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以煜
以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7,165
  • 关注人气:8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说张星亮刻石

(2009-12-11 09:58:53)
标签:

有君堂画廊

艺术经纪人

篆刻家

文人画

休闲

说张星亮刻石 

說張星亮

文/孫以煜

 

    憑藉讀了幾本印譜就來寫一位篆刻家,班門弄斧自不避嫌,好在藝術本就是以知性打動人的。況,篆刻又以漢字為載體,兼以肖形入石,以繪事為樂,印章自然便也在視線之中,玩味之餘,好惡便有了尺度。

    張星亮的篆刻有明確的古籀、秦璽跡象。由此可見,其刻石是先攢根而後生葉的。學有所成,自有著他的道行。但,縱觀其印作,傳承作為一種必需的語言過程,並沒有過多地限制他的靈性,他的印,自有著他自己的性情與個性,這反倒使張星亮的印章,有了常態中引人、誘人之所在。以至於,篆刻家徐正濂看後,不無感慨地發出:“張星亮的篆刻在一步步地走向成熟和老到!既有秦璽漢印的血脈,又不乏‘現代感’。在南派傳統負荷過重,北派肆意縱容。之間,張星亮的篆刻機趣、理趣並舉,傳統與現代並重!”

    心讀多於手動,是張星亮篆刻風格帶著明確個性影子的潛在原因。心讀更多的是一種領悟,而手動,更多的則是習性。想著機械式的勞作,會生出標準,生出沒有思維痕跡的批量產品,恰就將工匠與藝術家作了區分。這樣想來,就能夠想見,為什麼很多在先人的楷模限定中,勞其一生而了無結果的工匠或藝人,重複他人,沒有自己,正是個中原因。

    書、畫、印,都強調“心手相應”,其中,心在首位。這是張星亮的印章受人關注的成因所在。一如他在日記中的表述——“初學印時,苦無師授又乏印譜,故臨印甚少,經年積籍漸多,但也少之臨摹,但常常展讀印譜,雖未手追之,卻也時時心摹耳。況且古人所謂印宗秦漢之秦漢印非鑄即鑿或為琢磨,非今之用刀而成也。竊以為臨印之主旨在取古人之精神,字法、章法而在其次矣。神既得便可遊刃有餘,正所謂目擊道存者也。讀印略有心得時亦想認真臨之,然生性懶惰,常常將石面塗黑率意為之,無論朱白、粗細,美其名曰:意臨,實乃亂塗胡刻。”

    闡釋,明確地謙卑,但“意臨”二字,卻已道破張星亮學習的方法,那就是,知性為先。因此,心領神會,在張星亮印章風格的形成中,便達成了“有我藝自立”這樣一重情形。

    張星亮的篆刻,機趣盎然,有明確的文人意識。這可能與他的閱讀有關——

    在中國歷史上,篆刻被置於文化藝術成就之列,始於晚明,在17世紀中葉,江西文人徐世溥的一份名單中,首次把董其昌之外的篆刻家趙宦光、何震列入明代傑出的藝術家之列。因何震並非精英階層,名單中,篆刻藝術被排列在文化藝術成就之末端,但這並不影響篆刻作為藝術的存在和對書畫產生的巨大影響。可以說,篆刻與書畫的不謀而合,成就了中國文人畫。此間,被視為明代文人篆刻之父的吳派書畫家文徵明的兒子文彭,(1498——1573),將還未普及的石章引入治印並普及為主要的印材,促成了文人參與的熱誠,使得篆刻從古代工匠的傳擅轉變為文人藝術,從此,石章迅速取代金、銀、玉、象牙等稀有材質的主流地位。材質上的革新,是印章史上的一場革命,成就了篆刻藝術。沒有材质的阻碍,就有了遊刃的靈動。在方寸之間展露心智的文人篆刻,便成為一種新的藝術形式,興盛不衰。

    張星亮的篆刻,方寸之間,寫心自娛,不落窠穴,閒暇之余,視古璽為寶貝,購藏品玩,眼讀心悟,樂此不疲,卻仍以刻石為本,从其心无旁騖的情景看,想必是得了此道點石成金的精髓。

