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我踏雪而来
我踏雪而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727,032
  • 关注人气:5,3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贾母为什么把凫靥裘送给了宝琴?

(2011-06-09 08:42:44)
标签:

红楼梦

凫靥裘

薛宝琴

薛宝钗

贾母

贾宝玉

杂谈

分类: 为赋新词

 

                 贾母为什么把凫靥裘送给了宝琴?

 

 薛宝琴初到贾府,贾母非常欢喜,让王夫人认她做女儿。下雪了,将珍藏的“凫靥裘”送给她。

正说着, 只见宝琴来了,披着一领斗篷,金翠辉煌,不知何物.宝钗忙问:"这是那里的? "宝琴笑道:"因下雪珠儿,老太太找了这一件给我的."香菱上来瞧道:"怪道这么好看, 原来是孔雀毛织的."湘云道:"那里是孔雀毛,就是野鸭子头上的毛作的.可见老太太疼你了, 这样疼宝玉,也没给他穿."宝钗道:"真俗语说`各人有缘法'.他也再想不到他这会子来,既来了,又有老太太这么疼他."《红楼梦》第49回【琉璃世界白雪红梅 脂粉香娃割腥啖膻】

宝琴带的这个斗篷有个学名叫凫靥裘,"凫"是野鸭的俗称;靥就是颊部,裘是皮衣,综合起来是用野鸭子头顶上的毛织的,野鸭有个绿头鸭的别称,雄性绿头野鸭羽毛很漂亮,可用作服饰及艺术品,有很大的市场潜力。难怪香菱说看上去就像孔雀毛织的似的。清《闻见瓣香录》丁集:“鸭头裘,熟鸭头绿毛皮缝为裘,翠光闪烁,艳丽异常,达官多为马褂,于马上衣之,遇雨不濡,但不暖,外耀而已。”湘云马上认出是野鸭毛织的,很有眼力,可能史侯爷家有野鸭毛做的装饰品,湘云见多识广。

湘云说“可见老太太疼你了,这样疼宝玉,也没给他穿”,这是何故?

这个凫靥裘是用野禽脸部附近的毛做的。北京故宫博物院保存着一件凫靥裘褂,身长约146公分,褂面是用长9.5公分,宽6.2公分的凫靥裘一块压一块的拼缝而成,大约需要720块。可估算一下,宝琴披的这件凫靥裘需要多少只野鸭、耗费多少人力才能做成。价值非同一般。

贾母为什么把凫靥裘送给了宝琴?

唐代学者颜师古在《汉书》注释“羽衣”:“羽衣,以鸟羽为衣,取其神仙飞翔之意也。”这种羽衣正看侧看样子不同,日光下和日影下分别显现不同的颜色。这是贵胄富室独有的工费靡巨的衣服。故宫珍存的这件凫靥裘褂,在移动时随着角度和光线的变换,闪现出不同的颜色,有时是蓝绿色,有时泛出紫色,确实光彩夺目。宝琴的这件衣裳看上去金翠辉煌的,吸引了众人的眼球。

贾母给了宝琴这么一件宝物,大家认定老太太疼宝琴和疼宝玉有一比,真是如此?

宝琴小小年纪,天下十停已经走了一多半了,见识不俗,但她没有在贾府这么数百口人的大环境下生活的经验。老太太对她好,她“年轻心热”,也会这样认为。她虽是投奔薛家,无形中不由地把贾家当成自个儿家。

老太太对宝琴的宠爱一石激起千重浪,反应最强烈的是谁呢?

黛玉吗?不是,她赶着宝琴叫妹妹,比亲姐姐宝钗还要亲热;

是宝玉?宝玉认为老太太疼女孩是理所当然的;

湘云呢?从不把这些儿女家长里短萦怀心中。

她(他)们明白薛宝琴归根到底是薛家的,和老太太没有血缘关系,认了亲也抵不过血浓于水的纽带。

 

