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在朝鲜的三天三夜(第十七节)

(2006-10-24 16:17:30)
分类: 游记篇我在朝鲜

我在朝鲜的三天三夜(第十七节)

 

  ——朝鲜的公交车。

 

  (十七)

 

  整个演出,最后是在又一次气势非凡的大合唱中辉煌结束的。此前,我们怎么也没料到,这一场全由少年儿童演出的节目,居然也能如此扣人心弦,惊心动魄!以致事后很多驴友都真诚表示,就凭这两场国家级水准的演出,这朝鲜之旅也就值回所有的花费,不虚此行了!

 

  李银珠小姐显然对自己小同胞们的表演非常满意并十分地自豪,演出结束后,她一直在笑咪咪地招呼着我们一一退场。

 

  再次来到那宽阔的门前广场,大家纷纷拿出各种礼物送给一直陪伴着我们的沈恩惠。沈恩惠大方地接下所有的礼物后,打成了一个大包。林导介绍说,她待会儿会把这所有的东西都交给她们的辅导老师,然后由辅导老师来统一分配。

 

  我们和沈恩惠依依惜别,让我和焦国梁都特别感慨并感动的是,大巴车开动并驶离后,我和焦国梁透过后车窗,看见沈恩惠一直原地不动地冲我们招手,直到我们再也看不见她那越来越小的身影了……

 

  大巴车在平壤市区穿行,透过宽大的玻璃窗,我看到平壤的大街上,行人稀少,而车辆更少,看不见那沿街叫卖的小商小贩,更看不见一处有拥挤感觉的人群。据说,在这里,主要的交通工具是有轨电车,是平壤市民上下班和走亲访友最常用的选择。视线所及,每一条大街上都显得秩序井然,虽然每一个电车站都排着长长的队,但大家都是一付不急不忙的样子,丝毫不见有任何拥挤的现象……

 

  大巴车最后停靠在一条宽广大街的右侧,李银珠小姐介绍说,晚餐安排的是吃烤鸭。

 

  一听说吃烤鸭,大家都面面相觑地笑了。因为北京烤鸭自是非常有名,但是不知这平壤烤鸭,又是如何吃法,又是何种滋味了。

 

  上了一大饭店的二楼,发现上面有三个互相连通的就餐厅,每一个就餐厅里都有大约四五十张桌子,每张桌子都配有四张椅子。我们这一团队被安排在最里面的,一个较小一点的厅内。

 

  我和焦国梁在靠窗的地方寻了一张桌子,然后拉椅坐下。正在这时,我突然看见林导正在招呼大家找位子就座,就热情地喊了一声:“林导,林导!”

 

  林导一回头,看见了我们两个,就笑着招了招手,说:“马上来!”

 

  大约过了五分钟,林导笑咪咪地走了过来,一屁股坐在我们为他拉开的椅子上,拿了张纸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说:“你们饿了吧?待会多吃点!”

 

  寒喧了几句,林导的目光忽然越过我和焦国梁的头顶,往我们的背后看了看,然后,他表情颇为暖昧地冲我俩一笑,随即站起身来大声喊道:“金英美!金英美!”

 

  我和焦国梁急忙回头一看,果然看见一身民族丽装的金英美,正带着她的团队款款而入。看见我们后,她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安排好自己的团队,她大大方方地走了过来,微笑着坐在了林导的旁边,和我们面对面。

 

  我说:“金导,你穿民族服装很好看。”

 

  闻言金英美的脸微微有些泛红,她说:“是吗?”接着,她又冲我莞尔一笑,说:“还要谢谢你呢,你发明的那‘高马四米大’的谐音读法,我已经在我们团队推广开了,大家都印象深刻,所有的人都表示完全记住了!”

 

  我忙使人进步地表示谦虚,“哪里哪里,一点小聪明而已。”

 

  金英美又正色看着我,问:“先生,可以知道您在中国是做什么的吗?”

 

  我闻言,不知该如何作答。因为,我入境的时候,填的身份是“公司职员”。而记者,除非特别邀请,一般是不容许入境的。

 

  我犹豫地看着林导,林导说:“和金导说,没关系的。”

 

  于是,我直言不讳地回答:“是中国一家生活类杂志的记者。”

 

  “记者?”金英美听了,略略有点吃惊,随即展颜一笑,“那也是我从小的梦想之一呢,记者,挺威风的。”

 

  聊了几句,她又说:“你们都已经知道我的名字了,还没有请教你们二位的尊姓大名呢?”

