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困兽犹斗---手持玻利维亚签证无法入境的中国人

(2010-10-04 02:57:22)
标签:

玻利维亚

移民局

签证

科帕

旅游

分类: 南美

困兽犹斗---手持玻利维亚签证无法入境的中国人
秘鲁和玻利维亚的关口,我整整被困在这里长达9个多小时,相机上时间是中国时间

 

925

 

25号,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今天是玻利维亚一个月签证有效期的最后一天,也就是说,今天必须进入玻利维亚,否则签证作废。在秘鲁玩了20天,北部和雨林地区没有去到,就是因为玻利维亚签证的有效期卡这儿,我算了算,最少一个月时间才能把剩下两个地区玩好。

 

昨晚发了两篇博客,忙到2点才睡觉,今早6点不到就起来。吃完早餐,两片面包加黄油果酱,一杯果汁。七点上车,满满一车全是过境的游客,10点到达边境,我把剩下的15索尔换成玻利维亚诺。司机带大家到警察局排队盖章,我看到很多人就这么径直去玻利维亚移民局了,心中纳闷,怎么护照上不盖离境章呢,罚款也不用罚了吗?边想也就跟了过去。

 

我带着疑惑跨过了国境,不到50就是玻利维亚移民局,他们一看我的护照说还差一个出境章。又走回秘鲁移民局盖章,看到HELEN排在前面。我后面排着两个年轻亚洲女孩,我猜是日本人,就用英文问她们:“你是哪里人。” 其中一个挎着皮包画着浓厚的黑眼圈女孩用中文回答我:“日本人。”我笑了,“会说中文?”她回答:“不知道。”我又改用英文问她们在南美玩多久,“一年”,哇,这次听过最长的时间了,“玩多久了?”“四个月了,我们从墨西哥开始的。”正当我聊得起劲,HELEN走过来跟我说那官员不给盖章,我一听糟了,麻烦大了。

 

小蕾拿的是秘鲁多次往返183天,她出境没有问题,我和HELEN是在上海拿的两天过境签证。她看我们没通过,就等着我们。我等所有人都办好,才问那官员为何不给办,他不会英文,比划着对我说:“中国人,回利马领事馆去交钱。”“是你们利马使馆人告诉我罚款就可以的。”估计他也听不懂英文,没做任何回答。今天要不能出境,玻利维亚的签证可就废了,这签证可是千辛万苦等了两个月才等来的。

 

“给钱吧。”我跟HELEN说,她不太情愿。

“没辙啊,我们耗不起这时间啊。”HELEN不置可否。

我掏出百元美金,在那个矮个子官员面前闪了下。

这美金好比闪光灯,他僵硬的脸有了点表情,他朝我和HELEN招了招收,进了他的里间办公室,小蕾也跟进去,被他请了出去。这个情景跟我07年偷渡进危地马拉后出境时候遇到的很相似,也是被叫到办公室私下交易。他坐那用西班牙文打官腔,我听不懂也不想听,没等他说完,立即递上100美金,他立马 闭嘴,用手指了指我,我立刻指了指HELEN,意思这钱是我们两个人的罚款,他摇摇头,嫌少,我也摇摇头,够多了,知足吧你。

 

他看着那张百元美金足足犹豫了三分钟,终于点点头,走出办公室,小蕾看到我们出来立即问:“如何了?”

“收钱了。”我回答。

“每人五十元美金不算贵,就是办延期也要40美金了。”她看到我们这么顺利挺高兴。

按规定我们每人超期18天,罚款18美元,现在给了50美元,32美元算是小费了。

 

我们兴高采烈地走向玻利维亚,小蕾先过去的,我和HELEN到的时候,她的入境章已经盖好,“复印护照和签证就行了”她高兴地对我们说,我们三人复印好回来,听到移民局的官员正在打电话报我们三个人的名字,另外一个官员示意我们坐下来等候。

 

这一坐,一场灾难就要降临,我们没有任何预感。半个小时过去了,没有任何回复,期间我们追问过几次,他们都笑着说“MOMENT”。就这么monent到大巴司机来了,让我们将行李卸下来,一车子的外国人,不能全部坐着等我们三个,况且去科帕也就十五分钟时间,我们自己坐车去也方便。我们将行李放在移民局办公室,我觉得我们马上就可以离开移民局入关,我们手上可是千真万确的玻利维亚签证啊。

 

又等了半个小时,小蕾好声好气再度催那个官员,他拿起他的电话冲着我们说了几句西班牙文,感觉好像要我们给钱充值电话卡,难道是暗示向我们要钱吗?“要不我们给钱看看吧,小蕾,你拿个50美金试试看吧。”我说,她拿了50美金放在护照里闪了闪,不料官员却摇头不接受。连钱都不收,那就是真有麻烦了。

 

“要不上网给他们看使馆网站上我们签证的名字。”HELEN提议道。我打开电脑,这里根本没有网络。又等了半个小时,一个穿便西装貌似头儿的人用英文和手势对我说:“中国人,回利马的玻利维亚大使馆。”然后做了个电话的手势,再指指他,然后指指我们,做个通过的手势。我的理解是他要我们去利马玻利维亚大使馆确认签证,然后大使馆告诉他们我们的签证属实,我们就可以进玻利维亚了。

