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以煜
以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7,165
  • 关注人气:8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丹泥、玄铁、绍兴黄——我读徐杰

(2009-03-06 11:48:57)
标签:

绘画艺术

视觉美图

抽象水墨

图文记事

 丹泥、玄铁、绍兴黄——我读徐杰

可使用键盘上的

丹泥、玄铁、绍兴黄——我读徐杰

 

可使用键盘上的

丹泥、玄铁、绍兴黄——我读徐杰
文/以煜

 

因为没有学院痕迹,所以,徐杰的天分才没有被扼杀!
这是一位" 海龟"学院派画家惊叹丹玄徐杰书象作品时,我突然意识到的。他让我想起了陈丹青对中国艺术教育失望时的感慨。当然,不能一概而论。作为一个已经被现代艺术领域关注的青年艺术家,丹玄徐杰,应了陈师这样的观念——艺术是天赋中灵性知觉的延伸,一旦被模式同化,天性就将被谋杀(抱歉!这是我对陈师概念的理解)!
而丹玄徐杰的艺术,无意中应了陈师期待的结果——没有学院痕迹,完全地把儿童期涂鸦似的率性知觉延伸到成人期的绝无仅有的艺术。这个艺术,是从8岁时木工做家具的木板余料上开始的。童年的徐杰,看着巧木匠在家具上雕花,就学着他们的样子,也在丢弃的木板上雕。涂鸦似的绘画,别的孩子用笔和纸,徐杰却用刀和扳。这可能就是上帝对艺术家灵性的一次昭示,徐杰从没有想过,这个在木板上雕琢的童年游戏,竟然能成为营生,成为他此生快乐的内容!不由地想起齐白石,大师的艺术,不也是从雕花开始的么?!即便后来齐白石成了中国文人画的标志性人物,但他的雕刻,依然被人们看作是绘画最有根底的东西,方寸之间留白布局,画面中透漏的金石气息,无不成为文人画家,望尘莫及的大师气象!
不同于齐白石的是,丹玄徐杰的刻石,始终是他艺术行为中的标签。他的笔墨,多被看作是雕刻行为的延伸,是刻石的放大版。直到有一天,丹玄徐杰,突然地把4尺、8尺的宣纸、布面作品端得出来,与他的刻石一道送上大展,人们才突然意识到,这位刻家,又一条知觉的通道打开了。

其实,丹玄徐杰由雕刻转入绘画,并不突然,且不说他童年涂鸦似的雕琢,已经包含了绘画的因素,仅就为生计不得不操持的彩陶绘制、瓦当浮雕、文化衫设计等等,本身就带有了明确的绘画痕迹。这个痕迹,是他金石知觉的放大,是把知性在平面上释放的完全的绘画过程。

我想到将汉字作为载体,抽象出中国水墨概念的魏立刚。徐杰一度时间紧随其后,以汉字为背景,从汉字生成故事中,寻找人类情感中最知性的东西。不同的是,魏立钢由汉字走进绘画,带着明确的学术痕迹;徐杰则完全发自内心。轻松快意,是他游刃的准则,但这种游刃,并非建立在完全的率性与放任之上,泥古与楷模的语言过程,徐杰并没有省略,不同于常态的是,他把泥古与楷模当作学话和认字。做艺术的事,不懂艺术的语言,那不成。因此,在汉印临习阶段,徐杰不仅通临所有经典,连古人每笔的刀法走向都做了揣摩和体味。这个过程,无异于艺术语言的积淀,让徐杰儿童期生发的率性有了知性。直至象从心生,游刃有余,质变为艺术。
丹玄徐杰是艺术结果中的一个现象,或个案,但,它是艺术的,已毋庸置疑。
对于这个带有个案性质的结果,最先发出感叹的是汉字艺术家魏立钢:“超不过10年,他将是个大家!”
其次是诗人潞潞,称:“徐杰的画越来越好看了!”
潞潞是纯质的中国诗人。不同于魏立钢的是,他秉承诗人的语言知觉。在徐杰近乎天籁的视觉声音面前,诗人听到了发自灵魂的声音,与诗如此亲近。
我相信这样的知觉。
在读徐杰的作品之前,我曾读过杜尚、康定斯基,甚或被誉为台湾抽象艺术大师的陈正雄,以及汉字艺术家魏立钢的著述和作品。有一种朦胧的感受,那就是,成功的抽象艺术家作品背后,都有一个语言载体,或哲学或经济或数学或人文......台湾抽象艺术艺术家陈正雄坦言,他的抽象元素,多来自台湾高山族服饰、符号;魏立钢,更毫不隐讳地说:他的抽象是数学背景下的汉字+水墨的线性表达,是汉字的解构和重组。徐杰的语言载体——汉字迹象与刻石的纸媒再造。他没有走得那么远,没有将自己划归到学术的某种愿景上来,意以轻松,换取轻松。结果必是轻松的。
对此,徐杰明确地表述,我本就不求别的。由稚嫩步入稚趣,是我的初衷。轻松,就够了。但貌似涂鸦的作品,应该不难看到,我快乐轻松的根由。而艺术功能中最多、最直接的不就是轻松么?

