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以煜
以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7,165
  • 关注人气:8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温绿,曾经的茶叶故事

(2008-04-18 18:37:02)
标签:

以煜

茶人

温绿

泰顺

生活变迁

随笔纪事

温绿,曾经的茶叶故事
 

温绿,曾经的茶叶故事

——山里看茶手记

文图/以煜

 

一位老茶人的回顾,让我记住了——“温绿”,这个久违的名茶!

茶人讲:1951年“温绿”曾出口苏联1800吨,1953年3200吨;1955年4600吨;1956年5019吨;1957年,7710吨……这个数据,让我眼睛一亮!。

“温绿”,不就是眼下旺销俄罗斯的“天人绿”吧?!

因为生长在浙江温州泰顺山区,因此,计划经济年代,便给了这个旺销的茶品,一个最直接的产地名称——温绿。

如今,温绿像一位沧桑的老人,已经不在,可他的子女们却秉承着老人的意志,坚守着温绿的相貌、志向,以云雾、香茶这个儿生子、子生孙的生命过程,被以“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生命法则,衍生出多个“温绿的嫡子、嫡孙来。而其中的一个嫡孙,竟然同当年的温绿一样,从爷爷的苏联,进入了今日的俄罗斯,这就是——天人绿。

也许,这是注定了的一个缘分——

当天人茶不经意中走进俄罗斯人的生活;走进克里姆林宫总统颁奖里大厅;走进莫斯科世界食品博览会,连获两届五个产品金奖之后。温绿的儿孙们,不得不翘首回望,作为爷爷辈的“温绿”茶品,何来如此俄国缘儿?

的确,每一个流传,都有一个必然。

温绿,作为一个物产得以流传,是因了这样的一个历史因缘吗——

 

1949年10月,新中国成立后,美国对我实施经济封锁,苏联老大哥却及尽兄弟情份。易货贸易中,中国以农产品换回大量的国家经济、国防建设紧缺物资——钢材、飞机、大炮、汽车,其中,温绿,便是中苏易货贸易中最醒目的茶叶产品。当时的苏联驻上海茶叶专家贝可夫卡尔恰瓦契果诘德什说“温绿品质好,茶高味鲜,似味精”。一再要了解,如此醇香,如何而来?

其时,”温绿”作为中国贸易茶中的针眉特极,香气持久,三泡仍有浓香的奇特效果,何故?当时的中茶专家也说不清楚。

1956年,浙江省专门成立了一个由上海商品检验局,省茶叶公司、杭州茶厂、浙江农学院教授,省农业厅专家、技师组成的调查实验小组,由温州而泰顺。因调查得知,温绿的原料多来自这里!

浙南边陲,山高林密,距东海一隅的温州泰顺,恰与福建接壤。总面积1762平方公里。中亚热带海洋性季风气候。冬无严寒,夏无酷暑,一年无霜期达280天。年平均气温16——18度——茶叶的最佳生长环境。

是时,从温州到泰顺没有公路直达,只能到福建福鼎县城,再翻山越岭到泰顺,要徒步130多华里山路。为了达到考察调研目的,调查实验小组在福鼎雇了四个挑夫,挑着行李和仪器,温州茶厂还专派两名技师陪同,从早晨五点半起步,行至晚八点,才达到目的地。

辛苦自不必说,单说调查实验小组到得泰顺山里之后,得当地政府的极大关注和重视,但调查实验小组,还是以学习的方式,先看茶农炒茶,采茶,同时对茶园环境进行调查。之后,才在茶农中选拔采茶能手与实验组一起进行采、制试验。半个月时间,把采扎方法,茶材品种,摊放时间,以及杀青、揉捻、二青、三青、烘干等工艺流程的投叶量、失水率、锅温、细胞破碎率,半制品的开汤审评等,在实验中归摸索、归纳、整理,写出《泰顺炒青眉茶试验报告》。之后,又做出成茶生化分析测定。结果得出如下结论——

泰顺的土壤气候、是最适宜高档炒青眉茶的茶叶产区;

经开汤泡饮,专家们给出如是评语:嫩香持久,强烈,滋味鲜醇,爽口。汤色绿翠,清澈,叶底鲜绿、明亮,匀整;外形特征:细紧眉曲,色泽嫩绿油润,显毫。

 

“温绿”的评价,即由此而来。

这个结果,作为当时的农业成果,很到政府和苏联专家的赏识,由烂糊“温红”转而“温绿”成为当年中苏易货贸易中的一个亮点。

 

如今,50年过去,随着上世纪中苏关系由冷而热的发展过程,“温绿”这个一度时期的产业亮点,也在中国茶产业的变革中,形同一个阅尽世事的老人,沧桑得没了踪影,但由“温绿”而定型的产业技术,却温润着泰顺茶区,随着社会文明进程,和商品文化的浸润,“温绿”早已新衣加身,被后人以云雾、针眉、香茶、等名目包装出地域品牌若干,繁茂于中国茶市。唯“天人绿茶”作为中国茶叶走向国际市场的品牌产品,抢滩俄罗斯,三年的时间,已覆盖俄罗斯70余个城市,延续了“温绿”曾经的辉煌,成为目前俄罗斯茶叶市场最有影响力的中国茶叶品牌产品!

4月上旬,春茶采摘的季节,我再次来到温州泰顺山区。

与三年前相比,山道依然弯弯,但却完全变了模样。千米长的隧道,将4个小时的山路缩短了及近一半,高速路,平缓快捷,坐在快客大巴上,没有穷尽的弯弯绕视觉疲劳没有了,有的,是隧道贯穿的大山,囚徒般,被路的绳索牵连。每过一个隧道,我都在想,这山被人穿堂掏出一个洞来,他会疼吗?人类可能永远都无法感知,山是否有灵?山是否会因此而疼痛?!

这个念头只是一瞬,便迅即被满目的云雾茶山遮掩了身心。看茶,已不同于上世纪五十年代的考察,此次来,带着感恩的心态来看茶。是的,温绿,你恐怕只能是爷爷的苏联情结了,今天的情结,已换上了“天人”的。作为无农残的国际品牌目标,温绿,你还回以曾有过的馨香,来再次显现你的灵动吗?!

会的!茶人说。

 

温绿,曾经的茶叶故事

 

一芽一叶,名茶的标识。

 

温绿,曾经的茶叶故事

 

芽爆枝头,满目都是春消息。

 

温绿,曾经的茶叶故事

 

收进口袋,富足拥满茶人的眉梢。

 

温绿,曾经的茶叶故事

 

移回院落,老茶树抖出满腹故事......

 

温绿,曾经的茶叶故事

 

回首往事,老屋依旧温绿已经不再......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