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以煜
以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6,479
  • 关注人气:8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老砚台“5 得”

(2010-04-07 11:26:14)
标签:

老砚台

图文记事

艺术经纪人

休闲

老砚台“5 <wbr>得”

 

老砚台“5得”

文图/以煜

 

我说的5得,是因为收集老砚台写过几篇“心得”。

这个词儿,是今晨一睁眼就冒出来的,带着古老的亲昵,有点儿普洱茶的陈味,脑中不由地泛起了文革与插队。是的,那个年代——“心得”二字,是常在眼前晃的。于今想来,在文化革命的年代,这两字,竟如此准确。

每日所思,不就是“心得”么?

我的老砚5得,辑录了我一年来因砚而悟的人生滋味——

一:着魔

二:又得

三:老砚

四:鱼籽歙

五:心得

 

脑中泛起过往,是因为的确又有所得,想着记一下。又懒得再去思想,便打开曾经的“心得”浏览。竟被自己曾经打动,遂以:一得——着魔;二得——又有;三得——老砚;四得——鱼籽歙为题。将因老砚生出的“心得”排列于后,加上链接,即可尽数回眸手中所藏,又不为检索累。此可谓五得也!

 

老砚——

一得:着魔(2009-08-01 10:03:24)

砚台在我的生活中一夜间成为爱物,并在短短几时间,以“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速度,迅速增长,以至于不得不对自己的秉性做出如许判断——贪婪!

是砚的文玩特性唤醒了我潜藏知觉么——画家梦、作家梦,虽然时隐时现,商业着,文化着,矛盾着,不离不弃。但,更多的物质概念,却让我的行为,把生存依然放在首位,它关乎到人的状态、自尊和责任感。尤其男人,没有力量操掌自己命运,哪还有资本谈责任、状态、自尊啊?!

生存铁定的法则——拥有力量,才能拥有自己!

力量自精神、物质、身体,缺一不可。没有力量,存在便同羔羊!

这是我以天性的善良走进商场,感受到的结果。但这不影响我对文化、艺术的向往。即便商业陷落,窘迫无着的情形下,文学、艺术依然是我快乐的通道。我知道,这与我的过往有关——

曾经的写作经历;曾经的绘画经历;曾经的编辑历程,曾经的带有明确美术知觉的影像记忆,以及享誉俄罗斯的“天人茶”产品设计;诉诸媒体的百十篇俄罗斯散记、随笔......这些个依然保留着的文化痕迹,都在我的商业中潜在着,成一种无形的力量,作用着我的行为。

我重未想过,这些没有时间去实现的文化梦想,会沉淀为一方方古砚台的痴迷——像一个载体,以百年千年的厚重把我漂浮的知觉变成实在。

砚,就是这样走进了我的生活。令我的痴迷,欲罢不能。当我把一方细腻如肌肤的清端,贴在胸前潜入梦乡,让体温将百年老墨发醒,方方地印在胸膛之时,我被痴迷弄得不知所措了。

扪心自问:上帝是给了我一个消磨身心的妖魔,还是给了我一个舒缓劳顿的情物?

因了老砚,我才生出一个勇敢的行动——百遍兰亭的书写。不能以满室的书籍墨宝作秀,要借助老砚的力量提示自己,今生的快乐在这里,不失时机,赶快努力!

想着,突然间觉悟——

老砚台,你是上苍的使者;是来帮我重温旧梦得吧!

 老砚台“5 <wbr>得”

老砚台“5 <wbr>得”

老砚二得:又有(2009-09-17 09:48:46)

想到古代诗人贾岛为“僧推夜下门”还是“僧敲夜下门”一个字的选择,而生出“推敲”的典故,与今天我的老砚“入囊中”还是“入堂中”的思量,最后选了“入囊中”的过程,颇有些感慨。虽然我的思量不会有“推敲”的典故产生,但对词语选择,却应和了我的时下的身份——“入囊中”与江湖,商侣相吻。

是啊,江湖、商旅。虽然“身在曹营心在汉”,可生计依然是主导。再说,编辑十几年;商海十几年,对等的生命历程,让我文不文,商不商,是是而非。不由地想到骡子这个插队时每日相濡的畜牲,看着一身蛮力,却是个不生产的杂种。而我如今的身份,商业着还文化着,又能生出一个什么结果来?!

