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以煜
以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5,492
  • 关注人气:8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寒鸦之舞(莫斯科图文纪事)

(2008-12-24 00:24:57)
标签:

旅游

视觉/图片

感悟随笔

文化

 

寒鸦之舞(莫斯科图文纪事)

 

寒鸦之舞(莫斯科图文纪事)
文图/以煜

 

这是谢苗诺夫斯卡娅写字楼前的一幕——
骤然飘落的雪,将世界推向遥远。这个时候,寒鸦翩跹而至。在我窗前的丛林梢头,
喜悦地集聚、集聚,集聚,旁若无人,渐成一片......
我无以抑制地凝神观望,这些远离人类的鸟儿,它们是在为谁舞蹈?它们能否看到
楼舍格窗后面,人类觊觎的目光?

 

一位年过六旬的俄罗斯同人,被我的痴迷感染,凑过身来,低声地嗫嚅:哦,吉祥的鸟儿!
嗫嚅,轻轻地,像怕惊动梦中的孩子,说完,就悄声离开了。
这是我常见的俄人与鸟儿互不相干的情境,可我,却无法中止我的觊觎,
如同囚禁了一个世纪的羁犯。掀动机械的眼睛,让觊觎变成记忆无法抹去......

 

觊觎是悲哀的。因为我的家园已经苍老,如孱弱的老妪,无力繁殖.
这黑色的鸟儿,在家人的眼中,已经变成觊觎死亡的幽灵.如今,

它们就在我的窗前舞蹈,如梦如幻。它们为谁而舞?它们看到格窗后面,人觊觎的眼睛么?

这个来自东方的觊觎,带着惶惑和迷惘,为它们所不知。

 

黑色的曼舞,白色的雪飘,我咀嚼着寻常到几乎原始的词句,突然记起
一个久远的声音:黑色是美丽的——这个世界的白,是因为黑才洁净的么
......
这已经是好多年前的事了,我始终觉得,那是知觉中最奇妙的时辰
如同上帝的一次昭示。

 

寒鸦之舞(莫斯科图文纪事)

 

寒鸦之舞(莫斯科图文纪事)

 

寒鸦之舞(莫斯科图文纪事)

 

寒鸦之舞(莫斯科图文纪事)

 

寒鸦之舞(莫斯科图文纪事)

 

寒鸦之舞(莫斯科图文纪事)

 

寒鸦之舞(莫斯科图文纪事)

 

寒鸦之舞(莫斯科图文纪事)

 

寒鸦之舞(莫斯科图文纪事)

 

寒鸦之舞(莫斯科图文纪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