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南极日记(三)| 开春偏遭连绵雨,金图贼鸥狭路逢

(2017-03-21 17:00:18)
标签:

杂谈

​​

开春偏遭连绵雨,金图贼鸥狭路逢

1月28日 初一 阴雨

”别晃我,别晃我,天还没亮呢!”

我像条煎锅上的带鱼,被翻醒了。

我点亮手机,才凌晨四点。德雷克海峡不是过了,怎么又开始颠簸?

我听到落地窗外雨点爆豆一样的响,风声哽咽着,偶尔还走了调。

药呢?第三颗应该在地毯的某处。

现在趴着找药,会不会像昨晚的瓶子,四处翻滚嗷嗷乱响呢?

我犹豫片刻,转头看了大卫一眼,他的白被单微微泛着白光,纹丝不动。

我想到了泰坦尼克,掉进海里的那刻,我会不会恐惧得大叫:我没叫,我没叫。。。

大卫像女人一样恋床,任凭我孤独地醒来。

”大卫,明天7:30早餐”,大卫回答“shit”

粗鲁坦率的纽约人。

七点醒来,床不晃了,该是进港湾了吧。

雨,一直下。

没有摇晃,不能”大摇大摆”地走路,反而不惬意了。

“海上钢琴师”那个天才死都不肯下船,我明白了:在没有晃动的陆地上生活,就像生命的鼓点忽然中断。

我努力摇摆着走下楼去。

只要醒的早,我都会下到三楼总台,去看看屏幕上船的位置。

一进德雷克海峡,不管无所不在的谷歌还是mapsme线下地图,都嗝屁了。当然手机更不可能有信号。

看到屏幕上那条红色的轨迹,昨晚从南设得兰群岛的中部半月岛往正南偏西航行,已经到达特里尼蒂岛(TRINITY ISLAND)的南部,这个小岛已经接近南极半岛了。

南极半岛,像是南极大陆的扬起的尾巴,再使点劲就甩到合恩角了。

想了解新闻,每日可去图书馆看《今日中国》

队长乔森纳

七点半,小喇叭开始广播。

先是乔森纳队长道早安,他的声音像个勾魂的渔夫,恍惚在说:亲爱的,晚安,上床吧。

结尾是头发油亮的餐厅总管菲律宾人,用令人发笑的中文说:“开饭啦”

我仿佛听到各个舱房里的敲碗声。

中西完美结合的早餐


今天是大年初一,我第一次在船上过年。

餐厅贴着红色喜庆的窗花,桌上热气腾腾的白粥,单面煎荷包蛋上汪亮的酱油;小李子呼哧哧的吃面声,远处大卫穿着他唯一的一条黑短裤在和高大V领开得很低隐约露出事业线的的陈也对切口:“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活生生地把南极邮轮演变成林海雪原座山雕威虎厅的东北新年了。

8:45中国人帽带企鹅组准备登陆mikkelsen harbour(米克森港),从船上可以看到阿根廷科考站的红色屋子和国旗。米克森港是长三公里的港湾,1901年瑞典人探险南极时发现,之后作为捕鲸船停靠地。米克森是挪威捕鲸船船长的名字,他的妻子因陪同来南极,成为首位到达南极的女性。

100年前,南极还是一片杀戮的战场,捕杀鲸鱼,猎杀海豹,我们停靠地曾经是一个个充斥着尸臭和罪恶的港湾。

腐烂的捕鲸船,巨大的鲸鱼骨架如今犹在,高举长矛和猎枪的欧洲殖民探险者已经化作一缕青烟。

恢复平静的岛屿重新成为企鹅和海豹的栖息地,如今人类带着长枪短炮只想拍几张萌图发个朋友圈。


巴布亚企鹅

空气湿润阴冷,飘着雨丝的天,毫无登陆的欲望。

冲锋艇靠上礁石上登陆,夏季岛上冰雪融化,裸露出青褐色的岩石和红色粘稠的土地。

岛屿上遍布巴布亚企鹅。巴布亚企鹅又名金图企鹅,巴德利企鹅。体型比帽带略大,橘红色的喙和脚蹼,特别显眼。眼睛上方一块白色,像是白眉,因此得名。巴布亚企鹅眼睛闭起时,白眉上扬,像在嘲讽看客。

巴布亚企鹅的巢是由一大堆石头圈垫而成,像是一座小小的祭坛。

你会看到它们不停在附近忙着找石头建巢,因为嘴小,每次才能衔一块,来回走,太消磨时间了。

有时会出现为石头争执,甚至因为偷懒偷隔壁邻居石头的不道德行为。如果企鹅进化到人这么高级,石头一定会最先成为它们的货币。


和帽带企鹅在夏季产卵不同,巴布亚雌企鹅在南极的冬季产卵。每次产2枚,雌雄企鹅轮流孵卵,先雄后雌,每隔1-3天换班一次。孵卵期较长,达七八个月,每次抚育两只小企鹅。

巴布亚企鹅和贼鸥

在海里,海豹鲸鱼是它们的天敌,在陆地上,则是贼鸥。

岛上的巴布亚企鹅不乏晚生晚育者,她们还在巢穴里孵蛋,贼鸥像侦察机一样不时从空中掠过。它们协同作案,完全不是做贼而是明抢。

灰色的贼鸥从空中猛地滑落在孵蛋的巢穴前,企鹅群炸窝了,它们仰天长啸,仿佛喊着“天杀的,你们这些强盗又来了!”可是呼喊并不管用,贼鸥扑打翅膀吓唬企鹅,左右协同,一旦她们慌了神,贼鸥就能瞧准空隙下手抢蛋。企鹅不具备任何自卫的武器,橘红色的喙毫无攻击性,刚孵化的小企鹅最容易遭到贼鸥的毒手。

贼鸥得手后,将蛋带到安全处慢慢享用。

拍企鹅保持安全距离很重要,它们常常距离我们很近,在专心捕捉它们的瞬间时,注意它们尾部一翘,排泄物箭一般地飚出,红白相间像烈日下融化的冰淇淋,腥臭难闻,估计海鲜吃多了,湿气太重。

嗅觉灵敏的人请戴上口罩吧。

海狗

在海湾另一侧,一些海狗在冰雪上干架玩耍,一直打到水里。

老外的金图组巡游到10:30和我们交换。巡游看浮冰,冲锋艇转了一会儿便下雨收队。

南极的天气千变万化,运气的重要性凸显。


船继续南行,下午两点半在南极半岛Cierva cove(西尔瓦湾)的海面上抛锚停泊。

天气依然阴雨连绵。

下午三点冲锋艇巡游看浮冰,巡游要比登陆冷多了,如果迎着风开,风不停将热量带走,身体越来越冷,越来越沉,像坠入海中一般。

巡游时能见成群的企鹅,海豹,鲸鱼,只是天不作美,风大浪大,红色大棉袄几乎湿透。

回船时脸都冻僵了,上船有热毛巾和姜茶,再躲进屋里或去咖啡厅喝杯咖啡。

探险队员捞起一块浮冰,晶莹透亮,南极冰酒,尊贵至享。

接着是每天的行程回顾和第二天计划安排。

今天还安排了船长鸡尾酒会,这是每艘邮轮必不可少的节目。

许多老外都备好了正装,一杯香槟,几种小点,俄罗斯船长逐一将工作人员介绍给大家。

企鹅的天敌豹海豹

今天节目多,晚餐到了八点才开始。

餐后队长播放他拍的纪录片《在世界尽头相遇》,很可惜,没有中文字幕。

未完待续。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