好在,复杂可以用丰富替换,一如好和坏用辩证的方法审视,也可以互换一样。当历史成为过去,谁又能说A君好或者B君坏呢?况,这个世界已把矛盾当成客观存在的两个方面,作用与反作用,这个中学物理课本上就讲明白的道理,实际上已经说明了一个真理——好和坏互为依存,随条件改变可以互为因果,可以互换!

这样想来,觉得,活着,大可不必为什么好坏去烦恼、思虑了,感觉好,才是真的好!

“愚公”——这是在有君堂画廊看文亮的画时,把他的别属“量公”看花眼而读成“愚公”,引来雪华、文亮诸友的一阵讪笑,结果量公未成,愚公却落到了我的头上。好在“愚”、“煜”谐音,我又本姓愚顽,,对愚公反倒有了几分爱意。想着,有一天我的字画也能入了大雅,寻友人刻一方别属,钤于画面,也一定别有情味......

话归正传,自从对砚台着了魔,每每外出,便疯狂地搜寻购买阅读,渐渐地有了些许知觉——喜欢斑驳的有足够岁月痕迹的老砚台。无论大小,无论贵贱,无论贡品还是民间,只要斑驳,老诚,便全在我的视线内。有了这样的知觉,我反倒对藏家垂青的精工细作,有款识有身价的御砚、名砚生出几分嫌来,那是极尽媚俗的功利之物,有铜锈和讨好的明确指向。这种“厌新喜旧”的藏砚心理,日甚。污泥浊水淌得多了,便厌倦了浮华浅薄媚俗,自成心态。

因此,面对这些斑驳的、满载岁月痕迹的石头,便有了只是岁月长河中一滴水的渺小之慨!

对老砚台的痴迷,令我脑中不断翻涌我在天人茶俄语广告语中用的普希金的一句诗——

当你出现在我的面前,如彩色的流萤;如远逝的梦幻......

因此,当这些小小的,留着岁月痕迹的石头,出现时,我内心的激动无以言表。他有否购藏的价值,暂且不说,但就突然间心生的畅快,已然足矣!

 

三得:老砚台与老茶坊(2009-12-14 12:49:46)

 

淘了几方老砚台——在横县,那个满世界都是茉莉花的地方。

第二届茉莉花节,我曾因天人茶要在那里生根,去了,见了县长,还见了中国茶界官员。他们都对我们——期求在俄罗斯塑造一个中茶品牌的目标寄予厚望。却因,走出体制,步入江湖,疏于场面应酬,很好的人脉资源,话说完了也就完了。

如今,一晃4年。天人茶转瞬间进入俄罗斯90多个城市,仅茉莉花茶一个系列,年出口就以百吨记数。不仅获得了2届世界食品博览会金奖;拿了俄联邦绿色食品证书,还走进克里姆林宫,成为俄罗斯国家贡献颁奖礼独家奖品。盛名之下,其实难负。身在项目运筹中,随着东欧、乌克兰、白俄罗斯的进入,市场在扩大,压力也在增加,并无成就、价值念想。常想的,就是银行别关门,商家别倒闭。脑袋別在裤带上的感觉,只有人在商海才能感觉到。

感念文化艺术情结,始终是我舒缓心结、压力的良方。业余时间写写画画,将经历以文本的方式记录在案,求得天人茶忽一日,真的成了中国的“立普顿”,能有一个品牌成长的亲历过程可查。之外,藏古与字画,便成了我之所爱。藏古于我,主要是砚台,并且是突发的热诚。一年之间,百十方上手,却有多半练了眼。赠与文朋,磨墨,赏玩,虽为作旧之赝品,用起来却还得心应手,走眼,也就有了乐得所在之慰籍。
广西茶界道兄——鹤林、伟枢,曾多次邀我再下趟横县,说县茶厂的老总一直想约我们到那里坐坐。我却生性懒惰,每次到了南宁,进了住处,无紧要的事情,便二门不出,弄得宾馆服务员经常打个电话进来,看这个房间的客人,是否还健在。

