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国酒茅台杯征文:陈清贫获第三名

(2007-05-28 20:25:00)
标签:

国酒茅台杯

我读一本书

征文大赛

第三名

探花郎

陈清贫

分类: 陈清贫日记系列
国酒茅台杯征文:陈清贫获第三名
 
    “国酒茅台杯”我读一本书征文大赛历时五月,收集文章757部,共200万字,其获奖名单于2007年5月28日揭晓,本博主陈清贫的力作《浴火重生:读“生命的悲剧意识”》,荣获公众组第三名。
 
    这是本博主继获得2006新浪中国博客大赛年度总冠军,2007德尔惠命题博文大赛全国冠军后,在新浪获得的第三个博赛奖项。其奖品为不列颠简明百科全书一套,和53度茅台酒壹瓶。
 
    该比赛由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新浪网联手打造,以“分享阅读,感悟人生”为主题,与读者、网友共同讲述读书的故事。
 
    这次博文比赛,清贫最终只获得了第三,未能第三度夺魁,有点点遗憾。呵呵,其实第三也不错,在古代那可叫“探花”,清贫的偶像小李飞刀,他老人家当年也曾是一个位列三甲的“探花郎”,人称“小李探花”,那是何其潇洒!
 
    所以,满足了!下面附录获奖作品:
 
    浴火重生:读《生命的悲剧意识》
 

  如果问我,这一生中,对我影响最大的书是哪一本,我会毫不犹豫地回答你:“西班牙病理专家乌纳穆诺的名著——《生命的悲剧意识》!”

 

  这本书是乌纳穆诺的代表作之一。他在该书中探析了科学与信仰、理性与情感、逻辑与人生之间的种种矛盾冲突。乌纳穆诺认为只有通过炽热狂烈的、不顾一切的献身行动,人才能得以击破与生俱来的矛盾和绝望。

 

  自然,这是一本寄寓遥深、晦涩难懂的好书。

 

  清贫第一次接触到它,尚是少不更事、为赋新诗强说愁的年龄。虽然在捏着鼻子坚持着把它读完后,时常炫耀似的把其中一些精炼的语句挂在嘴边,但我并不能诠释那些话中的真意。

 

  “宁静不属于我们,当我们还不曾全然付诸行动面临生命的各项困境,当我们还没有完全体悟人世的诸般哀乐,我们是没有资格奢言宁静平和的!”

 

  “生命诚然是悲苦矛盾的,然而,悲苦矛盾不是生命的全部。生命是一个谜,它可以是苦痛的、狂喜的,也可以是欢乐的、悲愁的,它更可以是其他的种种。”

 

  “通常来说,一个深受不幸折磨的人,他虽然有了这些苦难,他还宁愿是他自己,而不愿意成为没有灾难或少有艰辛的其他人。我想一个不幸的人,当他在不幸时,他仍然能够保持有他的正常状态,也就是说,当他努力坚持他的存在,他宁可选择不幸也不愿意不存在。”

 

  “对宇宙而言,我是微不足道的;而对我自己,却是一切。”

 

  “我,就像我的同胞一样,活在此地是为了实现我自己,为了活下去。诚然,人总是不愿意死的,但是人必须否认必须拒绝的死亡,应该是那属于灵魂的死亡。”

 

  “任何人,若是保全了他的生命,也将会失去它。”……

 

国酒茅台杯征文:陈清贫获第三名

 

国酒茅台杯征文:陈清贫获第三名

 

国酒茅台杯征文:陈清贫获第三名

 

国酒茅台杯征文:陈清贫获第三名

 

国酒茅台杯征文:陈清贫获第三名

 

国酒茅台杯征文:陈清贫获第三名

 

  清贫在对以上一切的一切望文生义后,把它简简单单地归纳为14个字:“极累后的休憩,是一种难得的享受!”

 

  这种感同身受的原始体会,始于一次高体力、高透支的与民共建活动。那次收兵回营后,我浑身的骨头都似散了架,睡在床上,有一种极度的满足和舒适感。那一晚,也是我整个青少年时代睡得最最香甜的一次,并在睡醒后,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有一些理解《生命的悲剧意识》这本博大精深的理论书籍了。

 

  而真正读懂它,却是在那次黄孝河清淤4年以后。

 

  1991年,是我24岁的本命年,也是我灾难深重的一年。

 

  那一年春节刚过,身为武警中尉的我刚探完亲从家乡重返部队,没想到在随后的一次追捕任务中,因积伤手脚无力,在与一个杀人犯的近身搏斗中不幸落败,被那家伙一个过背摔,将我摔下了一个12米高的小山包。我虽然被沿途的小灌木丛和突出的石块拦阻缓冲了一下,但仍然重重地摔在山腰一个平缓地的石头堆上,结果摔伤了后脊椎和颈椎,当场昏死过去……

 

  等我清醒过来已是三天四夜后的一个黄昏,然而还未等我从“捡了一条命”的惊喜中平静下来,我就惊恐万分地发现——我胸以下失去了知觉!

 

  天啦!我TMD竟然截瘫了!!

 

  顿时,悲观绝望一起向我涌来,在开始的前几天我完全失去了理智。虽然我劝别人也是一套又一套的,但一旦真的轮到不幸降临到自己的身上时,我却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我把领导送过来的花篮和诸如《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这样的书籍通通扔了出去,在号啕痛哭中拒不接受自认为无望的治疗,完全不管我这个大指导员的师道尊严,在一众弟兄们面前丢尽了颜面。

 

  后来,在勉强接受治疗三个月后,我那瘫痪的躯体毫无起色。尤其祸不单行的是,我费尽九牛二虎之力骗来的一个空军小MM,在与我的一个主治医生长谈了一个小时后,无言而果断地扬长而去,完全无视我那可怜的、眼巴巴的目光,从此再也没有回头。

 

  空军小MM的无情,让我好不容易鼓起的一点生活勇气的我,彻底绝望了。我心想,毫无疑问,这自然就意味着肯定是没戏了,否则,若有百分之一的希望,那空军小MM也不会这么快就决然而去……可怜啊!偶才24岁呀,风华正茂的一个小处男,就这么不死不活地捱下去,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而且,父母养育了我多年,还没有机会报答他们的养育之恩,难道就这样下去、把他们的后半辈子都拖累了吗?

