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寰宇周天
寰宇周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81,835
  • 关注人气:6,3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圣湖日出:坚守千年的希望

(2012-04-28 09:35:01)
标签:

玛旁雍措

圣湖

日出

世界中心

佛教

苯教

阿里

西藏

寰宇周天

冈仁波齐

旅游

分类: 2011西藏

圣湖日出:坚守千年的希望

圣湖日出:坚守千年的希望

圣湖日出:坚守千年的希望

圣湖日出:坚守千年的希望

夕阳下的玛旁雍措是美丽的,但这个美丽是一种带有些许伤感的美丽。如血的余晖铺洒在湛蓝的湖水上,似乎让我想起了千年以前佛苯之战时那鲜血染红的圣湖。虔诚的人们将自己的信仰和坚持倾洒在这片曾经血腥的神圣土地上。宁静的黑夜可以让人暂时忘却昨日的伤痛,但真正的希望总是在第二天的朝阳下才会来临。

千年过去了,这里的人们日复一日地期盼着黎明的出现。在这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方式在传承着,现代文明的日新月异不过只是几块太阳能电磁板和几辆游人带来的越野车。淡淡的光线下,总会有一些简单而坚定的身影出现在黎明前的黑夜里,伴随着这些身影的是那永不终结的六字真言。金色的朝阳下,闪闪发光的除了那永远圣洁的湖水与雪山,还有的就是那饱经太阳炙烤的黑色肌肤,满是皱褶的手臂永远缠绕的是那用不念完的佛珠。每一个日出又是一个希望的开始,也许这个希望是金钱、是地位,是一切人们无法逃避的物质需求,但我却更愿意相信它是一种精神,一种超于物质的强大精神动力,一种随着转经筒的声响已经穿越千年的强大精神动力。

近一年过去了,我始终难以忘记在玛旁雍措之畔的那个日出。因为那无双的美丽,更因为那美丽背后的点点滴滴。

 

对于我们这些过惯夜生活的现代人来说,早起看日出总是很艰难的。即使是在没有电视、没有夜生活的玛旁雍措,我们依然习惯地对着电脑直到当地人都已熟睡,直到万籁寂静的深夜。

这份只有风声与水声相伴的寂静一直持续到了黎明,持续到了满身疲惫与困倦的我站在即乌寺顶俯瞰那同样安静的圣湖。

圣湖日出:坚守千年的希望

这一刻,它安静地就像一个睡熟的婴儿,静静地躺在群山围成的怀抱之中,只有天边的启明星在一闪一闪地点亮着夜空。其实历史又何尝不是如此,当那些附着在历史事件和人物之上的光环都随着逝去的时光而化为书本之上的文字和符号之后,已不再会有人去关心他们的生死命运,人们所津津谈论的都只是些早已变了味的奇闻异事。那些曾经的苦难,那些奋斗背后的辛酸就如同这夜色中的圣湖只属于少数的有心人。

圣湖日出:坚守千年的希望

圣湖日出:坚守千年的希望

圣湖日出:坚守千年的希望

从新疆到甘肃,从青海到西藏,我早已习惯了对于日出的独自守候。但在玛旁雍措、在即乌寺,我却感到了震撼。因为我是在诵经声中等待日出的,是在一种难以置信的虔诚氛围内看到眼前的圣湖由黑变蓝,又由蓝变红。因为尊重他人信仰的原因,我无法进入即乌寺内去亲眼看看这是一群什么样的信徒,是什么样的力量能让他们在天还不亮的清晨就冒着刺骨的寒风来到这莲花生大师的修行之所诵经拜佛。对于我这样的外来游客来说,早起看日出不过是偶然为之的临时行为;但对于这群世代居住在圣湖之畔的居民来说,早起诵经已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就如同大昭寺内那永不停歇的转经声、八廓街上那永不消失的磕长头的身影,这样简单的生活已经重复了千年,而我相信,它还将持续下去。

圣湖日出:坚守千年的希望

(这是4张照片的接图,原图看起来气势非常之宏伟,可惜博客上看似乎感觉不出气势了。)

圣湖日出:坚守千年的希望

圣湖日出:坚守千年的希望

圣湖日出:坚守千年的希望

圣湖日出:坚守千年的希望

圣湖日出:坚守千年的希望

圣湖日出:坚守千年的希望

圣湖日出:坚守千年的希望

圣湖日出:坚守千年的希望

圣湖日出:坚守千年的希望

圣湖日出:坚守千年的希望

圣湖日出:坚守千年的希望

圣湖日出:坚守千年的希望

圣湖日出:坚守千年的希望

太阳出来了,我不知道电脑前的您是否曾经看到过日出。如果您经历过,你一定不会忘记那种等待之后迎来收获的喜悦。那一刻,您一定的心跳一定会加速,为这世间也许是最奇幻的美丽而热血沸腾。而在玛旁雍措旁的那一天,我的心情却是出奇的平静,这并不是因为我已经经历过许多次的日出,更不是因为圣湖之上的朝阳不如别处的美丽,而是因为那始终萦绕在耳畔的诵经声。

