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胡西东
胡西东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093
  • 关注人气: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古井路11号(8)

(2017-01-21 14:47:01)
标签:

杂谈

那天晚上,我们没有得到任何对寻找海洋有所帮助的讯息。

第二天,我和胡知道将家里那条取名为“嘎嘎”的巴哥犬送去给海洋父母,顺带安慰了一通。

嘎嘎这个名字是胡知道取的,他说这条狗很雷,比“LADY GAGA”还雷,就顺口叫上嘎嘎了。我们家嘎嘎挺乖,很上心地围着垂泪的海洋母亲蹭来蹭去,一点也不认生。

其间打了个电话给代售处,那边说机票已经订好了,从昆明中转,合肥飞丽江。

是的,我和胡知道还是准备去趟丽江,海洋毕竟是我们的朋友,有一点点希望也不能放弃,杨云溪既然在五星酒店的1717房间听到了柳居士的“留言”,说不定我们也能从那里得到一些信息。

就算没什么用,长假去丽江走马观花看一圈也不错,这地方我和胡知道都没有去过。

离开海洋家以后,我们打车去三孝口的一家订票处取了电子机票,顺路去那家很有名的做“牛蛙香锅”的店里吃了午饭,然后再打车直奔机场。

合肥的机场我们头一次来,对路也不怎么熟悉,所以估计错误,差不多早到了一个小时。两个人很无聊地在候机厅座位上耗着,各自掏出手机玩游戏看电子书。

坐在我们身旁的是一对年轻男女,女的抱着个苹果ipad在上网,男的在一旁抓耳挠腮。看到胡知道手里的黑莓8900手机,就很自来熟地说:“呦,哥们是煤油啊,我以前也用这个机子,拍照微距不错。”

国内用黑莓手机的人在网络上很有一个小圈子,煤油者,莓友也。

两个男人聊起手机来,就好比两个女人聊美容护肤,没完没了的。不出5分钟,胡知道和那男孩俨然一对狐朋狗友,称兄道弟起来。

玩ipad平板电脑的女孩子大概看他男朋友口沫横飞有点不好意思,抬头向我友善一笑,说:“你们去哪里啊?”

我说:“丽江。”有人说说话总比闷着玩那个玩烂了的祖玛游戏好。

女孩说:“啊,我们也是。”说着向我这边移动了一个位置,变成互挨着。

我看她ipad浏览器上显示的是“合肥TOGO论坛的二手闲置专区”网页,就说:“淘东西啊?”

合肥有两大著名交易论坛,“合肥论坛”和“合肥TOGO论坛”,合肥论坛电子产品交易比较火爆,逛合论的大多是男生。而TOGO论坛衣服饰品交易量更大,在线的女生更多一些。

女孩说:“嗯,就是看看,逛论坛习惯了,其实也不买啥。”

她的男朋友忽然探头过来插了一句:“还看啊,人家都说不见棺材不掉泪,你倒好,见了棺材也不掉泪呢。”

女孩子就笑:“咋了,不服气啊,我就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看我们一脸不解,女孩就自嘲地笑笑:“我是倒霉蛋,买衣服都会买出事的。论坛上天天那么多交易,也没见谁有我这么倒霉的。”

我说:“一般倒霉都是自认的,没多少人愿意拿出来说,所以你也看不到啊。”

女孩咯咯笑:“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吗,就乱劝一通,呵呵,不过你说的倒是蛮有道理的。”伸出手,“正式认识一下,我叫李想想,80后。”

我握住她的手,用她的方式回答:“雪花银,70后。”

李想想说:“啊,那我该叫你姐姐了,你的名字真好玩,网名还是真名?”

我有些无奈,每个人听到我报名字都是这个反应,我说:“是真名。”

李想想愣了片刻,忽然从座位上蹦起来:“雪花银,雪花银,你不会是苏州的那个雪花银吧。”

我挠挠头,自己没那么出名吧?

