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那一扇黄色的门扉,曾经为谁而开《穿行大北线之五》

(2009-03-02 21:13:10)
标签:

尘缘背包看世界

西藏

色拉寺

旅游

分类: 中国

那一扇黄色的门扉,曾经为谁而开《穿行大北线之五》 

 

那一天闭目在经殿香雾中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转经筒 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啊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那一刻我升起风马  不为乞福  只为守候你的到来


那一日垒起玛尼堆  不为修德  只为投下心湖的石子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  不为超度  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磕长头在山路  不为觐见  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这一世转山  不为轮回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这首流传已久的情歌,世人皆知出自六世活佛仓央嘉措之手,先不考证是否属实,那一行行诗句如法会上的晨鼓敲动着入藏者的心魔。9月6日下午,我将“肺水肿”证书塞进黄皮袋里,带着大家去八角街的玛吉阿米,不为别的,只为了拉萨那午后醉人的阳光。

 

那黄色的门扉后,隐藏着是怎样的感动;昏暗的台阶上,延伸着时空相隔的错位;远处的康巴汉子,正将眉宇间的思念紧紧地拧成一团;口中吐出的青烟,转眼散去,一如短暂的生命;阳光,温暖地卷缩在舒坦的靠垫上,墙头灰色花纹的小猫,把眼睛眯成一条缝,它仿佛看到了两个字——和谐。

 

9月7日素有“西藏第一座寺庙”美称的桑耶寺,位于山南扎囊县雅鲁藏布江北岸的扎玛山麓,距离泽当镇38公里,是藏传佛教史上第一座佛、法、僧三宝俱全的寺庙。

 

桑耶寺于公元762年开始兴建。寺院选址于藏王赤松德赞的出生地,藏王赤德祖赞的冬宫附近。由莲花生大师主持桑耶的建设,建筑仍保持寂护大师的原设计,赤松德赞亲自主持了奠基。

 

因为交通不便,一直没有机会去参观,这次又听说动乱后被禁止入内,还是想去碰碰运气。一早去大昭寺坐班车,没想到一天只有一班,七点就发车了,只好到拉萨东站坐上去则当的班车。

 

初秋拉萨郊外树叶已是一片金黄,雅鲁藏布江两岸景色令人心旷神怡。两个多小时来到渡口,下车后见到几个警察告诉我们桑耶寺进不去,都到了河边,我们不死心,依然包了那木板机动船到对岸。上了拖拉机,在惊呼声中一路颠簸到桑耶寺大门口。门口沙包堆砌半人高,两个军警黑洞洞的枪口对着我们说:“没有介绍信,任何人不得入内。”

 

“你们从哪来啊?”一个身形微胖的女子从一户人家闪出,端着饭碗问我们。“拉萨啊。”“你们进不去的,我住了三天才混进去了。”这话对我们简直是当头一棒,大家跳下车纷纷出谋献策,最后决定找当地书记去说情。到了衙门里,只有几个小干部围着桌子吃午饭,“放假了,领导不在,我们无法做主。”无功而返,沮丧时,阿阮面带喜色从屋子里奔出,“我们有土鸡吃啦!”就这一嗓门就把大家情绪调动起来,千里迢迢而来,感情就为了这土鸡来的。阿阮自告奋勇留下当厨监,我们跟着北京女子上山看一眼桑耶寺。小山包看起来不高,坡度却挺陡,爬上去气喘如牛,到了半山就能远眺被青稞田包围着的美丽的桑耶寺。

 

下山回去就有大锅的土鸡面条吃,阿阮还要了两个西瓜,这一顿吃得可真过瘾。小店又来了一帮人马,是从拉萨徒步来,一个个灰头土脸的,看着我们碗里的鸡骨头两眼闪烁着饥光。

 

9月8日上午将两本护照递进尼泊尔使馆。下午去三大寺之一的色拉寺,色拉寺全称为“色拉大乘洲”,位于拉萨北郊的色拉乌孜山脚。依山面河,绿树掩映,高耸的金顶在蓝天的映托下奕奕生辉,光彩夺目。色拉寺的寺名来源说法有二:最常见的是因其建寺时山下的一片茂盛的野玫瑰(藏语“色拉”)而得名;又说该寺始建时天降冰雹(藏语“色拉”)故名。

 

色拉寺原一辩经闻名,动乱后辩经就不对外公开。后山是天葬台,满山巨大的岩石上雕刻着颜色鲜艳巨大的佛像,山顶经幡飘扬。我在直贡梯寺曾经看过天葬,就没刻意上山观看。跟朋友无数次谈及天葬,每次我都用手在某个朋友身上示范,感觉自己都快成庖丁解牛的屠夫了。

 

直贡梯寺是藏区最有名的天葬台,很多死者不远千里而来。我是2003年前往观礼的,早上4点开车,赶在天亮时到达,死者由专人背上天葬台,我默默地跟在背夫后面,看着他将用毯子裹成一团的尸身艰难地背上山顶。

 

天葬台周边用铁栅栏围成,持直贡梯寺门票便可进入。天葬台用石头砌成圆形的台子,大约十平方米。当桑烟点起,漫天的秃鹫如涌出山洞的蝙蝠般盘旋在天葬台的上空,左手拿铁钩右手拿长刀盛装出场的天葬师已经开始解剖了。按习惯从肩头开始下第一刀,一直将身上的肉剔除放到一边。当天葬师直起腰板,秃鹫如同得到信号,俯冲而下,黑压压的盖住了整个天葬台。一阵夺食,尸肉荡然无存。

 

如果是僧侣,骨架用白色的哈达围绕,放进一顶小轿子,抬到高处火葬,舍利子和骨灰将葬入白塔。如果俗人,骨头用石头锤子砸烂,在洒上糌粑混合,让秃鹫继续食用,这样死者就能随着秃鹫上天,达到完美的境界。

 

当时一具尸身从四川藏区运来,已经腐败发绿,打开毯子,肚子鼓涨如小山包。那一刀下去,就听见旁边的呕吐声此起彼伏。我恶作剧地掏出一块巧克力,递给旁边的女生,她恐惧地用手捂住嘴,另一只手连连摇晃。我笑盈盈地把巧克力塞入口里,她看我的古怪表情我至今还没能忘记。

 

从色拉寺回去时接到图图短信,说要请全体队员吃烤全羊,庆贺明天成功出发。

那一扇黄色的门扉,曾经为谁而开《穿行大北线之五》

色拉寺

那一扇黄色的门扉,曾经为谁而开《穿行大北线之五》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