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在朝鲜的三天三夜(朝核危机)

(2006-11-03 17:44:47)
分类: 游记篇我在朝鲜
我在朝鲜的三天三夜(朝核危机)

 

  从朝鲜回来后,几年间,清贫又陆续去过丹东、集安、长白、延吉、图们等中朝边境城市,对朝鲜的现状,和中朝边境的一些情况,有了更多的体会和理解。

 

  后来,记得在一些军事论坛谈朝鲜问题时,一些读者很不屑地留言:“陈清贫?就是那个跑到朝鲜去了三天,回来就自诩为朝鲜专家的人?!”

 

  唉,我起码还去了三天,比那些从未近距离感受过、而只会纸上谈兵的人,总是更有发言权一些吧。而且,我的弟弟陈忠厚,可是一个国际问题专家,是一个隐藏在我背后的大高手,其观点犀利,识见不凡。以“陈忠厚、陈清贫”署名的国际军事评论,多直接出自于他手笔。

 

  最近以来,由于朝核爆,朝鲜再次成为了人们关注的焦点。有很多朋友也许正是看重本人曾经去过朝鲜,纷纷留言询问朝核危机后的发展。

 

  我们兄弟商讨后,一致觉得:目前,朝鲜比其他国家更危险,而中国则难以二次抗美援朝。

 

  这主要是三个方面的问题,一是小金不会向中国发出邀请书,自从邓大人执政以来,中国的外交早已放弃了“尽国际主义责任”的义理外交原则,现在与美国以及世界上的其它国家一切以本国利益为出发点的对外政策,并无根本差异,小金有什么理由相信中国几百万大军涌入朝鲜,付出数十万伤亡的代价再次打退美韩联军后,却不会在朝鲜搞一次不流血的政变,请小金下野,建一个亲中的政权?因此可以肯定的是小金即便是覆亡在即,也不会向中国发求救信,没有朝鲜政府的邀请,中国如何派遣志愿军二次入朝?

 

  五十年前中国和朝鲜具有同质性,而今天的中国与朝鲜已有本质的差异,不同血型的输血只会让人死得更快。现在的中国人大多只记得抗美援朝挽救了金日成政权,却不记得当年东北战场在“四保临江”的危机时刻,朝鲜政府给予了中国极为宝贵的支持,当年的抗美援朝是不可避免的,中国事实上别无选择。而现在的中朝政府已经没有了当年的战友之情了,志愿军的身影早已从板门店消失,中国政府将很难有正当的理由介入二次朝鲜战争。

 

  另外是美韩方面不会给中国制造介入战争的机会。

 

  五十年前,周恩来给“联合国”军划的底线是:“美军必须停在三八线,韩军过可以;美军过,我们要管!”美国人为忽视周恩来的警告付出了难以忘怀的惨痛代价。在二次朝鲜战争中,美国人一定会像遵守自己的宪法一样严守这个底线的,美地面部队不会越过三八线,韩军过,美军主要提供空中打击力量,如同越南战争。

 

  现在朝鲜政府很轻视韩军,的确如果是韩军与朝军单挑,韩军未必是对手,但是美军的海空军和相应的侦测系统投入战斗后,局面将完全不一样,战场将是单向透明的,朝军主力将在美空中力量的打击下被分割成为瞎子聋子困守地下工事的无法机动、互无联系支持的几个集团。

 

  可能出现的场面是,韩军在美空中力量的支持下,长驱直入,迅速攻下平壤,然后集中兵力逐个清剿各个孤立集团,当然韩军不要指望什么“零伤亡”。

 

我在朝鲜的三天三夜(朝核危机)

 

  韩国政府为了搞好同中国的战略关系,十多年来苦心孤诣,从中韩建交谈判起,在经济上对中国作了大量让步,韩国是中国对外反倾销产品调查最多的国家,韩国多以忍气吞声结束,很少报复。

 

