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狂野东非-坦桑尼亚《二》

(2007-11-22 12:33:44)
标签:

旅行/见闻

背包客

东非坦桑尼亚

玛雅拉湖

国家公园

塞伦盖提

长颈鹿

分类: 非洲
狂野东非-坦桑尼亚《二》
 狂野东非-坦桑尼亚《二》

大嘴河马

狂野东非-坦桑尼亚《二》

奔跑的角马

 

进入大草原

6月2日早上出发去赛伦盖提公园,天下着小雨。路过恩格鲁恩格鲁火山口公园,我一看海拔表,2200米,真高。森林里浓雾迷漫,冷飕飕的。从高处眺望那大片浅蓝色火山湖,就没感觉这和火山能有啥牵连。

盘山路下来,天转多云。在赛伦盖提公园的入口处吃午餐,许多小鸟围来等着我们的赏赐,它们颜色鲜艳,叽叽喳喳,象一群快乐的孩子。塞伦盖提是东非最著名的国家公园之一,正如马赛伊语“无边无际的草原”,它占地14763平方公里。

军绿色的吉普飞奔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放眼望去,三五成群的羚羊,斑马正悠闲地吃草,它们才是这片草地的真正主人。

露营区是在草原围成的区域,地域很广,但是条件简陋,吃饭要搭桌子椅子的,今天只有我们一顶帐篷。厨子做了意大利面,味道很棒。吃完早早就去睡觉了。

 

泡澡的河马

6月3日雨季已过,水塘渐渐萎缩,二十几头身躯硕大的河马堆挤在小池塘里,水面上只露出和它们大个子极不相配的小眼睛和小耳朵,长得小帅的黑人司机ASTONE对我说:“河马只有天黑后才会离开池塘,上岸找吃的,不过那时我们站在这里将是很危险的。”话音刚落,平静的池塘突然翻滚起来,一头河马张开血盆大口作势向一旁的河马咬去,那张口足以容下3-4岁的幼童,另外一头河马立即反扑,两股巨浪相交,撞开无数晶莹的水花,两头相搏怪兽闹腾了几分钟,池塘又恢复了平静,偶尔能看到河马呼吸时从鼻子里喷出的小水柱,“它们能在水下潜六分钟”ASTONE指着河马说。

大迁徙途中的角马

每年六月,南部非洲正值干旱的冬季,大批食草哺乳动物向温暖的北方迁徙,途径津巴布韦,莫桑比克,坦桑尼亚,最后到达肯尼亚的马赛马拉草原。在这漫长的征途中,角马,斑马和羚羊不断汇集,到了七月进入坦桑尼亚,已经是一支浩浩荡荡的百万大军了。

来了,它们来了,角马在草原上划出一个大大的弧形,向我们这个方向飞奔而来,两头角马并肩奔跑,头尾相接,草原上尘烟四起,蹄声如密雷般滚滚而来。它们就在我们车前十米穿过公路向左前方奔去,角马的队伍中夹杂着少量的斑马,十五分钟了,这支队伍还源源不断而来,按这流量计算,这群角马有一万多头。

角马是以家庭为单位组成的小群体,一群约有15头,围绕着自己的家小不断奔跑的就是公角马,做为家长,它要照顾小角马在奔跑过程中不失散,奔跑一停止,它就把小角马自家的群里赶,它还要防止其它公角马对妻妾们的企图,每当其它公角马靠近,它立刻飞奔迎去,头一低,亮出犄角,“啪”清脆的撞击声响起,进犯的公角马觉得取胜无望,便落荒而逃,公角马一直将它撵出十米外才罢休。当家长可真是个体力活,我看着它来回奔跑从没有停过,其它角马都在埋头吃草,不知何时才是它的进食时间。

狂野东非-坦桑尼亚《二》

合欢树上的秃鹫

狂野东非-坦桑尼亚《二》

 

河马

狂野东非-坦桑尼亚《二》

角马群

狂野东非-坦桑尼亚《二》

河马池

狂野东非-坦桑尼亚《二》

呼吸

狂野东非-坦桑尼亚《二》

角斗

狂野东非-坦桑尼亚《二》

狂野东非-坦桑尼亚《二》

狂野东非-坦桑尼亚《二》

蓝天下的斑马

狂野东非-坦桑尼亚《二》

老象

狂野东非-坦桑尼亚《二》

长颈鹿

 狂野东非-坦桑尼亚《二》

 

狂野东非-坦桑尼亚《二》

角马过路

狂野东非-坦桑尼亚《二》

角马迁徙途中

狂野东非-坦桑尼亚《二》

围观角马迁徙

狂野东非-坦桑尼亚《二》

角马

狂野东非-坦桑尼亚《二》

飞奔

狂野东非-坦桑尼亚《二》

母子

狂野东非-坦桑尼亚《二》

鸟巢

狂野东非-坦桑尼亚《二》

秃鹳

狂野东非-坦桑尼亚《二》

追逐

狂野东非-坦桑尼亚《二》

角斗

狂野东非-坦桑尼亚《二》

公园黄昏

狂野东非-坦桑尼亚《二》

打劫鸟

狂野东非-坦桑尼亚《二》

狂野东非-坦桑尼亚《二》

水鸟

狂野东非-坦桑尼亚《二》

秃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