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以煜
以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9,058
  • 关注人气:8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莫斯科的新年流水(图文纪事)

(2008-02-16 12:08:06)
标签:

见闻实拍

职场故事

情感空间

视觉美图

旅游纪事

(题记:这篇文字出自我2002年刚来莫斯科时的新年日记.稍加整理后,参加了2004年文化部\新浪网举办的"全球华人寄语春节有奖征文大赛,获散文类二等奖.近日整理图片,将与此文相关的图集结在一起,并借此收录到我的"莫斯科图文纪事"中)
 
 莫斯科的新年流水(图文纪事)
莫斯科的新年流水(图文纪事)
文图/以煜
一、
我象记帐一样,记下了这几日的情形。因为,这是我在莫斯科过的第一个年。
劳碌一年的莫斯科人,似乎要把快乐都集中在这几天消费。因此,多大的事,都要放下来,彻底地松弛;彻底地放纵。
男人自然地要做几日酒鬼;女人则要尽兴地歌舞一番。 

T说:如果年在夏日,莫斯科城,大都要走空的。因为城中有11座原始的丛林公园,很多人在郊外拥有别墅。因此,节日倾家出动,走进自然已成习惯.可年在冬天,就不同了,这种不同在于,冰雪留住了出行的脚步,却热烈了人们的生活.
先是新年前的公司团拜。
在莫斯科,不论是国家职能部门,还是公司企业,都不会放过这个凝聚人心的好时机。因此,当我从市场回来---中午还井然有序的办公室,傍晚,竟魔术般变成了冷餐酒会。办公桌,四张一台,被台布蒙了;沙拉、火腿、三纹鱼;水果、酒水与点心,魔术般堆满了桌面。
 
这是我到莫斯科一个月中,参加的第三次俄罗斯人的聚会。我开始象俄罗斯人一样,把盛满沙拉和生鱼片的餐盘端过来,用餐叉往自己的盘里拨;也习惯地将伏特加根据自己的量,不停地加到水晶杯中,用中国人的客套”吃饱,喝好“已不成问题。唯一成问题的还是语言。因此,只能用眼睛和耳朵去感受这个欢乐的人群,从他们不断发出的哄笑和每个人脸上的表情判断,使他们快乐的内容。
 莫斯科人的聚会,快乐的程序大体相同——先是祝酒。主持人、重要的宾客,分别站起,用最具个性的祝福,向在座的人举杯。每个人的祝酒都带着诙谐,激情洋溢,热情火辣。因此,欢笑,掌声,此起彼伏。
这种开场依次进行一圈,酒就有了骚动的情味,菜就有了下落的迹象。然后便是音乐和舞蹈。接着,再是一番杯斛交错.主持人在新的娱乐设计中,让酒菜不断地收进人们的肚腹......
 
吃一阵;喝一阵;舞一阵;乐一阵,反反复复,循环多次。该醉的也就开始高一声低一声地发着感慨;该饱的也就隐隐地没了声音。在这欢乐程序中,我发现,每一个人都是舞蹈的能手。不论胖瘦高低,只要一进入舞池,便都身心舒展。一摇一摆;一颠一晃,全都抑仰自如。
我看到,担任主持的秘书玛琳娜与妮咖,在晚会的高峰时,别出心裁地将事先备好的小夹子夹满了两人的裙裾,然后让两位蒙住眼睛的男士在限定的时间内摘下来。为了一争冠亚,蒙住眼睛的男士手忙脚乱,弄得玛琳娜与妮咖一身狼籍,惹出片片欢情。
年末的团拜会,成了典型的“狂欢节”。
莫斯科的新年流水(图文纪事)
 
