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去东北的雪地里撒撒野

(2008-08-25 11:34:45)
标签:

杂谈

旅游

东北

长白山

分类: 中国

去东北的雪地里撒撒野

 艾林林场

去东北的雪地里撒撒野

 

 

去东北的雪地里撒撒野

 

 

去东北的雪地里撒撒野

 冰瀑布

去东北的雪地里撒撒野

 

天池一角

去东北的雪地里撒撒野

日出青山

去东北的雪地里撒撒野

 

 

去东北的雪地里撒撒野

 日落松花湖

去东北的雪地里撒撒野

 生命的树

去东北的雪地里撒撒野

 炊烟

去东北的雪地里撒撒野

雪蛋蛋 

去东北的雪地里撒撒野

 松花湖

 

去东北的雪地里撒撒野

 温泉

 

去东北的雪地里撒撒野

 通向天池的路

去东北的雪地里撒撒野

 

去东北的雪地里撒撒野

 石头林

去东北的雪地里撒撒野

冰河

去,到东北的雪地里撒撒野

 

一到春节大假,就会想到北国的冬天。千里冰封,万里雪飘,那是南方人向往的地方。福州冬天温度都保持在零度以上,极少下雪,很多人长到几十岁也没见过雪的样子。那么今年春节,就让我带着福州人的渴望去看看东北的雪吧。

说起东北,感觉就像是冰窟窿。“到底有多冷”?让我告诉你们,现在暖冬,在市区,最低也就零下15度了。因为屋子里都有暖气,在户外的时间又不会很长,穿上保暖内衣,再套上羽绒服,最外面再来件冲锋衣,就足够了。如果上长白山,那里风大山高,一定要带羽绒衣,最好穿当地卖的棉靴(100元/双),袜子穿两双厚实的。如果穿高帮登山鞋,一定要加上雪套,我的CAMEL牌GTX鞋子就在那个冬天毁了(雪灌进去后烘干脱胶)。帽子,手套,墨镜这都是必须的。

飞机在夜晚降落在东三省的长春市,背上大包来到机场外,感觉突然掉到冰窟窿里,周身的体温一下就被带走,脸上的皮肤几乎僵住,真的很冷呢。

到了东北,滑雪自然是少不了的。看过电视上那些运动员滑雪时帅气的姿势,早想体验一回了。长春的镜月潭公园里有座人工造雪的滑雪场,坡度不高挺适合我们这些初学者,带上滑雪帽和墨镜,穿上厚重的滑雪靴,卡进细长的滑雪板,提着两根滑雪杖,感觉自己超帅超专业,开始幻想那些高难度动作了。

没想到一开始,连走路都艰难,脚下多了双超长的鞋子,重心都不好把握了,从大厅走向滑雪场就挪了十分钟。一堆人都聚集在雪地上学走路,好像是刚刚学会站立的孩子,一会儿这个滑倒,一会儿那边尖叫。我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终于可以上山了。上坡是一个环形的缆车,不过没有座位,用手抓着绳索,站立着往上行。上行没有几米,我感觉脚下不平,晃了晃就了失去中心,一个侧倒仰天摔在雪地上……第一次倒地,爬起来费了老大的劲,只好又回到起点继续上行。

来到滑点,大家都站成一排往下冲,前面就看到有人仿佛被机枪扫中,在雪地里倒地翻滚。站到了滑点上,在山下看起来很缓的坡,感觉陡了不少,我咬了咬牙,冲!放下重心,两腿微微向内,滑雪杖向后一点,身子就飘起来了,下滑速度越来越快,两耳呼呼生风,啊,好爽啊,一过半山腰,心就虚了,怎么还没摔倒呢?一分心,眼前地平线突然一歪,腾空落地,就是一个小滚翻。不过雪地上摔倒还挺舒服的,不疼不痒的,就当在雪地上撒了一次野吧。

收拾残局,顺利滑到山下。人生中第一次,在东北的雪地里撒撒野,非常过瘾!

 

烧焦的登山鞋,和神奇的地炕

 

从吉林市坐班车去艾林林场,公车上有条贯穿到车尾的管子,里面的废气用来当暖气的。脚踩着管子,温暖得进入梦乡。忽然梦到火烧房子,鼻子里一股焦味,我醒来一看,车子没烧着味道从脚底而来,原来是登山鞋的鞋底差点粘住管子。

在黄昏时分到达林场,远处的松花湖早已结冰了,简直是一个巨大的滑冰场。此时太阳已经落山,天边一片紫红色,那色彩不同与我所看过的落日颜色,在宽大的冰面后面,一场精彩的大型歌剧要拉幕了。

晚上住林场场长家,三房一厅一厨的平房,奇怪的是孩子们都坐在瓷砖地上玩,不冷吗?我脱鞋进入屋内,一股暖流直透脚心,这是怎么回事,地下是熔岩吗?女主人告诉我这是地炕,厨房烧柴,烟气通过地下管道通到整座房子的底下,因此大冬天坐在地上也十分舒服,真是好办法。

农村的厕所全部搭在大门五米开外,夜晚上大号需要很大勇气。挟着屋里的暖气,开门后奋力冲向岗哨模样的木头小厕所,扣上木门,黑暗中打开电筒,找准方位,裤带一松,你就感觉坐在冰块上,那个刺骨啊, PP很快冻得失去知觉。用尽最后的气力,我提着裤子飞似奔会房里,我发誓,天黑后,我坚决不出房门一步。