 

  不!那一夜,我用颤抖的笔在一张白纸上写道:“爸、妈,不孝儿死后,你们哭两声就算了,千万别太伤心……”

 

  那一夜星光灿烂,整个城市都在沉睡,就在那满天星光的辉映下,一个瘦弱的躯体,正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艰难地挪动着……从我的病床到11楼的栏杆处,一共有三米远左右的距离,然而我却整整爬了半个多小时。等我好不容易爬到阳台的栏杆处,正准备往下翻时,却被几个吃饱了没事干、半夜三更还在看星星装哲学家的病友发现了。在那寂静的深夜里,随着一声年轻女性尖利的呼叫,我那策划已久的、自绝于人民的跳楼计划,便彻底宣告失败了……

 

  此后,这一闹剧又先后上演了三次,每一次都是中途被人发现,然后在泪流满面中,被人拖着、拽着、抬着回来了。

 

  转机出现在大约半年以后,我在又一次无意识的挣扎中,突然感觉到下身产生了一丝针扎般的痛感!那一刻的狂喜,我至今仍记忆犹新……疼痛,生命的亲兄弟,您真是来得太及时了!

 

  恢复期比瘫痪期还要难熬百倍,特别是那有知觉和没知觉交界的地方,常常是又麻又痒,因为上着夹板,却又无法去挠挠……唉,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不说也罢!

 

  又半年后,清贫才终于颤颤微微地站了起来。医生说:归功于部队全力以赴的治疗,此前锻炼得无比强健的身体,和我那越来越坚强的意志和信念,还有……几分奇迹。

 

  出院前夕,清贫满怀感激和深情地、羞人答答地,向特级护理偶长达一年有余的小护士,表达了我的爱慕和依恋之情,结果惨遭无情的拒绝。清贫最终只能羞惭万分地掩面而去……

 

  后来有战友安慰我说:“算了,别伤心了!人家早把你看够了,一点新鲜感都没有了……”(TMD这是安慰吗??)

 

  回到部队后,我的身体出现了严重抗药的后遗症,一生病便不得不加到常人一到数倍的药剂量。所以,我便从战斗一线转到了政治处,差不多成了一个文职干部了。

 

  也就在那时,我再一次从箱子底里,翻出了乌纳穆诺的那本《生命的悲剧意识》!时隔4年以后再次一字一句地读它,我有一种深切的认同和难以言表的默契感,只觉字字句句那么深邃和在理。那一晚,我默默地、从头到尾细读了一遍,泪流满面,不能自己……

 

国酒茅台杯征文:陈清贫获第三名

 

国酒茅台杯征文:陈清贫获第三名

 

国酒茅台杯征文:陈清贫获第三名

 

国酒茅台杯征文:陈清贫获第三名

 

国酒茅台杯征文:陈清贫获第三名

 

  不经一番风霜苦,哪得寒梅扑鼻香?第二天天光大亮之时,无一丝一毫疲倦的我只觉得神清气爽,一种凤凰涅磐、浴火重生的畅快感觉刹那间涌遍了我的全身。我不再悲苦,不再怨恨,不再追悔,我从一个恩怨分明的人,蜕变成了一个充满感恩、善良、宽容、豁达,只报恩不报怨的,在业界倍受同行尊敬的“陈老师”。

 

  特别是清贫不顾圈里很多人的坚决反对,冒着泄密之嫌,在忙碌的编采间隙,无私奉献出了20多年的撰稿经验、14年的编稿经验。《陈清贫教战:假如你打算写稿维生》(又名《18天教会你写特稿赚钱》),从此惠及千百初学此道的人,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

 

  “昨夜风吹”:看了清贫编辑的人生及编辑心得随感,对文章中散发出的真诚善良的气息,尤感亲切,细腻的笔调,对作者投稿角度的把握、手法的掌握,有说明有技巧有耐心有期盼。世上报刊有千万,惟好编辑不多,尤其是像兄长、像慈师、像朋友的更是少之又少。看了清贫编辑的文章,我这个习惯隐身的人因为被清贫编辑的真诚感动,也急匆匆地跳出来,我虽然一时半会儿没有好稿子砸过去,却也实实在在地记住了这个名字!握手!

 

  “万语牵牵”:句句都是人生深刻的感悟,用一颗真诚平淡的心,换取平和与快乐。苍穹一瞬间,转眼已百年。

 

  “井中古人”:每次看史铁生的文章,总会被他那种如夕阳下之远山般的佛性感动,没想到今日又在清贫编辑的文字间,感到久违的善良。昌耀说天下奇寒,门外果然又一个心怀叵测的严冬!愿善良之心在尖峭的风中永远——不被熄灭。

 

  …… ……

 

  最后,我也用《生命的悲剧意识》一书的结语,为本文作结——

 

  “愿上帝否定你的宁静平和,但是赐给你更高的荣耀!”

 

    作者:陈清贫,联系QQ:14628839

 

国酒茅台杯征文:陈清贫获第三名

 

国酒茅台杯征文:陈清贫获第三名

 

国酒茅台杯征文:陈清贫获第三名

 

国酒茅台杯征文:陈清贫获第三名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