    為了拓展刻石的題材,使其有更多的時機與人們的生活相容,近年來,張星亮的篆刻又多了一重風景——刻佛。將心中之佛外化為筆下之佛。大批的佛像印,在張星亮的筆下,如述如說,結集為《雲岡印象——張星亮刻佛像印選》。我對佛印,此前不敢趨近。以為佛是神,隨意取捨,恐有冒犯。刻家筆下的率性刀筆,將佛成一斑駁印象。妥否?讀了張星亮的刻佛說,豁然開朗。他說,六祖曾言心即是佛,佛即是心。佛性要向本心中尋求,不應向身外去探索。如果你慈悲為懷將成為觀音菩薩;善施好舍淨化自心,你就是釋迦牟尼佛;公平正直將成為阿彌陀佛。而如來曾坐菩提樹下,參悟佛法看透事實,修成正果,說的第一句話就是,眾生皆是佛。所以,由人到佛只是心念刹那間的改變,所以我即是佛,佛即是我。如此說來,張星亮刻的佛,全都是我啊!他是將人類慈善的大美,通過佛的造像,通過藝術,宣讀和傳播。星亮心中的佛便親近地呈現出來,一方方佛像印,如美善的化身,在他的筆下雋刻為我的存在。

     已經知道,張星亮就在並州古玩城一個叫盛鼎軒的雅室裡,弄著他的藝術。並且,時常有文朋畫友聚。還知道,近期他正籌辦一个篆刻展,力倡篆刻的文化力量並使其作用於人的生活。身在外鄉,無缘謀面。可他的篆刻,卻在我案頭,令我屢拜不厭。想,藝術既是知性的產物,其中必有可人的機紓與感染人的大美在。不然,作為一個旁觀者,何以能夠在張星亮得篆刻中徜徉不歸。想,那一定是張星亮的篆刻,得到了藝術之神的指引,因此才有了昭示的力量。試以此文寫給星亮。卻不知然否?


 

说张星亮刻石

文/孙以煜

 

凭借读了几本印谱就来写一位篆刻家,班门弄斧自不避嫌,好在艺术本就是以知性打动人的。况,篆刻又以汉字为载体,兼以肖形入石。以绘事为乐,印章自然便也在视线之中,玩味之余,好恶便有了尺度。

张星亮的刻石有明确的秦玺、汉籀迹象。由此可见,其刻石是先攒根而后生叶的。学有所成,自有着他的道行。但,纵观其印作,传承作为一种必需的语言过程,并没有过多地限制他的灵性,他的印,自有着他自己的性情与个性,这反倒使张星亮的印品,有了常态中引人、诱人之所在。以至于,刻家徐正濂看后,不无感慨地发出:“张星亮的篆刻在一步步地走向成熟和老到!既有秦玺汉印的血脉,又不乏‘现代感’。在南派传统负荷过重,北派肆意纵容。之间,张星亮的篆刻机趣、理趣并举,传统与现代并重!”

心读多于手动,是张星亮刻石风格带着明确个性影子的潜在原因。心读更多的是一种领悟,而手动,更多的则是习性。想着机械式的劳作,会生出标准,生出没有思维痕迹的批量产品,恰就将工匠与艺术家作了区分。这样想来,就能够想见,为什么很多在先人的楷模限定中,劳其一生而了无结果的工匠或艺人,重复他人,没有自己,正是个中原因。

书、画、印,都强调“心手相应”,其中,心在首位。这是张星亮的印品受人关注的成因所在。一如他在日记中的表述——“初学印时,苦无师授又乏印谱,故临印甚少,经年积籍渐多,但也少之临摹,但常常展读印谱,虽未手追之,却也时时心摹耳。况且古人所谓印宗秦汉之秦汉印非铸即凿或为琢磨,非今之用刀而成也。窃以为临印之主旨在取古人之精神,字法、章法而在其次矣。神既得便可游刃有余,正所谓目击道存者也。读印略有心得时亦想认真临之,然生性懒惰,常常将石面涂黑率意为之,无论朱白、粗细,美其名曰:意临,实乃乱涂胡刻。”

