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以煜
以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9,058
  • 关注人气:8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红屋顶,绿屋顶的郊外(见闻实拍)

(2008-06-26 18:45:45)
标签:

莫斯科

图文记事

视觉美图

旅行纪事

杂谈

 

红屋顶,绿屋顶的郊外(见闻实拍) 

 

老爸在红屋顶绿屋顶的中间,若有所思。

 

红屋顶,绿屋顶的郊外
文图/以煜

 

走进莫斯科红屋顶绿屋顶的郊外;步入野草气息满盈的乡村,眼睛马上忙碌起来。
想起契可夫的话:“俄罗斯的风景是看不够的!”
两个月中,二次来到这个距莫斯科城160公里外的乡村别墅,我相信了。
本以为有过实拍的经历,莫斯科郊外对我已不再新鲜,没想,两月时间,这里已完全地另外一番景象——
园中的鸟巢,身陷在浓绿得遮蔽中;
玛丽娜浆果,米粒状的果实争先恐后;
蒲公英的团队,大片地侵占没有耕耘过的田畴;
露天的野餐桌,葡萄藤蔓爬满木架;
满园的五色花,大朵大朵地绽放着;
......

红屋顶,绿屋顶的郊外(见闻实拍)

 

 红屋顶,绿屋顶的郊外(见闻实拍)

  

红屋顶,绿屋顶的郊外(见闻实拍)


这样的田园,最适宜74岁的老爸。
从走进郊外的那一刻,他就骚动不已,直劲地催我:“这儿给我拍一张”还没定过神儿,就又嚷:“那也给我来一张!”之后,把别墅从下到上,参观一遭,就又按奈不住地窜到园中,嘴里喃喃着:"你妈要是有这么个园子,会高兴死的!”末了,竟从墙根开始,一步步地码起尺寸,好一阵儿才歇下脚来,说:“足有三亩见方!可惜,竟长些野花野草,种些菜,足够一年食用的!”口中幽怨着,眼睛却盯住一簇叫不上名字的花朵,问我:“这花能不能带回国去?”

 

我相信老爸,只要允许,他是什么都能搬回去的。他干过很多这样的事儿——
一次从南方回来,前胸后背,披挂着十数种花草,怕途中花草水土不服,他能把原产地的水和土一道,背回家来。
前不久,在河北一个花鸟市场看到一套三四百公斤重的石桌、石凳,心生爱意,几经辗转,终于购回家中,说要在窗户底下,弄一个绿荫遮蔽的休闲场所,供邻里在这里休闲!并寻来几株龙爪槐,清明前后,一股脑将计划实施出来,弄得社区还请来了报社记者,拍照,发文,不亦乐乎!
我怕他到莫斯科也作出搬运泥土的憨事来,赶忙打趣——

“我们是怎么离开东北那个边陲小镇的?你忘了么?是中苏边境珍宝岛边境事端!我那时虽小,但还记着当年最时髦的口号:‘绝不丢掉祖国的一草一木!'就因为这一草一木,你所在的兵工企业,整个疏散到全国各地。如今,你悄悄地来到人家的国土上,竟想着把这一草一木搬回去,这不也是侵略吗?!”
我的戏谑,让老爸若有所思。我知道,他不是在反刍我的提示,而是依然沉醉在久违的天然中......

 

红屋顶,绿屋顶的郊外(见闻实拍)

 

红屋顶,绿屋顶的郊外(见闻实拍)

 

红屋顶,绿屋顶的郊外(见闻实拍)

 

莫斯科郊外,自然野旷。大片的腐殖质土地,任着丛林、野花,繁茂地生长。

偶或的人居、以集聚的红屋顶、绿屋顶,花朵般从草木中探身出来,成为点缀,人的痕迹渺渺。

这次来,是专门为老爸安排的——

体验莫斯科郊外的乡村生活,与俄罗斯亲友一道,在一个环境中闲居三日。

肉烤了,酒喝了,三亩见方的田园观赏了,连比划带说,狗与猫般的交流过去了。剩下的时间,就是到到原始森林中散步;到丛林包裹的湖中垂钓......

 

久违了的原野——

对,“原野”,这个词用到这里准确而平实。
想到康巴乌斯托夫斯基的作家劳动手札《金蔷薇》中的篇什——《无名的花朵》.文中提到的牛蒡花遍布。被车轮压实了的车辙洼陷里,牛蒡花顽强开放的情景,使康巴乌斯托夫斯基的描绘在我记忆中复活。是时,海波小而稚趣的儿子韦加,就走在这条小径上,趔趔趄趄地,从别墅田园,沿长满花草的小径,抵达林丛背后的湖泊,要走很长很长的一段,韦加始终都是独自地走着。这个1.5岁的孩子,是自然的野趣吸引了他,还是如诗人所言——你来到这个世界,你就是大地的孩子?!

