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知名公益律师
荐

谁在导演殴打律师事件阴谋阳谋?

转载 2015-04-26 11:24:29

 

司法安保下的殴打律师事件

北京律师王甫、刘金滨、张磊等人在衡阳中级法院门口被围攻袭击,长达20多分钟时间。让人很容易联想这是当地司法机关导演纵容的一场戏。敢在戒备森严的法院门口长时间围攻律师,除非法院门口的警察都是盲人,否则这事是绝对不可思议的。而事发当时的情况

,法院的司法警察参与了“解救”,甚至报警后,派出所也去了警察,但是20分钟没解救出来,造成三位律师衣服被撕烂、不同程度被打伤。这事说出来恐怕只有官方自己相信,民众都无法相信,光天化日下,敢在法院大门口聚众闹事,围攻律师,就是围攻一般人也是罕见的。这里不禁要问了,法庭将要审理的涉黑案件犯罪嫌疑人到底是被关在看守所里的,还是在门口聚众围攻律师的?

法院以参与围攻律师的可能是涉黑案件的受害人家属来博取公众原谅的说辞、忽悠不懂法的民众还可以说的过去。但对于明事理、懂法律的公民和法律专业人士来说,刑事案件的受害人怎么敢在司法机关聚众行凶打人?他们仗的谁的势,谁为他们撑腰?如果说20年前一些刑事案件的受害人法律意识淡薄,围攻殴打犯罪嫌疑人家属或者律师的事情偶尔发生可以理解。在经历了30多年的法治洗礼后的今天,刑事案件受害人还如此的胆大妄为着实让人费解。司法保障下的殴打律师事件着实让人大跌眼镜。

事发后不久,新华社发表了一篇所谓的421围攻殴打律师事件真相,以警方有关人士的口味称,部分涉黑案件受害人家属参与了事件,并称是因为与辩护律师口角引起拉扯,进而造成律师被抓伤。按照这样的逻辑,当地警方有意将围攻律师事件弄成辩护律师与受害人家属之间的相互争执冲突,双方都有责任,最终将事件不了了之。历史经验告诉我们,但凡律师在司法机关被法警殴打,或者被当事人殴打,多数情况下都是不了了之的。

对于新华社关于421衡阳中院门口围攻殴打律师时间真相的不认可在于,这个所谓真相违背了简单的逻辑常识。辩护律师是急于进入审判庭进行开庭履行法定辩护职责的,律师怎么为认识那么多“受害人家属”与他们闲聊?假如当时是一群卖淫女围攻了律师,事后的真相是不是变成了“律师与卖淫女因嫖娼问题发生相互拉扯”;再比如假如当时是法官、检察官、警察被一群“受害人家属”围攻殴打,事后是不是变成了“部分受害人家属与法官、检察官、警察发生口角引起拉扯”?

按照公权机关的逻辑,只要是律师被围攻袭击一定是双方口角引起的拉扯冲突。但是一旦被围攻的是警察、法官、检察官或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性质立刻急转而下,一群违法分子被人煽动暴力袭击国家工作人员、妨碍公务,警方动用大批防爆警察控制局面抓捕涉案人员若干,如此云云。这就是不同对象的执法标准和逻辑一旦律师被围攻就是双方争执冲突,都有责任,各大五十大板,不了了之。而一旦是官员被围攻袭击,那就是以雷霆万钧之势,出动大批警察,武警去弹压,抓捕涉事人员,然后以寻恤滋事、妨碍公务等罪名判刑重罚涉事人员。

 

司法人员的涵养

保障和捍卫诉权是民主法治水平的体现。

好的裁判需要高超的修为、涵养。涵养是什么东西?一般来说,涵养是一个人理性表达和发表自己观点的行为方式,不情绪化、不使用不文明语言、不与人激烈争吵、不使用暴力胁迫手段等。情绪化是裁判人员大忌。裁判人员的涵养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善于听,平心静气的听别人说话。在联合国国际法院开庭过程中,我们常常看到国际法官们常常一声不响的听律师们发表长篇辩论,从不发言打断、干扰。有时候旁听者听得都睡着了,辩护律师仍然在发表观点。

2014年台湾“反服贸协议”占领立法院活动期间,警察与激情的人们发生对峙,一忍再忍、一退再退,直到最后清场命令下达才采取强制措施,这个过程警察执法人员保持极大地忍让,这需要涵养。2014年香港“占中行动”中,警察与抗议人群激烈对峙,在清场命令之前,未采取暴力措施,这也需要极高的忍耐力。

