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清贫
陈清贫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758,686
  • 关注人气:12,3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王永钢、毛小懋:我接触的陈清贫

(2007-04-11 18:32:10)
分类: 陈清贫日记系列

王永钢、毛小懋:我接触的陈清贫

 

  王永钢:对于陈清贫的印象,主要来自于他的雄文。他的汪洋恣肆的文字,感情充沛,极具穿透力和感染力,常常让我沉陷其中,而无法自拔。

 

  他是少数能用文字抓住我的心的博客名人之一,他的那些文字,常常叫我在嫉羡之余,又陡生一丝自卑——我就是将老骨头都榨干,也无法挤出一点像他那样的文字之奶来的!

 

  清贫是《知音》系列刊《打工》杂志的主任编辑。主刊《知音》发行量达到600多万,仅次于《读者》,影响力可谓无出其二。清贫供职知音集团15年,资深,是大名鼎鼎的名编辑。清贫的名气不止于圈内,他在网上也有广泛的影响力。

 

  他在天涯、新浪等所发的《我在朝鲜的三天三夜》的网文,已经超越国界,在全世界范围产生了巨大的反响。去年,清贫获得了新浪博客大赛年度金奖,相对于一些名人的博客,清贫之博的点击量要小了许多,但他以自己的坚守和执着、充满美感和诗意的文字,赢得了读者和评委的亲睐。

 

  他的获奖,被认为是“真正的草根博客的胜利”!同样是在去年,清贫还获得了新浪年度小说征文科幻类的盟主。而他的系列教战文章,更是帮助很多有志文字的作者,走上了撰稿之路,被人尊为“超过了大学新闻系的教科书”。

 

  我和清贫认识,纯属偶然。某次在网上浏览,偶然瞥见清贫的名字,就有了一份好奇。谁会起这样一个名字呢?也许是笔名吧?是这样一个奇怪的名字,让我认真的读起清贫的文章,顿有折服之感。初读清贫的文章,感觉这是一个单纯、认真、善良的人,一个拒绝喧嚣与浮躁的人,内心充满了无数美好的渴望。

 

  后来得知,清贫在《知音》工作,顿时就有了一份亲切之感。由于职业的关系,我和《知音》的诸多编辑认识,但遗憾的是,竟然从不知道他们那里还有陈清贫这个人,就向朋友们打听,得到的多是甚高的评价,于是,就有了欲相识的冲动。

 

  后来,又是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得到了清贫的QQ号码。于是,一行文字敲过去,很快,清贫的问候就传过来了。我们的相识就此开始。但,我和清贫的交往,是淡如水的那种。他很忙,一年有将近4个多月的时间,天南海北去组稿,回来后又要忙着编稿,实在是忙的很。很多时候,我是不忍心去打搅他的,只是默默的关注他的博客和他的其他文字。我们很少联系,但我的眼睛一直在追踪他。偶尔联系,也是寥寥数语。

 

  奇怪的很,在我们的交流中,清贫很少流露出他的职业习惯,比如,向我约稿等。我猜想,他要么只是将我仅仅当做朋友,要么就是对我的文字和采访能力缺乏信任。但我私心认为,清贫是只将我当作朋友的,而我们同为圈中人,故他可能不愿意和我再有什么文字之类的纠缠了。

 

  我想,清贫应该是善解人意的,他让我轻松,不愿意我再有文债的负担,所以,他绝口不谈稿子的事情。这让我颇觉小小的遗憾,但更多是欢喜,我们只做个真心的单纯的朋友,岂不是更好?

 

  今年春节前,清贫在QQ上给我留言,说可能节后到南京来。之后,再无他的音信,我知道,他又开始新一轮的组稿之行了。日前的一个中午,我正在一家茶社里,和一位上海来的商界朋友,谈合作的事宜,清贫的短信到了,说他人正在南京呢,想约我见面。我一时无法分身,就定下晚上请他吃饭,约好在夫子庙状元楼宾馆门口见。

 

  晚上,请假提前下班,匆匆赶至约会地点。终于见到了清贫,他一副敦厚、朴实的样子,身着黑色的唐装,脸上是憨厚的笑容,见到我就是一句:“永钢,你好!”这是一句温暖的问候,是久违的朋友再次见面时,自然而出的真诚的热情。

 

  我们到了夫子庙附近的一家餐厅,在门口,清贫探头望了望,问:“这是什么风味的餐厅?”我告诉他,杭帮菜系。清贫说:“我们换一家吧,因为我不喜欢吃杭帮菜,我喜欢川菜!”清贫这样的直率,是我喜欢的。

 

  清贫是客人,我们又是初见,他应该客随主便的,从礼仪上讲,他不应该拒绝我的安排,但他不拘于礼,说出内心的真实想法,可见,清贫身上是少文人那种酸腐和虚伪的,同时,他也是真正将我当朋友的,因为,只有最好的朋友相见,才会无拘无束,无遮无挡,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的。

 

  我们开车去了河西一家比较正宗的川菜馆。我和清贫平时都不喝酒,但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那天我们都破了例,每人两瓶“燕京”啤酒,酒热耳酣,清贫向我说起了他的初恋,他的家庭等,其中不乏在我看开是属于隐私的细节,他是将我当做知心朋友了,毫不隐瞒,如实相告。

 

  清贫只比我小3岁,但看起来他的心态似乎比我年轻了许多。他坦诚、透明、感性,有的时候还不乏幽默,话说到高潮处,他哈哈大笑,脸上的表情极富感染力。

 