“啊,看你的表情肯定是!我的天,那么说,法式馒头写的故事都是真的,真有你这个人?真有阴楼?”李想想说得又急又快,最后还扯了扯胡知道的衣服,说,“那你就是胡知道了,不要否认,看你的表情就是!哇,是真的耶。”

我无语,李想想嘴中所说的“法式馒头”是黄甜的笔名,著名的网络悬恐写手,在网上很有一批粉丝。也是我们在苏州阴楼的邻居,和我们一起经历了那胆战心惊的日日夜夜。黄甜曾经把我们的故事写进她的小说中。只是没想到我们会在合肥碰上一个“甜汤”。

(“甜汤”是黄甜粉丝的自称。)

看我们坦陈身份,李想想就捉住她男友的手使劲晃荡:“看看看,我说这世上真的有那些东西的吧,雪姐和胡哥可以作证!”

她男友就委屈地说:“我一直也没怀疑过你啊。”

李想想撇撇嘴,拉着我坐下来,说:“其实,我也是碰到怪事了才进那些恐怖小说论坛,去看那一类文章的,刚好法式馒头写得很真实,我就一直跟看了下去。雪姐姐,我把我碰到的那件怪事跟你说说吧,完了你告诉法式馒头,让她把我的故事也写进书里面去,好不好?”

我说:“好啊,她一直缺素材呢。”

李想想又蹦了起来:“真的?妈呀太棒了,太帅了,太酷了!”

事情发生在一年前,当时的李想想还没和现在的男友相遇。单身的她酷爱时尚,算是个潮人。对于工薪阶层的她来说,有着自己的时尚方式,花最少的钱,穿最靓的衫。所以她是TOGO论坛“二手闲置”版的常客,常常在这里淘一些别致的名牌二手衣。

怪事是从她买了那件米色的阿玛尼风衣开始的,一件正品阿玛尼,转让的价格才两百块钱,转让风衣的美眉叫米朵,很爽快,两个人短信谈好价格,米朵就用同城快递将衣服送了过来。穿上这件衣服的头一天晚上,李想想就做了个怪梦。

她梦到的是一片冰天雪地,有条结冰的大河。有个穿棉衣带棉帽的男人骑着一辆老式的二八自行车,摇摇晃晃在冰上走。自行车上绑了根长长的弯竹竿。然后,这个男人下了车,将自行车在冰面上支好,从自行车后座悬挂的一个布口袋里掏出一根尖锐粗长的棒子,还有一柄铁锤。

男人把长棒架在冰上,铁锤敲击长棒尾部,冰花四溅,敲了很久,才在冰上敲出一个窟窿,厚厚的冰层下是清澈的流水。男人捞出工具,在离这个冰窟窿十来步远的地方又敲了一个窟窿。然后,男人从口袋里掏出个绳子似的东西,在绳子的一端栓上个铁秤砣,悬进冰窟窿里。

最后,男人解下自行车上的弯竹竿,从另一个冰窟窿伸入水下,几下捣弄,就钩住了从先前那个冰窟窿里垂下去的绳子,将其从这头拉了出来。

这个梦境相当奇特,所以李想想醒来时记得很清楚。她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做这样一个梦,更不明白梦境里的男人到底在干什么。李想想并非是个很有好奇心的女孩,也没把这梦当一回事。

可是,第二天,这个梦又来了。就像一场无声电影,李想想被迫观看了第二次。

不单是第二天,只要李想想白天穿那件阿玛尼风衣,晚上就准会做那个梦。李想想这才感到不对劲,她发短信给米朵说明情况,想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米朵没回她的短信。打电话过去,米朵也不接。李想想更确定,这件衣服的诡异之处米朵肯定也知道,所以才低价转让掉。

李想想心里有了疙瘩,就开始联系米朵,她倒也不是想退货退钱,只是想问问清楚,求个明白。可米朵就是不接她的电话,李想想坚持不懈地拨号,十几次后,米朵的电话关了机。更让李想想没想到的是,第二天,米朵那个手机号码居然停了机,再也打不通了。

李想想郁闷极了,无处发泄,就在自己的博客上写下了这件怪事。说了这件奇怪的衣服和那个更奇怪的梦境,当然,也写下了对卖家米朵的谴责。

最后,李想想把那件阿玛尼风衣压入了衣柜的最底层,不再去理会这件事,这件衣服她当然也不想再穿。

在李想想的概念里,这件烦心事应该就这么结束了。

可让李想想没想到的是,两天后,居然有个网友在她那篇博文下留言,说她描述的那个梦境是乌苏里江少数民族赫哲族冬季捕鱼的场景。

这个留言让李想想大吃一惊,自己的怪梦居然有出处。乌苏里她没有去过,赫哲族李想想倒是听说过,当下红得发紫的著名歌手韩庚不就是赫哲族人吗。

她连忙联系那位留言的网友,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

很快,那个网友就给李想想打来了电话,原来,这名网友叫陈浩,是合肥某家户外俱乐部的创始人,走过很多地方,他对李想想的梦境感到十分不可思议,他说:“赫哲族是我国的四小民族,现在的人口少得可怜,总共才几千人,你居然会梦到那里的场景,你去过赫哲族聚居点吗?”

