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清贫
陈清贫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602,436
  • 关注人气:12,2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在朝鲜的三天三夜(二十一节)

(2006-10-25 22:00:53)
分类: 游记篇我在朝鲜

我在朝鲜的三天三夜(二十一节)

 

  ——刘松林近影。

 

  面对我们“恶狠狠”的目光的逼视,那两名中年男子似乎明显感觉到了些什么,两人愕然停了下来,面上的表情显得既有几分无辜,又有几分不知所措。

 

  我们谁也不说话,都只默默地盯着他俩。那两人和我们莫名其妙地对视了一番,然后转头互相看了一眼,耸了耸肩,摇了摇头,接着灰溜溜地走到一边去了。

 

  回过头来,林导似乎已经没有了继续诉说下去的兴致。于是,大家一起面对着烈士塔默哀了大约一分钟,然后由林导沉声开口道:“来,大家一起来,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随着林导的声音,我们对着烈士塔、对着长眠在此的数以十万计的英烈、对着埋骨他乡的中华好儿女,深深地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接着,我们齐步上前,把各自手中的鲜花一一摆放在烈士塔的基座上。

 

  见众人把鲜花都放了下来,林导挥了挥手,低声说:“好了,现在大家和我一起到塔内去看看吧。”说完,就顾自领着众人向一边走过去了。焦国梁跟着走了几步,回头一看,见我根本没有挪步的意思,犹豫了一下,随即停止了脚步,并转过身默默地走回到了我的身边。

 

  我们这一团队的人离去后,烈士塔的正面立即显得空寂了下来。我定定地看着烈士塔上那几个鲜红的朝鲜文字,一动不动地迎着风足足站了有十分钟。泪,是失控的,自由的,流在脸上,流向心里……也不知又过了多久,耳边忽然传来一声温婉的呼唤:“清贫先生。”

 

  我回过头,透过朦胧的泪雾定睛一看,是一身民族服装的金英美!金英美关切地看着我,手上悄然塞给我一方手绢。我看了一眼,没接,自己用手在脸上胡乱抹了一把,口里推辞道:“不用了,谢谢。”

 

  金英美叹了口气,坚持把手绢塞到了我手上,然后面容肃穆地面对着我,小声说:“听说你们牺牲了很多人?”

 

  “是的。”我勉强用手绢在脸上轻轻擦了一下,哑声回答道,“一共死伤36万6千多人……”

 

  金英美异样地看了我一眼,没再说话,人却默默地往前走了一大步,面对着烈士塔静立了大约二十秒钟,然后孤零零的一个人顾自三鞠躬。见状,我略略感到了几分欣慰,点了点头,转过头正准备招呼焦国梁时,却意外地看见了站在不远处的李银珠小姐。

 

    而李银珠小姐看见金英美的举动后,犹豫了一下,右腿动了动,似乎想过来,但最终还是一动也没有动;她的嘴明显地嗫嚅了几下,似乎想说什么,却最终还是什么也没有说出口。我和焦国梁对视了一眼,彼此都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感到了些许悲哀和无奈。

 

我在朝鲜的三天三夜(二十一节)

 

    ——彭德怀。

 

  我在朝鲜的三天三夜(二十一节)

 

    ——毛岸英

 

  我在朝鲜的三天三夜(二十一节)

 

    ——邱少云

 

  我在朝鲜的三天三夜(二十一节)

 

    ——罗盛教。

 

  正在这时,参观完烈士塔内部的游客都陆陆续续地走了出来。林导出来后看见我俩还在原地未动,就径直走到了我们的身边。他没有催促,更没有询问,只陪着我们又站了一会儿。接着,他用手指了指烈士塔正对面的那条繁华的大街上、大约一两百米远的一处白色的建筑说:“你们看看那里,那一栋白房子,看见没有?那就是我们的中国大使馆。”

 

  我们抬头仔细一看,果然在一片灰色掩映的建筑群中,发现了一栋白色的、造型古典别致的房子,整体风格与附近显得格格不入。但因为并不宏伟,所以又显得并不十分显眼。接着,我又很认真地仔细打量了一下,希望能看见那面在异国他乡会感到格外熟悉而亲切的国旗,却是未能如愿,心下不由感到了几分遗憾。

 

  停了一会儿,林导又介绍说:“每隔几年的11月25日前后,毛岸英烈士的遗孀刘松林(也叫刘思齐),就都会低调地来到朝鲜,每次来都是悄没声息地住在那栋白房子里,祭典完毛岸英烈士后,再悄没声息地回国去。她来过那么多次,却从来没有惊动过朝鲜任何一方面……”

 

  他还介绍说,刘松林第一次为毛岸英扫墓,是在事隔毛岸英整整牺牲八年以后的1959年。那一年2月上旬的一天,时任朝鲜停战委员会中方委员的任荣,突然接到罗瑞卿大将从北京打来的电话。罗瑞卿在电话里说:“毛主席的长子毛岸英在朝鲜战场牺牲8年多了,毛岸英的爱人刘松林提出来,要和妹妹邵华一起到朝鲜去为毛岸英扫墓。这是烈属多年来的心愿,并且得到了毛主席的支持。不过,毛主席说,这件事不要大张旗鼓,不要惊动朝鲜党和政府。任荣同志你看怎么办好?”