实践表明,国家工作人员应保持不同于一般民众的忍耐力。尤其是司法和执法人员。任何情绪化的执法和司法都会造成执法或司法不公。现在国内大部分司法人员和执法人员缺少足够的忍耐力。很多法官在审判案件中,容易情绪化的干扰、打断诉讼中当事人的发言、辩论、陈述等。有时候当事人打官司简直就是和主审法官打官司,尤其是在关系渗透的一些案件,或者民告官、弱势公民、企业与强势垄断企业、大企业的诉讼中。一些执法人员与民众因口角起冲突引发大打出手的图片视频不时被搬上网络,引起网民围观。当事人诉权都无法充分保障的情形下,司法公正就成了泡影。

1996

,笔者刚入律师行业,年轻气盛,在开庭过程中顶撞了主审法官。而该法官在当地业界是公认的不太廉洁的货色,在笔者接下来代理的一个案件中,该法官便唆使对方当事人一个屠夫,在人民法庭的院子里对笔者攻击。当时意识到不能还手,否则他们便会借机拘禁笔者。 事后,当地司法局局长向法院交涉很久,一直没有结果,最终不了了之。不仅如此,该法官事后还把打人者作为陪审员参与审案,流氓至极!现在,北京几位律师在衡阳中院门口被人围攻的事件与当初笔者遭遇有异曲同工之妙!不同的是,笔者所处年代,律师制度初建不久,律师人数和各项法律制度不完善。

 

公民的言论监督权实现

历史都是后人评说的,然而我们的公权机关却纠结于现实的批评监督,管控言论监督。在法院门口围攻殴打律师是法治社会莫大耻辱。在公权机关和其周围,无论是当事人殴打律师,还是司法人员殴打,传播的都是暴力文化。公权机关和司法机关放任、纵容殴打、侮辱律师事件频繁发生,目的很清楚就是要搞臭律师,让当事律师颜面扫地。其实,事情的结果不会像事件操控者那样发展,殴打侮辱律师事件层出不穷,丢丑的只能是这个国家的司法机构、公权机关。暴露的是假民主、假法治伪善面孔。律师的人身权益、人格尊严都无法保障,还谈什么保障人权、司法公正、公平正义?

我们反对情绪化的评价官员,不能因为一些贪官存在,而否定所有官员,至少那些反贪官员是值得肯定的。否则,经济社会也不可能突飞猛进!实际上,在一些司法人员和国家工作人员眼里,因为腐败问题存在,现在社会上民众的仇官心态严重一些民众被官员视为“刁民”。而律师远没有官员那样的“坏名声”,一些司法人员和国家工作人员心理不平衡,嫉妒律师,因而就有打击报复律师的想法和行动,这就是一些律师在职业活动中容易在公权机关遭受攻击和侮辱的诱因。律师队伍中存在一些以赚钱为唯一目的人员,甚至不惜与腐败官员勾结,但不能因此否定所有律师。还有大量热衷公益和维护社会公平正义,推进民主法治社会进程的优秀律师存在,这是客观事实。看不到这一点,就是对国家法治事业的盲视!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公权机关千方百计的在管控公民言论、限制媒体负面报道。何为负面?批评监督政府和垄断国企的,甚至民告官案件,反垄断诉讼案件都是负面。其实,他们是拒绝接受民众和舆论监督。当然,他们是打着抵制谣言的大旗。这个做法其实很荒唐,历史都是后人评说的,管得了一时,管不了一世。当下发生的很多事情并非当下的评论可以千年不变,若干年后,子孙后代乾坤逆转的事多了。公权机关担心民众言论和监督,只有更大努力做好本质工作,廉洁奉公,死心塌地为民服务,才能赢得民众一致好评。纠结于民众监督言论管制,是一种目光短浅的短期行为。

法治文明的社会,需要的是更多的理性和忍让。暴力手段和行为不是法治社会标志,更不是实现公平正义的法宝。不战而屈人之兵才是上上之策。包容和接纳公民的批评监督,不仅是公民言论自由的权益,而是政府机关廉洁从政的自信,对民主法治社会制度的无比信赖。

 

谁为律师权益伸张正义?

衡阳中院殴打律师事件发生后,湖南律师协会及时介入维护律师权益值得肯定。然而,当事律师所在的北京市律协、全国律协一直没有公开表态。异地维权仅仅是海淀区律师协会是远远不够的,司法改革和依法治国,让律师权益保障越来越困难和脆弱,这样的“法治时期”是会被后人耻笑的!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钁f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17,976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