李想想说:“没有。”心中很没来由的,忽然冒出一个荒诞的念头:既然那个民族人口那么少,挨个排查也费不了什么功夫,说不定就能找到梦里的男人呢。

陈浩说:“去年冬天我在中俄边境的街津口拍过一组照片,那里也是赫哲族的聚居地,你要不要看看。”

李想想连忙说要的。陈浩让李想想加了他的MSN,在MSN上给她发了个摄影论坛的链接。几十幅优美的照片出现在李想想的电脑屏幕上。李想想一幅幅看下去,果然,和自己梦境里的场景差不多,陈浩在每张照片下都配了解释文字,李想想这才知道,梦里那个粗长尖锐的棒子叫“冰穿”,那个塞进冰窟窿的“绳子”原来是渔网。

看到最后一幅照片的时候,李想想不由失声尖叫,照片里那个男人蹲在冰窟窿旁边,扭头对着镜头笑。

这个人,赫然就是李想想梦里的那个男子!

李想想在MSN上请求和陈浩语聊,结结巴巴说:“最后第二张照片,那个男人是谁?”

陈浩说:“他叫木都力,很棒的渔人,怎么了?”

李想想深吸一口气:“他就是我梦里碰到的那个人,大叔,你能不能陪我去一趟街津口。”

陈浩哈哈大笑:“不会那么巧吧,听起来像天方夜谭,你找到木都力又能跟他说什么呢,总不能说你梦到他就来找他吧。”

李想想说:“我也不知道,不过我总觉得这件风衣背后有什么故事,找到木都力也许能揪出点什么线索,大叔,你帮帮我吧,我都被那个梦折腾疯了。”

陈浩说:“好吧好吧,但是你别叫我大叔行不行,我才三十六,属牛的。”

李想想说:“谢谢大叔,我就知道属牛的最善良了。”

一个星期后,李想想和陈浩来到了位于黑龙江下游的同江县境内的街津口,这里已经被辟为旅游区,建设得十分漂亮。

陈浩在赫哲村村口向一位卖鱼干的老大娘打听木都力的住处。那位老大娘说:“找木都力啊,他一准不在家,最近都在酒馆呆着呢。”

陈浩又问酒馆的地址,那老大娘朝身后指指,果然,她后面不远处就有一家小酒馆。李想想有些好奇,问:“大娘,为啥他都在酒馆不回家啊?”

老大娘一撇嘴:“听说是对象卓鹿鹿不理他了,郁闷着呢。”

李想想再问,那老大娘就说不清了。陈浩赶紧拉着李想想进酒馆找木都力。一进酒馆,就看到木都力坐在角落的位置上,喝得醉醺醺的。他倒是还认识陈浩,一把拉着陈浩的衣袖:“合肥来的摄影师,我记得你。”

“木都力,你……”还没等陈浩和李想想把安慰劝解的话说出口,木都力就趴在桌子上像孩子一样哭起来。陈浩说:“木都力,你这是干啥呢?”

 “鹿鹿已经两个月没给我来电话了。”木都力口袋里掏出手机,啪一下摔在桌子上,“以前每隔一个礼拜鹿鹿都有电话来,现在她是把我忘了,不要我了。摄影师,你是合肥的,鹿鹿也在合肥,你能不能帮我打听打听……”

李想想吃了一惊,卓鹿鹿在合肥,她会不会就是论坛上卖衣服给她的米朵?