这也是俄罗斯风格,孩子只要能够独立行走,就一定坚持让她自己走,从小养成独立的人格。

感慨中,我不时地回望韦加小小的身影,如同原野中一只笨重的小熊。走走停停......

 

红屋顶,绿屋顶的郊外(见闻实拍)

 

红屋顶,绿屋顶的郊外(见闻实拍)
 
有音乐突然从森林的另外一端传来,穿过原野中间突然的一道绿色屏障,花儿的草原与湖,呈现眼前。

花色的帐篷;疯狂的音乐、裸肢的少妇与风情的舞蹈。

十几部越野车深埋在草丛,成为宿营的给养库。

老爸风尘的目光,突然间变得孩子般稚嫩起来,嚷着:“我过去,你给我和他们拍张照!”我笑了,说,“别过去了,不要搅扰了人家,我门没被邀请,否则,他们会把你看成怪物的!”老爸悻悻地背过身来,到不了跟前,将远处的彩色帐篷和美女作背景,留下影像,也不失快意。

 

红屋顶,绿屋顶的郊外(见闻实拍)

 

红屋顶,绿屋顶的郊外(见闻实拍)

 

湖边,这个野营群落不远的湖边洼地中,有一处留着篝火烤肉痕迹的垂钓场。我们停下了脚步。
原始的林丛,澄碧的湖水,斜阳中层次分明的云朵,偶尔划过的飞机,白色的尾气象粉笔,在蓝底的画布上划出的白线。

 

红屋顶,绿屋顶的郊外(见闻实拍)

 

红屋顶,绿屋顶的郊外(见闻实拍)

 

 红屋顶,绿屋顶的郊外(见闻实拍)

 

红屋顶,绿屋顶的郊外(见闻实拍)


天枢5岁的儿子料萨,与海波5岁的女儿蓝蓝,一进入浓荫的湖边洼地,就无法按奈天然的野性,亚当夏娃般赤裸了上身,围着一处折断的败枝,爬上爬下。

伊甸园!这个快乐的念头在我脑中一闪,廖萨、蓝蓝果如亚当、夏娃的孩子,在我眼中突然地天使一般,美极!
我掀动随身携带的两部数码相机,忘了给老爸预留的内存空间,频频地抓拍起来。此时的老爸,独自坐到了原始林丛的一个木桩上,在亚当和夏娃的败枝间,凝神静观平静的湖面。扮成老人与海的情状。
面对两个亲密无间,两小无猜,嬉戏中沐浴阳光的孩子;面对原野、森林,澄碧的胡。我突然感到文字的多余。大美无言!
想:难怪,俄罗斯的现实主义绘画能产生列宾、列维坦这样的巨匠,眼前的景致,俯拾皆是,搬到画布上,哪一处不是现实的佳构!?
亚当、夏娃的后代——我脑中为这个念头快乐着,忘却了急着留影的老爸,一阵狂拍。

湖边垂钓的海波与海波的爹,全然没有注意我此间的变化,眼前的美妙,惊艳得令人窒息。

 

红屋顶,绿屋顶的郊外(见闻实拍)

 

红屋顶,绿屋顶的郊外(见闻实拍)

 

红屋顶,绿屋顶的郊外(见闻实拍)

 

红屋顶,绿屋顶的郊外(见闻实拍)

 

红屋顶,绿屋顶的郊外(见闻实拍)

    

红屋顶,绿屋顶的郊外(见闻实拍)

 

三天,匆忙得没了记忆。
在离开别墅前的户外野炊时,老爸还敦促我,这个户外野炊的场面照全点儿,回去和你妈商量一下,看咱家窗前能否也搭上一个。
我不知他回去能否搭成这个餐厅,但此中美好的我却一一地留下了......

 

 红屋顶,绿屋顶的郊外(见闻实拍)

 

 

红屋顶,绿屋顶的郊外(见闻实拍)

 

海波和安娜的坐姿形成一个品牌——背靠背

  

红屋顶,绿屋顶的郊外(见闻实拍) 

红房子、绿房子的郊外,能遮住天的只有云朵。

  

红屋顶,绿屋顶的郊外(见闻实拍)

 

老爸经历了如许世事,感叹:唉!只有自然,感觉是真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