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夜_论
夜_论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5,107
  • 关注人气:8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洪信良:烧死平度农民的,不只是征地暴利

(2014-03-24 00:55:12)
   洪信良:烧死平度农民的,不只是征地暴利

    因对开发商征地手续有异议,没有拿到征地补偿,山东省平度市杜家疃村村民在已被圈占的被征地施工入口搭起帐篷,阻止施工。21日凌晨,帐篷起火,致1死3伤。后经公安机关初步侦查,发现有纵火嫌疑。据媒体报道,当地国土部门称,此次涉及地块早在2006、2007年就已经完成了土地性质的变更,而当地村民称对此并不知情,杜家疃村原文书李荣茂则指称,当地政府是通过伪造村民签名、手印等手段获得审批通过的。
    农民把帐篷搭在已被圈占的“被征地”上,意图阻止施工,是基于一个最朴素的判断:人命关天。殊不知,在很多地方的征地案件中,这种认知早已一次又一次地被刺穿、打碎、碾平,这一次,干脆是被烧毁了。

    这些年一系列征地血案,其共性是暴利诱发出暴力,这种暴力是那么血腥,又常常是那么赤裸裸无遮拦,而当地政府又每每陷入其中,受到百姓质疑。像不时发生在所谓“被征地”上的铲车碾死、水泥罐车碾死、推土机碾死,偏偏全都是“意外”。这回平度警方称“有纵火嫌疑”,已经让人感觉跟以往不一样,让人期待警方能尽快破案,并能顺着凶手这根藤,揪出幕后那一只瓜或几只瓜。

    这“利”很暴,这“藤”自然也很长。据推算,平度当地政府征地平均补偿7.5万/亩,而目前已卖出的部分土地的价格平均为123万/亩。这天价之差,也就能解释土地财政的强劲动力了。这也能说明为何每次征地血案一出来,不管当地政府怎样应对,公众总要把矛头指向政府。而在政府“征”与农民“被征”之间,还夹杂着一层组织,那就是“村民自治委员会”,不能否认,在有的时候,它会异化成为一层欺下谄上的盘剥势力,甚至有可能会成为一股压榨乡民的黑势力。平度政府说征地平均补偿7.5万/亩已全部支付,而村民说只收到了2.5万/亩的青苗补偿费,因而根本不知土地已被村干部卖了,那剩下的每亩5万元征地补偿款在谁的手里?农民作为被征地的真正对象,还未收到全部补偿款,怎么可以算“征地补偿均已到位,不存在非法征地、非法拆迁问题”?

    照理说来,开发商向政府买地,与农民并不直接发生关系,若有开发商与被征地农民发生矛盾,那也该说是政府转嫁的。或者有没有这种可能,政府把自己尚未解决的“征”的问题,跟出售的土地一块打包,“卖”给了更有“办法”的开发商。某些开发商的穷凶极恶,是不是本是成就买卖的一种“必须”?

    是谁纵火烧了帐篷?谁是幕后那只黑手?当权力成为暴利的源头,它也就很难摆脱干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