 
仍然是年末的团拜,我已能像俄罗斯人一样,比较轻松地叫出这样的一些中国员工的名字:涛、青、月、弟、豆、雨和云。俄罗斯人管青叫“羌”;管弟叫“基”,俄罗斯人的名字那样长,却把中国人的名字叫得这样短。我对此大惑不解。但一个字的中国名字从他们口中呼出,却带着乐感,亲切,好听。
这些中国的小弟妹对我极尽热情,做什么都拉上我。但无论怎样,都有一种莫名的隔世感,让我在欢乐中独守着一份沉寂。我努力着想融入其中,但语言障碍,却让我只能以旁观者的目光,去触摸这个已经溶入了俄罗斯的中国人群。袒率地说,我非常喜欢这样的一个人群,他们年轻而充满激情。看着他们,我便忘掉了曾有过的嘈杂与琐屑,以不言,来掩饰有言的尴尬。是的,不言——我崇尚的人生境界,却在这样的一个特定的环境下得以完满。
莫斯科的新年流水(图文纪事)


结束团拜,就进入年了。
我开始利用仅有的一个晚上,学了几句礼节性的俄语“斯挪威姆,过的姆!(新年好)”,“日埃拉优娃姆,滋的洛维(祝你身体健康)”。不论怎么说,都带着现代汉语的味道,但礼节是必需的。因为,我要在这个特殊的节日里,到T这个中、俄混杂的家庭里做客。
 
莫斯科的新年流水(图文纪事)

做完了这一切,想,准备点什么。室友青告我,体会一下俄罗斯的年是非常有趣的事情。但是,别忘了,一定要准备一些小礼物。这是俄罗斯的礼俗。我先想到了圆儿,这位只身来到莫斯科学习的小丫头,新年一定渴望亲友的关爱。想到她,脑中泛起不久前拍得的一张照片——枝头小鸟。冷寂的莫斯科丛林,一只小鸟孤零地落寞枝头。雪、灰蒙的天空,世界空朦而凄清。这种知觉,自然地与圆儿有了联系。每逢佳节必思亲,那么她......
 
圆儿是表妹小O的女儿。作为同代人,经过了那个空蒙的年代,小O把自己的梦想,转嫁到女儿身上。圆儿也争气,18时岁钢琴达到10级,又毅然放下,来到莫斯科转学经济与金融。
 
莫斯科的新年流水(图文纪事)

美丽的俄罗斯城邦,圆儿的孤傲与枝头伫立的小鸟,竟有了如许神似。为此,我取出团拜晚会上抽奖获得的一个木制像框,将小鸟照片郑重地镶嵌进去,心理默默地祈祷:愿这只孤零的小鸟能够成为一只孤傲的小鸟,在这冰雪的世界里,完满出一个冰凌花般的梦想!
 
莫斯科的新年流水(图文纪事)

其他的礼物,不知如何选择才能达意,最后只能期盼T,因为这个俄罗斯家庭,不仅有老人,还有孩子。面对一个复杂的乡俗,只有期待T的引导,把复杂变为简单。

莫斯科的新年流水(图文纪事)

年,在T家过了两天。回来时已是2日傍晚。
莫斯科的夜来的早。下午四点,天已经朦胧得啥也看不请了。
 
喀加、圆儿乘T的车,沿积雪的莫斯科街道,一直把我送到驻地。
 
莫斯科的新年流水(图文纪事)
 
到现在我仍然记不清我的住地叫什么名字。钻进九层的居所,就不打算出了。这座陌生的城市,在我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收留了我。如同风雪中迷失的猎手,茫然地撞入异域的城堡,等待着美髯的酋长,给我的命运做一个全新的注释。
 
莫斯科的新年流水(图文纪事)

我奇怪,五年的插队经历,都没把我的生存能力锻练出来,一个简单的吃,竟成了我落脚莫斯科最大的障碍。连续二十多天,只要是我一个人,晚饭必是煮上一锅饺子,加几根香肠。再将白菜撕上几片煮进去,西红柿一刀切成四块放进去,然后把美味的鸡精扔进去。汤、饭、菜一应俱全,再饿犬一样吞进去,竟也畅快得肚子浑圆。
莫斯科的新年流水(图文纪事)
回到驻地后,T不时地打来电话:“吃的好一点,尤其是菜,别老是饺子!”
“饺子,这个中国人的富贵,今天,在莫斯科竟成了我的尴尬。

