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有一个摩梭女孩名字叫纳金(图)

(2007-03-01 07:44:33)
分类: 陈清贫散文系列

有一个摩梭女孩名字叫纳金(图)

 

  节后开始上班,忙碌的编稿间隙,就在新浪的博客海洋里瞎逛(权作休息)。从娱乐博客,逛到文化博客;从炫博客,逛到锐博客。结果,在昆明人大代表徐松的博客里,看到了一组图片。

 

  图片上,五六个摩梭少女穿着自己独特、鲜艳的民族服装,排成一行正翩翩起舞(图见下)。其中四五个都穿着粉色上衣、白裙子,而领舞者则独自穿着金色上衣、白裙子,以示区别。

 

  我左右打量了一下,那粉色上衣、白裙子的摩梭少女,一个也不认识;而金色上衣、白裙子的那个领舞的摩梭少女,却非常眼熟。我点开图片,再仔细辨认了一下,没错,这个摩梭少女我认识,她的名字叫纳金。

 

  第一次见到纳金,是在五六年前的丽江。那时纳金还在丽江的一个摩梭酒店里,在顾客吃饭期间,为客人表演舞蹈。经常和她一起搭档的,是她的一个表弟。当时,清贫的一个报社朋友在这家酒店请客,饭罢和演员们一起合影留念。期间,全套民族服装的摩梭少女告诉我,她的名字叫纳金。

 

  第二次就是在泸沽湖了。那一次,清贫、梦雨和焦国梁三人联袂而行,一起去泸沽湖探望久久期盼着与梦雨重逢的老王妃肖淑明。(详情见本博《泸沽湖畔:我陪摩梭王妃打麻将》)

 

  探望完老王妃,采访了那个因一段美丽爱情的意外降临、而最终得以成功戒毒、并定居在此的朋友(故事后来发在《知音》杂志上),清贫的主要任务完成了。

 

  离开泸沽湖那晚,该村村长、摩梭女孩纳金、我们住宿的房主阿卡达玛等,均表示要为我们一行饯行。我们三人经商议,觉得在达玛家打扰多天,不想给她增添额外的负担,就在追踪采访那对恋人结束后,直接去了纳金家。

 

  纳金主要时间都在丽江,平时很少在泸沽湖。这次是听说梦雨要来,特意请假从丽江赶回来的。

 

  傍晚时分,见我们一行四人(清贫、梦雨、焦国梁和格则多杰)风尘仆仆而来,在门口盼望多时的纳金竟然激动得哭了起来,她哽咽着说:“你们……都……来了……”

 

  那意思竟然是,我们很看得起她,才全部光临惠顾的!

 

  那一晚,纳金一家对我们盛情款待,罕见地做了二十多个菜!(当时当地生活还比较贫寒)令我们又意外,又感动。

 

  欢乐的时光很快就过去了,当时我们怎么也没有想到,接下来,就是很尴尬的时刻了。

 

  回到达玛家,达玛板着脸,再也不理睬我们。事后一打听,才知道为了准备今天的晚餐,达玛和自己的摩梭爱人一起,捕鱼虾、摸螺丝,忙活了一整天,连脚底板都划破了几个大口子。一家人合力做了一大桌子菜,而我们这一群“没良心的”,竟然不回来吃!

 

  得悉这一切后,我们三人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达玛当年只有十八岁,是当地最年轻的家长(一家之主),还是当地的人大代表。她和梦雨的感情很深,她不生梦雨的气,自然就把气全撒在我俩身上了!

 

  我和焦国梁无奈,第二天清晨早早起床,带着露水上山采回了两大抱红杜鹃和白杜鹃。然后,把红白杜鹃插满了达玛花房的墙壁,并摆出扇形和心形的图案。

 

  接下来,我点火烧锅炉,焦国梁就轮起大扫把,呼啦呼啦把整个大院打扫了一遍。

 

  待达玛闻声爬起来左右一看,不觉哑然失笑,她走过来给我俩一人一个拥抱,说:“原谅你们了。”

 

  当天上午,我和焦国梁率先离开泸沽湖,不敢再惹达玛生气,就把几天的食宿费用留给了梦雨。而梦雨隔天离开,又悄悄把钱压在了主屋的神坛上。

 

  没想到达玛发现后,电话立刻追了上来,把我、焦国梁和梦雨骂得狗头淋血,说我们不当她朋友,侮辱了她的感情,等等等等,一骂就十好几分钟……我们三人诺诺以应,再三保证下不为例,才算罢休。

 

  最终,在夜色中,红灯笼下,丽江大研镇的小溪边,我们一共五人坐了下来,开始喝酒、聊天。五人是:我,梦雨,焦国梁,回到丽江摩梭风情歌舞团的纳金,还有那个提琴手“老地主”的女友,小诺。

 

有一个摩梭女孩名字叫纳金(图)

