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以煜
以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7,683
  • 关注人气:8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与蹩基同房(莫斯科图文纪事)

(2007-12-19 22:55:16)
标签:

美图

文化

感悟随笔

旅行

休闲

与蹩基同房(莫斯科图文纪事)

 

蹩基,原苏联克格勃退役军官。棕发、黄眼、红脸膛。典型的俄罗斯俊男。

见面,没说话,先摆出格斗的架势,对着海波和我,快速出拳。各击打5次之后,扑过来,用力地拥抱,

 

与蹩基同房(莫斯科图文纪事)

文/以煜

 

蹩基,原苏联克格勃退役军官。
棕发、黄眼、红脸膛。典型的俄罗斯俊男。
见面,没说话,先摆出格斗的架势,对着海波和我,快速出拳。各击打5次之后,扑过来,用力地拥抱,

酒气浓厚的湿唇在我和海波的腮上“啪”地咂出一声爆响,然后用硬茬的胡底,在每人的脸上生锉几下,弄得我一身不爽。
这是新年夜与俄罗斯亲友的聚会,也是初见蹩基给我留下的印象。
想:这样的礼节,真有点承受不了。
更受不了的是,来前预订的房间,突然不够了,按家庭分开后,只剩了我和蹩基两条莽汉,面对一个单床
的标准房。没办法,我和蹩基只好同房。

三十二岁的蹩基没有结婚,却喜欢结过婚的女人。
海波告我,在这帮聚会的亲友中,起码有两位孩子妈与蹩基有亲密经历。如今,各为家室,但与蹩基依然
兄妹样亲密。因为,有蹩基在,就有安全感。
苏联解体后,蹩基这位克格勃的年轻军官也跟着解体,落寞为私人保镖,依然神秘在旧有的神秘中。
未婚可能与他的职业有关,但快乐、机警的蹩基却不乏女人缘,能感觉到,女士看他的眼神,都亲切、热
辣、直接。如面对一位大哥哥;大朋友;大宝贝!
我注意到,蹩基醉态中,除却偶尔莫名地发出几声怪叫之外,他所有的热情都在脸上、身上。喜形于色,
无时不再说话,可实在是一句都没有说。他的红脸膛,凝固着一个恒定的笑靥,是训练的结果吧?克格勃

 

与蹩基同房(莫斯科图文纪事)

 

去底层酒会餐巴的时候,海波告我,蹩基在追大丹妮娅。

1.83米的大丹妮娅,是莫斯科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律师,

 

我发愁,和这样一条壮汉同房,又只有一张双人床,醉态中的蹩基,晚上别把我当成……
想到见面时他的湿唇和胡茬,浑身又一阵鸡皮。不能想了……

房间里,蹩基的行囊留下了进门边脱、边扔的痕迹,橘红色羽绒服丢在门口;旅行被袋扔在地当间儿;替换的内衣床上、沙发上散乱地扔着;鞋袜一只在门口,一只在地当中……天女散花一般.

真是洒脱!我心里嘟囔,趁他不在,赶紧把散乱的东西给他集中到衣架旁边,在木板地上铺了个简单的榻榻米。我决定睡在地上。可又想,蹩基如果回来看到地上有铺,一头扎到我这里……
不能再想了,“随遇而安”——我想到这个中国的词儿,禁不住哑然失笑。最无法言说的情景,中国的语
言都有最精确表达。

去底层酒会餐巴的时候,海波告我,蹩基在追大丹妮娅。1.83米的大丹妮娅,是莫斯科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与廖萨离婚3年了,每次过年,他们都要到一块,和4岁的儿子基姆过年。今年依然。那么,蹩基该如何面对这样的情景?

按中国人的方式,回避——最佳,可俄罗斯人却不,不仅一同来了,而且还要面对。对此,我感到好奇,所以对蹩基格外关注。

在酒会餐巴的狂欢中,我看到了这样的情景——
只要廖萨不在,蹩基准要和丹妮娅有短时的亲昵——或相拥在舞池;或挨近碰上一杯……蹩基的壮汉情怀,
令我心生爱怜,这莫非就是俄罗斯的人文?

 

与蹩基同房(莫斯科图文纪事)

 

1.83米的大丹妮娅,是莫斯科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与廖萨离婚3年了,

每次过年,他们都要到一块,和4岁的儿子基姆过年。

 

我还看到,除了大丹妮娅之外,蹩基和刚离婚的安妮娅的姐姐小丹妮娅也十分亲近,大丹妮娅只要和廖萨相拥在一起,蹩基就会和小丹妮娅喝酒,没有距离地亲近。让我想到了莫斯科城中的野狗群,健壮的公狗,每一个母狗的屁股都想闻闻。

 

与蹩基同房(莫斯科图文纪事)

 

鳖基也常独处在一个角落,多是轻音乐响起,情侣缱绻相拥的时候。这时的蹩基会在一个不为人知到的角落,酒瓶在手里握着不停地送到嘴边,深色的黄眼球眯缝着瞟向舞。沮丧、感伤与酒,搅拌到一块,变成

一种复杂的情味。他没醉,我突然地明白,他是在用酒掩饰自己的尴尬。孤独的莽汉!!

人啊,文化习惯不同,本性却同。

我和蹩基同房,可他三天都没回来过一次,除偶尔回来换一下衣服之外,见他时,手中一直都握着酒瓶,通宵达旦。苦了我,每晚都在等他,怕他回来开不了门。
第三天,安妮娅看我睡在地铺上,笑了,说:你不用睡在地下,蹩基不会回来的。安妮娅说话时,目光是
神秘的。

我却在想,蹩基不回来,那他在哪睡呢……

 

与蹩基同房(莫斯科图文纪事)

 

安妮娅看我睡在地铺上,笑了,说:你不用睡在地下,蹩基不会回来的。

安妮娅说话时,目光是神秘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