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在朝鲜的三天三夜(第十三节)

(2006-10-24 14:57:26)
分类: 游记篇我在朝鲜

我在朝鲜的三天三夜(第十三节)

 

  ——下一站是参观深达一百四十公尺的平壤地铁,长长的电梯看不见尽头,当然是为了备战才修这么深的。

 

  (十三)

 

  李银珠小姐的口气是如此的坚决,声音是如此的清脆,以致全车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去。我们都惊异地注视着她,一时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事后,林导专门就此事给我们解释道:由于朝鲜国家电视台一直只转播咱们中国的“焦点访谈”,因此,在其单方面的刻意宣传下,“改革开放”一词,在朝鲜普通百姓的心中,差不多就等同于“洪水猛兽”了。

 

  而且,他们也完全不羡慕中国改革开放后的好日子,那感觉,就像咱中国人三十年前说“修正主义”的“腐朽生活”一样。在那单纯的年代里,“腐朽”的资本主义们就算天天吃“土豆烧牛肉”,咱们也是丝毫不会放在眼里DI!

 

  记得小时候,想吃好一点穿好一点时,爸爸常常是砰地一声在我头上打一个爆栗,然后以一付恨铁不成钢的口气说:“孩子,你变修了,变修了呀。”

 

  那时,小小的魔幻星空同学还是很怕被人说“变修了”的,于是每每狂吞口水,然后羞惭万分地掩面而去,把满腔的对“好日子”向往,化为了为万恶的“修正主义”的无比鄙视。

 

  因此,如今对朝鲜人的心态,我也就差不多能够理解和体会了。所以,再面对他们看我们的、满是不解甚至还带有几份痛心和同情的眼光,我也就只有哭笑不得,无言以对,并默默地叹息了。

 

  就在我们的无限感慨中,不知不觉,大巴车已返回平壤市区。白天的平壤,依旧质朴而美丽,虽然大部分的楼房都缺少装饰,但一些标志性建筑却都在绿色掩映中,显得极为雄伟壮观,令人叹为观止。

 

  大巴车停靠在平壤市区著名的地铁站——荣光站,我们在此下车。按照行程安排,我们的三日游,这一天的下午,将观光举世闻名的平壤地下铁,这一被称为世界上最深的地铁。

 

  只见,地铁站口的人非常多,除了我们这些异国他乡的游人外,就是三五成群的平壤市民。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工人,学生,军人,农民,有的提着行李,有的拖儿带女,络绎不绝地走进站来。据说,他们坐地铁只要一毛钱,不分段,也不分站。

 

  在我们鱼贯而入时,朝鲜人民大多表示了友好,纷纷让出了一条通道。

 

  我们随即乘上了通往地铁的下行电梯。从车站大厅到乘车月台,绵长的自动电抚梯速度很快。昏暗中(平壤市区电力经常不足),只听呼呼的风声混着朝鲜语的广播,别有一番异国行旅的匆忙气氛。

 

  向下看,似乎一眼看不到底的电梯深遂而幽远,而视线的尽头却始终只有人影幢幢,什么也看不清。李银珠小姐介绍说:平壤地铁深入地底一百四十公尺,搭乘电抚梯需要好几分钟,之所以要挖得这么深,就是为了在美国对他们进行攻击之时,做避难场所。她还介绍说,平壤地铁全程共有“复兴”、“荣光”、“烽火”、“胜利”、“统一”及“乐园”等十七个车站,由市中心延伸到东西南北。

 

  在我们长达好几分钟的下行期间,不停地有上行的平壤市民从我们的旁侧擦肩而过。他们大多表情木然,看着我们不言也不语。几乎所有的人都衣着朴素,面容清瘦,每一个人的胸前,都无一例外地别着领袖像章。

 

  我突然看见了一个戴眼镜、穿灰西装的年轻人,胁下夹着一个在平壤极为少见的、颇为惹眼的黑色公文包,表情十足一付鹤立鸡群,而别人看着他,也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了几分尊敬和羡慕。

 

  见我在特别留意,身旁的林导笑着介绍说,夹公文包象征的就是政府工作人员,是朝鲜人民目前最让人眼热的职业。如今,谁要在公共场所夹一黑色的公文包顾盼而行,那感觉,大约就像九十年代初,中国人拿一砖头厚的大哥大招摇过市!

