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斜阳草树,寻常巷陌的永康----做一头幸福的猪暴食台湾<2>

(2013-01-18 11:49:15)
标签:

台湾

永康街

冶茶

分类: 亚洲

斜阳草树,寻常巷陌的永康----做一头幸福的猪暴食台湾<2>
永康街的热闹都在大街两侧的食肆,像毛细血管般交错在永康街周围的寻常巷陌,却是闹中取静,曲径通幽的所在。钻进31巷,巷道清幽洁净,偶尔可见一两处落叶,躲在斜阳下,不肯轻易动荡。找到满是爬山虎的篱笆墙,紧闭的柴门,一丛丛绿草卯足劲翻过高墙,细浪般从头顶压下来。我要找的”冶堂”,想必就是此处。

整整衣衫,轻轻按响了门铃,后退半步,抬起头,静侯。几秒后,从院子里转出女声的应答,门扉开处,一张朴素的笑脸,轻声道:“主人外出,由我来接待。”于是将大门敞开,我们鱼贯而入。

斜阳草树,寻常巷陌的永康----做一头幸福的猪暴食台湾<2>
屋子跟我福州外婆家很像,省立医院老宿舍楼的一楼,也有个这样的小院子。

院子不大,修整得极为细致。


斜阳草树,寻常巷陌的永康----做一头幸福的猪暴食台湾<2>
拾级而上,可见一口鱼缸,不大,还很浅,驻足,蹲下,细细看来,水面上漂着绿色的浮萍,几尾叫不上名字的小鱼看到我的大脸,惊慌地往水底窜去。水底由白色的小石子铺成,再点缀些小黑石,其中两颗巨大,暗礁一样潜伏着。

记得孩提时,郎官巷后院天井中有两口一米高的大鱼缸,水里的金鱼不断变换品种,因为家里的肥猫常常将金鱼捞起打牙祭。我每天都要去点名,发现少了一只,就怒气冲冲四处找肥猫算账,说来也怪,肥猫这个时候总是不见踪影,不是上了屋檐就是翻墙逃匿,等我气消,它就会出现在矮墙头或是桌角下。

记得小时候舅舅教我用铁丝打个弯做成"J"形状,然后在天井的沟里捞沟虫,几厘米长,细细的,捞起来放牙缸里,倒进浴缸里喂鱼。高中那年,老房子拆掉,我们家就再没养过鱼了,此时看到鱼缸,突然想起了往事。

斜阳草树,寻常巷陌的永康----做一头幸福的猪暴食台湾<2>
我喜欢院子的这个角落,一辆生锈的自行车停在窗台,一口长满苔藓的水缸,一扇透出昏黄灯光的窗口,我按动车龄,屋子里闪出一个身影,时光似乎有些恍惚,我轻轻抚过鬓角的华发

 


斜阳草树,寻常巷陌的永康----做一头幸福的猪暴食台湾<2>
小小的庭院,让我流连许久,拉开纱窗的门,我走进冶堂。感觉是进入茶的殿堂而不是店堂,看不到很多商业的展示,大多是私家的收藏。看得出主人爱茶的历史,我更多地是学习,分享,感受。

 


斜阳草树,寻常巷陌的永康----做一头幸福的猪暴食台湾<2>
柜子里陈列各种茶器 ,我也爱茶,从中学读书就开始喝茉莉花茶,大学时喝铁观音,那时茶很便宜,学生送母亲的茶叶一半都是我喝的。92年开始经常去厦门出差,学会泡功夫茶,也喜欢紫砂壶,不过都买些25元-50元的机器茶壶。每一样爱好都是如此,喜欢摄影就会喜欢各种相机,喜欢打球就喜欢各种球拍。。。



斜阳草树,寻常巷陌的永康----做一头幸福的猪暴食台湾<2>
这是冶堂的内室,因为怕打扰,我没有踏足,只是问了可以拍照,在外面拍了一张图片



斜阳草树,寻常巷陌的永康----做一头幸福的猪暴食台湾<2>
喜欢这套简洁的青花瓷器,对我来说,六角壶并不多见


斜阳草树,寻常巷陌的永康----做一头幸福的猪暴食台湾<2>
外面有两间茶室是招待朋友的,这里的客人都是朋友吧。冶堂没有招牌,也没有宣传,地道的以茶会友,女主人热情地给我们介绍台湾的茶叶,请我们吃牛轧糖,仅此而已,就足以让我们尊重。



斜阳草树,寻常巷陌的永康----做一头幸福的猪暴食台湾<2>
一盏清茶,放在普通的八仙桌上,几条板凳,没有大陆茶店里的红木家具,没有名贵的玉器,寿山石装饰。冶堂却更让我喜欢,没能得见主人,是一种遗憾,他上山去了,他云游去了,不得而知,缘分就像台湾高山茶的颜色,淡淡就好,不用强求。



