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清贫
陈清贫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750,996
  • 关注人气:12,3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天堂伞,杭州的天堂伞(图配文)

(2007-04-28 22:05:26)
标签:

天堂伞

杭州

重庆

爱情

旅行

两性

打工

陈清贫

分类: 陈清贫散文系列
天堂伞,杭州的天堂伞(图配文)
 

  2005年,我离开了干燥的家乡——贵州毕节,来到了风景如画、烟雨婉约的杭州。杭州的天堂伞很有名,巧的是,我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一家雨具专卖店做营业员。每天打扫卫生,收银记帐,搬运货物,工作不算轻松,也不是很忙。

 

  有一天,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一大早一个年轻人便冲进来:“小姐,你们这里有没有专门供狗穿的雨衣啊?”我愣了,狗雨衣?这可是头回听说。他高高大大,额头上闪着一抹雨水,双目炯炯地盯着我,流露出一丝焦急:“我的狗很喜欢到处溜达,下雨也往外跑,弄脏了倒不要紧,好好洗个澡就是;可是淋湿了会感冒,又得吃药又得打针的,多受罪啊。”

 

  真是个善良细心的人。我为难地回答:“对不起,本店没有您想要的东西。”他失望地叹了一口气,擦了把额上的雨水,沮丧地说:“跑了多少地方了,都没有。”

 

  我心里一动,赶紧说:“请您留下联系方式好吗?我们一旦有货马上通知您。”他犹豫了一下,留给我一个电话,我目送着他走出店门。

 

  夜晚老板听了我的话,半信半疑地说:“真有这种雨衣么?总不能专为了他的狗找厂家专门做一件吧。”不料第二天,就有厂家业务员上门推销专门的宠物雨衣,样式美观,质量也不错。

 

  老板还在犹豫,我极力劝说:“现在养猫养狗的人可多了,宠猫狗也跟宠孩子似的,他们见到这种雨衣,一定舍得买的。”老板抱着姑且一试的态度订了批货。

 

  当天,那些家有猫猫狗狗的顾客,看到设计周到的宠物雨衣,无不眼睛一亮。老板很开心地夸我:“还是小梅脑子活络啊!”

 

  我也乐滋滋地给那个年轻人打电话,他在我下班前匆匆赶了过来,挑也不挑地随手拿了一件狗雨衣,匆匆付了钱便走了。后来,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他常常来我们店里转转,有时买东西有时不买,但总是会跟我聊几句。我们渐渐熟络起来,我知道他叫丁礼杰,就在一家雨具厂的技术部门工作。

 

    好笑的是,我们熟悉以后,他才不无得意地告诉我,其实他根本没养什么狗!那天他说要买狗雨衣其实是一种变相的营销,第二天上门推销的厂家就是他工作的那个,而且这种宠物雨衣就是他本人设计开发的。我被他的小聪明,逗得笑弯了腰。

 

  丁礼杰常常充满憧憬地说:“大概我前世是个撑着油纸伞走过断桥的书生吧!到杭州来,最大的愿望就是学会伞具的设计和制作,将来带着我心爱的女孩回到家乡重庆,开一家温馨的卖伞小店。”每次提到这个,他的眼睛都变得很亮,盛满了对未来的美好期待。

 

  店里的姐妹都开玩笑说,丁礼杰来我们店不是来买东西的,也不是来开拓市场的,而是来看小梅,激发设计灵感的!尽管我板着脸说她们信口开河,心里却是一阵甜过一阵。

 

  一天下班后,丁礼杰要请我吃夜宵。店里的小姐妹们起哄:“丁礼杰,怎么搞区别对待啊?要请一块请,只请小梅一个,我们心里可过不去!”我脸一红,拉着丁礼杰就跑了出去。

 

  我们并肩走在人潮如织的武林路上。我抬头看天,城市的空气太混浊,灯光太璀璨,星星的面目反而模糊了。我叹了一口气说:“杭州很美,可是在这里,我再也没有看见过家乡那样美丽的星空。那里的星星,很大颗,很明亮,很干净,像一粒粒质地纯粹的白银。”

 

  丁礼杰若有所思地看着我,没说什么。

 

  我们一起吃杭州有名的片儿川面,他帮我拔去一次性筷子上的毛刺,用开水洗干净,问我要不要吃辣要不要香菜,很细心。我喜欢这种被关照的感觉。

 

  可是接下去的一个星期里,他再也没有出现。我忍不住心慌地想:是不是他太忙了?或者生病了?还是……不想来看我了?一颗心来来回回地忐忑着。他的电话号码就在手边,只是我没有勇气去拨。

 

  一周以后了,一个微雨的天气。正要关店门的时候丁礼杰拎着一把伞匆匆出现了:“小梅,下班了?我带你去看星星吧。”

 

天堂伞,杭州的天堂伞(图配文)

 

  一看到他,那一刻我委屈地想哭;听他说什么看星星,又忍不住要笑出来:“下雨呢,哪来的星星?难道你要发光给我看啊?”

