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以煜
以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7,165
  • 关注人气:8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也说,兰子的花园(有君堂画事)

(2010-03-04 13:09:24)
标签:

有君堂画廊

中国画家

图文记事

也说,兰子的花园(有君堂画事)

也说,兰子的花园

文/孙以煜

 

兰子是个才女——她,能写能画。写,是职业:画,是身家。

很张扬的两个标签,却不是随意贴在脸上给人看的。

先以“写”说——兰子美专一毕业,就到了报社,美化版面成了她的饭碗。饭碗是吃饭的家什儿,没有三把两下,是端不起来的。好在兰子随父母在文化圈里长大,小学时就有了作文的童子功,有报纸这块地儿,兰子就将写与画一块种了。二十多个春种秋收,一百多个美术人物的篇什儿,就开在了报端——兰子苦心经营的园子里,写家的身份,籍此,就名符其实了。

再以“画”论——小时候,老师一句话:“这孩子,天生就是画画的!”如种子埋在心里,注定了兰子一生的职业——画画的。中学时,她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美术,从中专读到大专;从北京画院,读到国家画院。画画,就成了她栽花种草的一块地儿。让她集中了一门子的心事儿。即使在报社,划着版、写着文章,画儿,却依然是他骨子眼儿里的钙,不停顿地补着。杨刚、汪伊虹......都曾经是她再造的师长,在他们的鞭策下,兰子百十余幅画作,就堂而皇之地开在了名家,师长的眼皮底下,任着歌颂和评点。

是啊,写,虽然是兰子的职业,但画儿确是兰子的身家。  

在兰子身上,“写”与“画”是互补的。比如她写画家——

她说,那是用眼和脑在在作画。

她说,用眼读,用脑画,有时比手更重要。达不到眼高,人再勤快,也很难提高。

她说,写名画家的文章,就是用心脑作画。他们画的好,好在哪里?这个过程,让我不仅走进画家的内心,还触摸到了画儿的本质!

可见,兰子很知性,这种知性,让她貌似慵懒的高大,却积攒了肉眼看不到的能量。当能量在不经意中变成经意的结果时,人们才发现,啊!那朵疯长的花儿,竟是如此开放的!

 

兰子的画儿以人物为主,并且几乎全是女人。

在兰子的眼里——女人如花儿,温情似水;女人柔润的肤色、艳丽的服装;女人的眸、唇、手;女人的扭捏与风骚,都是画儿。

在兰子的眼里——女人是顾影自怜的;是四季的青枝绿叶与花朵;是浓浓的生之慵懒与缱绻;是饱蘸汁液与色彩的笔;是盛开的、破败的花......

因此,兰子笔下的人物,个个风骚缱绻;成风吹的霜打的物事儿,让人感动着。

我读过很多画家写兰子的文章,唯汪伊虹的描述留下印象。她说——

 

兰子画女性如行云流水,女儿本就是水。

生宣喜爱接纳水,敏感而细微,羊毫软软一动,渗化的胭脂便羞涩出微热的腮红;花青暗蓝的一滴汁液也正好浸出女子眼影上冷冷的寒意;一笔水走尽,涩涩的枯墨便是飘零的秋叶与蓬松慵懒的发卷……

一笔笔下去,颜色、墨味、角色、自我就都在了里面了。

女性独有的柔美,曼妙,一味地精微,会流于细碎小气,而兰子有的是大气,她在美丽的同时也大大咧咧,疏疏懒懒,宽宽松松,并具备内在的刚强与能力。这便给她画中原有的优雅与抒情,又增添了浑厚涩辣......

兰子很女性,女性各式各样,而她是奔放纵情的,含情脉脉温柔悱恻,宽宽厚厚也甜甜媚媚。她内心充满着生命的欲望,像成熟的水果膨胀着;像糖份与汁水外顶着。这种生命的张力促使她不断地渴望,期待,寻找着,也勇敢地去尝试投入当代火热而新鲜的艺术与生活,这使她的画自然的获取了当代感。

 

对“当代感”这是我在汪伊虹极尽精微的女性描述中,读到的兰子画作的“关键词”,这个关键词,然我还想到了一个美术评论家对兰子画作的评价——他叫王南冥,是位资深的美术评论家。在兰子的北京画展上,他说过这样一段话——

现在很多中国画家都在传统创作中有意无意地使用装饰化的构图,它多少使中国画有点现代味,在山水画中这样,在人物画中也是这样,这就是通常我们说的“流行画风”的起因,因为对尚未进入现代水墨画领域的中国画家来说,中国画要表示出一点现代感的公式就是这样,于是传统写意笔法与后印象主义,野兽主义混合使用成为一类作品的总特征——兰子的中国画创作无疑也走着这条路,可以说,从传统中国画向有现代感的中国画的移动,已经规定了兰子的走向。

 

由此看来,兰子的画儿,画的是女人,表达的却是一种观念。这种观念已触摸到了艺术的本质,是学术的,也是知性的;是中国传统绘画的当代语境;是用传统笔墨写就的现代散文与诗歌,是女人的妩媚和呻吟;是笔墨纸砚的交响......

兰子乐意地享受并善待着它们,一如上天对她的慷慨、仁慈与给予,因此兰子才找到了最适合她的命运,也找到了最适合她的画。

我悉心的读着这些个关于画家兰子的评说,想:这不正就是兰子这个人与兰子的这些画在当代中国美术园林中的身价和状态么?这不正是兰子的画作能够感染人、打动人的地方么?

《兰子的花园》,是汪伊虹写兰子文章的题目,也是兰子的搏客名。如果说兰子的画,是兰子的培植栽种的花朵,那么,能够容纳这些花花草草的,恰就是“兰子的花园”了!”

 

也说,兰子的花园(有君堂画事)

也说,兰子的花园(有君堂画事)

 

也说,兰子的花园(有君堂画事)

也说,兰子的花园(有君堂画事)



也说,兰子的花园(有君堂画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