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伊朗人是如何举行派对的

(2010-08-31 22:02:41)
标签:

伊朗伊斯法罕

分类: 亚洲

伊朗人是如何举行派对的
                          扎哈拉卧室的相片

离开NEDA家,没有看到阿里来接我们,我心里多少有些不安。

Neda她叔把我和小雨装进皮卡里,飞驰在黄昏的窄巷中。

去哪里?去干嘛?一无所知,这不是劫持人质罢了。

因为我们是中国人。

她叔性格开朗,一边开车一边跟我比比划划地说些什么,看到我茫然的眼神,他挥了挥手,做了个无奈的表情。

 

车子在宿舍区停住,我询问的目光看着她叔,他做了个上楼的手势,我不懂他葫芦里卖的是啥药。

我们跟着她叔上到2楼,房门打开,一位妙龄女子出现在我眼前。

“我女儿扎哈拉。”她叔介绍。

扎哈拉穿着米黄色风衣,身型苗条,脸庞的线条特别柔和。要是没有满脸的青春痘,也是一位小美女。

她叔相中我了?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自己都觉得好笑。

在伊朗,东方男人难免会自作多情。

 

“你好JACKY,欢迎来我们家,这位是我母亲,这是我姐姐。”扎哈拉用流利的英文介绍她身后的两位女人。

“你会说英文!”我高兴地喊到。

伊朗美女多,能说英文的美女却极少。neda要像她能说英文,那么相亲结果无法预测。

 

扎哈拉家的大厅足足有50平方米,欧式装潢,波斯地毯典雅高贵。家具簇新像是无人使用,一眼看出这是中产阶级人家。和NEDA的平民家庭家少了很多生活气息。

 

扎哈拉跟温柔贤淑的neda大不相同,她知性而时尚。

“这是我姐姐画的油画。”她指着墙上的油画。

在neda家看到她的油画,大为感叹了一番。如此看来,伊朗女子学油画蔚然成风,就像国内孩子都学弹钢琴,谁家的孩子的父母似乎都不愿错过让孩子成为钢琴师的机会。

楼上是扎哈拉姐弟三个的卧室,扎哈拉带着我们一间间地看过去。扎哈拉姐姐是教师,较为内向,跟着我们,不吭一声。

扎哈拉卧室张贴着很多相片,她的艺术照,光彩照人,还有她和姐姐大学毕业带着学士帽的相片。

 

“我爸爸说邀请你们参加我母亲的家族派对,我们马上就出发。”黑袍子罩身保守的伊朗女人还参加派对,会不会很疯狂啊,我心底透出一丝好奇。

派对在扎哈拉姨妈家举行。我和小雨还有扎哈拉的姐姐坐她开的小车。

扎哈拉文弱的外表下有颗狂野的心,她就像街头的飙车党,把这部像QQ一样的小车开得像拉风的宝马赛车。

这是一个跟neda风格完全不同的波斯女孩。

 

“我母亲有7个兄弟,3个姐姐,每个月他们都有一次家庭派对。”

“天啊,11个,他们可以建一个足球队了。”小雨在后座叫起来。

车子呼啸地在巷子里停住,扎哈拉的父母早我们一步先到了,难道是有其父必有其女。

 

屋子里已经来了不少人,男女分两边靠墙坐在地毯上聊天。

“听说你喜欢neda?”没想到是这样的开场白,伊朗人还真直率。

问话的不是扎哈拉的某姨夫就是某舅舅,他怀里抱着个可爱的孩子。

消息传的真快,我瞟了一眼坐在墙边欢快唠嗑的她叔。

“是啊。”他笑了,那孩子也笑了。

 

每进来一拨人,他们就挨个男子行拥抱之礼,到我这就改握手了。

边上立即有人向他们介绍我,接着他们打量我一眼,都会心地笑了。

“看,这是你们国家的电视剧。”

电视中正上演古装电视剧,那是韩剧《朱蒙》,目前韩剧在伊朗也火的不行。

伊朗人非常不了解韩国,经常遇到街头的年轻人冲着喊“朱蒙,朱蒙。”

“那是韩国的电视剧。”我纠正他们。

“韩国人跟中国长得不一样吗?”他们反问道。

我顿时语塞。

 

11个兄弟姐妹带上妻子丈夫就是22个人。还有几个年轻的是他们的孩子。屋子里已经坐满,年轻人都坐到阳台去了。

人到齐,就开始分点心和茶水,接着还有一种黄色的冰激凌了,很甜。看来他们的派对也就是如此了。

小雨拿着相机逐个给那些黑袍女人拍照,她们不时发出欢快的笑声。

这就是美国媒体报导的邪恶国家的一幕。伊朗就像古代中国非常看重家族的凝聚力。

填完肚子后,就不断有人过来跟我合影,他们虽然没有相机,却都有能拍照的手机。

扎哈拉的表弟哈桑是个活泼的帅小伙子,他跟我合影时,突然在我脸颊上狠狠地亲了一口。

 “啊”我的一声尖叫,全屋子的人都笑倒了。很遗憾,相片留在他们的手机里了。

“这有水烟吗?”打从进入中东,小雨就迷上了水烟。

哈桑迅速地从家中找到一支玻璃水烟瓶,把它放在院子的阳台上。

烧炭是个麻烦事,哈桑露了一手绝活。他将点着的碳放在铁制的碟子里,碟子上连着一根一米长的铁链,接着哈桑就像玩杂耍那样把它挥舞起来。

院子里,暗红的炭火像夜空中的流星。很快碳就烧透了,小雨就满脸享受地坐在阳台上吞云吐雾起来。

“你踢足球吗?”哈桑帅哥问。

“我喜欢网球和羽毛球。”我在学校是篮球队主力,也进过校排球队混了一个月。

“我是足球队的,明天来看我们踢足球吧。”他热情的邀请。

“好啊。”

哈桑飞快地在纸条上写下了地址递给我。派对已经结束,扎哈拉催促我们离开。

 

 

伊朗人是如何举行派对的
闺房里的相片

 


伊朗人是如何举行派对的
扎哈拉姐姐的卧室

 


伊朗人是如何举行派对的
姐姐的相片

 


伊朗人是如何举行派对的
姐姐的油画作品



伊朗人是如何举行派对的
可兰经

 


伊朗人是如何举行派对的
扎哈拉家里的大厅

 


伊朗人是如何举行派对的
我怀疑这餐桌就没用来吃饭过

 


伊朗人是如何举行派对的
家庭聚会

 


伊朗人是如何举行派对的
女人们都包裹很紧

 


伊朗人是如何举行派对的
男人们坐在另外一边

 


伊朗人是如何举行派对的
帅哥

 


伊朗人是如何举行派对的

小雨给她们拍照

 

伊朗人是如何举行派对的
 吃冰激凌的孩子

 


伊朗人是如何举行派对的
她们也用手机来拍和我的合影

 


伊朗人是如何举行派对的
胖小子

 


伊朗人是如何举行派对的
漂亮的眼睛

 


伊朗人是如何举行派对的

伊朗人是如何举行派对的
准备水烟

 


伊朗人是如何举行派对的
点火

 


伊朗人是如何举行派对的
开始享受的小雨

 


伊朗人是如何举行派对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