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胡西东
胡西东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056
  • 关注人气: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古井路11号(7)

(2017-01-20 10:35:51)
标签:

杂谈

2003年,是五星酒店落成的第二年,这年六月份,酒店迎来了一批台湾客人。台湾那边的导游叫莫慧娇,丽江这边的旅行社原先安排接待的地导叫王玲,是个很有接待经验的当地导游,但是和台湾方面一接洽,台湾旅行团却不满意,强烈要求换个地导。理由也很可笑,说王玲和亡灵谐音,不吉利。丽江方面只好另派人,换了个叫蓝仙芝的地导。

这家丽江旅行社其实是蛮有幽默感的,你不是不满意亡灵吗,给你换个仙子!

可事情往往总是违背人们的美好意愿的,恰恰就是这队台湾旅客,当中有人出了事。

这队台湾游客中,有个名叫林文雅的单身妈妈,带着个还不到一岁 小孩子。因为刚刚离婚,婚姻又是如此短暂凄苦,所以她这趟旅游的目的散心大过游乐,看起来整天都没有什么好脸色。那时候带孩子流行用前背篼,一个能漏出小孩双脚的布兜,小孩子放在里面,看起来跟袋鼠差不多。有时候胸前的小孩子啼哭,林文雅都要好长时间才能反应过来,明显精神恍惚。

旅行团照顾她,给她单独安排了一间房,17楼1717房间。

头一天去丽江老城,人群里逛来逛去的反倒没出什么事。

第二天上玉龙雪山,车子开到山脚下,乘索道上去。玉龙雪山有三条索道,大索道,云杉坪索道(小索道),牦牛坪索道,风景都各不相同。总的来说,乘大索道可以让你摸到雪,而小索道(云杉坪)是在雪山半山腰位置,能让你拍到雪山全景。

和国内人喜欢大索道登顶,剥光了衣服拍个纪念裸照以示气概不一样,大多数来玉龙雪山的国外游客喜欢去半山腰的云杉坪。这个台湾团要求去的地方也是云杉坪。

虽然索道票是旅行社提前订的,虽然没有大索道那里人满为患的热闹,但云杉坪索道入口前依然排着长长的队伍,地导蓝仙芝就乘这个时间给游客介绍了索道的由来,说了说乘索道的注意事项。因为在2003年年初,玉龙雪山的索道发生过脱索事故,注意到这方面消息的游客心里多多少少有点阴影。所以导游又花费唇舌介绍那次事故并无人员伤亡,以及现在采取的更安全措施。

等待的时间有点久,林文雅怀里的小家伙不安分起来,乌拉乌拉地开始哭,林文雅怎么哄,那哭声也停不下来。其他的游客都被吵得有些不耐烦。台湾方面的导游莫慧娇赶紧走过来,帮着林文雅一起哄孩子,又是做鬼脸又是吹哨子,这才让小孩平息下来。

索道缆车是8人座全密封式,林文雅和莫慧娇坐在一车里面,透过玻璃看外面的风景着实漂亮,缆车里也充满了唧唧咋咋的欢乐声音。到了半山腰,下了缆车。就发现这里地势开阔,可以坐电瓶车游览。

地导问大家要不要坐电瓶车,大家都说还是走走有意思。于是导游宣布有一个小时的自由活动时间,一个小时候后回原地集合。

一个小时后,林文雅最先回来,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冲到莫慧娇旁边,泣不成声:“宝宝……不见了……”

果然,她胸口的兜兜里空空如也。

莫慧娇连忙问她孩子是在哪里不见的,林文雅伤心欲绝的脸上却出现了迷惘的神色,摇摇头,跟莫慧娇说她也不知道,反正是缆车上下来就没注意到孩子的存在,没听见哭没听见闹,旅行团自由活动后,她也心不在焉的四处转悠,脑子里家庭人生的一通乱想,后来内急要上厕所,因为蹲下不便,准备把背篼里的孩子抱出来,才发现孩子已经没有了。她根本不知道孩子是怎么丢的,不知道是在缆车上丢的,还是在漫无目的地行走过程中丢的。