落寞中的知觉,还留在T家两天的情景中。喀加三代人居住的苏联时期的旧宅,三居室,却因我们,突然地繁冗起来。为让我们从容一些,喀加的爷爷、奶奶去了儿子家,这个不大的三居室,就完全是T的了。窘迫因长辈们不在,反显得轻松了一些,来前死记硬背的两句俄语,此时,一句想不起来了,还是卡加母亲,一字一句用他纯正的语音帮我恢复的记忆。

年夜饭是临近午夜开始的。T几乎不喝酒,这时却说要一醉方休。
 
莫斯科的新年流水(图文纪事)

酒有好几种,八年的法国葡萄酒,T说花了一千多卢布买的。还有伏特加、马爹利与我带的一瓶酒鬼。香槟是不可少的。俄罗斯人的节日离不开香槟,开盖时的“砰、砰”声,如同中国的爆竹,多少不悦,都要因它而消散。
 
在喀加母亲的三纹鱼片、咸鱼撒拉、火腿撒拉、蔬菜撒拉,香肠土豆与红菜汤之后,T还亲自炒了一盘豆腐,这个在中国的家常菜,在莫斯科却被最隆重地搬到了年宴上。一桌地道的中国菜,一定是这里最昂贵,也是最隆重的事情。

这是我在异国过的第一个年。年夜12点,T提议到外边去换换空气。到得楼外,在楼后林间小路的雪地上,T突然撒开了欢,将喀加、圆儿摔倒在雪地上。引得喀加和圆儿都抓起雪来,一起攻向T。
 
莫斯科的新年流水(图文纪事)

他还是个孩子啊!我心里这样低呼着。
这个在莫斯科打拼了近十年的小兄弟;一大把俄罗斯员工的背后,又藏匿着多少酸楚与苦博的经历呢!
望着T雪中撒出来的孩儿态,一时间,有许多说不出的感慨......


莫斯科节日规定很规范,就同平时的星期日一样,星期六、星期天休息,法定的。年也是,规定1月1日、2日、是新年,3日没遇周末,就还得照常上班。但年前、年后要碰到四个公休日再加上年假,几乎就有十天的节假日堆到了一起。
 
今年的年赶上星期五,没赶上星期日,所以,员工又都自觉地来到单位。对于我,到公司,似乎成了年之间的一种调节。傍晚回家时,顺便去了地铁口上的日本超市,花了1000多卢布,买了五袋速冻饺子,想着每天最少煮一袋,又附带地买了牛奶、面包、番茄汁和香肠,外加啤酒与伏特加。想着,来这里要工作,不能老沉迷在节日的休闲里,要借助可能的五天时间,做一些笔记和随想。

在一切都按意图准备好后,室友青却在晚8点30分按响了门铃。使凄清的莫斯科年夜不在寂寞。这位热情的西安后生,利用晚上的时间教了我一晚上俄语数字,天一亮,就又回弗拉基米尔的家去了。我则一整天地“阿劲、得瓦、特力、切地里”地磨叨,直到傍晚,必须弄饭吃了才停下来。
饭,按我习惯了的套路,先将精致的速冻饺子,煮到锅里,期待着那小而结实的肉丸在沸水中升出的馨香,同时,将香肠煮进三根,再放入西红柿、黄瓜、与白菜。煮上三个滚之后,将三个事先选好的盘子分摊在桌上,然后,把锅放在中间,再摆上精致的刀、叉,拿出伏特加与水晶杯。
当饺子、香肠、蔬菜分别捞到三个盘子里时,肉香、菜香、酒香,迅速溢满小屋。之后,将伏特加,满满地斟到水晶杯里,淡淡的思乡之情便与雾霭一起升腾。嘴里自语着,“今天的伏特加只能喝两杯,两杯就两杯吧!”可每次喝完第二杯的时候,又都无法自控地自语:“再来一杯,最后一杯!”就好象谁在拉我一样。每次都要过量。这时我才突然明白了,俄罗斯为什么那么多酒鬼,因为,伏特加太好喝了!这种限定了酒精含量的白酒,绵绵的,淡淡的,很文雅也很柔顺。再加上水晶杯的晶莹,便有了朦胧的知觉。
 