斜阳草树,寻常巷陌的永康----做一头幸福的猪暴食台湾<2>
每一样茶器,我的目光都做小小的停留,它就像生命中的驿站,留恋但不做永远的停留,脚步还要走得更远,生命才更有意义。



斜阳草树,寻常巷陌的永康----做一头幸福的猪暴食台湾<2>
这套彩绘瓷壶我打心眼里喜欢,竹编的手把,像我小时候家中的陶瓷壶,磕碰坏了壶嘴,细细的铜把,一定非常古老。每次打球回来,总是冲进屋子里,一把抓起水壶,往嘴里灌去,淋漓尽致的痛快现在已经很少有过。



斜阳草树,寻常巷陌的永康----做一头幸福的猪暴食台湾<2>
这是另一款陶壶,壶盖的设计别具一格,它背后的故事,我很想知道



斜阳草树,寻常巷陌的永康----做一头幸福的猪暴食台湾<2>
冶堂的台灯我也极爱,忍不住问女主人它是不是老屋梁的构件,果然如此。又绘上几种色彩,更让我喜欢



斜阳草树,寻常巷陌的永康----做一头幸福的猪暴食台湾<2>
这里的焦点在那个浮雕般的花瓶身上,金木结合,如此坦然,浑然一体,我又忍不住在昏黄的灯下惊叹了几声







斜阳草树,寻常巷陌的永康----做一头幸福的猪暴食台湾<2>
和我年纪相仿的人应该都记得过去常用竹篓子装木炭,这里装的可是年份久远的黑茶



斜阳草树,寻常巷陌的永康----做一头幸福的猪暴食台湾<2>
这个器具看不懂



斜阳草树,寻常巷陌的永康----做一头幸福的猪暴食台湾<2>
原来是烧炭烧水的红泥小炉,有了电,很多器具都退出了历史的舞台,生活节奏的加快,简化了生活的细节,却也减少了很多生活的乐趣。




斜阳草树,寻常巷陌的永康----做一头幸福的猪暴食台湾<2>
79年的老茶,像酒坛一样




斜阳草树,寻常巷陌的永康----做一头幸福的猪暴食台湾<2>

茶山调作为冶堂小憩的终结,冶堂是一个理想化的私人文化博物馆


斜阳草树,寻常巷陌的永康----做一头幸福的猪暴食台湾<2>
永康街还有家咖啡馆我也喜欢,但是我们人多,只好去到对面



斜阳草树,寻常巷陌的永康----做一头幸福的猪暴食台湾<2>
玛丁妮芝咖啡馆的迎宾是一位黑衣纤弱的男子,也许来这里的女客人比较多吧。品茶后再去咖啡屋看看吧



斜阳草树,寻常巷陌的永康----做一头幸福的猪暴食台湾<2>
咖啡店的奖状



斜阳草树,寻常巷陌的永康----做一头幸福的猪暴食台湾<2>
这间小小的包厢,那张梵高的咖啡馆我很喜欢



斜阳草树,寻常巷陌的永康----做一头幸福的猪暴食台湾<2>
进咖啡馆要脱鞋



斜阳草树,寻常巷陌的永康----做一头幸福的猪暴食台湾<2>
猫屎咖啡,一杯是650台币吧,咋一看,还真像“羊屎”



斜阳草树,寻常巷陌的永康----做一头幸福的猪暴食台湾<2>
花式咖啡



斜阳草树,寻常巷陌的永康----做一头幸福的猪暴食台湾<2>
这里的红茶值得推荐



斜阳草树,寻常巷陌的永康----做一头幸福的猪暴食台湾<2>
人生第一次喝猫屎,没有想象中那么好喝,听说要高原的猫屎才好喝,东方人爱茶,西方人爱咖啡,爱到极致就开始借助一些神话,就像我们福建的大红袍,一年就产几两,谁知道有多好喝!



斜阳草树,寻常巷陌的永康----做一头幸福的猪暴食台湾<2>
麝香猫咖啡(Kopi Luwak), Kopi(印尼语,咖啡),Luwak 是印尼人指一种俗称“麝香猫”的树栖野生动物。麝香猫咖啡是世界上最贵的咖啡,每磅的价格高达几百美元,它是由麝香猫的粪便中提取出来后加工完成,麝香猫吃下成熟的咖啡果实,经过消化系统排出体外后,由于经过胃的发酵,产出的咖啡别有一番滋味,成为国际市场上的抢手货。 


斜阳草树,寻常巷陌的永康----做一头幸福的猪暴食台湾<2>
奶酪蛋糕不错,永康街作为入台第一站,非常喜欢,如果只有一天时间逛台北,那么就去永康街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