这一下事情闹得有点大,莫慧娇也不知道如何解决,只得先报了警。

等所有游客都到齐以后,又发动游客帮助寻找。玉龙雪山这边的负责单位得到消息,也出动工作人员帮助寻找,并且在广播喇叭里播放了寻人启事。

一直闹到天将黑,孩子也没有找到。公安来了之后,又依次对旅行团每名游客盘查了一遍,搞得旅行团其他成员都被坏了兴致,意见投诉一堆。跟着谣言纷起,说没见过这么不负责任的母亲,更有人怀疑根本就是林文雅自己不想单身带孩子,偷偷将孩子扔掉了。

听到这些谣言,林文雅脸色发白,嘴唇一直在颤抖,但是什么反驳的话也说不出来。

她越是这种姿态,别人就越是怀疑,后来甚至连警方都有这方面的怀疑倾向。

因为其他游客不想被“神经病女疯子”害得在山上吹冷风,经过协商,旅行团先回酒店,失踪事件由当地警方全力追查,有了结果再和旅行团联系。林文雅也被莫慧娇连哄带劝地拉回酒店。

当天晚上,林文雅在1717房间的浴室里,用酒店提供的一次性剃须刀刀片割脉自杀。

林文雅的死引起轩然大波,也让这个台湾旅行团提早结束了行程。旅行社方面想通知林文雅的家人,联系过后才发现,她只有一位在精神病院的母亲,其他再没有什么亲人了。最后只得通知她的前夫。

林文雅的前夫在大陆做生意,在广州拥有一家生产钓具的工厂,正是因为来大陆做生意,认识了新的情人,才发展到和林文雅离婚。

林文雅的尸体经过鉴定以后,就送去火化,林文雅的前夫却拒绝领走骨灰,台湾方面的旅行社也不想再和这事情有什么牵扯。几方推诿之下,林文雅的骨灰又被推到五星酒店手中,酒店方无奈,只得把骨灰扔在储藏杂物间,不到一个月,那骨灰盒就被一个员工不小心搬货砸坏了,酒店方面看看也实在没有人来认领,就随便把骨灰盒埋在了酒店后面的一个花坛中。

从那以后,五星酒店1717房间就不断地出现怪事。

据某些客房服务部的服务员反映,1717房间卫生间的水龙头总是关不严实,明明拧紧了,过一会又能听到滴答滴答的水声。卫生间的镜子也擦不干净,上面总是蒙着一层白茫茫的水汽。总之走到那个房间,浑身就有强烈的感觉,阴冷阴冷的极不舒服。

一开始酒店方还以为那些服务员害怕死过人的房间,自己吓自己,胡编乱造。因为其间也安排过不少客人进住这个房间,但是除了那个擦不干净的镜子,从来也没见客人投诉过其他怪异状况。

2004年春节期间,有个叫刘佳的女客人住进了1717房间。

半夜两点多钟,刘佳冲出房间呼救,浑身鲜血淋漓。她说自己睡觉时好好的,睡梦中感觉到疼痛,就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站在卫生间,对着镜子用刀片割脉……

刘佳被送往医院,所幸发现得早,倒没有生命危险。

过了两天,刘佳就被她老公从医院接了出去。

刘佳老公的宝马车在回广州的高速公路上出了车祸,冲毁隔离带,一头栽往路旁的悬崖,车毁人亡。后来经过交通局事故科调查,发现这起车祸非常不可思议,找不出事故的诱因。也就是说出事车辆是在正常行驶的过程中忽然打方向冲出隔离带的。发生这一现象最常见的原因是有其他车辆迎面过来,或者前面有车忽然减速或者急刹车。

可这里是并不繁忙的高速公路单车道,不会有迎面车,高速路监控数据表明,在同一车道上,离出事车辆最近的前行车离它至少有5公里。

在根据出事车辆的车牌号调查事主身份时,发现事主是位台企老板,有个从刑警队调到交通部门的小领导忽然记起,2003年五星酒店女台胞自杀案中,后来出现的死者前夫就是眼下这位宝马车车主。

