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