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胡西东
胡西东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056
  • 关注人气: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古井路11号(2)

(2017-01-15 15:02:47)
标签:

杂谈

海洋的出事的时间其实比我们知道的时间要早得多,整件事都发生在正午时分,还是让我们从头说起吧。

十一长假海洋从苏州回合肥,9月30号晚上到家后还和我们联系过,说了1号和高中同学约好去翡翠湖玩CS真人对战游戏,2号来我家跟我们聚聚。

海洋的高中同学中,有个外号叫大头的胖子是他的死党,两个人住得也比较近,1号那天,就结伴往翡翠湖去了。他们先坐公车到安徽财贸学院,再从财贸学院转602路往翡翠湖。因为财贸学院是602路的起点站,所以上车都还有座位,两个人坐在一起。

从财贸学院站到翡翠湖站只有三站路,到汤口路站时涌上来不少人,大头看到有个头发花白的老头走过来,就赶紧起身让了座。变成了那个老头和海洋坐在一起,海洋靠着车窗那边。

公交车继续开,很快到了下一站翡翠路口站,又上来不少人,把原本站在老头旁边的大头往后挤,一直到车后门的附近才站稳。他从人缝里和海洋对视一眼,表示下一站就到翡翠湖站,注意下车。海洋点头表示知道。

车门合上,继续往前开。请注意,大头是站在车后门(出口)附近的,汽车在行驶过程中并没有发生什么车门突然开启的故障。这趟车又是公交车,除了车尾那个座位,其他地方的窗户都是打不开的,而海洋,乘坐的位置是在公交车的前部。

翡翠湖站很快到了,车门打开,大头招呼海洋下车。可是他很快愣住了,车里没有海洋的踪影,他的座位上空空如也。就连坐在他旁边的老头也看不见了。

从第一个下车的,到最后一个下车的,大头在车门那里守着看,他没有看到海洋和那个老头。

就那么一站路的功夫,海洋和那个老头居然就这么凭空消失了。一开始大头还怀着侥幸,以为是自己疏忽了,海洋在和他开玩笑,可是当他在车站附近站了半个小时以后,他终于意识到问题大条了。

人一着急就会胡思乱想,方寸大乱,大头那时候既没有报案也没有通知海洋的父母,就这么傻傻地愣在车站旁,脑子里一团糨糊,甚至冒出了时空隧道的荒唐念头,他以前在书刊上读过,说是什么国外有一架客机和地勤失去联系,飞机失踪,过了几十年又飞回来的事情,也听说过一队外国士兵在巡逻经过一架铁桥的时候全体失踪的事情,更听说过有个跳伞运动员在五十年代跳伞,降落到地面已经是九十年代,可该跳伞运动员却只觉得过了几分钟。大头想,海洋是不是也碰上这种时空隧道了,可是如果是时空隧道的话,应该是整个大巴一起失踪的几率比较大一点吧。

一直在公车站徘徊了一个小时,直到其他早到CS实战场地的同学们等他们等得心急,返回来找到大头,大头才回过神来,把事情这么一讲,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很快有同学通知了海洋的父母。

海洋的父母得到这个消息很是慌乱了一阵,他们用最快的速度赶到现场,那时候警察也赶了过来,双方一交涉,又喊来公交公司的代表和那辆公车的司机,甚至还找来了几名当时的乘客。

