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一企一世界
一企一世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943
  • 关注人气: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听到麻将声就痒痒的人

(2008-03-01 16:44:21)
标签:

休闲

分类: 戒赌生涯

听到麻将声就痒痒的人是我。我是一个听到麻将声就心痒的人。

每次,路过或某处听到麻将声传来,我都会产生特别的感觉,正如一位瘾君子的人碰上白粉,一个玩音乐的听到旋律,身上每个细胞立即紧张律动起来。心瘾难戒啊,这或许是因为遗传因子。

赌毕竟是误人子弟,为了赌,我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细心的人会发现,我左手手指短一小截,这里面藏着我的赌的故事。

上溯到曾祖父,他是个完全的读书人。而到祖父,就是个江湖之人了。接下来,他的子孙完全继承他的血统,个个无赌不欢。

在我16岁的寒假,家乡农村依然是赌风盛行,我自然免不了加入战斗。连连的败局,使我四处凑着赌资。我不记得是偷了父亲的钱,还是父亲给我的学费给输没了。一天父亲问我钱的事,我吱唔半天,最后还是承认,赌博输掉了。父亲责备了我几句,说他的钱不是不容易挣得,自己喜欢赌,也没办法改变自己了,而我这样赌下去,学习成绩怎么办,还指望我去考大学改变命运呢。我是一个自尊心很强的人,我知道赌的恶习不好,于是非常自责。我越想越觉得应该弃赌从良,好好学习,跳出农门。于是一个人溜到厨房,拿起菜刀,毫不犹豫地朝我的左手小指剁下去。然后我拿起砍下的小半截手指,来到我父亲面前说,爸,我再了不赌了。

当父亲看到我流血的手指时,急得脸色发白,抱起我就往医院跑。镇上的小医院没有想到为我接上剁下的小半截手指,只是帮我将伤口缝上,从此,我的小指便少了截。村里人都认为我有志气和勇气,将来一定会大出息。

我挂着绷带,像现在一样。然而,没过几天,我便用一只手坐在麻将桌前玩麻将。当时农村赌博时,是用色子押单双,或用扑克猜单双,麻将还不是很盛行。我当时幼稚地认为,只要不赌单双,麻将不算是赌博。现在回想起来,这是多么的幼稚,当时多少村里看到我挂着伤手在玩麻将,一定背后笑话了我许多次。

此后至大学毕业前每年的寒假,我都克制着自己的赌瘾。因为每年春节,村里人都会聚众赌博,而我已经通过断手指向村里明志了,所以我基本能够克制。只是有一年,我看得实在不过瘾,就让我的堂弟替我赌,我把赌资给他,他帮我押注。这简直就是自欺欺人,掩人耳目的做法。

大学毕业后,我自己会挣钱了,开始用自己微薄的工资打麻将、斗地主。我经常碰到局面是输得精光,使自己的生活陷于窘迫,已经成为当时同事们心中的笑料。后来调换了一个单位,而这个单位有几位“赌神”级的麻将高手,我于是又与他们混在一块,最终结果可想而知。因为我虽然继承了祖辈好赌的血统,但未能继承他们的智商,所以体味的均是赌带来的痛苦。正如吸毒之人,吸毒之带给身体飘飘欲仙的感觉根本就持续了不了几分钟,但吸毒者会想尽一切办法来满足这种短暂的快乐。

为了坐在麻将桌上,体会钞票进出的快感,我欠下赌债,我与家庭不和,我怠慢工作,我荒废学习继续上进。我用平时所有的付出,只是为了赢得一场场赌博的快感。特别是我身患高血压,在麻将桌上超过6小时,我必头痛欲裂。每次超时的麻将,都带来这种钻心的痛。可以说,我为赌花的代价实在太大。

我可以为了赶一场赌,背着妻撒各种谎,因为妻的家族刚好与我们家庭相反,一见到赌就逃得远远的,一坐上麻将桌就打瞌睡的人。恰恰是那种见赌就讨厌的妻却与我走到了一起。所以,每次我外出打麻将,都得精心编制各种谎言以瞒天过海。很多的时候,因为赌输了钱,我不得不拼命地工作,去努力挣钱填补亏空,以至于我练就了干工作非常麻辣果断的本事。但并不是所有谎言都天衣无缝,也有被揭穿的时候,此时,我们便不可避免地发生一场争吵。老婆离家出走,于是我便到处找。经常凌晨时分,我忍受着输钱的伤痛后再忍着心痛满街头寻找老婆。当然妻这时候都不会跑很远,都在我寻找的范围之内,她是希望通过寻找她分散我的注意力,并给我教训。但是在我发过毒誓之后,便会过几天安静的日子。然而,几天之后,我便又经不住召唤,坐上了麻将桌。这时候妻就反过来找我,平时老实巴交的她,翻院墙,被狗追,到处找我。找到之后,毫不留情地给我和我的麻友难堪,结果还是没能将我挽救。

其实与老婆认识也是因为麻将。单身的日子是很自由的,所以无拘无束的打麻将,后来一位麻友觉得我人挺实在,够义气,输了钱从不赖账,所以,将她的一位得意学生介绍给我认识。我当时是有上进之心的,觉得需要有人管管自己,于是拼命地追,很短的时间就拿下这位平生最恨赌博的姑娘。然而,我却是一个不服管的人,麻将还是照样的进行,只是撒谎的功夫练得一流。随口一个谎话,根本就不需要打草稿,而且谎话前呼后应,启随转合,跟真的一样。

至于麻将到底带来哪些伤害,我在《我的赌徒生涯》一文中具体作了介绍。现在每次麻将之前,我仍劝我自己,这是自己最后一次打麻将;但麻将之后,还是安慰我自己,还玩最后一次。在我看来,我个人经历了许多次的挣扎,但在外人看来,我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赌徒。

现在,只要有麻将的稀里哗啦的声音传进我的耳朵,我的注意力必被吸引,细胞必定兴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