阐释,明确地谦卑,但“意临”二字,却已道破张星亮学习的方法,那就是,知性为先。因此,心领神会,在张星亮印章风格的形成中,便达成了“有我艺自立”这样一重情形。

张星亮的刻石,机趣盎然,有明确的文人意识。这可能与他的阅读有关——

在中国历史上,篆刻被置于文化艺术成就之列,始于晚明,在17世纪中叶,江西文人徐世溥的一份名单中,首次把董其昌之外的篆刻家赵宦光、何震列入明代杰出的艺术家之列。因何震并非精英阶层,名单中,篆刻艺术被排列在文化艺术成就之末端,但这并不影响篆刻作为艺术的存在和对书画产生的巨大影响。可以说,篆刻与书画的不谋而合,成就了中国文人画。此间,被视为明代文人篆刻之父的吴派书画家文徵明的儿子文朋,(1498——1573),将还未普及的石章引入治印并普及为主要的印材,促成了文人参与的热诚,使得篆刻从古代工匠的传擅转变为文人艺术,从此,石章迅速取代金、银、玉、象牙等稀有材质的主流地位,变为石材。材质上的革新,成了篆刻艺术,变石料为金石的一场革命。没有身家的负荷,就有了游刃的灵动。在方寸之间展露心智的文人篆刻,便成为一种新的艺术形式,兴盛不提。

张星亮的篆刻,方寸之间,写心自娱,不落巢穴,闲暇之余,视古玺为宝贝,购藏品玩,眼读心悟,乐此不疲,却仍以刻石为本,目不旁骛的情景看,想必是得了此道点石成金的精髓。

 

为了拓展刻石的题材,使其有更多的时机与人们的生活相容,近年来,张星亮的刻石又多了一重风景——刻佛。将心中之佛外化为笔下之佛。大批的佛像印,在张星亮的笔下,如述如说,结集为《云冈印象——张星亮刻佛像印选》。我对佛印,此前不敢趋近。以为佛是神,随意取舍,恐有冒犯。刻家笔下的率性刀笔,将佛成一斑驳印象。妥否?读了张星亮的刻佛说,豁然开朗。他说,六祖曾言心即是佛,佛即是心。佛性要向本心中寻求,不应向身外去探索。如果你慈悲为怀将成为观音菩萨;善施好舍净化自心,你就是释迦牟尼佛;公平正直将成为阿弥陀佛。而如来曾坐菩提树下,参悟佛法看透事实,修成正果,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众生皆是佛。所以,由人到佛只是心念刹那间的改变,所以我即是佛,佛即是我。如此说来,张星亮刻的佛,全都是我啊!他是将人类慈善的大美,通过佛的造像,通过艺术,宣读和传播。星亮心中的佛便亲近地呈现出来,一方方佛像印,如美善的化身,在他的笔下隽刻为我的存在。

已经知道,张星亮就在并州古玩城一个叫盛鼎轩的雅室里,弄着他的艺术。并且,时常有文朋画友聚。还知道,近期他正筹办又一届晋阳篆刻展,力倡篆刻的文化力量并使其作用于人的生活。身在外乡,无力谋面。可他的篆刻,却在我案头,令我屡拜不厌。想。艺术既是知性的产物,其中必有可人的机纾与感染人的大美在。不然,作为一个旁观者,何以能够在张星亮得刻石中徜徉不归。想,那一定是张星亮的刻石,得到了艺术之神的指引,因此才有了昭示的力量。试以此文写给星亮。却不知然否?

 

题图篆刻:石不能言最可人

说张星亮刻石

 

说张星亮刻石

万品已察

 

说张星亮刻石

敏则有功

说张星亮刻石

有所不为



说张星亮刻石

万品已察



说张星亮刻石

雪月花时最忆君

 

说张星亮刻石



说张星亮刻石

说张星亮刻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