有几个人明确表示对海洋有印象,可就是说不清海洋和那个老者是什么时候下车的。

那辆公车的窗户完好无损,不可能是跳窗。

后门,大头一直盯着,绝无可能。

前门呢,前门有公交车监视器,录像数据里只找到海洋上车的镜头,没有他下车的镜头。

奇怪的还不是这一点,大头也被邀请来观看监视数据,他发现,这监视数据里,居然找不到那个老头的身影。

他给那个老头让过坐,对那个老头的穿着外形记得很清楚,穿着对襟的短袖褂子,带着帽檐微破的黄褐色草帽,一把雪白的胡子。

没错,这个老头根本没有上过车,难道他是凭空钻出来的。

大头说出这件事后,在场的每个人都被这诡异的说辞吓了一跳。如果大头的说的是真的,那么,这个失踪案的重点就不在海洋身上了,那个诡异的老头才是问题的关键。

大头的话当然是真的,毕竟还有几名乘客,为他的说辞作了证。他们都曾经在车上见过这样一个白胡子老头。

  事情到了这一步,警察也没了辙,象征性地做了一番调查就收了队,然后将海洋的资料在公安系统的遗失人口里挂了号,让海洋父母尽快到各大媒体刊登寻人启事.

  海洋父母忽然丢了儿子,所谓事不关己,关己则乱,一时半会也忽视了事情的蹊跷,竟然真的慌慌张张冲到了电视台。交了钱办了播出手续。然后又马不停蹄地去了几家报社……

  一直忙到晚上,海洋依然没有什么消息。海洋的父母回到家,绞尽脑汁地想海洋在合肥有什么朋友,是不是被什么朋友带走了。在纸上列出名单,一个个打电话。到最后,海洋的父亲才忽然想起了胡知道和我也在合肥(当然,我们的住房还是海洋爸爸帮忙找的)。

  所以,这才给胡知道来了个电话。

  我和胡知道打车去了海洋家,一进门就看到海洋母亲哭瘫在沙发上的样子。海洋父亲看到我们,脸色白白的,嘴唇发着抖,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家里还有胖胖的男子,小眼睛里泛着紧张的光。

  他就是大头,以上所述的海洋失踪详情大多是大头跟我们讲的,海洋父母已经六神无主了。

  我和胡知道对视一眼,都觉得这事情太蹊跷了,恐怕大有文章!我心中陡然一动:“会不会和那件事有关?”

  胡知道说:“什么事?”

  我把胡知道拉到一边,小声道:“还能有什么事,就是中秋节那会儿的事,海洋他表哥喝农药那事情。”

  胡知道顿时眼前一亮:“你是说,从柳居士手下逃脱的东西又回来了?”

  我道:“那老鬼三魂七魄只逃走了一魄,如果是他,按说没这么厉害啊,大白天的就敢上公交车。”

  胡知道说:“天啊,别又是约了什么帮手!先联系一下柳居士再说吧。”

(海洋表哥喝农药和柳居士驱鬼的事情参见第一部)

  胡知道跟海洋爸爸要来柳居士的手机号码,拨过去,手机里传来“你所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的甜美声音。

  不会这么巧吧?看来,情况比我们想象的要糟糕。

  我转头问:“叔叔,有柳居士家里的电话吗?”

  “家里?”海洋爸爸一愣,总算回过神来,“手机打不通吗?”

  胡知道点点头:“我们推测和中秋节那会儿发生的事情恐怕有点关系?”

  海洋爸爸的脸色顿时变得煞白!身子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你是说,缠着杨云溪的那东西又回来了!?”

  杨云溪是海洋的表哥,驱鬼事件的当事人。

  海洋妈妈也不哭了,张着嘴竖着耳朵愣在那里。

  我说:“叔叔,你赶紧给柳居士家里去个电话,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对了对了,那个海洋他表哥那里也去个电话问问,当时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可能会出事。”

  海洋爸爸两片嘴唇不住哆嗦:“有……有这么凶?电话本在房间了,我……我去打电话。”

  海洋爸爸进了房间,海洋妈妈和大头都是一副莫名其妙的神色。我和胡知道面面相觑,这真是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后患无穷啊。驱鬼那个事件中,先后死的人有赵大喇叭,海大仙,三叔,王辉,连杨云溪也差一点翘辫子归位。当时在杨云溪病房的有杨母,杨云溪的姐姐杨云水,杨云溪的老婆丰玲,柳居士,再有就是海洋一家,难道,他们都逃不过这一劫?