 

  说笑了一会儿,因为无聊,我就稍稍合上了眼睛。没想到电抚梯下行的时间是如此超乎寻常地长,以致心中竟渐渐产生了一丝恐惧,我竟像是进入了一个越来越可怕的噩梦之中——不断下行了电梯,到底会将我带到什么地方去呢?

 

  …… ……

 

  我猛地一晃头,想把那种莫明的幽闭恐惧之感甩开,正努力间,电扶梯轻微地震动了一下,我们到了。感觉上极为漫长的下行终于结束,我们步入了一个昏暗而带着些许潮湿味道的地铁甬道。甬道并不长,我们很快就从昏暗的甬道,进入了开阔的月台,顿时眼前一亮!

 

  只见灯火通明的月台大厅壮观宏伟,比中国的北京和上海的地铁都要富丽堂皇得多!这里装饰豪华,整个月台大厅仿佛一完美的地下宫殿——圆拱大厅用大理石列柱挑高,上面镶嵌着各种美丽造型的吊灯酿就温暖柔和的气氛,壁面是巨幅的彩色马赛克镶嵌壁画,描绘的是朝鲜艰难建国的伟大历史,画风刚劲,那里面的男男女女昂扬的斗志似乎都要破壁而出了,让人一看就不由肃然起敬!

  我在朝鲜的三天三夜(第十三节)

 

  ——内部非常富丽堂皇,但为节约用电,灯源瓦数偏低,显得很昏暗。

 

  就在我们叹为观止,啧啧称奇时,开往夏天的地铁到站,我和焦国梁一前一后,正准备上车时,忽然看见有一个八九岁的、戴红领巾、别金日成像章的小女孩,在我们的前面拦住了去路。

 

  小女孩回头看见了我们,竟一侧身然后略略弯腰,示意我们先进,我和焦国梁自然是连忙谦让了一番,最后是三人几乎同时进了车厢。

 

  车厢里人不多,但位子已基本坐满,车厢左侧刚好空出了两个位子。而小女孩看了看空位,不去坐,也不说话,只是冲我俩扬扬手,示意我们过去。我和焦国梁左右观察了一眼,对视了一下后彼此点了点头,然后一起走过去坐下,朝左硬挤出了一个空位来。接着,焦国梁轻轻伸手把小女孩拉到了自己的旁边坐下了。

 

  由于我们不会朝语,而小女孩也不会中文,整个乘坐过程中,只由焦国梁说了句:“汉妞,哈西米嘎(朝语,你好)。”而我说了句:“高马四米大。”(朝语,谢谢)如此而已。

 

我在朝鲜的三天三夜(第十三节)

 

  小女孩倒是说了好几句话,但我俩自是一句也没听懂,惟有微笑点头了。

 

  地铁运行很快,没多久,我们的目的地——复兴站到了。发现我们要下车后,小女孩竟忽地一下站了起来,垂手让在了一边!我和焦国梁又意外又感动,差一点儿都忘了下车了!

 

  这时,焦国梁第二次颇有深意地看着我,我猛然惊醒,忙从口袋里掏出那五支掏了无数次都没有掏出来的口红(小女孩自是用不着,但她有家人啊),沉吟了一秒钟,又取出了口袋里别着的派克笔,连同焦国梁从包里拿出的一把铅笔,一盒五彩笔,还有一小盒金帝巧可力,一起递到了小女孩手上。

 

  小女孩连连摆手,坚决不要。

 

  我和焦国梁就在车门要关上的那一刹那,强行把所有的东西都塞到了她的手上,然后飞快地闪出了车厢。

 

  车厢门轻轻合上,小女孩不知所措地拿着满手的东西,惶恐地注视着车窗外冲她微笑招手的我们,在一车朝鲜人的瞩目之下,缓缓地消失在地铁的黑暗中了……

 

我在朝鲜的三天三夜(第十三节)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