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以煜
以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7,165
  • 关注人气:8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谢尔布霍夫茶叶工厂纪行——莫斯科图文纪事

(2009-10-18 17:15:00)
标签:

莫斯科

旅行纪事

莫斯科郊外

茶叶工厂

品牌

杂谈

谢尔布霍夫茶叶工厂纪行——莫斯科图文纪事

 

谢尔布霍夫茶叶工厂纪行——莫斯科图文纪事
文图/以煜

头一次与俄罗斯同仁单独远行——到莫斯科郊外一个叫谢尔布霍夫的小城去考察一个茶叶工厂。
阿列克桑德拉,刚刚入主莫斯科天人茶业公司负责产品生产的业务经理。年逾六十,资深茶人。他曾经有过自己的茶叶品牌和茶叶工厂。天人茶吸引他的原因,是这个纯质的中国茶叶品牌,有预期中的潜力和前景。
在没有考察俄罗斯的茶叶工厂之前,我们潜在的知觉中一直都认为——这里的茶叶工厂再好还能比中国的好么?!这也是天人茶上市6年来,我们重未考察过俄罗斯茶叶工厂的原因。
其实,这样的想法模糊了一个概念——那就是,俄罗斯是一个年吞吐茶叶20万吨的国家,商品茶、袋泡茶的消费,远远大于中国。茶在俄罗斯已经达到了类同于糖和盐的规模化商品,波及到每个人的生活,因此机器化生产能力想必是中国茶叶工厂所不及的。
作为有几十年茶叶生产经验的老茶人——阿列克桑德拉,对俄罗斯的茶叶工厂了如指掌。此行要去的,就是他根据天人茶的市场规模,产品状况选择的。是一机械化能力很强的现代化工厂,适宜于天人茶未来的俄罗斯市场需求。
塞车,几近200公里的路程,要走4个多小时才得。一路上为避免两下无语,造成困顿,我在脑中搜寻这有限的俄语——比如“你去过中国么?”“天气不错”等等,阿列克桑德拉听到我的俄语发问,显出愉快,一口气说了很长一串。而我却只能从“涅巴拉、恰叶、给大咿、亚哈秋、阿拉抱狄......等词汇能够大体明白,他没去过中国,但因为茶叶,他特别向往中国。
"巴尼亚的"(明白)我的表示让他显出特别兴奋。又"滴里嘟噜"说了一堆。但我从“给大咿倚俄罗斯”、“焦不勒、霍拉德诺”这些个词汇,明白了,他在问我中国与俄罗斯的冷暖比较,我说:“给大咿焦不勒,俄罗斯霍拉德诺”(中国温暖,俄罗斯冷”......
这样的对话,无法持续很长。塞车,驶出莫斯科市就用了一个半钟。好在路边有不断划过的原始森林,这是我百看不厌的自地气充盈,空气清爽。深秋的原始林带,除了白桦林有着明确的标识感之外,松树、杂木穿插其间,使得金黄与橙红错落有致,把个丛林点缀得色彩斑斓。想到中国,金色的秋天这个词儿,多用来形容成熟的庄稼,而俄罗斯的金秋,确是针对整个环境的。
出了莫斯科,高速、速度却无法加快,我的视线便一直追逐着不断划过的原始林丛。车每停顿,我都要按下车窗,抓拍一些固化的林木景色。脑中不由地泛出俄罗斯文化学中有关俄罗斯亲近草原,敬畏森林的说法,这与一个民族来自狩猎还是农耕有关。俄罗斯人喜欢肉食,身体多毛,想:这个民族一定来自狩猎或畜牧。在文明高度发展的今天,俄罗斯人依然保留着节假日到郊外的别墅中与森林、原野共处,吃野生的菜蔬果子,烤新鲜的牛羊肉等习惯。明确的狩猎畜牧迹象。
俄罗斯很多神话中的神与魔,多来自森林。森林是他们躲避灾难的福地,却也是妖魔藏身的处所。因此,大片的森林原始着,千百年来就这样自然生长着,这是一个原因么?想:这些个近距离的森林,在我们的家园,成不了盖房的材料,就会早早地成为炉火中的燃料。森林在国人眼里如同羔羊,可以随时杀戳。在这里,森林却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对森林的态度,就是农耕与畜牧狩猎的区别么?

