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在朝鲜的三天三夜(返回丹东)

(2006-11-03 18:24:40)
分类: 游记篇我在朝鲜

我在朝鲜的三天三夜(返回丹东)

 

——火车准点到达新义州,我们开始在广场等待过境。

 

  上午大约十点钟时,我们全体集合乘车前往平壤火车站。

 

  进入火车站月台期间,我很奇怪几乎每个朝方导游都把我们送给她们的大包小包随身带着,我心想,难道要随身带到新义州,再随身带回来吗?

 

  但我最终也没有把这疑惑问出口。

 

  火车沿来时的路返回,窗外的风景依稀有些熟悉。一路无话,六小时后顺利返回了新义州。接着出站,在出站口换乘我们中方派来的、久候在此的大巴,然后和送出站的李银珠小姐一一握手道别。

 

  大约四十分钟后,各种交接手续办完,大巴车终于开始缓慢地开动了,“再见!再见!”之声随即响起,良久不绝……

 

  过鸭绿江,下鸭绿江大桥,大巴车最后停靠在我们出发时的鸭绿江断桥公园门口。

 

  下车后,站在高楼林立的丹东江边,遥望人烟稀少、房屋简陋的朝鲜对岸,真让人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分手时,我们和林导握手道别,林导最后说:“我明天还要带团,如果你们今天晚上把照片洗出来,我可以明天替你们捎一部分过去。她们那里很少见到彩照,更谈不上自己拍彩色相片留念了。”

 

  我重重地点了点头,说:“一定!明早我来这里找你!”

 

  上出租车前,林导笑着说:“来日方长,今晚我得早点休息,就不再聚了。明早见!”

 

  回到我们先前居住的宾馆,不知为什么,我和焦国梁都若有所失地怏怏打不起精神来。有几分钟的时间我俩都不知该干什么好,都只呆呆地坐在各自的床边,一言不发。

 

  房间里一片冥静,静得使人恍恍发悸,一阵微风吹过来,拂起窗帘轻轻飘袅……

 

  也不知最终过了多久,我俩才相对苦笑着站了起来。简单地在楼下一个中餐厅吃了一点东西,便带着已经拍完的4个胶卷,去丹东的大街上找了一家比较大的柯达冲印店。

 

  我对营业员说:“全部洗6寸,合影按人头,一小时加快!”

 

  在等待期间,我丹东的朋友匆匆赶了过来,把留在他那里的手机送还给了我们。不想,我们刚打开电源,就听两人的手机此起彼伏地鸣叫起来了——数十条积存的信息正等我们呢!

 

  朋友问:“玩得开心吗?”

 

  我们回答:“开心!大开眼界!不虚此行!”

 

  聊了几句后,我颇有些“气愤”地说:“谁说在那边缺衣少食了?害我俩白带了那么多沉甸甸的食品饮料!”

 

  朋友一听,有些赦然,“我也是……几年前去的。”

 

  取完照片,我俩也无心闲逛,早早便回宾馆睡了。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我自然而然地清醒了过来,看时间已快七点了,便匆匆忙忙地爬了起来。

 

  洗漱更衣的声音惊醒了还在熟睡的焦国梁,我忙对尚在迷迷糊糊中的他说:“你睡,我送照片去了。”

 

  赶到鸭绿江断桥公园,发现参加旅行的游人一个也不见,一问,才知已经全部进入隔离区了。我急忙转身过街,正准备继续往里走时,却被一正在值勤的武警拦住了。

 

  我忙说:“我是84年的武警,我认识你们总队的XX、XXX,我现在有事要进去一下,见见林洪杰导游。

 

  那年轻的武警犹豫地看了看旁边的一个少尉,见少尉冲他点了点头,那年轻武警遂一挥手,说:“进去吧,不过要快点!”
 

  于是,我三步并作两步地冲了进去,沿车辆一一寻找,最后终于在最前端的一辆大巴车中,听到了林导那无比熟悉和亲切的声音:“……我们会在今天下午四点左右到达平壤,大家……”

 

  我微笑着靠在大巴门边,轻轻喊了声:“林导!”

 

  林导回头一看,不由惊喜地叫了声:“清贫来了!”

 

  说着,他忙回头打了声招呼,接着转身走下了车。

 

  我把照片递给他,他抽出来匆匆一看,口里说:“很不错!很不错!嗯,还是6寸的呢!”

 

  我正准备再说点什么时,旁边另一个导游在喊他:“林导!……”

 

  林导回头一看,忙对我说:“我们要走了,回头见!”

 

  再次握手,告别。

 

我在朝鲜的三天三夜(返回丹东)

 

——返回的列车。

 

我在朝鲜的三天三夜(返回丹东)

 

——中朝男女青年在依依话别,中间那位女孩是出来跟团实习的平壤旅游学院大二学生,一位非常纯朴温顺的女孩,大家邀请她今后自费来中国留学,她说恐怕很难,公派的机会倒是有,可我们的学校太小,很难争取到。我们又问:“你毕业后都分配什么工作,是不是也干导游?”,她笑笑回答:“导游的可能性最大,可我不想干,当导游太累啦!还有可能当老师,可现在的学生太顽皮,我管不住他们。”“那你想干什么呢?”她想了半天最后说:“我也不知干什么好,其实当家庭主妇最好,当然是开玩笑,朝鲜妇女结婚后也工作的”。(崔伯杰)

 

我在朝鲜的三天三夜(返回丹东)

 

——最后我们顺利通过边检,跨过鸭绿江,回到了丹东。刚过边境,林导指着车外的一个武警战士说:“看,咱们的战士营养多好!”大家顺着窗外一看,只见一个站岗的小战士脸胖呼呼的,还挺着一个小肚子,大家不禁大笑起来。刚回到丹东,夜色已经降临,看惯了几天的朝鲜,这时我们才感到,丹东的夜晚是如此明亮,马路上商店鳞次栉比,呈现一片繁华的景象,仅一个小城市丹东就和朝鲜有如此大的反差,不仅让人感慨万分。可在朝鲜看到的景象又是我们如此熟悉的,那不正是我们过去的缩影吗,虽然改革开放也有很多负面影响,甚至有人还怀念过去的日子,但对比完朝鲜后,我更坚定我是绝对不愿意回到过去那种日子的,还是现在好。

 

  …… ……

 

  四天后,林导兴奋地给已经回到武汉的我打来了电话:“照片都转交了!”

 

  我忙追问:“都转交了?”

 

  他回答:“是的!金英美、李银珠,还有那旋转餐厅里的女服务员,万寿台广场上的卖花姑娘,她们都非常高兴,爱不释手,连说谢谢你。对了,金英美快回学校了,她向你们问好呢。”

 

  从那以后,我便时常和林导通通电话,隔山隔水地通通信息。

 

  突然有一天,林导打来电话对我说:“朝鲜已经开始涨工资了,物价也开始上涨了!”

 

  再以后,林导又突然打来电话说:“已经有朝鲜导游开始暗示我们的旅客给小费了……”

 

  (全文完)

 

  衷心祝福所有的朝鲜人民!祝愿中朝友谊长存!

 

  魔幻星空(陈清贫)于武汉武昌水果湖

 

  预告:本系列还有以下内容,“后记一二三”,“最后揭秘”,一共四节,敬请关注。

 

我在朝鲜的三天三夜(返回丹东)

 

 
 
 
 
 
 
 
 
 
 
 
 
 
 
 
 
 
 
 
 
 
我在朝鲜的三天三夜(返回丹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