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以煜
以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7,165
  • 关注人气:8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莫斯科,弟弟的俄罗斯婚礼(图文纪事)

(2007-09-29 19:08:06)
标签:

文学/原创

视觉美图

旅游休闲

俄罗斯婚礼

莫斯科,弟弟的俄罗斯婚礼(图文纪事) 
 
喜庆中有一个重复的情景----每隔一个时辰便要掀起一个“酷哩咖”、“酷哩咖!”的叫喊,每叫一次,H都要站起来,当众抱住安妮娅热吻。我问T :“酷哩咖”是不是‘吻一下“的意思?”T 笑了,说:“他们在喊:‘苦啊!”

莫斯科,弟弟的俄罗斯婚礼(图文纪事)
 
这已是5年前12月的事情了。
我刚到莫斯科,赶上了零下37度酷寒;赶上了俄罗斯节日最集中的年末,也赶上了弟弟海波的莫斯科婚礼。
 
莫斯科,弟弟的俄罗斯婚礼(图文纪事)
 
海波的婚礼,与莫斯科的节日挤到了一块儿。
为了这个日子,我调动了全部热情,将来莫斯科时带的衣服全都试穿了一遍。却没有一件能够抵御寒冷。
莫斯科,弟弟的俄罗斯婚礼(图文纪事)
莫斯科,弟弟的俄罗斯婚礼(图文纪事)
 
安妮娅家住十一楼,电梯到了九楼就停了。一群高大的俄罗女孩,在安妮娅姐姐带领下,裙椐裸衫,守在那里。海波身边一群没有婚事经验的中国小弟妹,面对高大的俄罗斯姑娘轻衣薄衫,没经冲闯,却先赤红了脸堂。
 
莫斯科,弟弟的俄罗斯婚礼(图文纪事)
莫斯科,弟弟的俄罗斯婚礼(图文纪事) 
 
俄罗斯的结婚手续,多是在婚礼这天屡行。
因此,海波的婚礼,也就意味着他正式地成了俄罗斯的女婿。
 
莫斯科,弟弟的俄罗斯婚礼(图文纪事)
 
俄罗斯同仁按照当地习俗,“嘭嘭”地打开香槟、切开蛋糕,拿出大堆的巧克力。
 
莫斯科,弟弟的俄罗斯婚礼(图文纪事) 
 
一个小小的集结仪式,在一层大厅中完成了,
 
莫斯科,弟弟的俄罗斯婚礼(图文纪事)
 
被幸福包裹着的H海波绅士一般。黑色西服,鲜艳的红玫瑰斜插在上衣袋里,黑色领结与洁白衬衣交相辉映。显得格外英武。旁边的安妮娅婚纱垂地伴在H 身边,流盼出无限娇媚。

 

 
 莫斯科,弟弟的俄罗斯婚礼(图文纪事)
 
让我震憾的是,新婚夫妇离开婚礼教堂之后,到莫斯科红场无名英雄纪念碑前献花的情境---
 
 莫斯科,弟弟的俄罗斯婚礼(图文纪事)
 
皑皑白雪,肃穆红墙,永不熄灭的火炬,英武守望的俄罗斯士兵……
巨大的士兵头盔,远远地,如一个青春的亡灵,
 
莫斯科,弟弟的俄罗斯婚礼(图文纪事)
 
是以独有的方式向幸福的人们祝福?还是在为失去的幸福啼哭?
这是俄罗斯婚礼一个非常特殊的仪式。
 
莫斯科,弟弟的俄罗斯婚礼(图文纪事)
 
俄罗斯婚礼,热度最高的还是婚宴,那是真正的,放开了的狂欢。
桌前,娘家,婆家的亲友全都聚集在一起;老人,孩子全都聚集到一起,中国的,俄国的全都聚集到一起。
 
莫斯科,弟弟的俄罗斯婚礼(图文纪事)
 
祝酒中最难忘的是安妮娅的母亲,她献给女儿的礼物是,一首自己创作的诗,当众朗读。透漏着俄罗斯民族骨子眼里的浪漫。
 

莫斯科,弟弟的俄罗斯婚礼(图文纪事)


结婚本是甜美的事,为何要喊苦呢?
过后才明白,这个“苦啊!”的呼喊,是俄罗斯的诙谐----
长吻,是对甜美的眷恋;是对幸福的挽留啊!
 