消息传到五星酒店,更是弄得人心惶惶,都说这起车祸是女鬼林文雅的报复。对于1717房间,大家谈虎色变。

再后来,怪事就更多了。

客房部的服务员整理1717房间,有时候明明刚刚整理好,关上门。回头领新客人进住的时候,里面又是一片凌乱,仿佛所有东西都被人用过了,连卫生间里那些一次性的牙具洗具都有拆开的痕迹,尤其是剃须刀……

于是,五星酒店就有了一条不成文的规定,1717房间不再放置一次性剃须刀,除非客人自己要求。

但是这样也不能解决问题,渐渐的,连那些入住1717房间的旅客都感到了一丝不对劲,很多住客反映,睡觉之前明明把卫生间门关上的,但是一到第二天早上,卫生间门总是大开!有时候睡到半夜,会突然听到马桶冲水的声音……还有,那个不断滴水的浴缸水龙头,无论水电工修理几次,总是会自己滴水……

服务员都传言,林文雅一直在这个房间里没走,每天都去卫生间找东西,至于找什么,当然是那个不再放置的剃须刀。谣言越传越离谱,酒店方面也控制不住,更害怕影响到其他入住客人,破坏酒店声誉,于是,决定封闭1717房间,不再在这个房间里安排住客。

1717封闭以后,怪事就再没出现。这么一年一年过去,大家似乎都淡忘了这些曾经发生过的事情,直到2008年夏天。

08年夏天,莫慧娇已经是台湾方面的旅行社经理,一般不亲自带团,然而这一次是台湾方面的高规格商务大团,总共有106人。而08年的时候,台湾方面来大陆的旅行团很多都不再请全程地导,因为那时候各个景点的景区导游已经普遍化,随时随地都能找到。

因为重视,莫慧娇亲自领队,携两个下属导游再一次随团来到丽江,依旧入住五星酒店。

商务团不像普通团那样有几个人住一间房的说法,所有团员都是一人一个标准房间,除了夫妻以外。

08年的时候五星酒店的生意非常红火,莫慧娇她们只是提前了两天订房,所以酒店方面安排得紧巴巴,刚刚好给旅行团留下92个房间。

旅行团16对夫妻,32个人用掉16个房间,剩下74个人每人一间房,还剩两个房间留个莫慧娇和那两个导游。那两个导游分配房卡,最后剩下两张,莫慧娇随便抽了一张,一看房号就是一愣,1718。

是1717房间的隔壁!

莫慧娇虽然心里有点疙瘩,但也没有多想,就这么住进了1718号房间。

吃过晚饭,到房间洗了澡,刚刚在床上躺下,莫慧娇就听到隔壁房间发出“乒乓……乒乓……”的声音,响个不停。莫慧娇心说这酒店的隔音措施也太差了,连隔壁小夫妻摇床都能听到。

半天不见那声音停止,莫慧娇就有点心烦意乱,想了想,便穿上睡衣出了门,到1628房间和另外两个导游汇合,讨论了一下明天的行程和注意事项。又随口问了问1717房间住的是谁。那两个导游翻出记录簿查了查,说1717住的不是我们团的人。

再次回到房间已经是晚上十点钟左右,隔壁的响声已经停止了。莫慧娇心说还好,要是那边有耐力折腾一夜,自己可就惨了。坐了那么长时间的飞机和大巴,没什么比倒头好好睡一觉更舒服。

可就在她刚刚躺下的时候,“乒乓……乒乓……”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而且隐约是什么东西在撞击墙壁。莫慧娇心说这也太离谱了吧,脑袋一热,也不管什么淑女形象了,赤脚就冲了出去,跑到1717门口使劲敲门。

敲了半天也没什么反应,莫慧娇就气鼓鼓地回到房间,给总服务台挂了个电话,说明了一下情况。

总服务台的小姐愣了一下,半天才说:“1717房间没有住客。”

“你确定?”莫慧娇举起电话话筒,“你听听这动静……”说到这里也愣住了,四周一片安静,哪里还有什么敲墙声。

莫慧娇的脸一下变得苍白,问:“你们酒店不是说,安排了我们入住后就没有空房了吗?怎么那间房又说没有客人?”