 

  任荣说:“这好办,我是朝鲜军事停战委员会委员,经常去朝鲜开会,有固定的护照和设有军事停战委员会标志的专车,刘松林和邵华可以作为我的工作人员,随我去朝鲜。”

 

  罗瑞卿一听很高兴,说:“这好哇,就按你的意见办。我让刘松林和邵华到丹东来与你会合,一切由你安排。”

 

  对于这一段历史,后来《解放军报》上一个署名“晨钟”的人,特意撰文详述了这一段历史——几天后,刘松林和邵华在中央警卫局专派的一名女同志陪同下,乘火车到达丹东。见面后,刘松林对任荣谈到毛主席时说:“我的父亲身体很好。在百忙之余,他老人家也时常思念自己的亲人。他多次说,是他亲手把岸英交给彭大将军的。岸英牺牲后,父亲很悲痛,我更是悲痛不已,倒是父亲含泪安慰我,给了我巨大的力量。当时,有不少人向父亲建议,把岸英的遗体运回国内安葬。可父亲说,天下黄土埋忠骨,就让他和志愿军烈士们在一起,和朝鲜美丽的江山同在吧。时间一晃8年多了,他让我来替他看看岸英,所以路费和花销,都由他付。”

 

  当时朝鲜还是严寒冰冻的季节,为了安全,任荣决定乘火车入朝。于是,他带着秘书兼翻译,与刘松林、邵华及沈同登上开往平壤的国际列车。列车在朝鲜新义州站停下来,朝鲜入境口岸检查站的执勤人员上车检查。任荣递上护照后,指着身边的3位女同志说:“她们都是我的随行工作人员。”检查人员二话没说就把护照交还给了他,放行了。

 

  列车到达平壤,在我驻朝大使馆,刘松林和邵华受到了乔晓光大使和使馆官员的热情接待。毛岸英烈士的墓,安葬在桧仓郡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陵园内。这个陵园是任荣任志愿军政治部组织部部长时,参与承办组织修建的。

 

  1955年秋初步建成时,就把毛岸英烈士的墓地由大榆洞迁来安葬于此地。白色圆形的墓前竖有墓碑,正面为“毛岸英同志之墓”,背面刻有中国人民抗美援朝总会题写的碑文,全文是:“毛岸英烈士原籍湖南省湘潭县韶山冲,是中国人民领袖毛泽东同志的长子,1950年11月25日在抗美援朝战争中英勇牺牲。毛岸英同志的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的精神将永远教育和鼓舞着青年一代。毛岸英烈士永垂不朽!”

 

  我在朝鲜的三天三夜(二十一节)

  ——毛岸英烈士墓前。

 

  我在朝鲜的三天三夜(二十一节)

  为了使扫墓“不惊动”朝方,任荣和乔晓光大使商定并征得刘松林的同意后决定,刘松林姐妹及大使馆都不献花圈;大使馆派两辆车和一名女秘书陪同,由任荣带领前往桧仓郡。

 

  从平壤出发,两个多小时后到达桧仓郡西北山坡上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陵园。

 

  任荣带领刘松林和邵华在前,陪同人员紧随其后,沿陵园拾级而上,穿过由郭沫若题写的“浩气长存”的牌楼,来到纪念碑前向所有的志愿军烈士默哀致敬。然后,走到耸立着志愿军烈士铜像的广场,登到最高处的志愿军烈士群墓前。任荣指着群墓前面的一座白色圆形墓说:“这就是毛岸英烈士的墓。”刘松林和邵华眼泪立刻夺眶而出,急奔过去,双双跪在墓前,双手抚摸着墓碑放声痛哭。“岸英,我来看你来了,代表父亲来看你来了。这么多年才来看你,来晚了……”

 

  刘松林哭得撕心裂肺,泣不成声,极度的悲伤使她几次差点晕倒,她要把埋藏在心底对岸英深沉的爱和思念,在这短暂的时间里全部倾泻在墓前。又过了许久,任荣怕她俩哭坏了身子,就和两位女陪同人员把仍痛哭不止的刘松林姐妹连拉带劝地搀扶起来,沿着毛岸英的墓缓缓绕行一圈。

 

  离开墓地时,刘松林边抽泣边在毛岸英墓旁的地上捧了一把土,用手绢包起来,紧紧地握在手里。大家一起再次向毛岸英烈士墓三鞠躬,作最后的告别。姐妹俩一步一回头地缓慢挪动着脚步,刘松林望着毛岸英烈士的墓,喃喃地说:“再见了,岸英。安息吧,岸英,你永远活在我心里。”最后任荣带她们围着整个陵墓缓慢绕行一周,向安葬在这里的全体志愿军烈士表示深切的悼念……

 

  回国后,任荣随即将刘松林和邵华赴朝鲜扫墓的情况向罗瑞卿作了汇报。罗瑞卿称赞任务完成得很圆满。沈同也向毛主席汇报了朝鲜扫墓的情况,主席听了很高兴,并对沈同说:“岸英牺牲8年了,思齐年纪也不小了,再一个人单过下去也不是个事,应该再找个志同道合的人,组成幸福家庭,我们就帮助她找吧。”

 

  据悉,刘松林再婚后又多次去朝鲜扫墓……

 

    作者:陈清贫,联系QQ:14628839

 

我在朝鲜的三天三夜(二十一节)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