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我踏雪而来
我踏雪而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727,032
  • 关注人气:5,3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贾府的吃穿用度如何与众不同?

(2011-06-14 09:07:53)
标签:

红楼梦

内造

官用

锻妆

石榴裙

薛宝钗

香菱

红楼梦服饰

美食

分类: 京津美食

 

        

    一家国内外知名的大公司,无意中扼住了市场的命脉,在该行业掘到一大桶金,但是公司明文指定:“三级副总以下不准乘坐##电梯……”一位任职多年的经理无意中一脚踏入了该电梯, 被保安当众阻止,狼狈地将那只脚从电梯里缩了回来。类似这样的文件层出不穷。后来,这家公司被查,高管在会上沉痛地宣布,下面居然有人笑场。

     那种不知道如何用文化维系关系的管理,才把所有的等级差异如此明显的表现出来。

     太平天国时期的等级制度,骇人听闻。某侯爷的家人触犯了某王爷的威仪,不但身首分离,连那个侯爷也要负荆请罪,最终被羞辱了一顿。俗话说官大一级压死人,但毕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在面子上总还过得去。清朝已到了风雨飘摇之际,太平天国区区几年席卷大半个中国的态势,清政府不是对手才是?事实上,太平天国在历史舞台上稍纵即逝。

     《红楼梦》中探春说过:“若是从外面杀来,是杀不死的,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与太平天国对恃的清廷是百虫之虫,这个虫吸取了上个朝代灭亡的教训,皇子皇孙每天寅时(3-5点)就到书房读书,蒙汉满文三门语言都学,竭尽文治武力绵延发展了数百年。

     《红楼梦》中贾政听说金钏跳井,很是惊疑, 问道:"好端端的,谁去跳井?我家从无这样事情,自祖宗以来,皆是宽柔以待下人. ------大约我近年于家务疏懒,自然执事人操克夺之权,致使生出这暴殄轻生的祸患.若外人知道,祖宗颜面何在!"贾府的这种“人性”使得这个“百足之虫”的大家族,死而不僵。

      人说富贵三代才能出贵族,《红楼梦》到了贾宝玉林黛玉这一代,从时间上已经俱备了贵族的条件,看看这个钟鸣鼎食之家与众不同的生活吧。

                                                              ————题记

 

   

     

    

《红楼梦》第三回 【贾雨村夤缘复旧职  林黛玉抛父进京都】  这林黛玉常听得母亲说过,他外祖母家与别家不同.他近日所见的这几个三等仆妇,吃穿用度,已是不凡了,何况今至其家。   …………

王夫人时常居坐:黛玉一面吃茶,一面打谅这些丫鬟们,妆饰衣裙,举止行动,果亦与别家不同。

黛玉心较比干多一窍,刚接触到贾家的人,发现来江南接她的几个三等仆妇,吃穿用度远非别家可比。到了贾家,趁着喝茶的空儿,打量这些服侍的丫鬟们,妆饰衣裙,再次证实了母亲的说法。
贾府的吃穿用度如何与众不同?

黛玉潜意识里先和自家比较的,林家是世袭侯门,到了林如海这一代,通过科考,林老爷是扬州巡盐御史,女儿只有一个,是掌上明珠,明清时江南织绣都是顶端的,吃穿用度自不必说。贾家如何与别家不同?书中没有刻意提及,也没有详细描写贾府亲戚的饮食妆饰,无法直接对比。作者用另外一种方式诠释了贾府的饮食衣饰方面的不凡,笔下流露出了优越感。

 

第四十回【史太君两宴大观园金鸳鸯三宣牙牌令】凤姐忙把自己身上穿的一件大红绵纱袄子襟儿拉了出来, 向贾母薛姨道:"看我的这袄儿."贾母薛姨妈都说:"这也是上好的了,这是如今的上用内造的,竟比不上这个."凤姐儿道:"这个薄片子,还说是上用内造呢,竟连官用的也比不上了."贾母道:"再找一找,只怕还有青的.若有时都拿出来,送这刘亲家两匹,做一个帐子我挂,下剩的添上里子,做些夹背心子给丫头们穿,白收着霉坏了."

通过这一番对话能看出来,贾府的衣饰主要采用内造的,官用的也有,不是商用的、民用的。内造与皇室相关,贾妃在皇宫经常赏赐绸缎,另外,王公贵族之间的礼品也少不了宫中的绸缎绫纱,如第五十六回【敏探春兴利除宿弊时宝钗小惠全大体】 刚说着, 只见林之孝家的进来说:"江南甄府里家眷昨日到京,今日进宫朝贺.此刻先遣人来送礼请安. "说着,便将礼单送上去.探春接了,看道是:"上用的妆缎蟒缎十二匹,上用杂色缎十二匹,上用各色纱十二匹,上用宫绸十二匹,官用各色缎纱绸绫二十四匹."李纨也看过,说:"用上等封儿赏他.”