  事实上目前,中韩关系远优于中朝关系,如果是韩军发动统一祖国的战争,中国有什么理由去阻止,甚至在战场上兵戎相见?人家有充分理由谴责中国入侵“统一的”大韩民国,同时别忘了中国还有一场统一台湾省的大战。

 

  为了避免中国介入,韩军甚至可能在中朝边境留出10-15公里的缓冲地带,不与中国军队见面。

 

  最后一个因素是中国政府自身的问题,五十年前我们有气吞万里如虎的将帅,有横扫千军如卷席之势的无敌雄师,毛泽东充分信任自己一手缔造的人民军队,中国人民志愿军是以必胜的信念走向抗美援朝战争的。

 

  当然其中有两个误算:一是把美军当作美械装备的国民党王牌军,因为在我国的解放战争时期,我们轻而易举地就消灭了几百万持有“美械装备”的国民党王牌军,美械装备对我们而言并不可怕;二是认为我军的后勤条件优于劳师万里的美军,结果我们紧靠祖国大后方却缺衣少食,而于本土万里之遥的美军却丰衣足食,闲来没事,还“运来了上百万个避孕套”。

 

  如此误算,我军付出了惨痛的教训。

 

  现在的中国军队还是那支上下同心、将士用命、吃苦耐劳、不怕牺牲、英勇善战、久经沙场的劲旅吗?我们和我们的领袖有什么理由可完全信任这支十几年来没对外放过一枪、饱受经商大潮浸蚀的“和平使者”?

 

我在朝鲜的三天三夜(朝核危机)

 

  其次,伊拉克战争打完后,人们突然发现“三个邪恶轴心”理论美国并不是说说就算了的闲聊,而是布什政府事实上的战略行动指南。

 

  伊拉克战争结束后,摆在美国面前主要有三个目标,老的邪恶轴心国伊朗、朝鲜和新的邪恶轴心国叙利亚。从军事的角度而言,为稳定伊拉克局面,优先打击叙利亚和伊朗是合理的选择,因为上述二国是“外国恐怖分子”潜入伊拉克的主要来源地,而且这两个国家的现政权对美国有强烈的敌意,不摧毁上述国家的现政权,美国难以从根本上稳定伊拉克局势,美军又处在“既要把地板上的水拖干净,又不能关楼上的水龙头”的尴尬局面。

 

  然而无论是打击叙利亚还是伊朗,在政治上却极不可取。

 

  伊拉克战后,尽管经过美国的不懈努力,可以说在伊拉克重建上已经取得相当的成绩,石油出口已恢复到战前的一半,各大城市的供水供电和其它市政建设也基本走向了正轨,但美军依然天天挨打,成为被猎杀的对象。随着与什叶派穆斯林的冲突加剧,局面存在进一步恶化的趋势。

 

  之所以目前美国在伊拉克重建上遇上了意想不到的困难,主要是美国没有估计到萨达姆虽弱,但伊斯兰却强的本质,这也是塔利班覆而不亡的根本原因。

 

  冷战结束以后,一个最引人注目的现象是伊斯兰运动蓬勃兴起,正处在方兴未艾之时,许多国家的世俗政权被伊斯兰政教合一的政权所替代,这一运动无论是否合理,是否符合人权的理念,但它具有强大生命力却是不争的事实。而美国已经打击的阿富汗和伊拉克均是信仰伊斯兰的国家,美国的行动无论正义与否,却已在阿拉伯和伊斯兰国家引起了强烈的负面反响。

 

  国家和政权可以被消灭,但人的信仰不可能被消灭,即使美国消灭了本拉登,基地组织可以再找一个领导人;即使消灭了基地组织,穆斯林还会成立新的更危险更狡猾的组织,除非美国像纳粹灭犹太人那样把穆斯林屠戮干净,这是以美国的体制而言是不可能也不允许发生的事。

 