 

  我笑着一指焦国梁:“他叫焦国梁,是我们中国一个著名的出版商,现在他操作的新书《龙形战略》正在我们国内热卖呢。”说完,想了想,我又补充了一句:“焦国梁,意思是自己生产的所有粮食都要交给国家。”

 

  闻言,金英美和林导都情不自禁地笑了。

 

  随后,金英美那好看的大眼睛又开始盯着我,轻轻地问道:“你呢?你的名字叫什么呢?”

 

  我的两手一摊,一本正经地说:“我的名字很好记,清水的清,贫穷的贫,陈清贫。”

 

  金英美笑逐颜开地表示了质疑:“不会吧?用我所学有限的中文来理解,那两个字,不就是没钱的意思吗?”

 

  我大笑,“对!就是没钱的意思。因为,我就生在我家最贫穷最没钱的时候!”

 

  一众人听了,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最后,我还是告诉了金英美,我的名字源起于一位中国烈士的临终遗著(方志敏《清贫》)。而“清贫”的意思,除贫寒的这一层意思外,还代表着这样一层人生境界,即:它主张生活应尽量简朴,摆脱物欲缠绕,让心灵悠游于平和自由之境。在这里,所谓“清贫”并不是“贫穷”,而是主动放弃多余的物质追求,在简单、朴素之中体验心灵的丰盈充实,追求广阔的精神空间及风雅之境……

 

  言谈正欢间,身着民族服装的朝鲜姑娘开始给我们上晚餐的食品。有生的青菜叶,几碟朝鲜泡菜,还一人有一盘切成薄片的、裹了酱料的生鸭肉。每一桌,有一瓶啤酒;每两桌,有一瓶白酒。

 

  金英美示范了这里烤鸭的吃法——在一平板的铁煎锅上,把生鸭肉烤熟,然后用生菜叶包起来吃。

 

  在金导的具体指导下,我如法炮制,待卷起来放进口中细细一嚼,这才感觉到味道只能说是马马虎虎,根本没有北京烤鸭好吃。

 

  我们四人各倒了大半杯啤酒,彼此祝福一番,接着开始东拉西扯了。金英美介绍说,她家现在有九口人,和中国人比,生活显得艰难了些,但全家的情绪都很乐观,对未来也都充满了希望。如今,哥哥的小孩每天可得到粮食500克,大人为700克。另外,每人每月有3000克猪肉,1500克鸡蛋,没有牛奶供应,蔬菜和水果需要到商店里去买,但她家买得很少……

 

  不知不觉,一盘鸭肉很快下肚,我感觉上意犹未尽,又有些没吃饱,就问金英美:“有米饭吗?”

 

  金英美一边回答“有啊”,一边用朝语招呼一个女服务员,那女服务员随即点头而去。

 

  我说了声“谢谢”,想了想,又说:“在我们中国的东北,我曾经吃过好几次你们的朝鲜冷面,味道很不错的。哎,金导,如果待会儿我们肚子饿了,你能不能请我们吃碗朝鲜冷面啊?”

 

  我当时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一句看似听到似都非常普通的一句半认真半开玩笑的话,却惹得金英美满脸飞红地低下头去,而林导则在一边哈哈大笑!

 

  原来,在朝鲜,吃冷面是一件非常隆重的事情,在朝鲜你若问一个成年男女:“你什么时候请我们吃冷面啊?”大约就等同于我们中国的:“你什么时候请我们喝喜酒啊?”

 

  难怪金英美有些难为情呢!

 

  吃完烤鸭后我们径返羊角岛宾馆,在宾馆大厅里林导最后和我们说,如想再看“阿里郎”大型艺术团体操表演的,他可再安排,费用是每人200元人民币。

 

  我和焦国梁本来也很想再去看一遍的,但这一天里实在是情绪波动甚巨,颇有些心力交瘁的感觉。于是,我俩匆匆洗嗽后早早入睡。

 

  我就这样度过了我在朝鲜的第二天第二夜。

 

我在朝鲜的三天三夜(第十七节)

 

——平壤夜景。随后灯光会越来越暗,越来越像鬼火。

 

我在朝鲜的三天三夜(第十七节)

 

我在朝鲜的三天三夜(第十七节)

 

我在朝鲜的三天三夜(第十七节)

 

我在朝鲜的三天三夜(第十七节)

 

我在朝鲜的三天三夜(第十七节)

 

我在朝鲜的三天三夜(第十七节)

 

    作者:陈清贫,QQ:14628839。照片作者:司空见惯。

 

我在朝鲜的三天三夜(第十七节)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