无语的路途,我就作着这样的似是而非的联想——
森林多白桦树,间杂着松树和灌木,粗壮的不多,却多挺拔向上。想到俄罗斯文学一艺术中对白桦树的描写,以及俄罗斯将白桦树作为民族象征的比喻,不同的种族,竟然如此不同。想起在我插队过的平原,老百姓新房子盖成,一定要种上几株可以成才的树,树和孩子一同步入成年,便就坎了,让其身体标本一样,成了另外一幢房子的栋或者梁。这样想来,突然地有一种龌龊感。作为一种生命的存在,眼前的林丛,千百年来一直就是这样自由地生长在这块属于他们自由的土地上,没有人动过要砍伐他们的念头和欲望,因此,它们才挺拔着自己的窈窕和信念......
这样的思维,让我捆度和疲惫,不由地昏昏然,如梦如幻般进入懵懂之态。上午9点多动身,到了茶叶工厂已是下午1点30分。
这的确是一座很有规模的茶叶工厂,天人茶将在这里分装以应对俄罗斯100多个城市的市场需求,规模恰好适中。不仅有袋泡茶的流水作业,连条茶从烘焙到计量、分装、成型的机器化流程应有尽有。想到这个不产茶的国家,每年都要象吞吐粮食一样消化20万吨茶叶,大机器工业化过程,正是茶叶造福人类的资源变成生活必需的物质过程。想到我们这个茶叶年产量已经达到100万吨的茶叶超级大国,把一个类同于粮食、蔬菜的农作物,玩味到出神入化,宗教般的地步,还以文化冠之,恍惚中有一种复杂萦绕在胸,无法自已。
谢尔布霍夫的茶叶工厂,女工居多,年龄不等,每进入一个生产区域,都要换上一次性的鞋帽,外衣。机械在这里颇具俄罗斯风格。机器运行的声音,很像人们在窃窃私语
肚子早就饿了,早晨就没吃饭到这个时间,却没人张罗吃点东西,哪怕到工厂的食堂?可是,没有。

阿列克桑德拉和我一样,就算他吃过早餐,可这一路5个多小时的行驶,他的消耗比我大很多,却没有丝毫吃点东西的意图。这样的情形与国内客户间的生意情形——只要有合作苗头,先推杯换盏,酩酊了再说的情景截然不同。这里,却全然没有。事情完了也就完了。接着就是又4个小时的返程。饿得没了知觉,阿列克桑德拉依然只字不提吃饭的事情。直到晚上17点30回到公司,我和他分手,才确认,俄罗斯,就是“饿”罗斯,也是俄罗斯风格。好在这个工厂的考察,让我对天人茶的规模化运作有了根底;好在此次时间虽短,我却始终都在莫斯科林木间穿行。地气充盈,空气清爽,肚子空着,,精神却饱满,活力欣然......

谢尔布霍夫茶叶工厂纪行——莫斯科图文纪事

看着这样的景色“天的边上”这个词儿,总在脑中闪现。

 

谢尔布霍夫茶叶工厂纪行——莫斯科图文纪事

路边的林木,这样的情景剧多

谢尔布霍夫茶叶工厂纪行——莫斯科图文纪事

 

途中热电厂锅炉有点像装置艺术,被以不同的颜色,令人频生好感。

 

谢尔布霍夫茶叶工厂纪行——莫斯科图文纪事

 

谢尔布霍夫茶叶工厂纪行——莫斯科图文纪事

 

俄罗斯对草原亲近,对森林敬畏,林木都以自己的方式自由生长,少有人工的痕迹。

 

谢尔布霍夫茶叶工厂纪行——莫斯科图文纪事

 

谢尔布霍夫茶叶工厂纪行——莫斯科图文纪事

 

谢尔布霍夫茶叶工厂纪行——莫斯科图文纪事

 

谢尔布霍夫茶叶工厂纪行——莫斯科图文纪事

 

一天没有吃饭,回来时天已经晚了。

 

谢尔布霍夫茶叶工厂纪行——莫斯科图文纪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