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以煜
以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7,165
  • 关注人气:8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莫斯科冬天的记忆(图文纪事)

(2007-10-13 19:17:45)
标签:

我记录

感动瞬间

艺术赏析

美图

感悟随笔

旅行

文化

休闲

莫斯科冬天的记忆(图文纪事)
 
雪,试图将一切遮蔽,唯眼睛无法。
 
莫斯科冬天的记忆(图文纪事)
雪,使童年的知觉刹那间复活.莫斯科童话般萦绕着我的知觉.
 
莫斯科冬天的记忆(图文纪事) 
 
题记---- 
莫斯科冬天给我留下深刻记忆,是因为来时,恰逢百年不遇的酷寒——
零下37度!!!
这是我童年的冬天,在东北边陲时的温度.因此,所有知觉刹那间复活.几年之内,莫斯科所有的记忆都如梦幻,童话般萦绕着我的知觉.
酷寒,让我身心萎缩,如入孩提;酷寒,让我视线凝结.没有了经历嘈杂。
于是,大堆的带着雪花的文字和图片.不经意间留在知觉的仓库里。
为了不致散失和凌乱,今天,把能让我再次感动的冬天的视觉,归纳,整理,存放于此,闲暇好来洄游——
  
莫斯科冬天的记忆(图文纪事)
 

雪,如同一个链接,将我生活的北方小城与莫斯科莫明地亲近起来。

 

莫斯科冬天的记忆(图文纪事)
 
雪,使苏联老宅前的休闲场,冷凝如童话的城堡。
 
莫斯科冬天的记忆(图文纪事)
 
雪,使空地变成雪原,无垠而苍莽
  
莫斯科冬天的记忆(图文纪事)
 
雪,让世间变成和谐社会.
 
莫斯科冬天的记忆(图文纪事)
 
雪,掩盖了污浊,人突然地亲近。
 
莫斯科冬天的记忆(图文纪事)
雪,让我感到,童年好像就在昨天。
 
莫斯科冬天的记忆(图文纪事)
 
雪,使生活的嘈杂退隐,让人能够放飞心情.
  
莫斯科冬天的记忆(图文纪事)
 
雪,洁白无暇,冬姑娘更加美丽纯净.
 
莫斯科冬天的记忆(图文纪事)
 
雪,漫天飞舞,寒鸦欢喜.
 
莫斯科冬天的记忆(图文纪事)

 

雪,让孩子无法沉静.,

 

莫斯科冬天的记忆(图文纪事)

 

足球\冰球,各分天下.

 

莫斯科冬天的记忆(图文纪事)

 

 雪,让我感到亲近,心有归属。

 

莫斯科冬天的记忆(图文纪事)

 

雪,让必经的小路,有了思维.
 

莫斯科冬天的记忆(图文纪事)

 

雪,让心情变得年轻了!

 

附:初踏莫土

文图/以煜

 

跨越欧亚大陆的远行,只用了八个小时时间。

我不由地在惊呼:信息时代,时空真地缩短了!

这是20021212日我初踏莫土时的真实感觉。

途中被金发碧眼的俄罗斯土著包裹着,没有交流,却也不觉陌生,心里一路上都在做着近乎戏谐的调侃:在他们中,外国人唯我独是!因为,这是俄航。

热情的空姐、高大的先生,不时送来热咖啡与冰牛奶,我都用表情言谢,以无言掩饰“无语”的尴尬。只是,八个小时——北京到莫斯科这五千多公里是快捷的,可对我这五尺血肉之躯,则显得漫长。为减少旅途的排泄次数,登机前我没敢多吃流状食物,上了飞机,也不敢多贪酒水。两只眼睛,从坐稳后,就开始关注着二等舱过道那个常有人出入的地方。我知道,那是卫生间,不知道的是,门怎么开?

我总感觉,俄国的飞机,机械方面与中国的不一样。因此,我才久久地注视,注视……

终于,在飞行六个小时之后,鼓胀的肚腹,无论如何也不允许再坚持了,破裂般的知觉催我站起,向那个观察多时的地方跌撞着走去。

我的观察是对的。那是卫生间。门的开启是推开式,而我总记得中航是横拉式。这一推一拉,却差一点把我憋死。可想见我的心性。当然,这里藏匿着浅浅的自尊……

心仪已久的莫斯科,在北京时间晚22时许出现在眼前。诺大的机场,如中国北方的旷野,雪和林丛簇拥着机场,密集而原态,没有人为的痕迹。与我直觉中东欧大都市的繁华截然相反——没有期待的繁华,没有异国的风情,只有稠密的林丛和皑皑白雪,是雪将它的繁华掩盖了吗?