这一下,服务台的小姐沉默了好久,才低声说道:“其实,那间房因为某些原因,已经空置了5年了,小姐,我只能和你说这么多,你可别说是我跟你说这些话的。”

莫慧娇的冷汗一下子从背心涌出,钻进被窝里,拿被子紧紧裹住脑袋。好一阵,心中那股强烈的恐惧才稍稍平息,慢慢从被窝里探出脑袋……然后,她听到了水声。

滴答滴答,听起来是那么的心悸。

莫慧娇不敢下床查看,她颤抖地拍着床头柜上的组合开关,把房间的大灯小灯壁灯落地灯全部打开,电视也打开,调到热闹的体育频道,音量放得很大,盖过了那渗人的滴水声。用热烈的声光效果来平衡内心的恐惧,不失为一种好办法。莫慧娇眼睛一直盯着电视看,看着看着便困倦袭来,支撑不住睡着了,毕竟已经累了一整天。

莫慧娇是被酒店的MORNING CALL叫醒的。

莫慧娇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并不是睡在床上,而是睡在卫生间的浴缸里。

因为事情太过骇异,加上林文雅的事情她一直觉得自己脱不了责任,有种莫名的愧疚感,所以莫慧娇并没有声张,白天照常陪团。

白天游玩的过程中,莫慧娇隐隐约约听到另外两个导游窃窃私语林文雅那件事,莫慧娇心中就有些不舒服。另两个导游中间有一位和莫慧娇面和心不和,并且一贯很有心计,总想取莫慧娇而代之。

莫慧娇本来也不是太相信鬼神一说,这一下就开始怀疑起来。她怀疑是不是那两名导游串通起来“害”自己,利用自己对林文雅事件的胆怯,刻意制造出那么多恐怖元素,想把自己逼疯,就算不逼疯也没关系,只要逼得自己神经衰弱,无心带团,导致客人投诉,那么自己在这个经理位置上也就待不住了。

莫慧娇想通了这一点,心中再没有丝毫的害怕,心说,来吧,看到底谁斗得过谁!

当天晚上,当莫慧娇带团再返回酒店后,就故意没和那两名导游碰头,也没去吃酒店提供的自助晚餐,而是在房间叫了客房送餐,还要了两瓶啤酒。酒壮人胆,莫慧娇准备好好跟她俩斗一斗!

一直等到晚上十点多,“乒乓……乒乓……”的敲墙声终于传来。

莫慧娇一声冷笑,赤着脚,偷偷摸摸出了自己房间,站在1717房间门口。

她就在这里堵着,如果有人捉弄她,总归要出来的。

5分钟,10分钟,半个小时……

没有人开门。莫慧娇等得不耐烦,拿手推了推房门,门应手而开……

房间里黑洞洞的,一股霉湿的味道。莫慧娇顺手摸到玄关侧壁的一组开关,按下去,房间里的灯和卫生间的灯都亮了起来。

房间里所有的器具上都蒙着白布,看来酒店的前台没骗人,这房间确实没人住。

莫慧娇壮着胆子喊了一声:“有人吗?”

自然没有回应。

莫慧娇身上的酒精发挥了作用,脑袋一热,就朝里面走去。房间里安安静静的,白布上有着厚厚的灰尘,没有掀动的痕迹,不像藏有人的样子。

“滴答……滴答……”

又听到了滴水的声音,莫慧娇的头皮就有点发麻。

水声是从卫生间传来的,卫生间的玻璃墙也蒙着灰尘,隐约看不清楚,莫慧娇就退回去,推开卫生间的门。果然,浴缸的水龙头在缓缓滴水,卫生间也是到处灰尘,唯有洗手台上那面大镜子,依稀有着潮湿的水雾,倒不是很脏,还能隐约照出人影。

忽然,莫慧娇脑袋里闪过一丝疑问。

酒店房间的用电都是需要插门卡取电的,刚刚玄关那里的插卡座里明明没有门卡,自己怎么能按亮电灯?

巨大的恐惧顿时笼罩住她,像蒸馏机一样将她体内的酒精从各个毛孔变作冷汗排出,蒸干,汗毛根根竖起!

