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以煜
以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7,165
  • 关注人气:8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茶树的叶子

(2007-11-09 16:45:45)
标签:

我记录

财富人生

人文/历史

文化

感悟随笔

茶产业

茶文化

茶树的叶子

——俄罗斯茶事随笔之二

文/孙以煜

 

茶叶,顾名思义,就是茶树的叶子。

这样的解释,有点儿滑稽。但却一点都没错。错的是,茶文化给这片树叶子赋予了太多的内涵,以至于让人们几乎忘记,茶叶,就是茶树的叶子了。

中国生长茶叶的树,根据叶子的大小,分出大叶种、中叶种、小叶种。产地面积约有1584万亩。

2006年中国茶叶产量首次突破100万吨大关,超过印度,跃居世界茶叶产量第一。

但茶叶出口贸易却仍排在印度之后。

 

中国是绿茶主要生产国,产量及出口,占世界绿茶出口的80%,这个数据,说起来似乎很令人欣慰,但世界茶叶贸易主要是红茶市场,绿茶在世界茶叶出口贸易中仅占20%,也就是说,100万吨的出口贸易量,绿茶只占20万吨。我们的80%算下来,也就十几万吨。与世界茶叶第一大国的身份实不相衬。虽然近年来,绿茶的养生价值被国际卫生组织屡屡披露,需求日见好转,但因为中国绿茶名目纷繁,文化附加值太多,名目;品种,产地规格;季节等级,饮用方法等等,国人都难分清,何况他国人?

因此,出口贸易增长速度缓慢。农残、国际壁垒是一个方面,接受心理上的障碍同样不可小觑。

因此,面对全球市场对绿茶的渴望,国内茶界仍就几片树叶子,玩味品嚼,升级到“神、仙”境地之情景,不得不发出如是感慨——

几片树叶子真就那么神奇吗?!

 

茶之于文化,或者说,文化之于茶,这个被茶人咀嚼得有滋有味的国之美谈,成为我进入俄罗斯中茶贸易最大困惑。尤其,先以文化入,期求通过对中国茶文化的理解,对一个国际茶叶品牌的打造有所帮助,没想介入越深,越有丈二金刚之惑——

比如“御茶树”的传说;

比如“皇帝卿定的名茶故事”;

比如“似是而非的茶叶神话”;

比如一口井或一棵树的神奇;