不久前,鹤林、伟枢动意,称:横县发现了一堆老砚台。想:伪造旧砚的人,断不会把那做旧了的什物儿堆放到县里去。想那砚,定是乡间旧物。这样想着,就有了向往。

这日,鹤林驱车、伟枢、宝强和我,直奔横县去。2个小时的路途,到了,已国午时。县茶厂的老总还在饭店等着,我们却先直奔了那店铺。果然,一堆老砚台早就在那里等我了。要不是太重,我真想全打包了,回来细品,却不能,仓促中把一眼能够打住的检了出来,一数,也十数方光景。今日,择其主要,拿出来晒晒。都是百年以上物事,一下还无法弄清准确石品、年代。却个个令我欢欣不已。

 

四得:鱼籽歙(2010-01-14 10:39:32

想睡个懒觉,却不知为何,醒的比任何时候都早。5点多就再也睡不着了。无奈,拿着本砚台的书,楞是在老坑——水坑、皇岩、大西洞、水归洞;坑仔岩,麻子坑、宋坑这些个名称里面游弋了好一个时辰。从去年初突然地迷上砚台开始。一年时间上手好几十方。老砚台上附带的信息,让我突然地明白了,厚重——这个词的真实含义。有了老砚台,我便对新东西没了兴致。
以端砚说,石头没有明确的新老之別,哪一块石头,你能说出他的年事高低?但当石头被人赋予了文化概念之后,身家就完全地不同了。帝王和平民都是人,不同,就在于身上后期附加的人文光环。石头也然。都出自老坑,石品再贵,新砚又怎能贵过一块宋砚的文化承载?当然,一块绝好的石品,即使在今天,也自有其昂贵的价值在,我想说的是,老砚作为岁月的残存,已如天书,附带了“厚重”这个词儿所负有的全部价值和意义,读它,会让身心温润在岁月的过往中,流连不归......

我有一方宋砚,叫“鱼籽歙”。顾名思义,就是歙砚中的鱼籽石品所为。好几位藏家谋住了,只因抄手的边缘有小块破损粘接的,犹疑不决。恰在这个时候,我把它揽到了手中,断了藏家的念想。想来很不君子。可谁又能怪它撞到了我这个尤喜残损的卖家呢?残损的古物,有种岁月的斑驳感,这是我喜欢的缘由。又正好迎合了艺术不会是完美的,一如维纳斯的那条断膊,她的美就因了残缺,而永恒无二!因此,这方鱼籽歙,因了断裂,才有了岁月的痕迹。况,除却一小处粘接之外,品相完好如初,是一出土的物事儿。

因此,自猎获手中,无以言说的快慰,常掠心头。但想到几藏家的遗憾,又隐生几许不忍。钱是我出的,却断了他们的念想,满足中却也有了残缺的感慨。
非商业心态,这可能就是我的真实。

想:这是明确的市场意识,权当作商场中的一种修为,也未尝不可。

因此,面对这方鱼籽歙,除却喜爱之外,又有了些许精神在。
鱼籽歙掠入囊中已三月余,今才记下。时间已从09跨到了10。一年之隔却已同隔世。

期求来我处打坐的列为道兄、道长看看,识得的,指点一二。也不失为添一点乐。

 

 

老砚台“5 <wbr>得”

 

老砚台“5 <wbr>得”

五得:心得

店主告诉我,这3方砚台,都在清的年份上。

我能够感觉它的淳朴,厚重,久远,简単,但却无力辨别年限。

我喜欢复杂之后的简单,它们恰就迎合了我的喜好。

文玩一如人的经历,繁复之后,简单自成境界。

如同一位阅历丰富的老人,看他是否真地熟成了一尊长者——包容、宽厚,内敛,听多而言少,是标的。

我喜欢这老砚,恰就在这一点。



老砚台“5 <wbr>得”

老砚台“5 <wbr>得”

 

老砚台“5 <wbr>得”

老砚台“5 <wbr>得”

老砚台“5 <wbr>得”

 

老砚台“5 <wbr>得”

 

老砚台“5 <wbr>得”

 

 老砚台“5 <wbr>得”

老砚台“5 <wbr>得”


老砚台“5 <wbr>得”

老砚台“5 <wbr>得”


老砚台“5 <wbr>得”

老砚台“5 <wbr>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