  不多时,海洋爸爸脸色苍白地出来了,他用手扶着墙壁,看起来连站都站不稳了。

  “柳居士的夫人说,柳居士前些日子去拉萨看望一位佛学专家,坐飞机去的,有登机记录,可是,拉萨那边接机的人员却没有接到柳居士。好几天没消息了,家里都乱成一团了!”海洋爸爸紧紧捏着拳头,“你说,那些东西会把柳居士和海洋弄到哪里去?”

  胡知道上前握住海洋爸爸的手:“叔叔,这个时候你要冷静一点,杨云溪那里的情况呢?”

  “丰玲说,云溪在丽江拍一个宣传片,他在片场的时候一般不开手机的,他应该没事吧。”

  “那可说不准,要联系到他本人才能确认没事。”一直站在一旁的大头忍不住插话,看大家都把脸转向他,他神色明显有点振奋,跃跃欲试的样子。

  胡知道说:“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说出来大家听听。”

  大头说:“你们不觉得柳居士和海洋的失踪方式很相似吗?都是走上交通工具却没有走下来?我虽然不明白你们说的那些东西到底是什么,但我相信有些超自然现象是存在的,我想,会不会其他人也会这样失踪……就好像,就好像电影《死神来了》,被遗漏的人一个也逃不脱,是一种宿命……”

  这小子,说得太直白了,海洋妈妈听到死神这两个字,就差口吐白沫了!

  胡知道诱拐大头:“大头,你有没有胆色?”

  大头:“干什么?”

  “不怕黑的话,我们去现场看看。”

  大头朝窗外看看,又向海洋父母看看,说:“那又有什么不敢的,可是……那个地方警察也去过了,公车也早不在了,还能看到什么?”

  胡知道说:“不指望看到什么,但总有点期待。”

  大头似懂非懂点点头。

  胡知道对海洋爸爸说:“我们先走,你们忙一天了,早点休息吧,可别累垮了。”

  海洋爸爸说:“我们哪里还睡得下来。”

  我补充说:“要真睡不着就试着多联系联系杨云溪吧,他总不会拍片子一直拍到深夜。”

  海洋父亲茫然地点点头,我们三个人出门而去。

  一出海洋他们家那个小区,大头就四处张望着找出租车。我嘴里莫名其妙蹦出一句:“可别找上什么午夜末班车。”

  胡知道笑:“什么午夜末班车?”

  我说:“莫非你连这个故事都没听过,网上传闻都臭大街了,不就是一个女生深夜上了一班公交车,结果是辆鬼车。”

  胡知道说:“当然听过,我只是听你一提,觉得海洋他们失踪是不是也上了什么鬼车。”

  “胡说,他可是和大头上的同一辆车。”我们一时打不到出租车,就边往正路上走边聊天,“再说,这世上难道还真有什么鬼车不成,那岂不是比苏州的阴楼还要离谱。”

  “这世上……恐怕是真有鬼车这种东西的。”大头陡然冒出一句话,把我们吓了一跳。

  我说:“你遇上过?”

  大头说:“不是,我没遇到过,可我知道有人遇到过,如果没有海洋失踪这么离奇的事情,我也不会去相信那个人说的事情,大家也都不信那个事情,但是现在,我好像觉得我们都错了,那个人说的事情未必就是瞎话。”

  胡知道说:“反正慢慢走慢慢聊,不如你说说那个故事吧,说不定对海洋这件事是个参考。”

大头深吸一口气,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皖烟,递给胡知道一根,打上火,这才开口道:“你们知道,我是合肥人,上的也是合肥的大学,安徽大学。分在安徽医科大学对面的安徽大学老校区。虽然我是本地人,但家离安大老校区还是有一段距离的。所以也住宿,周末才回去。我们一个宿舍住四个人,其中一个人已经有了女朋友,他女朋友不是本校的,而是对面安医大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