比如一闻二品三点头``````

 

````

民间演绎出来的东西,在中国茶界,竟同真的一样,千百年来,屡说不厌。没有人对其真实性进行质疑。

茶文化,即茶农文化!简单地愉悦了几苗文人雅士,也就够了,欲以生活方式导入世界,岂不荒废了万亩茶园?况,信息社会的到来,生活节奏加快,又有几个闲人用大把时间,抓出几片树叶子,又冲,又闻,又品的!以至于中国版图上几乎遍地都是的茶树叶子,神秘到,少女的手采摘;姑娘的手采摘;媳妇的手采摘,如何如何玄妙的文化来.

几片茶树的叶子,简单冲泡即可解渴品饮的植物叶芽,如许的周折与繁复?!

 

想到曾经的普洱茶操作。一个制作简单,成本低廉,极为普通的大众茶叶产品,经过文化的渲染与策动,一时间,连包茶饼的草皮纸,都卖到了几十元天价。使得云南大茶树的叶子,一夜间,金子般贵重起来。茶农把它们从树上采回,太阳晒晒,摸具一压,就成了商人手里的软“黄金”,放到陈年老屋,让风尘催其老化,速成古董,然后,再以更贵的价格兜售给藏者。酿就了中国的茶叶神话。以至造成云南滇红茶出口,原料亏空,出口贸易迟滞,停滞!

如此文化结果,让我不得不再次审视,茶文化在产业中的作用。

无庸讳言,茶在中国千百年的品饮过程,其生产技术,品种、等级,故事典藏,都将其经久不衰的功用人文化。使这片发端于中国的茶树叶子,拥有了“神人之甘露”的精神含量,无可厚非。茶,因此成为拥有千年农耕经验的中国百姓仅次于粮食的物产,被以“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分量,如同菜蔬和瓜果,成为生活必须。

感念天赐物产,为老百姓带来的福泽,民间生出诸多因茶而来的祭祀、庆典、传说,让小小的植物叶芽变成世人感念的天之圣物!这样的人文,它是朴素的。可近年来文化似是而非的介入,弄得这片本可以与民同乐的茶树叶子,忘乎了所以。使得本可以为中国老百姓带来更长远利益的物产,神秘在文化的笼罩中,不可理喻!

不妨看看与茶叶有同样神奇作用的尤物儿——“可可”与“咖啡”。

可可与咖啡的文化情结应是不亚于茶的。

如由著名建筑师海因里希-费,设计的杰作——1856维也纳中央咖啡馆,其经久不衰的文化氛围,使得年轻的悲剧家们在这里饮咖啡、写作品;使善辩的哲学家们在这里慷慨陈辞,使许多文人雅士在这里听音乐、聊天、畅怀胸臆。建筑、音乐、人文,融为一体,文化得一塌糊涂。可就是这样,咖啡也没有同茶一样因文化特质而附着以文化的功能。

著名的巴黎咖啡馆,人文背景更为丰厚。海明威、庞德、斯坦因、菲茨杰尔德等等一批文化巨擘都是这里的常客。咖啡馆因名人出名,可咖啡同样并没因名人而附带了文化功用。千百年来,始终以其滴滴香浓的单纯和明快,给养着它的子民,如同牛奶与果汁,顽固地浸透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

如更著名的巴黎日尔曼街的普各伯咖啡屋,曾是巴黎人引以为荣的“文学咖啡馆”。这里挤满了演员、作家、诗人和哲学家。著名诗人卢梭、伏尔泰、狄德罗,著名作家雨果,戏剧家缪塞,女小说家乔治-桑和他的密友—音乐家肖邦,政治家罗伯斯庇尔,以及十八世纪末还是校官的拿破仑等。他们都在这里喝过咖啡,畅怀过心志。

有总统;有文豪;有大师;如此深厚的文化、政治、艺术情结维系,咖啡仍然还是咖啡,从没有因此弄出个什么“道儿”来。饮者喜欢的只是,这种能给聚餐带来快感的咖啡与可可能给肌体增加多少维生素、兴奋剂与微量元素。

茶却不同了,中国的茶人无意于琢磨茶的营养成分,茶人之意不在茶,千百年来一门心思在茶中参悟人生哲理,吃了上千年,竟吃出个“道儿”来,并使其成为中国独树一帜的神奇物事,成为国饮,使得一大批茶人倾其毕生精力,在此中游荡,飘然若仙。品味中参入文化而使身心愉悦,实在也是了不得的。只是,因了文化的作用,茶这个应该比之咖啡更为简洁的饮品,却因此日趋神秘莫测,复杂、冗繁。

同样的物种,来自不同的区域,就带有了完全不同的人文情节与色彩,就同太阳与月亮,在西方人眼中,它是恒星和卫星,中国人却视为一阴一阳,并将世界乃至宇宙的万事万物都纳入阴阳之道。认为“太阳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

 

文化的差异,导致了物种的不同功用取向,但西方人并不保守,同样是茶,它们只是把它同咖啡一样食用,如,俄国人不能一日无茶,但多是红茶,他们象喝咖啡一样,将粉状的红茶用水一冲,然后再放上糖一搅,便可食用。在他们的概念里,茶只是佐餐的饮品,没有复杂的冲泡技能,因其方便,就有了饮食的依赖性,就有了大量进入市井小民日常生活的可能。就有了英国“力顿”红茶得以畅销世界的原因。的却,最简洁的食用方式,也是最快乐的接受方式。资源广大的快乐之饮——茶叶,如不省其冗繁,又何以能如长江、黄河一样快捷地融入大洋而与世共享?

 

一个茶叶面积最大的国家;

一个茶叶人口最多的国家;

一个茶叶产量世界排名第一的国家

这个有益健康的快乐之饮,这个本应该象蔬菜一样的树叶子!

它可是让白银滚滚流向中国的软黄金啊!

如此感慨,有失偏颇,却不乏真诚。文化本是好东西,过了,就惨了!

这是我进入莫斯科茶事前的再度思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