 

  他诡秘地笑了笑:“快点过来,马上你就知道了。”

 

  走出店门,他为我撑起了伞。这样近地跟他站在一起我有点紧张,于是催道:“你说的星星呢?在哪里啊?变不出来可要罚你啊。”

 

  他带着魔术师一样高深莫测的微笑,轻轻触了伞杆某处的一个按钮,霎时,那把看似平淡无奇的伞,黑色的伞面变成了一片小小的星空,一颗颗星细致而明亮,色泽纯净,真的像家乡的星空那样美。再加上正飘着丝丝细雨,这方晴朗的星夜就更显得神秘动人。周围的行人都投来迷惑又艳羡的目光,那份美丽让我看呆了!

 

  丁礼杰得意地笑着说:“我在网上看到德国有这种特制的星星伞,可是太贵了,要700元,我就琢磨着自己做了一把。伞面用的是含一种发光纤维的布料,成本还是很高,暂时不可能推向市场,仅此一把,归你了!”

 

  这把伞,让我和丁礼杰的关系一日千里,店里的小姐妹都窃窃地问:“小梅,说实话,你和丁礼杰是不是在恋爱啊?”我脸红红地否认,心里却带点埋怨地想:“这个丁礼杰,还让我等多久呢?”

 

天堂伞,杭州的天堂伞(图配文)

 

  不料,没多久,丁礼杰又拎来一把伞塞给我。我端详着这把浅蓝色的伞,毫无特别之处:“你还怕我没伞用啊,特意送一把日常用的?”

 

  丁礼杰摸摸后脑勺:“伞到用时方恨少嘛……下雨时一定要撑开来用啊,千万不要因为是我送的就珍藏在柜子里舍不得拿出来。”“臭美!”我笑着白他一眼。

 

  说来也巧,接下来整整半月居然都是天高气爽,那把伞自然也一直被我束之高阁。丁礼杰每天到店里转转,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让我暗自好笑。

 

  终于,他吭哧吭哧地说:“小梅,最近怎么这么干燥?我都怕那把伞会放坏了。”我忍不住乐了:“你们厂的伞去年不是还评上名优产品了嘛,质量没那么差劲吧?”他吞吞吐吐了半天,终于什么也没说出来。

 

  说来也巧,第二天明明风清气朗,到傍晚的时候却风起云涌,雨越来越大。一个常在我们店批发的老客户正好过来结帐,正急着要走呢,被雨拦住了。老板顺手拿起柜台边的一把伞递给他:“从我们店出去还让雨给淋了,可不是个大笑话么!”一句话,逗得大家都乐了。

 

  老客户乐呵呵地说:“这雨下得好,越下越发,越下越发!谢谢了,下回我再把伞给你们带过来。”

 

  就这样,丁礼杰送我的那把伞被老板借了出去。我急得脸都红了,可又不能大叫一声:“那是丁礼杰送我的伞,别人不能用!”否则,不知要被小姐妹怎么嘲弄呢。人家过两天就会还回来了呗,别显得那么小气。

 

  第二天,丁礼杰来了,扭扭捏捏小姑娘一般,一点都不像平时的他。我觉得有点好笑,存心想逗逗他。他在柜台边盘恒了半天,终于问:“那把伞昨天用了吗?觉得怎么样啊?”我一本正经地回答:“丁礼杰同志,你不是说决心要学到最精髓的造伞技艺吗?那把伞,我看可没体现出来你追求的水平。”

 

  他睁大的眼睛里写满了紧张:“嗯,你……你没有觉得伞面上的图案很漂亮吗?”

 

  我一脸无辜地摇摇头:“好看么?我可没觉得。”

 

  丁礼杰低着头老半天,挤出一句:“嗯,我知道了。”然后,就头也不回地走了。这个傻小子!我乐不可支,想着,等下回再告诉他真相,他会有什么反应呢。

 

  没想到的是,丁礼杰又开始失踪了。整整一周,又不再出现。我又是不安,又是好奇:他大概又在设计开发什么新奇的伞吧?