  如此美国将永远没有完成反恐战争的一天,将永远生活在恐惧之中,因此美国无论如何不能把反恐战争变成文明的战争,不能把反恐战争变成针对伊斯兰文明的“十字军东征”。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无论如何不能再连续打击阿拉伯和伊斯兰国家,这样会将把所有的阿拉伯国家和伊斯兰国家推到自己的敌人位置上,尽管从军事上来讲,必要性和可行性都很可观。

 

  伊拉克有侵略科威特的前科,萨达姆的统治不得人心,美国倒萨多多少少还有正义的色彩,而叙利亚和伊朗对外不曾有侵略的丑行,对内没有种族清洗的暴行,仅凭美国没有证据的“窝藏恐怖分子”或者是“发展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单边定罪,无疑将使阿拉伯和伊斯兰国家备感唇亡齿寒,人人自危,必然全力反击,兔子要死还要拼命蹬一蹬呢。

 

  至少他们可以采取如下行动:石油禁运和抽走石油美元,这两样行动都会给美国经济带来灭顶之灾,是美国政府不能忍受之痛。

 

  因此找一个非伊斯兰、阿拉伯国家过渡一下,转移一下视线是极有必要的,对于美国而言,朝鲜无疑是较理想的目标。朝鲜本来与911毫不相关,之所以荣幸进入“邪恶轴心”名单,纯粹是美国找来陪斩的角色,避免人们把“邪恶轴心”同伊斯兰文明划等号。

 

  而且打朝鲜最理想的是不需要美国出动地面部队,完全有可能实现零伤亡,而打击叙利亚或者是伊朗,美国都需要动员自己的地面部队。在目前阿富汗和伊拉克已牵制大量美地面部队的情况下,美国恐怕是力不从心了。

 

  从国际上而言,打击塔利班得到国际社会的普遍支持和认同,到倒萨却引起国际社会的深深疑虑,尤其是引起了曾经的铁杆盟友——欧洲社会的强烈抵制,直到现在美国还在苦恼怎么为伊拉克战争提供可信的开战理由。

 

  可以想象再打叙利亚或者伊朗的话,会在国际社会尤其是伊斯兰社会和欧洲引起怎样的反美浪潮,甚至连一向跟得最紧的英国和日本也未必再敢支持,日本害怕石油武器远甚于美国。

 

  而朝鲜则不同,老欧洲虽说未必支持,但绝不会反对,因为打击朝鲜不会伤害欧洲的利益,而在叙利亚和伊朗,欧洲存在大量的利益;至于伊斯兰社会,肯定是很高兴美国转移打击对象,而且美国还能找到积极的支持者:日本和澳大利亚。

 

我在朝鲜的三天三夜(朝核危机)

 

  朝鲜同伊拉克一样,是国际社会的弃儿,极其孤立,没有盟友,没有可信的支持力量,在中国发生频繁的闯馆事件将朝鲜国内的窘况大白于天下。可以说,朝鲜现政权在国际上是极其令人憎厌的形象,萨达姆虽然邪恶,好歹还能养活自己的国民,事实上除了俄罗斯和中国,金正日没有任何可以友好访问的国家。

 

  打击朝鲜能够使美国获得所亟需的巨大国际威望,大可以平息阿拉伯和伊斯兰世界的怒气,打朝鲜也不必美国费神掘地三尺找什么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朝鲜自己就一次又一次地展示给美国看。

 

  核爆一次还不够,还想来第二次!

