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在朝鲜的三天三夜(二十三节)

(2006-10-25 22:09:29)
分类: 游记篇我在朝鲜

我在朝鲜的三天三夜(二十三节)

 

  ——朝鲜的一条还算繁华的街面,但人车稀少。

 

  说着,聊着,叹息着,也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李银珠小姐迟迟疑疑地来到了我们的面前。面对我们默然无语的凝视,她抬起手来看了看手表,又无言地看了看我们,示意时间不早了。

 

  林洪杰先生回过头来,顿了顿,然后一跃而起,对我、焦国梁和金英美说:“走吧。”

 

  从烈士塔上走下来,心情是无比沉重的。风吹着地上零零星星散落的花瓣在倾斜的土坡上兀自滚动着,我们一边茫然地用目光追随着那几瓣花瓣的身影,一边一步一步地离开了我们那永远也无法叶落归根的亲人……

 

  大巴车在轰鸣声中缓缓开动了,车上失却了平日常有的欢声笑语,气氛也显得颇为凝重。大家谁也不愿多说一句话。有几个旅友还固执地一直凝望着窗外那矗立无语的烈士塔,久久地不愿转移自己的视线,直到那在高大建筑环伺的中烈士塔越来越小,最后终于在我们的视网膜上失去了踪影。

 

  我的泪水再一次忍不住夺眶而出……

 

  午餐在万景台附近的一家比较高档的酒店进行,菜比较丰盛,也很好看,摆出来花团锦簇一般,但我和焦国梁却谁也没有胃口。期间林洪杰一直在忙前忙后地招呼着团员就坐和就餐,在经过我和焦国梁身边时,他一句话也没有说,只默默地在我俩的肩头一边拍了一下。

 

  我和焦国梁没滋没味地把这顿饭吃完了,早早地下楼来到了大街上。其时已有一些别团的中国人吃完了正站在街边,三五成群地在那里胡侃闲聊。我和焦国梁默默地寻了一处空地,然后一起无言地注视着街上那三三两两穿行而过的朝鲜人。

 

  从我们面前经过的朝鲜人显然已经注意到了我们这群中国人,但他们的表情既不惊讶,也不陌生,似乎对中国人的来访,早已经司空见惯、习以为常了。

 

  正在这时,突然有几个中国人拦住了几个似乎是刚放学上街的朝鲜中小学生,掏出巧克力、口香糖、各类饼干、派之类的食品往他们手上塞,但那几个朝鲜中小学生只惊恐地朝他们望了两眼,就如遭雷击一般飞快地蹦到了一边,然后头也不回地远远而去了。

 

  那几个中国人倒也并不死心,随后又相继拦住了好几拨人,但他们手中的食品却始终也没有送出去。

 

  见状,另有几拨跃跃欲试的中国人,也只好把已经拿出口袋的香烟、食品、口红、铅笔等各种东西,再原封不动地放回到口袋里去。然后,一堆一堆地围住了各自的导游好奇地问三问四,一时气氛倒也显得颇为热烈,那闹哄哄的劲头丝毫不比在餐厅里的喧嚣差上一丝半毫。

 

  我和焦国梁无意于此,两人对视了一眼,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一起顺着街面往前走了几步。沿途除了一些擦肩而过的朝鲜人好奇的目光外,倒也没遇到什么阻碍,两人显得颇为悠然自得,轻松自在。

 

我在朝鲜的三天三夜(二十三节)

 

  ——匆匆上班的白领。

 

我在朝鲜的三天三夜(二十三节)

 

  ——身背沉重行李急着赶车的农民。

 

我在朝鲜的三天三夜(二十三节)

 

  ——开阔的大街上行人车辆很稀少。

 

  朝鲜大街上的街面非常干净,一路上的商店不多,行人也不多,而来往的车辆更少。因此,无论是路面还是人行道都显得颇为空旷,行走其间,真的实在是非常惬意。

 

  我和焦国梁往前大约走了一两百米,估摸时间差不多了,便又原路返回到了餐厅门口。李银珠小姐刚好正在招呼人上车,看见我俩后,她若无其事地笑了笑,口里说:“快!上车了。”

 

  我和焦国梁上车一看,发现里面已经差不多坐满了,而林导也已在车上,正和那朝鲜司机在叽叽咕咕地不知在说一些什么。

 

  待人全部到齐后,李银珠小姐示意司机关上车门、启动车辆,然后拿出一只话筒开始给大家说道:“下一站,我们将去我们万景台金日成同志的故居参观。所谓万景台,就是以能看到一万种风景而得名,它位于我们平壤市区西南12公里,离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很近,我们坐车大约十分钟以后就到了。请大家注意了,一会儿到目的地以后,不要大声喧哗,不要到处乱跑,大家紧跟着我和林导就可以了。”

 

  说着说着,没几分钟,大巴车就嘎地停住了,然后缓缓倒入了一个停车位。林导率先站了起来,平静地对大家说:“下车吧。”说完,他瞧了瞧我和焦国梁,又补充了一句:“清贫、国梁,走吧。”

 

我在朝鲜的三天三夜(二十三节)

 

我在朝鲜的三天三夜(二十三节)

 

我在朝鲜的三天三夜(二十三节)

 

我在朝鲜的三天三夜(二十三节)

 

我在朝鲜的三天三夜(二十三节)

我在朝鲜的三天三夜(二十三节)

 

我在朝鲜的三天三夜(二十三节)

 

——路上四望,朝鲜的农村组图。

 

  我和焦国梁轻轻地应了声,然后起身依此下车。此时,十来辆大巴车相继抵达,好几百中国人顿时把那并不宽敞的停车场拥挤得水泄不通。而且,除了我们这些中国人外,另有一些杂七杂八牌子的朝鲜车辆也随后到了不少,一车车朝鲜的学生、工人、农民、军人,也朝圣般地赶了过来。

 

  那各行各业的朝鲜人几乎一个个兴奋、激动得满面红光,大小不一的眼睛都无一例外地闪烁着压抑不住的憧憬和向往。但他们都显得非常有秩序,下车、排队和行进都井然有序,显得训练有素。

 

  我们这几百人和他们那几百人混合成一支上千人的洪流,大家错落在一起,然后心情各异地一起走向了万景台金日成故居——这一极其肃穆、庄严、幽静,而又壮美的场所……

 

    作者:陈清贫,联系QQ:14628839

 

我在朝鲜的三天三夜(二十三节)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