在这样的观念引导下,看徐杰的作品,你会觉得是好玩的——
如同一个顽皮的孩子的面孔,丙烯、彩墨涂满了面颊,分不清眉目,辨不出寅卯,却又都在似曾相识的视觉体味中,让人流连忘返。如同曾经的人体彩绘,无论在人体上画出多少人间美景,肢体,却始终载体一样,带着先入为主的精神导引。徐杰作品中明确的汉字迹象,带有了强烈的东方意蕴。可读并且亲近。

......
我关注徐杰的绘画,最初是在瓦当上,确切地说,瓦刻应该是徐杰绘画的开始。这样的瓦刻无异于刀笔作出的画,画家执笔墨于纸上,徐杰则以刀代笔,把瓦当成了纸而已。这个概念和知性的生成,让徐杰的艺术凸现在众人面前,以奇谲取胜,迎来众多的关注目光。

徐杰的瓦刻,多为明清老瓦,古朴、黑拙,铁笔置汉字于其上,浑然天成。既有书写的快意,又有绘制的美妙!但这样的老瓦,数量实在有限。宣纸,动则百张。瓦,得一块,费尽周折。这与徐杰的轻松原则不相符。既然宣纸布面上的书写、绘制更为轻松,何不......
这可能就是徐杰绘画的动因。
徐杰由瓦刻转入绘画。但石刻是他坚守的根本。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资深的汉字艺术家魏立钢的刻石,虽已得到很多画家青睐,求珍若渴,可魏立钢却独喜徐杰的。他眼下的绘画,用得多是徐杰的刻石,并且,魏立钢已经成为徐杰刻石最大的藏家,还带动了许多书画家,比如画家王伊虹、李文亮等等,他们画上的印,已基本都是徐杰刻的。

可见,徐杰的率性,已不仅仅地是一种轻松。


徐杰1973年生,山西榆次人。他的作品多以丹玄属。
何谓丹玄?查过释义,有“玄丹,传说中的山名”之说,“大荒之中……有玄丹之山”;有:“若得三宫存玄丹”;有梁丘子:“玄丹,丹元,谓心也。” 还有道教的心、神之说。但都过于考究,与徐杰的率性轻松不相符,唯“丹泥、玄铁、绍兴黄”的民谚,适合于徐杰,也适合于他的艺术。
问徐杰然否?徐杰没有解释。就同他的涂鸦,需要通过感受来解读。催逼之下,徐杰也只是说:“我把金石、笔墨、丙烯、油彩借助汉字,全都集中为一种经验的释放,但我做的时候是轻松的。没有多想,到我觉得该停下来的时候,就不画了。你看的时候,也完全地可以这样看,不用想太多,没有太多的概念。
我戏谑地说:“没有概念,可能是最大的概念啊! ”
听我这样说,徐杰笑了。那笑,让我意外地感觉出一丝儿的“玄”来。

 

点击查看下一张

 

点击查看下一张

  

丹泥、玄铁、绍兴黄——我读徐杰

汉字艺术家魏立钢说:“10年后,他将是大家!”

 

丹泥、玄铁、绍兴黄——我读徐杰

 诗人潞潞说:“徐杰的画越来越好看了!”

 

丹泥、玄铁、绍兴黄——我读徐杰

 

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在欣赏徐杰

 

丹泥、玄铁、绍兴黄——我读徐杰

 

点击查看下一张

 

丹泥、玄铁、绍兴黄——我读徐杰

 

丹玄徐杰艺术首展

 

丹泥、玄铁、绍兴黄——我读徐杰

 

丹泥、玄铁、绍兴黄——我读徐杰

 

丹泥、玄铁、绍兴黄——我读徐杰

 

丹泥、玄铁、绍兴黄——我读徐杰

 

 丹泥、玄铁、绍兴黄——我读徐杰

 

丹泥、玄铁、绍兴黄——我读徐杰

 

丹泥、玄铁、绍兴黄——我读徐杰

 

丹泥、玄铁、绍兴黄——我读徐杰

 

可使用键盘上的 丹泥、玄铁、绍兴黄——我读徐杰 可使用键盘上的

 

丹泥、玄铁、绍兴黄——我读徐杰

 

 

 

丹泥、玄铁、绍兴黄——我读徐杰

 

 

丹泥、玄铁、绍兴黄——我读徐杰

 

徐杰的刻石与收藏 

 

丹泥、玄铁、绍兴黄——我读徐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