 

  打下平壤后,美韩联军也不必用扑克牌通缉,只需要对士兵说:“抓住那个胖子!”韩军再无能,也不会抓错人。

 

  更重要的是二次朝鲜战争能够有力地打击美国的主要战略竞争对手——中国,科索沃战争和伊拉克战争已经将俄罗斯的战略空间挤压到最小,美国没必要再对这只半死不活的老虎穷追猛打。而我们中国,却是一只经济军事力量与日俱增的生机勃勃的小老虎,叙利亚战争和伊朗战争离中国太远,不会产生直接的压力,对俄罗斯的压力远甚于对中国的压力。

 

  而朝鲜战争就不同了,难民潮、国际资本大逃亡,对外贸易、旅游的大萎缩,动荡的边境局势将给中国政府以极大的压力,甚至重创中国经济,在国际上,中国多年苦心经营的国际威慑力将荡然无存,战略空间将受到严重挤压,国际威望受损严重,国内矛盾激化,社会动荡,这当然是美国乐于看到的。

 

我在朝鲜的三天三夜(朝核危机)

 

  其三,随着苏联解体、东欧剧变,朝鲜的先军政治事实上走到了尽头,虽然朝鲜咬着牙勉强又坚持了十几年,但代价是惊人的,看不到尽头的“自然灾害”过了一年又一年……

 

  以中国之大,经济实力之强,保有两百万军队尚且倍感艰难,需要不断裁军,尽管国际局势已进入了高度不稳定的状态。真是难以想象朝鲜以其两千万人口、濒临崩溃的国民经济,是怎么维持住百万大军的。

 

  养活百万大军不难,40万吨粮食而已,但是要保持百万大军的战斗力就难了。没有上万发子弹,是喂不出一个优秀狙击手的;飞行员要有足够的飞行小时,炮兵、坦克兵要有足够的训练基数……

 

  没有足够的训练,就不会有战斗力,科学规律是来不得半点虚假的,主题思想不能凭空产生战斗力,这需要大量的油料、弹药等等,需要足够的电力、钢铁、木材、棉花……来生产它们。

 

  总之需要一个强健的国民经济来支撑,但是这十几年来,朝鲜有吗?近年来朝军的训练水平和装备的妥善率是非常值得怀疑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对朝军的战斗力不可以有太乐观的估计。

 

  但小金本人却不可小视,近年来来观他的军事政治斗争艺术之巧妙,真是令人叹为观止,1994年仅凭炒核武器的概念就迫使克林顿作出让步,把朝鲜迫切需要的粮食、油料乖乖送上来。

 

我在朝鲜的三天三夜(朝核危机)

 

  尽管帮助修建一座核电站是口惠而实不至,想想小金手中空无一物的底牌,已经是非常惊人的成就;与金大中见个面,就轻飘飘地收取了两亿美元的见面费,这可能是世界上一次最昂贵的见面了。

 

  总的来说,小金对危机处理举重若轻,挥洒自如。此番重操旧业也实在是迫于无奈。

 

  老金交给小金的江山实际上是一艘危机四伏的破木舟,小金却要用它去搏击海浪滔天,维持至今实属不易。小金实际上在如何建设有朝鲜特色的社会主义也做了不少探索和努力,“改革开放”说得不多,做得不少:建特区,开发旅游线路,工厂独立核算,物价放开等等,与老金相比,已经是革命性的变化。

 

  但由于种种原因,朝鲜的改革开放之路并不顺利,特别是近几年来连遭挫折,郑梦宪之死,断了韩国的资金流;杨斌的被抓,断了中国的民间资金流;美国的海上封锁严重影响了朝鲜军火、生化产品的出口。吸引不了外资,对外开放某种意义上来讲已成了一盘死棋。

 

  对内改革则没有认真研究中国、越南的改革开放之路,在没有条件丰富国内工农业产品的前提下,轻率地放开物价,结果必然走向混乱。市场即便是发出紧缺的信号,朝鲜也无力增加投资扩大生产。发挥不了商品经济的自我调控的优点,至此建立市场经济之路已经走不下去了。

 

  朝鲜改革开放路走不通的根本原因是没有一个安全稳定的国际环境,国防费用太高,当然另一个小原因是小金及朝鲜政府驾驭经济的能力要远逊于驾驭政治军事斗争的能力。越南之所以能顺利完成改革开放的转轨,一个前提条件是实现了与中国关系正常化,结束了边境战争,使得越南政府有机会大幅度削减军费,将资源投入到经济建设中,使国民经济走向了正轨。

 

  朝鲜背着百万大军的沉重包袱,如何进行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转变?

