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以煜
以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6,068
  • 关注人气:8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美食"萨乌拉玛(莫斯科图文纪事)

(2007-11-17 19:16:16)
标签:

我记录

情感空间

文学/原创

感悟随笔

见闻亲历

美图

文化

休闲

旅行

美食"萨乌拉玛(莫斯科图文纪事)
 
美食"萨乌拉玛(莫斯科图文纪事)
文图/以煜
 

“美食”,在这里有点“美术”的意味。
即:中国人称“美术”的东西,西方叫“艺术”。区别在于,前者特指“和谐”;后者特指“快慰”。
我称作“美食”的“萨乌拉玛”,很大的因素在于,它令我快慰!


这份莫斯科街头的快餐,已经成了我的“博名”——萨乌拉玛。
查了很多字典、辞典,没有这个名,惟有网络上的一条解释——

“莫斯科街头,一种类似中国北方春饼的快餐”。

结果,还是我发上去的。
莫斯科的中国留学生,给"萨乌拉玛"冠名:“想我了吗?”是因为,它遍布莫斯科街头。饿了,往身着红色围裙的小伙面前一站,送上40卢布,只消2分钟。小伙儿就会熟练地,把菜蔬、肉碎、西红柿汁儿,沙拉酱的全部营养,打包在一张面饼里递给你。你也只消五分钟,站在那里,就可以,把身体给养完毕。

就同汽车加油站,这些卖“萨乌拉玛”的小食亭,成了人体的加油站。

作为经常以此解决午餐给养的我和中国小弟妹们,"萨乌拉玛"带给我们的快慰,多于美食真正的含义。因此,"萨乌拉玛",被小弟妹们叫成“想我了吗?”也就带有了快慰的"美食"含义.为此,我写过一篇纪事《萨乌拉玛——想我了吗》(附后)。

 

“萨乌拉玛”是这个食品的译音,是我逐字按音拼起来的。
想想,也挺伟大,在人世间还生造了一个词,在别人都还没注意的时候,我自己先用起来了。并且,率先赋予了它两个概念,一个是莫斯科街头类似中国北方春饼的快餐;一个是我的网名。


近日,莫斯科气温骤降,回来两个多月,一直有个想法——在一个落雪的日子,到曾为我提供过若干“萨乌拉玛”的快餐亭,吃一次“萨乌拉玛”。

看到冷凝的空气中,有雪星子凭仍闪烁,这样的冲动便无法抑制了.

说与琛,期求同往。琛欣然。
公司迁移后,因为楼下有了餐厅,街头的快餐亭很久没有光顾。与琛来到街头才发现,熟悉的快餐亭已经不在了。却发现,不远处的有食品亭集结成排挡,红围裙的小伙儿,正隔窗舞大刀,仍然快乐在他的“美食”制作中。

冲动,欣喜不已。

我是有备而来的,近前,以“数码傻瓜”为“萨乌拉玛”拍照。

当目光与扎着红围裙的小伙相与,看到他熟练的动作与美食“萨乌拉玛”,久违的感慨迅即哽在喉头。
国内,这可是极简单的食品啊,在这里,确是我这条壮汉一度时期,每日中餐的必须``````
感念“萨乌拉玛”!今天,我真的是想你才来的!

 

美食"萨乌拉玛(莫斯科图文纪事)

 

“想我了吗”,是莫斯科街头一个食品的发音——"萨乌拉玛",后来翻译告我,在莫斯科的中国留学生都叫它“想我了吗”,觉得有趣,才纠正过来。

美食"萨乌拉玛(莫斯科图文纪事)

 

 这个莫斯科街头小食亭里常见的快餐,有点类似于中国北方的春饼——薄薄的面饼,将土豆丝,肉丝,嫩豆芽,葱,一股脑地堆放其中,成筒状卷起,变成美味。

 

美食"萨乌拉玛(莫斯科图文纪事)

 

莫斯科的“想我了吗”略有不同。腰扎围裙的小伙儿,着一把锋利的大刀,沿烤熟的肉滚四周,削下适量的碎肉.