贾府库存的内造衣料非常多,贾母叮嘱都拿出来,做些夹背心给丫鬟们穿。可见,贾府的丫鬟们的衣裳多用内造的衣料做成。商卖的衣饰在贾府没有市场,对此持排斥态度的,如第七十四回【惑奸谗抄检大观园矢孤介杜绝宁国府】 凤姐听说,又急又愧,登时紫涨了面皮,便依炕沿双膝跪下,也含泪诉道:"太太说的固然有理,我也不敢辩我并无这样的东西.但其中还要求太太细详其理: 那香袋是外头雇工仿着内工绣的,带子穗子一概是市卖货。我便年轻不尊重些,也不要这劳什子,自然都是好的,此其一。

正如现代的某些名牌服饰从表面上看不出价值所在,懂行的人看到做工手法,就能看出端倪来,进而推断出这个人的身份地位。身为扬州盐御史的千金,黛玉的衣服应是巧夺天工了,和贾府的“上用内造”的集体形象相比,很单薄。现在大公司为啥强调集体配优质面料的套装,谈判合作的气场是强大的。

清代在京城设有内织染局,另外在江宁、苏州、杭州各设织造局,由内务府拨员监管。所以,称为内造。宫廷嫔妃的衣物都有内务府统一供应, 《皇朝通典》卷二十九《职官典》:织造监督江宁府、苏州府、杭州府各一人,于内务府司员内简用,带原衔……驻扎地方,供奉上用缎匹及应用官用缎匹。 《大清会典》:织造在京有内织染局,在外江宁、苏州、杭州有织造局,岁织内用缎匹,并制帛诰敕等件,各有定式。凡上用缎匹,内织染局及江宁局织造。赏赐缎匹,苏杭织造。关于内务府承办衣料之事,电视剧《康熙王朝》也有体现:容妃省亲回来给其她嫔妃带回上等衣料,大阿哥的母亲惠妃说:“这比内务府的强多了……”

刘姥姥第一次来到贾府,先被晃晕了双眼,“如在云端里一般.满屋中之物都耀眼争光的,使人头悬目眩.刘姥姥此时惟点头咂嘴念佛而已”,见到平儿“遍身绫罗,插金带银,花容玉貌的,便当是凤姐儿了”,刘姥姥见过年轻时的王夫人,一看这平儿通身的气派,心里就有了比例尺,就当是凤姐了,后来听周瑞家的一说才知道是个有体面的丫鬟。看来,今日之贾府的当家琏二奶奶的衣着规格已高于年轻时的王夫人了。

刘姥姥家用的应是手工纺织的粗布衣服,天冷连过冬衣服食物都没有着落,哪里顾得上什么形象呢。刘姥姥看到贾母对窗纱那一番讲究,觑着眼看个不了,念佛说道:"我们想他作衣裳也不能,拿着糊窗子,岂不可惜?"贾母不这样认为,轻描淡写地说道:"倒是做衣裳不好看."
富人讲究的色彩搭配,精益求精,穿出气质品味,穷人一年辛苦劳作,这些纱罗是难得一见的稀罕物,即便用来做衣裳,平时也舍不得穿上几回。后来,刘姥姥带着贾府送的满车的礼物家去,单这“青纱一匹、两个作袄儿裙子的茧绸, 年下做件衣裳穿的两匹绸子”不但帮了大忙,而且让刘姥姥家门面生辉了。拿刘姥姥的话讲“这样好东西我还弃嫌!我便有银子也没处去买这样的呢”。这是实话,上用内造不在市面流通,刘姥姥见过世面的,在乡绅大户人家赴过宴席,贾府给刘家的这些衣物,那些乡绅有钱没处买的。
第四十回 史太君两宴大观园 金鸳鸯三宣牙牌令 一时吃毕,贾母等都往探春卧室中去说闲话.这里收拾过残桌,又放了一桌.刘姥姥看着李纨与凤姐儿对坐着吃饭,叹道:"别的罢了,我只爱你们家这行事.怪道说`礼出大家'.刘姥姥是过来人,若不为儿孙也不会低头来到贾府,加上年事已高,什么都看淡了。贾府的为人行事,她感到了沟通的快乐,自我价值不知不觉地实现了。
贾母八十岁生日宴会,坐在上席的南安太妃第一次与宝钗、宝琴、黛玉、探春、湘云见面,送的见面礼是:金玉戒指各五个,腕香珠五串。南安太妃笑道:“你们姊妹们别笑话,留着赏丫头们罢。”南安太妃很谦虚:这些礼物很名贵,能拿起出手,但不够出众,贾府见的稀世珍奇太多了。南安太妃这份礼物和元妃的礼单没法比。有一次,湘云送给贾府丫鬟绛纹石的戒指儿,那会儿金银首饰太普通,时尚流行的是绛纹石的戒指。
当时四大家族的其它三家与贾府的气势相比,也相形逊色,第二十七回 滴翠亭杨妃戏彩蝶 埋香冢飞燕泣残红】  凤姐听了笑道:"嗳哟!你原来是宝玉房里的, 怪道呢.也罢了,等他问,我替你说.你到我们家,告诉你平姐姐:外头屋里桌子上汝窑盘子架儿底下放着一卷银子, 那是一百六十两,给绣匠的工价,等张材家的来要, 当面称给他瞧了,再给他拿去.再里头床头间有一个小荷包拿了来."
   四大家族的史鼎侯家的针线是自家人做的,夫人小姐丫鬟自己动手。贾府有专门的绣匠,绣匠以纹绣为生的,按时结算一笔银子,史家舍不得出这笔银子。贾府提到一位特别的绣匠,叫慧娘的,每一幅绣品都是珍藏版的,别人甚至模仿她的绣品为荣为生,“凡世宦富贵之家,无此物者甚多”、“贾府之荣,也只有两三件”,其中有两个献给皇上了,剩下一个贵客来了都舍不得摆,贾母自己留着赏玩。