 

从这里再回到利马,这可是遥远的距离啊,我和HELEN的签证都已经结束,回秘鲁就是黑户口了。“我们可是有签证的,为何不让我们进去?”HELEN还在试图反驳,“中国人,NO.”这就是他的回答,理所当然。没有谁肯让步,僵持着。几个比利时女孩过境,那个头儿叫了个女孩充当我们之间的翻译,他意思就是让我们回秘鲁,等周一上班找玻利维亚驻秘鲁使馆,让大使馆跟拉巴斯的移民局联系好,给他电话告诉我们可以通过才行。 “普诺的领事馆可以吗?”我想到普诺要近多了,就先问了句。“普诺可以的。”官员回答。

 

今天是周六,使馆全部放假,所以他没法打电话联系到上级,就不放我们过关,这么多国家的游客来来去去,估计,全世界,就中国人享受这种待遇吧。不平等待遇,我是从历史书上看到的,我亲身体验到了,一丝悲哀,涌上心头。

 

“找大使馆帮忙。”HELEN说。我对大使馆没啥信心,之前我在阿富汗穷途末路时也打过电话给中国大使馆,可是那冷冰冰拒绝的语气,我至今难忘。没有任何办法了,只有寄希望大使馆了,HELEN用小蕾手机打通了大使馆,简单说明原因,大使馆回答要请示领导。我们焦急地等待。

 

中午过后,中国领事馆来电了,估计是查实我们的身份,电话转交移民局头儿,十五分钟的交谈,大使馆的领事告诉我们,对方不同意,一定要我们回秘鲁。我们告诉领事我和HELEN的签证已经过期,没法再回秘鲁了。领事让我们等待,他继续想办法找人疏通关系。

 

过了一个多小时,移民局官员又找个了游客,用英文告诉我们,回普诺去,周一确认电话确认后再过关,他记下了我们的名字,有效期过了也不用担心。可是我们怎么回秘鲁,黑着身份过去吗?打电话是他们的工作范围,现在却要我们去冒险回秘鲁。

 

下午三点,身穿警服的移民局官员走过来对我说:“朋友,回普诺吧。”“不行,我在等中国使馆的电话。”我回答。他一看软的不行,就用手将我的电脑屏幕合上,指指门口,要我坐到外面去。他把我们的行李全部搬到外面的空地上,示意我们三个人到门口去。他们的态度开始转变,从原来的笑脸转为赶我们出境了,手持玻利维亚签证的中国公民,就像狗一样被移民局官员赶到门口,我坐在玻利维亚三色旗下,一脸的无奈。

 

从上午10点半过关到现在5个小时过去,事态没有一点进展,我去年从土耳其过关叙利亚时,也因为审查中国签证的官员晚上才能来上班,我就在饥寒交迫中等待了6-7个小时,看来这次要破纪录了。我们开始担心今晚将在何处过夜,四周没有旅馆,两国之间自由活动范围内只有一个教堂也许可以过夜。

 

下午四点多,领事电话说让我们等到七点,看看能否跟玻利维亚驻中国大使馆的人联系上,如果不行,估计只有在那过夜了。接近黄昏,温度骤然下降,我们都开始添加衣服,我取出羽绒衣,这是第一次穿上买了两年的羽绒衣,做好在此过夜的准备了。6点多,太阳悄然落山,我们轮流去路边小摊上吃饭,为过夜储存能量。

 

坐在板凳上,静静地等待着命运的安排。七点刚过,领事电话来了,这次他用外交口吻跟那头儿商讨这件事,我们一句话听不懂,看到头儿脸上的表情缓和些了,领事的谈话成功了。头儿将她们两人的护照扣押作为担保,只有我的护照还给我 ,我们必须在周一的上午830分到这里办理盖章手续。感谢中国领事馆的领事,否则今夜将是一个不眠之夜。

 

我在移民局对面换了钱,1美元=6.95玻利维亚诺,跟中国货币几乎等值。玻利维亚时差比秘鲁提早一个小时,刚好跟国内黑白颠倒。

 

打车15玻利维亚诺到科帕卡瓦纳,其中LP推荐的RESIDENCIAL ARANSAYA客满了,这个小旅馆的院子实在太美了,第二天忍不住又去问房子,还是全满。我们就在它隔壁的小旅馆住下,房间很简陋,不值得推荐。单人间没卫生间25诺,双人间30诺不包早餐。

 

住下后我到边上市场的小摊上吃炸鱼,配上土豆和沙拉,一份套餐15诺,这里的物价比秘鲁要低。今天非常累,十点多就上床睡觉了。

 

困兽犹斗---手持玻利维亚签证无法入境的中国人
困兽

 

 


困兽犹斗---手持玻利维亚签证无法入境的中国人
玻利维亚诺

 


困兽犹斗---手持玻利维亚签证无法入境的中国人
硬币

 


困兽犹斗---手持玻利维亚签证无法入境的中国人
一个骑车过关的老外

 


困兽犹斗---手持玻利维亚签证无法入境的中国人
玻利维亚国旗

 


困兽犹斗---手持玻利维亚签证无法入境的中国人
移民局内部办公室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