我听不懂他们所说的话语,但我知道玛旁雍措之所以成为圣湖的原因。那是因为一场战斗,一场长达百年的战斗。为了宗教,为了信仰,青藏高原上那些同根同源的父子兄弟们在这片距离天最近的土地上厮杀、流血。最终,信奉真善美的佛教战胜同样追求真善美的苯教,而失败们崇敬的世界中心“玛垂措”(龙王之意)也被胜利者们改名为“玛旁雍措”。这样的圣地讽刺吗?也许你会这么认为,但看看我们身边那些被人们顶礼膜拜的神物圣地吧,哪个的背后由权利与金钱在尸骨与鲜血上铸就的?也许在那些统治者们看来,宗教不过是供他们利用的工具,穿上了这件光鲜的外衣,他们就可以去任意地支配、奴役、占有。我们能说那位藏王之王松赞干布信佛吗?也许是的,因为是他将佛教同时从印度和中国内地引入西藏,是他在圣城拉萨建立藏地的心脏大昭寺。但也许又不是的,他的一切功绩都是建立在战争与征服上的,甚至那被历史学者们津津乐道地文成公主和亲都是在边境的铁马兵戈之后的政治延伸品。有时候,我甚至会想,如果文采公主入藏时带去的不是佛教,而是我们华夏大地上的本土宗教道教,那个被李唐家族尊为祖宗的老子李耳是否也会在如今的藏地拥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圣湖日出:坚守千年的希望

圣湖日出:坚守千年的希望

是的,我们可以怀疑那些宗教信仰的受益者,但我们却必须尊重那些宗教信仰最底层的民众。有人说他们的信仰是因为无知,但我知道人无论多么无知,都一定是知道累、知道疲倦的。对于一个正常人来说,有谁会说那长达数千公里的磕长头朝圣不过是一次饭后的散步?有谁会说那数十年如一日,并且延续了数十代人的转经诵佛不过是晨起的遛弯和午后的休闲?对于这种坚持,我深有体会。为了减肥,一年的时间中,我每天都在球场上独自地奔跑,一圈、两圈、三圈……,没有同伴,没有鼓励。也许,似火的骄阳可以是我休息的借口;也许,飘落的雨点可以为我提供偷懒的说法;也许,全身的酸痛可以是我的退却的原因。但我选择了坚持,一个人的坚持,是这份坚持让我在一年的时间内减掉了近80斤的体重;也是这份坚持,让我从一个考研的落榜生成为了浙江大学的博士生;也是这份坚持,让我拖着磨出血的双脚走完了3天的喀纳斯徒步,让我在绝望与无助中走出了满是狼叫而无人烟的车师古道。我知道坚持的困难,也知道希望对于坚持的意义。

他们也许不知道追逐金钱与地位的方法,不知道为了目的而不择手段的方式,但有的时候这份傻傻的坚持才是最难能可贵的。人有的时候是需要傻一点,而为了那份希望的傻有时候甚至挺起了我们民族的脊梁。文天祥难道不知道低头后的高官厚禄要比牢狱和死亡来得舒服?杨继盛难道不知道安安稳稳做个小官和得罪魏忠贤哪个对他更有现实意义?

圣湖日出:坚守千年的希望

圣湖日出:坚守千年的希望

也许对于这些虔诚的信众来说,他们那被神化的希望也许就是那带来光和热的朝阳。

圣湖日出:坚守千年的希望

圣湖日出:坚守千年的希望

圣湖日出:坚守千年的希望

圣湖日出:坚守千年的希望

圣湖日出:坚守千年的希望

圣湖日出:坚守千年的希望

圣湖日出:坚守千年的希望

圣湖日出:坚守千年的希望

圣湖日出:坚守千年的希望

圣湖日出:坚守千年的希望

圣湖日出:坚守千年的希望

圣湖日出:坚守千年的希望

是那被旭日照亮的土地,是那被朝霞浸染的湖水,是那迎着阳光在湖中翱翔的雄鹰。

圣湖日出:坚守千年的希望

圣湖日出:坚守千年的希望

圣湖日出:坚守千年的希望

圣湖日出:坚守千年的希望

是那天天祈祷的寺院,是那金色的经轮,是那白色的佛塔,但也许希望就是希望。

圣湖日出:坚守千年的希望

结束了吗,日出?是的,结束了。耀眼的阳光让我最后只能为自己三脚架留下这张阳光下的剪影。

圣湖日出:坚守千年的希望

结束了吗,玛旁雍措?也许是吧,我的玛旁雍措已经结束,但那永远存在的圣湖却不会消亡。从日落到日出,从白昼到黑夜,我已在你的身边陪伴了整整一日。作为一名旅行者,我无法像那些虔诚的人们一样与你相守整整一生。但我相信,只要信仰还在,只要坚守还在,你的身边就永不会缺少那些虔诚的相守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