追问下去,李想想和陈浩才知道,木都力和卓鹿鹿青梅竹马,木都力固守传统,卓鹿鹿却对外面的世界充满好奇。卓鹿鹿先是在中俄边境帮一个服装店卖衣服,后来,又跟这家店的女店主去了合肥。

合肥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近两年发展得非常快,已经很有大都市的感觉。虽然跟上海北京广州不能相提并论,但这种环境却对久在小渔村的卓鹿鹿冲击很大,新鲜,震撼。

刚到合肥的那一阵,卓鹿鹿每个星期都跟木都力联系,兴奋地讲述着身边的一切,后来,就变成了每月一联系,而且语气越来越淡。终于,变成了现在的两个月都没有音讯。

陈浩说:“木都力,你知道那个服装店女店主叫什么吗?”

木都力说:“好像叫苏燕。”

陈浩眼前一亮:“苏燕?你确定她叫苏燕!”

李想想说:“大叔,不是吧,莫非这个苏燕你认识?”

陈浩说:“现在还不能肯定,不过我认识的这个苏燕也来中俄边境倒卖过服装,她是我们合肥服装批发大鳄赵如斌的情妇,赵如斌是我们户外俱乐部的会员,苏燕也借着这个由头来我们这蹭玩过几次,为人极其小气抠门儿。”

李想想心里一动:“你有她的电话号码吗?”

陈浩掏出手机,翻出号码递给李想想:“就这个。”

李想想“啊”地一声叫了出来,这个号码,不就是米朵的号码吗!

米朵原来是苏燕!

苏燕卖的二手衣怎么会让自己梦到木都力呢?难道,苏燕卖的是卓鹿鹿的衣服?李想想越想越可疑,卓鹿鹿两个月没有给木都力电话,究竟是她不再爱木都力了,还是卓鹿鹿出了什么意外?

如果那件阿玛尼风衣是卓鹿鹿的,那卓鹿鹿的身份就绝不是打工妹,一个打工妹,不可能穿如此高档的衣服。或者,是她在合肥傍上大款了?

和她关系最近的大款,就是苏燕的情人赵如斌。

李想想觉得,自己就快要接近真相了。

回到合肥,李想想和陈浩去公安局以木都力的名义报了案,警察将苏燕带回来一审,胆小如鼠的苏燕就什么都交代了。

原来,苏燕将卓鹿鹿这个低价劳工带回合肥以后,好色的赵如斌垂涎卓鹿鹿的美貌,对卓鹿鹿百般示好,入世未深的少女哪里敌得过赵如斌的花言巧语,很快,卓鹿鹿就变成了赵如斌的情人之一。

赵如斌在一个新开发的小区给卓鹿鹿买了套单身公寓,作为两个人密会幽居的场所,还常常给卓鹿鹿购置名牌衣服首饰。这一切都让苏燕嫉妒欲狂。赵如斌除了正常的服装生意意外,还有其他一些非法的地下生意,苏燕一直收集着这方面的证据,她把这些证据编辑成一个文档,传入了一只智能手机。

然后她把这只手机作为生日礼物送给了卓鹿鹿。苏燕知道卓鹿鹿对木都力还不能完全忘怀,时常通电话,她把卓鹿鹿的这种“不贞”添油加醋地说给赵如斌听。让赵如斌养成了检查卓鹿鹿手机的习惯。终有一日,赵如斌发现了手机里的证据文档,怒火攻心,杀了卓鹿鹿。

苏燕如愿以偿,卓鹿鹿的一切都归了她,贪心的苏燕甚至把卓鹿鹿的留下衣服也拿去网上卖。

苏燕和赵如斌恶有恶报,双双被捕。卓鹿鹿的尸体在郊区大蜀山附近的树林里挖了出来。卓鹿鹿焚化的那天,李想想把那件风衣带了过去,盖在卓鹿鹿身上。她想,卓鹿鹿恐怕是借那件风衣倾诉自己的悔恨和对木都力的思念吧。

只是有一件事李想想不明白,后来,她在MSN上对陈浩说:“大叔,你那天怎么会去看我的博客的,我的博客很少人关注的啊。”

陈浩回了个肥嘟嘟的笑脸,说:“是你先来访问我的博客,我看到来访者,才回看你的博客的。”

李想想一身冷汗,她很少看别人的博客!连忙上网,从自己的博客上点访问者链接,进入陈浩的博客。陈浩的博客上当然都是他拍摄的照片,翻到第二页,李想想赫然看到赫哲族的那组照片。