再说吃的东西,贾母对薛姨妈说:想吃什么让凤丫头弄去。薛家何等富有,经常弄些稀罕反时令的新鲜东西来和贾府沟通交流,那个做莲叶羹的食模薛姨妈没见过,笑向贾母王夫人道:"你们府上也都想绝了,吃碗汤还有这些样子.若不说出来,我见这个也不认得这是作什么用的."薛姨妈这一趟贾家之行物超所值。
   贾府的吃穿用度如何与众不同?
   刘姥姥第二次投亲满载而归——那一车子原生态的瓜果蔬菜功不可没,贾母那几天正捉摸地里现撷的瓜果儿呢。和现代一样,京城供需太大,能保证数量供应就很难得了,为了保证新鲜缩短自然成熟的周期,当然不如地里现摘的好。

贾府的下人和主子吃穿相同,几乎路人皆知。比如:宝琴带了石榴绫,宝钗与香菱一人做了一条石榴裙,香菱和宝钗都是薛家人,不算奇怪,再往下看:香菱的那条裙子和女孩子们玩闹时被污水弄脏了,怕被薛姨妈说教,很担心。宝玉说袭人也做了一条,没什么要紧的,让香菱先穿袭人的。如此这般,事情总算圆满了。

袭人以为自己够大方的,但是香菱比她还大方,袭人说裙子帮她收拾干净了就给她送回去,香菱却说不要了。一向以大度形象示人的袭人不禁脱口而说:“你倒大方的很。”袭人这么说是有道理的。古代的石榴裙不是普通的裙子,是贵妇级别的人才能穿到的,对每日辛苦劳作的百姓而言贵且不实用。

石榴裙不是石榴花裙,而是用石榴汁染的红裙子。笔者曾经打开过一个产自西安郊区的石榴,汁水饱满,剥皮时不小心红汁“飞”到桌面,桌上的液体似乎会流动,那是大自然最心旷神怡的红色。古人在石榴成熟的季节,将吃不了的石榴用来染裙子,这裙子穿上非常漂亮。电视剧《一帘幽梦》演绎了慈禧和咸丰的一段故事:慈禧(那会儿叫兰儿)喜欢吃石榴和穿石榴裙,受咸丰宠爱,咸丰要给她跪一次,慈禧觉得不妥,于是说要拜就拜这身石榴裙吧。电视话外音“拜倒在石榴裙下”就是打这传来的,可见这裙子之美。

图为《一帘幽梦》剧照,小陶红和沈晓海分饰慈禧和咸丰,兰儿身着石榴红裙。
贾府的吃穿用度如何与众不同?

宝玉对织染是内行:“可惜!这石榴红绫,最不禁染”。 石榴裙的缺点是不禁洗,武则天的《如意娘》:“不信比来长下泪,开箱验取石榴裙。”据说在感业寺时思念高宗所作,意为若你不相信我因为思念你而流了许多的泪,那就打开箱子看看我的石榴裙上的斑斑泪痕吧!可见石榴裙连泪水都禁不住的,逐渐地石榴裙成了妇女的代称。只有富贵人家才买得起这种既贵重又不禁穿的裙子。

宝钗、袭人、香菱三个地位不同的人做了一模一样的贵妇裙子,这份人性化是很多打工者愿意留在贾府的原因之一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