  清贫这样的人,是需要用真心去交往的。非此,你可能会认为他的侃侃而谈,会是一种炫耀,尽管这个炫耀可能不是故意;你可能会认为,他的那些充满感情的文字,过于矫情和渲染。清贫为人为文,都是他的内心世界的真实流露,为人坦诚,为文激荡,靠的是“人品”做垫底。做大刊的编辑这么多年,清贫走南闯北,见识多多,但是,他身上的“污染”很少,他是以真面目示人的,鼻梁上没有“面具”,这真是难能可贵。

 

  清贫告诉我,南京有很多他的作者和朋友。但是,此次到南京,他只专门约了我,可见,我在他心目中的分量。我们神交以久,但初见却没有见光死,而且相谈甚欢,惺惺相惜,相见恨晚。饭后,我对清贫说,到歌厅QK一把?清贫说第二天一早就要离开南京,需要早点休息。我送到宾馆门口,他下车挥挥手,算是告别。第二天,他离开南京的时候,也没有给我消息。他这一别,不知道何时才能再来南京。

 

  ——清贫回忆:王永钢是南京《江南时报》新闻中心的副主任和首席记者,圈内资深人士,是清贫素来敬重的大哥。此次南京相见,非常愉快,本人破例喝下了整整两瓶啤酒,最后脸红脖子粗地被送回宾馆。有人说:“君子之交淡如水。”我和永钢兄却先是神交已久,然后是一见如故。此番夫子庙状元楼下,就是握手的那一刹那,我已经坚信:我们的友谊一定会天长地久!

 

王永钢、毛小懋:我接触的陈清贫

 

  毛小懋:陈清贫先生和我同一天到达西安。三月五日凌晨三点,我和小蒋经历了三十六个小时的颠沛流离,终于走下火车,三个小时之后天才微微亮。同一天,陈先生从武汉坐上飞机,只用一个多小时,就在西安落脚了。

 

  三月五日晚上,与陈先生取得联系,三月六日傍晚,我坐公交车从南郊出发,花去一个多小时,也就是陈先生从武汉飞到西安所用的时间,才走到尚俭路的蔷薇宾馆。这中间的生存状态的差异,委实不可以道里计也。

 

  三个小时的会面,对陈先生的印象粗略有三个:武人、文人、异人。

 

  陈先生是军人世家出身,及至进入武警队伍,更是一把好手,一身武艺。十余年的军旅生涯为陈先生武装了浑身深重的武人气魄,我在推开房门看到第一眼的瞬间就感觉到这种强悍的风格迎面扑来。陈先生面孔硬朗,身形稳健,穿一件缀满排扣的黑色武师短褂,一派精悍之气,声音却很亲和,与其外形颇不相称。聊起天来,陈先生不止一次侃侃而谈他在军队上的故事,言语颇为豪壮。我却注意到了他手上的伤疤,在陈先生的叙述之下,它仿佛也化为了一枚辉煌的勋章,在黑暗之中熠熠生辉。

 

  一开始在网上认识陈先生,知道他是一位业内知名的编辑,后来更拿下博客大赛的金奖,于是认定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文人,想象中的形相该是一个戴黑框眼镜的白面书生,暗合“清贫”之意。慢慢再读他的文章,时而玄机四伏,时而深情款款,时而善为人师,时而虚心下士,风格多变,却总有一种隐约的霸气深藏其中。如今一见之下,才知道他是一副剽悍的武师模样,文中的王霸之气是来自他多年的军人经历。陈先生是一个披挂一身武人气质的潇湘文人。

 

  在一文一武交相辉映的这两种气象之外,陈先生身上更有一份神秘的异人气质。陈先生的网名魔幻星空,是有来历的。他业余研究天文学,已有自己的学说,曾在北京和专家们激烈辩论,毫不畏怯;后来更和弟弟陈忠厚一起,合作出在网上流传甚广的《我的情人失落在6000万年前》、《玛雅星空》,把想象的翅膀放飞到无垠的太空。

 

  天文学以外,陈先生主攻军事,喜欢大胆预言。甚至,陈先生少年时的预言之能已经名声在外,其情状很像贾平凹《高老庄》里的小石头,冲口而出的一句话,往往预知某人的命运,十足惊奇。

 

  陈先生相当健谈,讲述这些灵异经历的时候,他背对台灯而坐,表情在橘黄的灯光里跳跃,仿佛为一层佛光所笼罩,让人不禁充满信服,更觉神秘。

 

  与我一起听陈先生论道的,是一位西安的女编辑,讲话徐缓亲切。是夜十点,我们一起与陈先生告别,走在西安人迹渐少的大街上。我们从东一路走到钟楼,漫无边际地说一些话。这是我来西安三年之后第一次在晚上走在东大街上,而且是与一位女士。可惜直到互相告别了,我也不知道她的名字,只是觉得这样在一起走路,在这样一个夜晚,真的备感轻松和解脱。

 

  ——清贫回忆:毛小懋是清贫在新浪开博后,认识的一位博友,开始简单地互相留言,后来渐渐地无所不谈。后来才知道,毛小懋是西安一所大学的学生,爱好广泛,文笔颇佳。作为一个喜欢培养作者的资深编辑,渐渐喜欢上了这个上进、博学的大学生。一月前的西安之旅,发现还是一个阳光型的小帅哥!呵,祝福他,希望早日成为清贫的得力作者。

 

王永钢、毛小懋:我接触的陈清贫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