李想想模糊的记忆渐渐清晰起来,她记得,有一次和几个朋友去芜湖方特欢乐世界玩,晚上在弋江桥吃小馄饨,玩兴未尽,又一起去网吧玩了个通宵,到第二天早上才回合肥。

李想想不像她的那些朋友迷什么劲舞团网络游戏,那个晚上,她就是四处逛论坛,看看有意思的帖子,到临晨困得一塌糊涂,又到处搜漂亮图片看。就是那个时候,她迷迷糊糊逛过陈浩的博客。也难怪后来没什么印象,那时她的状态简直是半梦半醒。

想到这里,李想想不由哑然失笑,原来那个梦境是这么来的啊。她把陈浩的博客一页一页地浏览下去,看到第十七页的时候,李想想瞪大眼睛,愣住了。

那是一组街拍图片,是陈浩逛街的时候即兴拍的街头景象,有一副照片的角落里,清晰地出现了卓鹿鹿的身影,她身上穿的,正是那件阿玛尼风衣!

这幅照片莫非也在那晚半梦半醒的状态里见过?所以才会认得那件风衣?所以才会把风衣和赫哲族冬猎幻想到一起?

李想想真的搞不清楚了,这一切,未免也太巧合了!

这件事让李想想隐约觉得世界上确实有灵异的存在,所以她开始关注一切有关灵异的现象,在网上搜索灵异的论坛灵异的帖子,最后一头栽进黄甜的文章里,成为了一名合格的“甜汤”。

“王斌虽然不说,但我知道他心里还是对我说的事有点怀疑的。”李想想说完这个故事,开始感慨。王斌就是站在她旁边的那个小帅哥。

王斌尴尬地笑笑:“我和李想想是在灵异岛论坛认识的,我去那个论坛并不是我特别迷这些东西,相反,我一直不想相信,我喜欢在那些灵异帖子下面给出一些自认为是科学的解释。李想想和我争论过很多次,我们算是不打不相识吧。”

“现在见到了胡哥和雪姐,你没话说了吧。”

王斌摸摸李想想的脑袋:“其实,认识你以后,我的立场就不确定了,以前我从不做噩梦,可自从认识了你以后,只要不和你在一起,自己一个人,晚上就有可能梦魇,就是那种明明有知觉,却怎么也动弹不了的怪梦。”

“怎么没听你讲过。”李想想眼睛一眨,忽然笑道,“哦,你太坏了!以后都让你一个人睡!”

王斌搔头:“没,你别乱想啊,我是说真的。”

胡知道插嘴道:“其实,信,或者不信,不单单是自己一个人的事。”

李想想和王斌都看着他,不知道胡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

胡知道说:“如果那些东西存在于世间,十有八九是以游离电波的形式存在。人要和它们接触,必须有一个接收这种游离电波的过程。这就和收音机收听到电台差不多,你不信,潜意识里就主动关闭了搜台的功能,你接收不到它们,百毒不侵。你信,那就是打开开关,变成了主动搜台,如果它们在你周边游荡,你就很容易接收到。所以世界上撞鬼的大多都是信鬼的人。不是吓你们啊,这就是为啥老一辈人总是能遇到奇怪事情的原因。”

我晕,我家胡知道怎么越来越能扯。

王斌倒是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怪不得,我肯定受了李想想的影响,潜意识里早就打开接收开关了。胡哥,你这个理论是不是也能用来解释宗教,所谓的心诚则灵也就是这个意思吧,你首先要让自己信,漫天神佛才能有机会联系上你。”

胡知道一愣,装腔作势地连连点头。我汗,估计他自己也没想到这么深。

李想想很激动地抓住我的手:“雪姐,你们去丽江是不是有什么好玩的事,带着我们吧。”

我说:“世上哪来那么多好玩的事啊,我和胡知道就是放假,出去散散心。”

李想想点点头,从包里扒拉出一张名片递给我:“嘿嘿,你们反正也来合肥了,以后有机会我请雪姐和胡哥吃饭。”

我说好,以后多聚聚,把自己的电话号码留给了她。这时候,喇叭里开始通知可以登机了。

上了飞机,我们的座位和李想想她们的座位离得挺远,飞机上假期出行的人也多,不好换位置,就没有再做交谈。

在飞机上睡了半天,下了飞机我们和李想想她们告别,李想想她们要下榻的地方是丽江老城一家著名的庭院式民宿型背包客旅社,我们则打车直奔五星酒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