 

有一个摩梭女孩名字叫纳金(图)

 

有一个摩梭女孩名字叫纳金(图)

 

有一个摩梭女孩名字叫纳金(图)

 

  “老地主”是北京人,拉得一手好提琴,女友就是他在女生宿舍窗外一拉两月,最终拉到手的。一年前,他带着女友来泸沽湖旅游,立刻就深深喜欢上了这个几乎与世隔绝的世外桃园。他恋栈多月不想回来,后来干脆一狠心留了下来,在湖边开了一家酒吧。每天湖光山色,清风明月,琴声中自有天地乾坤,倒也逍遥自在。

 

  这次小诺跟来丽江,是一次突发奇想的结果:来丽江,带一些冰淇淋回去!如果成功,将是冰淇淋第一次出现在泸沽湖畔。而绝大部分无缘外面精彩世界的摩梭人,将在定居此处两千年间,第一次有这种口福了。

 

  想法很不错,但技术问题却不容忽视。我笑着问小诺:“你打算怎么带回去?”她轻松写意地回答道:“装进纸箱里,就这样带回去呗。”

 

  我哈哈大笑:“近四十度的高温,六个小时的车程,等你带回去,早化成水了。小妹妹,你也太天真了。”

 

  小诺闻言顿时愕然,她显然从未考虑到这一问题。她愣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问:“那你说,我应该怎么办才好?”

 

  我忽然想起小时候卖冰棒的经历,就对她说:“你去买个大点的箱子,最好是农村结婚用的那种大木箱,在里面铺一层棉絮,然后把冰淇淋码进去放好,盖严,再在箱子外包两床被子。这样捆着运回去,也许能保存一大半。”

 

  小诺不解地问:“被子里不是更热吗?”我闻言又哈哈大笑:“小妹妹,你也真天真!棉絮可以隔热、保温,你试试吧,保证不会错。”

 

  事后证明,我的想法是对的,最终有八九成的冰淇淋被完整保存了下来,让“老地主”在泸沽湖大赚了一笔。(听说直到现在,还有人用我这土办法往泸沽湖运冰淇淋呢。)

 

  那一晚,在潺潺的流水声之中,我们在酒至半酣之时,开始唱歌。小诺到底在泸沽湖已呆了一年,摩梭话说得那是相当的标准。兴至所来后,小诺和纳金开始摩梭歌曲二重唱,两人均是专业水准,个个字正腔圆,不经意的合作水到渠成,有若天籁的声音忽聚忽离,忽高忽低,奔放之处高亢入云,一时技惊四座。

 

  一曲既终,溪边到处都是掌声。

 

  接下来,倍受鼓舞的两人越唱越来劲,越唱歌曲难度越高,唱到最后,竟然有不少外国人闻声围了上来,闪光灯劈里啪啦地闪烁个不停,弄得一边的我和焦国梁,既自豪,又颇有一些不自在……

 

  丽江,那是一个十分令人难忘的夜晚。(以上故事节选自本博夜宿丽江:谁在灯火阑珊处(三)

 

  而第三次见到纳金,已经是在北京了。2004年9月,深感自身技艺不足的纳金特意到北京进修,并在空闲时间到民俗村里表演。因为焦国梁在北京,所以偶尔也聚在一起喝酒、聊天,保持着一定的联系。

 

  我有一次到北京出差,焦国梁很高兴,特意在北京东单王府井秀水南街的玛吉阿米西藏风情餐吧,为我接风。闻讯后,纳金带着一个叫达娃的摩梭女孩匆匆赶了过去。

 

有一个摩梭女孩名字叫纳金(图)

 

——清贫在北京,和纳金(中)、达娃合影留念。

 

  那一晚,歌声嘹亮。一众人喝得杯盘狼藉,尽欢而散。

 

  纳金,又已经有一年多没见了,你在他乡还好吗?

 

  作者:陈清贫,联系QQ:14628839,图片:徐松

 

有一个摩梭女孩名字叫纳金(图) (请顺手投票支持一下,谢谢)

 

有一个摩梭女孩名字叫纳金(图)

 

 
夜宿丽江:谁在灯火阑珊处(三)    (精彩图配文,陈清贫丽江夜话)
 
有一个摩梭女孩名字叫纳金(图)
 
 

活色生香:美女张拉拉被灌喝酒    美丽藏族公主:罗绒仲呷(组图)

 

有一个摩梭女孩名字叫纳金(图) 有一个摩梭女孩名字叫纳金(图)

 

有一个摩梭女孩名字叫纳金(图) 有一个摩梭女孩名字叫纳金(图)

 

有一个摩梭女孩名字叫纳金(图) 有一个摩梭女孩名字叫纳金(图)

 

——点美女图像,看对应相关组图。

 

有一个摩梭女孩名字叫纳金(图)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