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曹宗国
曹宗国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84,984
  • 关注人气:4,40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归来》的泪点仿照苏轼悼亡词

(2014-05-20 09:05:39)
标签:

文化

文学

《归来》的泪点仿照苏轼悼亡词

 

 

我曾经在微博上说过,张艺谋的《归来》不宜置评。原因倒不是别的,只是因为他的电影可以隐去时代背景、只用折射和隐喻,而严肃的评论是没法这样干的。果然,此片公映后虽有不少人捧场却都只喊泪奔,而知识分子精英保持沉默、正儿八经的文艺评论界不置一词,真可谓“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鉴于此,我不由得联想到苏轼的悼亡妻词,不妨瞎扯几句。

 

我认为张艺谋的《归来》虽然是从严歌苓的原创小说改编而来的,但他们的创意可能是仿照苏轼的悼亡妻词,共同的泪点都是“纵使相逢应不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苏轼的《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词哀悼亡妻,正是用的“归来”方式,他是在“十年生死两茫茫”之后,“夜来幽梦忽还乡”,面对依旧“小轩窗,正梳妆”的妻子,两人相逢不相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从而痛彻千古人寰。

 

张艺谋的《归来》是说当陆焉识在文革结束摘掉右派帽子从劳改之地回来,一直等待着他二十年的妻子冯婉瑜却因患上心因性失忆认不出他来了,他们也只能相顾难言,心底“惟有泪千行”,更可悲的是陆焉识还陪着冯婉瑜去接站等候“陆焉识”归来。于是举国中老年观众为之“惟有泪千行”。

 

这种“归来”的桥段当然很老套,好处是能突出“相逢不识”的悲哀、“相顾无言”的痛楚和“惟有泪千行”的无奈。把现代社会的伤痛链接在古代悼亡的泪腺上,从而产生出一种强烈而又难以名状的催泪作用,这大概就是所谓张艺谋回归文艺。

 

不过,苏轼说妻子 “应不识”,强调的是自己在“没有你的日子里”、在人世沧桑之间,已经变得“尘满面,鬓如霜”,“我已经不再是我”了。这就不仅有夫妻间爱情中断的悲楚,更饱含对世态炎凉的倾诉;苏轼面对亡妻之所以“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是因为已然是阴阳之隔人鬼之间夫复何言。而陆焉识的让妻子不识和相顾无言,是因为妻子失忆了!这种虽生犹死也只能“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但陆焉识还是不是原来的陆焉识在《归来》里被刻意回避,陆焉识为什么名叫陆焉识也变得没有着落。从这一层看,《归来》还不如一千多年前苏轼的“归来”来得坦白。

 

苏轼词里“归来”实际上归不去了,物是人非,妻子已经不在人世,而且“纵使相逢应不识”, 只能是“料得年年断肠处,明月夜,短松冈”的思量和难忘。《归来》也实际上是归不来,陆焉识陪着冯婉瑜去接站等候“陆焉识”归来的结局是一种象征,也是一个隐喻,甚至有点荒诞和黑色幽默。作为中国知识分子形象的陆焉识已经不再是陆焉识,而且是不可识、不能识了,他永远也归不来了。这时候失忆的妻子冯婉瑜也不过是一种隐喻,一个无望的守望者。她在严歌苓的小说《陆犯焉识》里本来就叫冯婉喻,意在隐喻。

 

苏轼的悼亡妻词纯粹是爱情绝唱,而《归来》却不只是爱情的故事,而是在家庭的三面墙的场景里上演的一出社会悲剧。陆焉识和冯婉瑜的社会身份是一代中国知识分子,他们为什么“纵使相逢应不识”,为什么“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绝对不是用爱情可以演绎明白的。《归来》借用了苏轼悼亡妻词的意境,也局促于苏词的夫妻格局,“将时代悲歌化为一出知音体的烟花”,变成了隐忍难言,惟有泪千行。

 

张艺谋的《归来》确实触及了知识分子痛点、历史的痛点,也戳到了观众的泪点,让“观众普遍哭红了眼睛”,但历史毕竟是不应该让人忍痛难言,唯有泪千行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