 

  因此,朝鲜迫切需要与美国签订安全条约,因为美国是惟一有能力有决心颠覆金政权的国家。在得到安全保证后,朝鲜方有可能裁军,工作重点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这就是为什么朝鲜要坚持与美国进行双边会谈,因为朝鲜只需要美国的安全保证,最好是互不侵犯条约,至于其它的书面口头上的保证,换个美国总统就不知道还有效不。

 

  问题是如何得到这个互不侵犯条约,反华曾经是个题材,克林顿时代,恶心中国人、向美国献媚的事做了不少,也得到一些回报,但布什一上台,依然是“邪恶轴心”,前功尽弃。何况有韩国在,充其量只能是“二奶”,再炒这个题材没有什么前途;想投降,问题是美国人不接受,一个原因是美国朝野都极为厌恶金政权,更何况萨达姆前车之鉴,无论萨达姆如何求饶,美国都照打不误,利比亚抓住时机投降,依然是新邪恶三轴心之一。

 

  因此只能反之道而行之,以超强硬对强硬,企图重复94年的胜利,问题是美国人改变主意了,几次北京会谈立场没有任何变化,朝鲜只好继续加码了,直到开始震惊中外的核试,朝核危机终于进一步加剧!

 

我在朝鲜的三天三夜(朝核危机)

 

  其四,我们中国不能有在朝核危机中显示大国地位的念头,否则只有自取其辱。朝鲜在拿自己的国家作赌注与美国进行一场空前豪赌,绝不会让中国在其中借光。北京六方会谈,中国外长赞扬取得成绩的话音未落,朝鲜代表就公然回国唱反调,丝毫不给东道主留任何颜面。

 

  事实上如果中朝显示出牢不可破的联盟和友谊,美国无论如何是不会动朝鲜的念头,中国也一直企图向世人展现中朝友好关系。

 

  小金当选,中国新老总书记一齐向小金发贺电,一再否决各种谴责朝鲜的决议,然而朝鲜在各种场合毫不领情地将中朝分歧公诸于众,显示自己的独立自主,从而将中国制止战争所做的努力付诸流水。

 

  中国现在所能做的只是尽量将韩美的战争决心往后拖,至少要拖过小布什的连任期,如果新总统上台,必然要对朝鲜局势进行重新评估。

 

  二次朝鲜战争中,代价最大的是韩国而不是中国,因此韩国盼望朝核危机和平解决的意愿比中国有过之而无不及。

 

  事实上,韩国是和、战的关键,只要韩国铁心不参与,美国不可能单方面发起二次朝鲜战争。但中国不可大意,因为韩国不是一个军事外交完全独立的国家,其次二次朝鲜战争,虽说韩国将是代价最大的国家,同时它也将是收益最大的国家:一则可以借助美国的力量实现统一祖国的夙愿;二则可以永久消除朝鲜的军事威胁,毕竟朝鲜万炮齐轰汉城是韩国难以排解的噩梦。

 

  为了同朝鲜实现军事对峙,他们已经投入了太多的资源发展军备,严重影响了经济建设,如果有机会结束这个噩梦,韩国还是会心动的。

 

  实际上,如果当真爆发二次朝鲜战争,我们国内的压力将大于国外的压力,安抚国内人心的工作一点不亚于当年动员抗美援朝的意义。

 

  当前也有必要改变对朝援助的内容,对于朝政府而言,给再多的援助,都不会让他们有丝毫的感激之情,“升米恩、斗米仇”,相反还会怨恨中国为什么不能多给点。

 

  可以预见的未来,实在是危机重重……

 

  作者:陈清贫、陈忠厚

 

朝鲜——中国一个难解的结 (陈忠厚、陈清贫全面分析朝核爆)

 

我在朝鲜的三天三夜(朝核危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