知觉让我不时地走近窗前,拉开厚厚的窗帷,看着九层楼下被冰雪覆盖着的运动场,以及周围的原始林丛与林丛中的小路。不自觉地哼唱起那首俄罗斯老歌《小路》。每哼到“在那一片宽广银色的原野上,只有一条小路孤零零”的时候,就有千丝万缕的心绪在喉头涌动。我知道,这是伏特加的作用。它让人将压在心底的幽怨,在无人的静夜里,款款地释放……
 
就这样,独处三天,没有出门。但两万字的文案却写完了。对镜子照照,留了三天的胡子,已然独行侠一般,想着,再留三天会变成美髯?心里有一种诙谐隐生。不料,T、喀加和圆儿却在这时突然造访。匆忙中忍痛把长须刮掉;纷扬的长发浸水后梳顺,又换上一件较为得体的长衫。才去拉开蒙了三天的窗子。强烈的银光让我“哇——”地惊叫起来。窗外一片银白,楼前被林丛包裹着的体育场,聚集了一群孩子,正在清雪车请出来的空地上踢球。欢快的声音,像林丛梢头飞过的麻雀、野鸽子。
 
莫斯科的新年流水(图文纪事)

雪花无休止地飘着,散淡地构成着莫斯科的风景。偶尔有几声狗吠,是在主人身边撒欢?还是在引诱同伴?在莫斯科,狗在动物里是最受宠的,他们在公共场所中几乎享受着与人同等的待遇。
门铃响了。是T 吗?我从虚枉中醒来。年从欢情中过去!
                                           (根据2003年日记整理)
 
相关图文----

莫斯科的新年流水(图文纪事)
 
刚到莫斯科,列宁情结,让我看到红场附近的这尊浮雕就走不动了.
 
莫斯科的新年流水(图文纪事)
 
一个月了,我都记不住我这座苏联老宅的名字,九楼俯瞰,雪中的车屋子,是我眼底最多的风景.
 
莫斯科的新年流水(图文纪事) 
 
咖佳是我的弟媳,年夜饭,俨然一副主人的姿态..
 
莫斯科的新年流水(图文纪事)

莫斯科人的聚会,快乐的程序大体相同——祝酒,祝福.按尊贵,座次依次诙谐一圈,酒就有了骚动的情味,菜就有了下落的迹象。然后便是----吃一阵;喝一阵;舞一阵;乐一阵,反反复复,循环多次。该醉的也就开始高一声低一声地发着感慨;该饱的也就隐隐地没了声音。
 
莫斯科的新年流水(图文纪事)
 
年末的团拜会,成了典型的“狂欢节”。
莫斯科的新年流水(图文纪事)

咖佳的爷爷奶奶到儿子家去了,使得俄罗斯年夜,有了浓厚的中国情味.
 
莫斯科的新年流水(图文纪事)
 
年,在T家过了两天。回来时已是2日傍晚。
莫斯科的夜来的早。下午四点,天已经朦胧得啥也看不请了。

莫斯科的新年流水(图文纪事)
 
在喀加母亲的三纹鱼片、咸鱼撒拉、火腿撒拉、蔬菜撒拉,香肠土豆与红菜汤之后,T还亲自炒了一盘豆腐,这个在中国的家常菜,在莫斯科却被最隆重地搬到了年宴上。一桌地道的中国菜,一定是这里最昂贵,也是最隆重的事情。
 
莫斯科的新年流水(图文纪事)

就这样,独处三天,没有出门。但两万字的文案却写完了。对镜子照照,留了三天的胡子,已然独行侠一般,想着,再留三天会变成美髯?心里有一种诙谐隐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