雪,从我出来就下开的雪,从T城一直下到北京,又从北京下到了莫斯科。

 

雪让我感到亲近,有一种归属感。

雪让莫斯科有些苍莽,却很深沉。

雪如同一个链接,将我生活的北方小城与莫斯科莫明地亲近起来。

夹杂在一群高大的苏联老大哥中间,我那种想做弟弟的感觉又回来了,如同被他们领着、牵着一样,我始终都带着从未有过的惬意和轻松,尾随于后,很快就来到了入境口。

当老大哥们一个个顺利地通过边检,却偏偏把我留在境外的时候。语言的障碍让我突然间惶惑起来。这是我在心里杜撰了好多遍的故事——如果被俄罗斯边检扣住,不让入境,会不会再出现一位带着笑靥的俄罗斯女郎,帮我联系莫斯科亲友?因为,我超重的行李就是在一位美丽空姐温情的笑靥中顺利安顿的——这是我一路感念不已的情景:因随身行囊过大,无法放入行李箱,一位壮硕的俄罗斯小伙儿,毫不犹豫地帮我找来空姐,不仅帮我安顿了行李,还嘱托空姐给我安排了一个单人的空位......一路上,我都被这种苏联老大哥梦幻般的知觉蒙蔽着。

的确,虚幻情境。

因为初次入境,俄罗斯警察毫不客气地把我扣下来了,没有任何理由。护照被女边检递给了男警员。男警员低头看了一眼我的护照,然后对我把头一歪(一个电视里常见的镜头),示意我跟他走一趟。

我的护照不应该有问题呀?!警察总让人有一种犯罪感。我担心着他们的提问,因为我一句俄语也不会。惶惑中求援地往出境口看去,却意外地看到了天枢,正向我挥手,旁边还站着两位俄罗斯土著。突然地一阵释然。看到亲人,远在他乡的无着感骤然消释。

走进边检室,里面已经坐了两男一女,男的是越南人和韩国人,女的则与我一样来自中国,都低垂着头,一副无奈的样子。警察没表情地丢下我走了。一个时辰,回来,无言地的递还了我的护照,漫不经心地给我敬了个礼。我明白,没事了。

过了边检入口,就等于入境了,天枢说:“第一次入境都要有这个过程,只是老毛子办事效率太低。”话里流露着习惯性的幽怨。说着,天枢将二位俄罗斯朋友给我做了介绍。一位叫廖莎的律师;一位叫瓦洛加的壮汉。

经这一进一出,时间过了两个小时。国内已近午夜时分,莫斯科却还不到下午6点,时差五个小时。这里夜长昼短,天已经黑了。坐在天枢车上,莫斯科城已灯火阑珊。

雪很大,鹅毛般的,轻轻飘落。

想:人长得大,连雪花都大!但心不大。头一次来,就有此遭遇?

我心里还在为边检的无理耿耿于怀。但天枢们已完全适应了,一路上与他的俄罗斯同仁有说有笑。借机,我赶紧贪娈地望着窗外。

进入莫斯科城,感觉就好多了。危耸的高楼在雪和原始林从的包裹下,如身披白色斗篷的士兵,让我感到,这座向往中的城市非常童话。

想着昨天还在北京王府井的大街与姑父闲聊,今天却已行驶在莫斯科街头,突兀而又无所适从。来前车臣暴乱中的莫斯科,今天已完全恢复了它的宁馨。

雪,纷纷扬扬的雪,有几分冷峻与低沉。望着不断被车速甩在身后的这座雪中的城市,我莫明地生出一种从未有过的归属感。莫明地想起童年的那个小镇。记忆中,它就是这个样子的,一个冬天,都被雪压着,低沉宁静,神秘安详……

 

天枢说,莫斯科的交通与北京相似,呈环状流通。

面对被飞雪打湿了的莫斯科,天枢间或问起我的茶事调研与市场情况。

一个多小时光景,才到了公司——谢苗诺夫斯卡亚大街,写字楼513号。

一个高大的门楣,附着以俄罗斯工业痕迹的开合装置。走廊不宽,却很高,外表陈旧,却很结实。里面别有洞天。秘书室、过厅,东一下,西一下,南一下,又推开不同方位的几个门,这才发现,这个办公环境有四个区域,近三百平米,总裁办公室、经理室、财务室,会议室,职员办公区一应具全,如入迷津。

 

见到海波已是莫斯科时间晚8点。他忙着当天的账目,处理完才赶过来。这位4岁时见过面的弟弟,已出落成一尊福将,宽肩阔背,淳厚而富有男性魅力。与天枢坐到一起,有种一文一武的感觉。生活的历练,商场斡旋,使得这两位本应还孩子气的弟弟,眨眼间都出落成顶天立地的汉子,想着,国内与他们同龄的年轻人,在体制的浓萌遮蔽下,无忧无虑的孩儿态,再看看眼前同样年轻的弟弟们,心里蓦然感慨……

晚饭征得我的意见,在公司附近的一家西餐厅吃的。没有什么客人,整个一个幽雅的环境里,只有我们三位。高大的俄罗斯女孩,身着特制的围裙和晚装,礼貌地将红酒,烤肉、煎肉排、与撒拉、红菜汤一道道地端了上来。我喜欢西餐,它能让我找到人类文明的知觉。

兄弟三人,多年不见,酒杯端起,亲切如昨。

血缘真是一个无法言喻的东西。

初来的莫斯科之夜,被雪压得灰蒙蒙的夜晚,却因为有红酒;有杯斛交融的经历故事而变得快意。梦幻般的知觉让我老在用杯子冰凉着我的肌肤,心里一遍一遍地发问——

这不是梦吧? 遥远的俄罗斯,我真的来了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