而薛宝钗心里失衡了。

宝玉曾引用古人说的“各人有缘法”自我解嘲,似乎宝琴命中注定有好造化,非人为刻意穿凿使然。为自己找到了解脱的依据,而宝钗为争取老太太的认可没少下功夫啊。宝钗接着说“他(宝琴)也再想不到他这会子来,既来了,又有老太太这么疼他”(第四十九回),宝钗全家上京是很急的,用薛蟠的话来讲:“从先妈和我说过,你这金,要拣有玉的才可正配。你留了心……”(第三十四回) 宝钗此时慨叹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不久前宝钗冲破了黛玉对她的防御心理,有一种渐入佳境的良好感觉,没想到堂妹来了,两个离得很近的人会因为其中一个地位或者待遇发生巨大变化导致生分了。

贾母的老谋深算让宝钗失态了。一向深思熟虑的宝钗做出了画蛇添足的决定,且听她是如何说湘云:“说你没心,却又有心,虽然有心,到底嘴太直了. 我们这琴儿就有些象你.你天天说要我作亲姐姐,我今儿竟叫你认他作亲妹妹罢了。”(第四十九回)宝钗心里并不看好湘云,在宝钗的眼里湘云的口无遮拦就是没心没肺,还没重要到要结拜的程度。所以湘云一直要认宝钗做亲姐姐,宝钗并不以为然。现在不可同日而语了,要是突然改口认湘云作亲妹妹,显得唐突不合时宜,所以说出了让湘云与宝琴结拜的话。湘云对这个提议并不感兴趣,她知道贾母疼她,贾母现在又疼宝琴认她作干孙女,就像湘云与宝玉之间,不需要再重新结拜一样。

贾母似乎还嫌力度不够,派了琥珀传话:"老太太说了,叫宝姑娘别管紧了琴姑娘.他还小呢,让他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要什么东西只管要去,别多心." (第四十九回)宝钗的举动都在贾母的预料之中,专门派人前来叮嘱。宝钗对宝琴的管束天经地义的,但是老太太此举告诉宝钗:宝琴不仅是宝钗的重要亲戚,老太太也算一份,更有长辈话语发令权。这么一来,宝钗不好再以姐姐的身份拘束宝琴,反而自动拉开了距离。

宝钗不敢怠慢,赶忙起身答应,又推宝琴笑着说: "你也不知是那里来的福气!你倒去罢,仔细我们委曲着你.我就不信我那些儿不如你." (第四十九回)贾母的“离间计”实现了。老太太的恩宠对于宝钗而言是她理想中的“福气”,她已经努力了很久,虽然贾母当众夸她,但宝钗心里知道,在贾母的心里,她和湘云、黛玉、宝玉有着亲疏之分的。

贾母为什么要压制宝钗?是有缘由的。宝钗在贾府深得人心,贾母不好直说。贾母对宝钗不满意,根由出在宝钗身上。

1、宝钗不知不觉地进入了宝二奶奶的角色。包括规劝宝玉读书求仕途,与袭人私下交好,让自己的丫鬟莺儿一家与宝玉的跟班茗烟一家认干亲……金钏事件,宝钗拿了自己的衣裳作妆裹,宝钗管的事儿太多了。

2、宝钗赞助湘云办螃蟹宴,大家看到贾母吃得挺开心的,以为贾母很高兴。其实贾母只是应付了一下,坐坐就离开了。这一场螃蟹宴让贾府上上下下不少人都沾光了。宝钗拉拢湘云,湘云是贾母的娘家侄孙女,在叔叔家没有银钱,举行个活动手头拮据,湘宝钗出人出力出钱帮忙。这跟寒碜贾母一样。

3、黛玉为宝钗感化了,秋雨凄凄之际,宝钗差人给她送来燕窝,黛玉的身体正需要;黛玉行酒令时念了几句不合时宜的才子佳人版的戏文,宝钗以大姐的身份教导她一番,黛玉对宝钗很感激。贾母怎么能觉察不到黛玉的变化呢?

 

宝姐姐知书达理,聪明能干,心细毫发。宝钗不知不觉地触犯了贾母老太太的一家之主的尊严。湘云是贾母的娘家人,是冲着贾母来做客的;黛玉是贾母最疼爱的女儿的爱女,是来投亲的,宝玉自不必说。这些人都以贾母的号令为准,贾母才是她(他)们在贾府安身立命重要保障。宝钗的周到体贴,貌似贾母忽略的环节。

 

贾母年老粗心地让宝钗查缺补漏?

