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秋月,大北乡村人尽欢《穿行大北线之九》

(2009-01-20 15:21:23)
标签:

尘缘背包看世界

大北线

尼玛

当惹雍措湖

旅游

分类: 中国

中秋月,大北乡村人尽欢《穿行大北线之九》

当惹雍措湖的雨云 

914  昨晚的雨夜历险大折光头锐气,我答应今天让他睡到八点。七点起来,天微亮,远处山头一片雪白,那是昨晚下的雪,仅仅是那些雪,就让尼玛凭添了几分姿色。

中秋月,大北乡村人尽欢《穿行大北线之九》 

走出旅馆,高原干燥而清新的空气让我精神一振,我不自觉地甩动双臂跑动起来,高原上跑步我还是第一次,当我气喘吁吁回到旅馆,山山正抓着牙刷对着远处的雪山出神。

 

旅馆对面就是尼玛大会堂,崭新的藏式建筑,小县城有个大会堂,一看就知道是援建项目。西藏各个县城都能见到援建的广场和新修的马路,那一排排金光闪闪的路灯我就没见它亮过,地方供电不足,家里都常常停电,路灯就更不会亮起,只能觉得它和那些藏民屋顶的经幡格格不入。一些沿海省份援建的广场富丽堂皇,看着像海市蜃楼,却派不上什么用场,看起来跟汉族的县城更加类似。这些面子工程让藏族的城市失去它原有的味道,远道而来的我常常迷惑这些不伦不类的建筑是出自何种的设计理念。

 

难得今天不赶路,就到旅馆附近四川人的小店吃个丰盛的早餐吧。油条稀饭包子泡菜,大家吃得热火朝天,我一口气干掉一打小笼包,在西部,我从来就保持着旺盛的食欲。财务冰果结帐时,高达170元的早餐价格让我惊讶进大北是不是把大家饿坏了。

 中秋月,大北乡村人尽欢《穿行大北线之九》

当琼措湖

 

去尼玛的路一直在大山顶上延伸,80公里并不远。午后,眼前豁然开朗,出现一面镜子般绿色大湖,雪山倒映平静的湖水中,虽然天空阴云密布,却难以掩盖这一方秀色。这就是传说中的当惹雍错湖吗?这就是我此行渴望一睹真容的美丽湖泊吗?这个大北线的高原明珠因道路崎岖,很少人来过,也很少关乎它的图片。

 中秋月,大北乡村人尽欢《穿行大北线之九》

寺庙

湖边散落着藏族小村,跟我朋友描述过的似乎相似。“我去寺庙打听打听。”我让光头开进寺庙的院子里。我走进庙里,喇嘛热情地邀请我们喝茶,“这是当惹雍措湖吗?”喇嘛指着远处说:“还有40公里才到,这是当琼措湖。”湖水未枯前这两个湖是连在一起的大湖,当琼措藏语含义就是小当惹雍措湖的意思。

中秋月,大北乡村人尽欢《穿行大北线之九》 

春梦

当惹雍措是苯教的圣湖也是西藏第三大湖,南北长70公里左右,东西宽约20公里,湖面海拔4600米。我们沿着湖边开了将近一个小时,还没看到一个村子,“Y哥,如果没有村子,我们是不是要露营啊?”薇薇当心地问我,“一定有的,我朋友告诉我有地方住的。”话音刚落,光头指着半山腰说:“那有个村子。”

 中秋月,大北乡村人尽欢《穿行大北线之九》

我们的旅馆

进村问路,一个戴着毡帽身穿灰色羽绒衣汉语说的不错的小伙子尼玛扎巴领着我们进了个小院,“这是村长家,你们住这吧。”那二层一排四间新房子,每间都有4个藏式木床,倒也干净整洁。第一间房还有灶具,还能自己做饭,我让大家卸下行李入住。

 中秋月,大北乡村人尽欢《穿行大北线之九》

小美女

 

收拾行李时,门口露出一个小脑袋,我回头惊呼:“山沟沟里飞出金凤凰了。”只见这小女孩一身绛紫色的藏袍,胸口斜开襟和袖口处露出白色内里羊毛,腰间缠着七彩线编腰带;红扑扑的脸蛋上一双明亮的大眼;一条金黄色的金丝头带将乌黑长发一把捋向后脑勺;耳垂上可爱的塑料耳环;看见众人都盯着她,小女孩羞涩地一溜烟跑了。

 

人算不如天算,我们在大北线最美丽的当惹雍措湖过中秋真是老天的厚爱,还有小厨房可以让我们大展手脚。小村地处僻壤可是好吃东西不少,羊腿一斤15元,萝卜青菜他们都种,还有米酒呢,大米在隔壁仓库随便要,进去一看包上写着“援藏大米”,藏民不习惯吃米,这米就我们游客喜欢。我在县城还买了扒鸡和豆干月饼,随车的蔬菜剩下的还不少,过一个丰盛的大北中秋吧。

中秋月,大北乡村人尽欢《穿行大北线之九》 

联欢

 

这次出行的冰果和梅子都是下厨的一把好手,我这回可以实实在在地当一回老大了。梅子下午就在走廊上忙开了,冰果主厨。日落前就整出一桌子的饭菜,我们的到来的消息,传遍了全村。从村长到妇女儿童,潮水般涌到院子里围观我们这群外来人口。

 

中秋的团圆饭刚结束,孩子们就欢呼着冲进我们的屋子。阿杨担任本次大北线中秋联欢晚会的主持人,她给孩子们唱了首歌,暖场后就你一首我一首表演开了,小美女桑吉阿姆果真美丽多才,跳舞唱歌全能,我和粉红叔叔还给她伴舞呢。

 中秋月,大北乡村人尽欢《穿行大北线之九》

当中秋皎洁的月光照亮我们的院子,晚会也到了高潮。我们将月饼拿到院子里,孩子们和大人一起开心领到月饼,他们都是第一个过中秋节。光头将车上的音乐打开,我们和藏民们围成一大圈跳锅庄,尘土飞扬,欢声笑语,这个大北的小村今夜沸腾了,我们的心今夜也沸腾了。

 

跳舞跳累了,孩子们还不肯离开。女生们在阿杨的带领下跟孩子们玩丢手帕游戏,这个游戏在我记忆中几乎消失,没想到在大北我们都回到了童年。微微右手挥舞着手帕,一边跳一边唱着那首儿歌,突然放下手帕在藏族小姑娘的身后,只见那小姑娘跌跌撞撞地爬起来,绕着圈子追着薇薇,大家都笑得前俯后仰。月色下,我们跑啊跳啊唱啊,快乐原来是如此简单,中秋的月色原来是如此迷人。

 

村民们也跟我们一起狂欢到午夜才渐渐散去,回到屋里,微微和山山还热情高涨地提出要玩“杀人游戏”,我一直对这游戏有恐惧感, “杀手”牌一到手,我就口干舌燥说不出话,要嫁祸于人对我仿佛是假戏真做那么难以启口,因此我始终都是辩才最弱的那一个。图图也是新手,满口胡言乱语,在抓到杀手的那把里,轮到他发言,竟然大骂游戏规则而蒙混过关,成功成为金牌杀手。这个世界已经有太多虚假,连游戏时我们还要在假象中挣扎,我不会喜欢上这个游戏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