 

  一周后,丁礼杰没来,老客户倒是出现了,一进门就大声嚷嚷:“哪个姑娘是林梅啊?没耽误你什么事吧?”怪了!我赶忙站出来:“我就是林梅,不知您在说什么呢?我没有什么事耽搁了呀。”老客户冲我笑笑,二话不说撑开了伞,拧开柜台上一瓶矿泉水浇向伞面。霎时,像变魔术一般,一片纯蓝的底色上绽开一朵朵嫩黄的小字:“林梅,我爱你,请接受我的心;请所有的行人,祝福我们的爱情。”

 

  小姐妹们都拥过来,七嘴八舌地议论和夸奖丁礼杰,但我已经什么都听不见了,脑子里是一片混乱的轰响,像木偶一样呆呆站在原地。原来是这样啊……难怪他那么急地催促我用这把伞,难怪他下雨第二天就带着那么怪的神情来问我这把伞怎么样……他是想告诉我,我就是他想带回家乡去的那个女孩啊……丁礼杰,我玩笑的回答,是不是伤了你的心。

 

天堂伞,杭州的天堂伞(图配文)

 

  顾不得什么女孩子的矜持了,第二天我就去他们厂里找他。可是,“丁礼杰啊?前几天已经辞职走了!”这个答案像一场冰雹,降落在我已经云开雾散的心里。

 

  “那……您知道他去哪了吗?”

 

  “说不准。也许是回家了,他说过想回去开自己的伞店……不过,到底是去哪了,我们也不清楚呀。”回答的人爱莫能助地看着我。

 

  我不记得自己是怎样走回去的,每迈一步都感觉脚下山摇地动。茫茫人海,遇见一个人那么艰难,要错过一个人却如此轻易。

 

  我的生活开始被想念和悔恨占据,一想到他,就觉得连呼吸都是疼痛,他的每一句话、每一个笑容,在我的回忆里都成了折磨。没有了他的杭州依然美丽,可是再没有人能带给我一方星空。

 

  十一的时候,我做出了一个决定:我要去重庆!找到他的机会,我知道很小,可是如果不尝试一下,也许这辈子都不会甘心。

 

  重庆很美,高低错落的山城,湿润多雾,满街是漂亮姑娘和美味小吃。我漫步在解放碑,朝天门,较场口,七星岗,化龙桥……可是他在哪呢?这个时刻,他会不会,也正想着我呢?

 

  整整两年,每一个五一、十一,重庆都是我朝圣的目的地。可是重庆太大,要找一个人,是多么不容易。从渝中到江北,从大渡口到沙坪坝,我甚至希望命运直接安排他,在某个路口与我相遇。路边的每一个卖雨具的小店,都让我鼓起满怀的希望,又带着失望走出。

 

  两年很快过去了。最后一个十一,我漫步在重庆的街头,酸楚地想,如果这一次仍然没有结果,是不是该放弃了呢。每年4次的火车颠簸,每一趟车40个小时都载满了我的期待与茫然。

 

  这一次我走在有些寥落的巴南区,用最后的执着搜寻着路边的店铺,和街上行人的面孔。当我看到那扇招牌——“忆梅伞具设计制作中心”时,竟然像看到了最后的救命稻草!手心几乎一下子渗出了汗,我向那个店走去。每走一步,我都听到自己惊涛骇浪般的心跳。

 

  柜台后似乎有个人影在晃动,然而吸引我目光的,是店里那面挂满了伞的墙。每一把都那么精美,围成一朵五瓣梅花的形状,而彩灯闪烁的花心处,正是一个大大的“梅”字!

 

  听到进门声,柜台后的人站了起来,正是我朝思暮想的那张脸。他震惊地看着我,像被施了定身术般一动不动,所有的血刷地都涌到脸上,整张脸通红。他嘴唇哆嗦了好久,半天都说不出一个完整的句子。最后,才终于用颤抖的声音叫出我的名字:“林……梅?”

 

  我飞一般扑入他的怀抱,放声大哭。直到这一刻我才由衷感觉到,有他的地方,才是我的天堂……

 

    (本文已载《打工》杂志“浪漫飘飘飘”栏目)

 

    原作:陈小,改写、编辑:陈清贫,联系QQ:14628839

 

天堂伞,杭州的天堂伞(图配文)

 

我认识的,最让人哑然失笑的名字    记录:一个文字编辑的一天(图)

 

2007年4月21日:侄女十岁生日       视频相册:大赛冠军及青少年时代

 

朴胜俊:朝鲜驻北京大使馆的春天    博客奇潭:1976年夏陈清贫在唐山

 

烟花四月下江南,雨中冒死吃河豚    天堂伞,杭州的天堂伞(图配文)

 

王永钢、毛小懋:我接触的陈清贫    见周杰伦:点点滴滴都是美好回忆

 

天堂伞,杭州的天堂伞(图配文)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