 

美食"萨乌拉玛(莫斯科图文纪事)

 

从烙好的面饼中取出一张,将碎肉,蔬菜、番茄汁、拢到一起,

 

 美食"萨乌拉玛(莫斯科图文纪事)

 

然后,熟练地一叠,一滚,一卷

 

美食"萨乌拉玛(莫斯科图文纪事)

 

 一个类同于中国北方的春饼就成了,但工艺更趋精致。外观更趋完满。


 附:

“想我了吗”——我的网名记事
 
“想我了吗”,是莫斯科一个食品的发音——萨乌拉玛,后来翻译告我,在莫斯科的中国留学生都叫它“想我了吗”,觉得有趣,才纠正过来。
这个莫斯科街头小食亭里常见的快餐,有点类似于中国北方的春饼——薄薄的面饼,将土豆丝,肉丝,嫩豆芽,葱,一股脑地堆放其中,成筒状卷起,变成美味。
莫斯科的“想我了吗”略有不同。腰扎围裙的小伙儿,从烙好的面饼中取出一张,摊到一个悬着的肉滚下面,着一把锋利的大刀,沿烤熟的肉滚四周削下适量的碎肉于饼上,再将新鲜的蔬菜、番茄汁、拢到一起,然后,熟练地一叠,一滚,一卷,一个类同于中国北方的春饼就成了,但工艺更趋精致。外观更趋完满。
我注意“想我了吗”,是因为刚来莫斯科时,要解决午饭寻餐厅时发现的。它就在写字楼下路边的货亭旁。
俄罗斯人的午饭非常简单,四个面包片,加上蔬菜、火腿,冲上一杯茶就解决了。营养,卫生、快捷。我却不行。从来没受过这方面的训练,一个简单的食品,也得提前采购,简单制作。再加上需要到超市,商店,购买相应的食品。语言不通,总跟着个翻译招呼吃饭不是长事。此前,一到午饭时间,翻译就招呼我,到写字楼二层一个俄罗斯大妈开的食堂,吃顿俄餐;或者在公司厨房煮一包方便面。可方便面味道太大,刚在微波炉里煮过一次,就遭到秘书马琳娜的抗议,骇得再不敢造次。
莫斯科街头,几乎看不到饭店。可能与他们的饮食习惯有关。但酒吧、咖啡屋、快餐厅却很多。因此,凡饭店,一经进入,就比较复杂了。一顿便餐,没有500卢布出不来。简单地吃吃,也得一两百。这里的人,都有非常好的习惯,分餐。自己的饭自己买。你今天如果给他买了,那么明天,他肯定要以同样的方式补回来。约定俗成的消费规则,实际上是对劳动的一种尊重,对人的尊重。文明而又自然。翻译这样的留学生,上着学,还打着一份工,生活很节俭,跟我老这样,长了......。
考虑到这些,所以我才想,必须设法解决中饭问题。诺大的一条汉子,肚子都不知怎么填,事还怎么做?因此,发现了“萨乌拉玛”——“想我了吗”,在公司楼下的路边上。如同沙漠中发现了绿洲,但怎么买?这样一个十分简单的事情,竟让我十分困惑,不得已,借一个中午的时间,独自来到楼下,来到这个卖“想我了吗”的小餐亭。观察了半个时辰,才在一个顾客离开的间儿,凑了上去。指指刚离开的人手中的“想我了吗”,然后用手指指我自己,示意我也买一个。小伙子笑了,他显然早已注意到了我。见他用餐巾把刀一擦,然后就旋开了那个巨大的肉滚。肉在他舞动的快刀下雨点般落到案头,只几秒钟功夫,又将其他的配菜番茄酱一应具全地拢到面饼中,熟练地一叠、一卷、成筒状,放到一个备好的朔料袋中,一个“想我了吗”就成了。这时,小伙子才抬起头来,一手拿着“想我了吗”,一手伸出四个指头。我明白,他要四十个卢布。比起到食堂花一百多卢布吃一顿午餐便宜多了。想,按这几天的习惯,将一天的饮食做一个计划,早晨吃点牛奶、面包,中午一个“想我了吗”,晚上再煮一锅饺子、香肠和白菜,营养搭配合理,吃饭问题也就解决了!
拿着笑眯眯的俄罗斯小伙递给我的“想我了吗”,我惶惑地躲到一个没人的角落,三下五除二,几口就吞了下去。噎得半天才缓过气来。我从没在大街上不雅地吃过东西。可在莫斯科......
逮住“想我了吗”我野性了一把!
末了,突然觉得,萨乌拉玛——想我了吗,这个食品的名字,诙谐而富有情味。
一个简单的食品,菜饭都有,营养齐全。一个简单的食品,既解决了给养,又很经济,能不想吗?
我不大清楚,这个准确发音为“萨乌了玛”的食品,翻译过来是什么意思,但“想我了吗”,却把我的需要全都表达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