第二天,天不亮我就摸到村外的小山头,林场的小村子就在眼皮底下。支好三角架,哆嗦着在冰天雪地里守候着日出。天蒙蒙亮,夜色褪去,那些镶嵌在白色的棋盘上的房屋像是魔幻城市一样出现在我的面前,松软的雪堆在屋子周围,淡蓝色的炊烟一道一道地升起,像是飘起的长发,一个祥和北国小村的清晨尽现眼前。

当村子里的孩子窜出屋外,大地便苏醒了,鞭炮放得脆响,还拉起雪橇,一个接一个拉在雪地上奔跑,可欢快呢。

 

吃狗肉泡温泉

从吉林市坐火车到边陲小镇延吉,那的狗肉特别有名,上狗肉一条街去吃。家家挂着红灯笼,喜气洋洋,这才像个过节的模样。找了家人多的,进去一看,好家伙,包厢里居然是大炕,盘腿坐暖炕上吃着香喷喷的狗肉煲喝狗肉汤,那个爽啊!不一会我就浑身冒火,大汗淋漓,脱得剩下一件衬衣还要跳下炕来,这东北的狗肉比二锅头还劲大。

到了延吉,坐车到二道白河镇,再打车上长白山,入住杜鹃旅馆。长白山有几个看点:徒步看冰瀑布,上天池顶;看地下森林;看温泉边树挂,泡露天温泉。最休闲和享受的就是泡露天温泉啦,长白山温泉属于高热温泉,多数泉水温度在摄氏60度以上,最热泉眼可达82度,放入鸡蛋,顷刻即熟。

温泉边,因为蒸汽上升遇冷结成树挂,一排排扎着白色小辫的松树在蓝天的映衬下格外的美丽。泡露天温泉最豪华的地方就是大宇宾馆,一个人80元,里间是淋浴间,大池从墙底通到户外,男女隔着一道石墙。身子浸在滚烫的温泉里,头上飘着雪,发梢上结了一层薄冰。远处是白茫茫的雪山,你裸奔也不怕有人偷窥。

有个小男孩,从水里跃出,扑向边上的雪堆,几个翻滚,又扎进池里,冰火两重天,在这孩子的身上看到了旺盛的生命力。泡温泉切记不要空腹,我的朋友曾经晕倒在里面。

 

那夜,在月下走了一段永生难忘的路

小金和小肖是我在杜鹃宾馆里认识的朋友,他们两都是三上长白山了,就为了拍摄美丽的雪景。还有个北京来的女孩,他们两都叫她“星期五”,因为她独自走路上山,他们在路上捡到她,把她用车拉上山的,那天是星期五,因此把这个绰号给叫开了。

小金答应带我上天池拍落日,结果还没走到山脚,暴风雪就来了。可怕的气候,我无法迎着风雪前进,要倒着行走,看看没有转晴的希望,我就先退回旅馆。

晚饭时分,小金和小肖就回到旅馆,他们向上登了一阵也抵挡不住退下来。小金没有带帽子,耳朵被冻伤了,他一回来就找了一大杯的白酒仰头喝光,我看到他的耳垂已经是透明状,彷佛要淌出水来。

第二天天不亮,小金带着我们去山谷拍日出。昨天的大雪过后,山路的积雪都到大腿根部了,黑暗中,我们等候在冰河边,一个小时,我的大拇指开始失去知觉,我想起登山队员经常冻伤而割掉脚拇指,心中的寒意更甚。天亮了,日出并没有如期来到,我们回去修整,准备下午上天池。

到了天池脚下,上山的石阶已经被雪覆盖并冻住了,从下看上去就是一个巨大的雪坡,坡度虽然不是很陡,但是没有台阶的路很滑。我没有登山杖,不过路当中有条粗绳子,路陡得地方只能抓着绳子往上爬,爬上这个雪坡,往东拐有条小道,接着是钻过一个十米的冰隧道,正当我浑身大汗呼呼喘气的时候,眼前突然开阔,小金在前面喊:天池到啦!这儿海拔有2000米呢,眼前是一片巨大多么冰面,天池全冻住了。我们走到天池冰面的中心,架起相机耐心等待着。寒风刺骨,日头在山间晃过,将红色的光线投在岩石间,按过快门后,我看到小金开始收拾器材了,我也迅速收拾往回走,到了天池的边缘,我回头看他们的时候,就突然呆住了:那红色的光线已经转化为奇异的酒红色,我放下摄影包,跪在雪地上掏镜头,当我举起相机,那光线却消失了。那奇妙的一刻,只留在了记忆里。

下山时,天色渐黑,我们一溜人抓着缆绳坐在冰面往下滑,我在最前,就像坐在超大的滑滑梯上,下面是一片漆黑,感觉一松手就会滑进深渊,心脏砰砰乱跳。后面的见我慢,就用靴子往我背上踹,我手上一松突然加速下坠,惊得我失声大呼,幸好绳子离我不远,我又回到滑道上来了。这么下山虽然有点惊险,速度却是快多了,而且省力。下到山脚,抬头一看,满天的繁星,在黑黑的天空中格外明亮,一轮皎洁的明月,悬在我的正前方,月光洒在雪地上,一片银白的反光,让整个黑夜透亮起来。踩着尺高的雪,发出“唰唰”的响声,那是一种美妙的感觉。几年后我还不断回忆起那个静谧的夜晚,一小队人在月光下走,留下一串串清脆的脚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