镜子里有个人影一闪而过,一个阴冷的声音好像贴着莫慧娇耳朵响起:“导游,带我回台湾……”

莫慧娇爆发出一声惨叫,连滚带爬地逃出1717房间。

红旗袍讲到这里的时候,杨云溪也是一身冷汗,不停地往嘴里倒酒,不停地抽烟。不长的时间,啤酒已经喝到第三扎,烟也抽掉了大半包。

红旗袍就笑:“没见过听故事听得这么紧张的人。”

杨云溪说:“那么,后来呢。”

“后来?”红旗袍很有风情地撩撩头发,“后来那个莫慧娇导游就先回台湾了,跟台湾那边的旅行社一说这个事情,台湾旅行社又和五星酒店沟通了一下,就由台湾方面出钱,五星酒店请了一班高僧在1717房间做了场法事。”

“法事做完就好了?”

“好啥,照旧,还有那个莫慧娇,在台湾也是天天做噩梦,睡不好觉。后来就有高人跟她讲,肯定是她们将林文雅的尸骨留在大陆了,林文雅有个母亲在台湾精神病院,就算变鬼,她也一定放心不下在台湾的老母亲,所以要将林文雅的尸骨迁回台湾,这事情才能最后太平。莫慧娇就又来了一趟五星酒店,问起这个事情,酒店方才想起那个随意处置的骨灰盒。就带林文雅去酒店后面的花坛那里挖出了骨灰盒。说也奇怪,都过去五年了,那个埋在花坛里的木头骨灰盒居然一直都没有腐烂。”

“然……然后呢?”

“然后?然后就没事了啊,再后来1717房间又重新开放,就再没出过什么事情。”红旗袍忽然凑到杨云溪耳边,压低声音,“不过,嘿嘿……其实……”

“其实什么?”

“其实我就是——”红旗袍声音陡然提高,“林文雅!!”

“哐——”杨云溪人仰马翻,连着高脚吧凳摔在地上,口袋里的手机都摔飞了出来。

 “不是吧,哥哥,你怎么这么胆小。”红旗袍哈哈大笑,张开双臂作拥抱状,“来,妹妹给你压压惊!”

“这一点都不好笑。”杨云溪捡起手机,落荒而逃。

出了酒吧,灯光变亮,杨云溪才看到手机上有好几个未接电话,都是家里打来的,想来是刚刚在酒吧里,喧闹的氛围掩盖住了手机铃声。

杨云溪打了过去,就听到妻子丰玲略显焦急的声音。

海洋爸爸已经和丰玲说了事情的始末,丰玲就将此前听来的讯息详详细细地说了一遍。

听完妻子的话,杨云溪心念电转,忽然想起自己在房间听到的那个声音为什么那么熟悉了,因为,那本来就是熟人的声音。

那是柳居士的声音。

离奇失踪的柳居士不知道通过什么途径在提醒他两件事:别坐交通工具,养狗。

海洋和柳居士都是在交通工具上失踪的,所以,不能坐交通工具。

养狗,杨云溪也明白,狗比人通灵,在某些乡村的传说中,狗,甚至能震慑幽魂。

事关重大,杨云溪一点也没有隐瞒,对丰玲说出了自己的诡异经历,并让丰玲将柳居士的这两句警语转告当日“驱鬼事件”在场的其他人。

海洋父亲又将这个消息在电话里告诉了我和胡知道。问:“杨云溪家本来就养了只德国黑贝,我和海洋他妈是不是也要去买只狗?”

胡知道说:“不用,我家养着狗呢,你知道的,就是上一任房主留给我们的那只,先拿来你养着。不过我家那条狗长得是寒碜了点,还丑狗多作怪,要吃米饭,必须要饭菜分开,跟个小人儿似的。”

那只奇怪的巴哥犬确实挺通人性的,上一任房主把它训练得不错,居然会自己开电视关电视,还会上抽水马桶,当初刚刚搬进齐天国际的时候,这只狗的怪异行为着着实实吓着了我和胡知道。

至于狗脖子上挂着的那枚玉蟾,从来没有显现过什么怪事,恐怕就是一个装饰,只是和我们的经历巧合而已。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