贾母是主张人性光辉的,宝琴年纪小,让她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大观园的元、迎、探、惜都由贾母一手调教,每个晚辈在大观园的起居生活她都是很关心的。元宵节上,贾母破陈腐旧套,拿说书的《凤求鸾》说事,鞭策晚辈。黛玉在两宴大观园中说漏了嘴,贾母听的戏文那么多,不会听不出来;宝玉与黛玉经常在一块,也不符合当时礼教。这些都是在贾母的限度范围内,贾母鼓励晚辈张扬个性,摈弃人性的压抑。只在必要的时候才会出面教导。贾母表明:这些孙女和外孙女有我管教着呢,轮不到别人插手。

宝琴的到来对于贾母而言无疑是诸葛亮借的东风。

宝琴穿着那件凫靥裘携着侍儿在雪中现身时,贾母当着薛姨妈和宝钗的面笑着说:"你们瞧,这山坡上配上他的这个人品,又是这件衣裳,后头又是这梅花, 象个什么?"众人都笑道:"就象老太太屋里挂的仇十洲画的<<双艳图>>."贾母摇头笑道:"那画的那里有这件衣裳?人也不能这样好!"(第五十回) 我们注意一下老太太的措词:“这个人品”、“这件衣裳”、那幅名画“那里有这件衣裳”。贾母的自信,那种在贾府号令众生的气势跃然纸上。

贾母为什么把凫靥裘送给了宝琴?

这个时候贾母问了宝琴生辰八字,有求亲之意。是准备纳宝琴为孙媳妇?

这次提亲最奇怪的是宝玉和黛玉的态度。与上次在清虚观里不同,自始至终黛玉都没有危机感,宝玉也没费心向黛玉解释,甚至宝玉和宝琴二人双双立在雪中,一个披着大红猩毡,另一个穿着凫靥裘,奉着梅花相携簇拥而来的,俨然一副佳偶天成的架势,黛玉居然没嫉妒。这不正常。有人说宝黛已经心心相映,无须再费周折,但是刚才不见了宝玉和湘云,黛玉马上接口道:“他两个人再到不得一处,要到了一处,生出多少事来。这会子一定算计那块鹿肉去了。”黛玉第一做出反应,这有情人间的本能的敏感,也是自我安慰。

宝黛对宝琴的释然态度,只有一个理解:宝琴已经定亲了,名花有主。因为薛蝌携宝琴进京就是为妹妹完婚而来,府上上下都知道。《射雕英雄传》中的穆念慈原是指腹为婚许配给郭靖的,黄蓉看她不顺眼,千方百计刁难她,捉弄她,直到穆念慈告诉黄蓉她喜欢的人是杨康时,黄蓉高兴得“穆姐姐 ”长、“穆姐姐 ”短叫个不停,觉得她是第一大好人。我们不难理解黛玉为什么“赶着宝琴叫妹妹,并不提名道姓,直是亲姊妹一般”,喜欢的比宝钗还疼。”曹雪芹和金庸对人物的心理把握都很到位。

说了这么多,无非是证明贾母早就知道宝琴许了人家。故意佯装提亲的。贾母为什么这么做呢?

先比较一下宝琴和黛玉,他们有许多相似的地方:

1、二者都是生在大户人家,知书达理,容貌出众。

2、二者都是投亲的,一个投的是婶母家,一个是外祖母家。

3、二者的现在境况差不多:宝琴父亲去世,母亲是痰症,这个病在古代不好治疗的。黛玉父母去得早。

 

不同之处:

1、黛玉是贾母亲生女儿的爱女,宝琴是贾母儿媳妇的妹妹的婆家侄女。

2、黛玉是先来的,和宝玉青梅竹马;宝琴是后来的。

3、黛玉是单身,宝琴已经定亲了,不是自由身。

 

贾母是要告诉众人,她对孙媳妇的选择正像她当初在清虚观说的那样:“不管他根基富贵,只要模样儿配的上,就来告诉我。就是那家子穷,也不过帮他几两银子就完了。只是模样儿性格儿难得好的。”贾母心仪宝琴,宝琴已经和梅翰林家结亲,贾母多此一举,不仅重张了威严,而且贾府还多了一户梅翰林家的亲戚,何乐而不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