 
附:莫斯科,弟弟的俄罗斯婚礼
文图/以煜
 
海波的婚礼,与莫斯科的节日挤到了一块儿。
12月21日。为了这个日子,我调动了全部热情,将来莫斯科时带的衣服全都试穿了一遍,却没一件能够体面、御寒的。
婚礼按俄罗斯习俗进行。海波没有回安娜家,作为新郎,他要在 T 家过夜。T 也就公公婆婆地兼了起来。
说好了,21日清晨,新郎的宾朋,到T 这里集结出发。结果,路被漫天雪花朦胧得没了识别的标志,好几辆车都多饶一个时辰。海波急得跺脚,脸上却还笑着。
到安妮娅家楼前,已是上午十时光景.一辆加长卡迪拉克豪华婚车已候在那里。鲜花彩带,就等新娘起驾呢!
安妮娅家住十一楼,电梯到了九楼就停了。一群高大的俄罗女孩,在安妮娅姐姐带领下,裙椐裸衫,守在那里。海波身边一群没有婚事经验的中国小弟妹,面对高大的俄罗斯姑娘轻衣薄衫,没经冲闯,却先赤红了脸堂。
民俗就是这样,热闹了,才有喜气,认真了,才见情性。
迎与接的两拨人马,都动了真。海波每上一个台阶,必要揭起一个纸条,按纸条上的要求,回答一个问题,进行一个游戏。因此,淳厚的海波,忽而伏在台阶上猜谜,忽而被伴郎凭空抬起;事先准备好的一打百圆卢布,成了向姑娘们买路通关的硬通货。好不容易挪到安妮娅闺房门前,却又被更大的难题搁浅到了门槛外。憨厚的海波,任着摆布,蹲到门外边,所有的人都围了上去,好长一个时辰,才听到“嗷”地一声,人尽闪开,海波一步跨进门槛,扑向婚纱披挂着的新娘安妮娅。整个阵势,轻松而不刻意。
 
俄罗斯的结婚手续,多是在婚礼这天屡行。因此,海波的婚礼,也就意味着他正式地成了俄罗斯的女婿。

定好12点,到了婚礼教堂,紧赶慢赶,还是超过了五分钟。好在已有十几对新婚夫妇候在那里,时间还算从容。
几位俄罗斯同仁按照当地习俗,“嘭嘭”地打开香槟、切开蛋糕,拿出大堆的巧克力。一个小小的集结仪式,在一层大厅中完成了。然后,由婚礼教堂的工作人员,按程序让新郎挽着新娘的手臂,引着大队宾朋,拾阶走向二楼。
幽雅的钢琴,徐缓中带着庄重。引领海波与安尼娅进入第一个程序——登记。新郎、新娘要在入口处,先登记领取结婚证书,然后进入婚礼机构的程序----指定的摄像,规范地在几个喜庆场景中留下婚照;在现场的亲朋中录下祝福的话语,新郎才挽起新娘的手臂,在童男童女的伴随下,随乐团演奏的婚礼进行曲,步入婚礼大厅。

被幸福包裹着的海波绅士一般。黑色西服,鲜艳的红玫瑰斜插在上衣袋里,黑色领结与洁白衬衣交相辉映。显得格外英武。旁边的安妮娅婚纱垂地伴在H 身边,流盼出无限娇媚。
......

让我震憾的是,新婚夫妇离开婚礼教堂之后,到莫斯科红场无名英雄纪念碑前献花的情境----
皑皑白雪,肃穆红墙,永不熄灭的火炬,英武守望的俄罗斯士兵……刚刚还在欢乐情状中的人群,突然肃静下来。
这是俄罗斯婚礼一个非常特殊的仪式。远远地,巨大的士兵头盔纪念碑,如一个青春的亡灵,在火焰映衬下,跳跃着。
是以独有的方式向幸福的人们祝福?还是在为失去的幸福啼哭?
生活总是这样。喜与悲总是以各自方式存在于同一个事物中。
 
俄罗斯婚礼,热度最高的还是婚宴,那是真正的,放开了的狂欢。
提前订好的婚宴大厅,活跃的主持人,调动整个晚宴的气氛与情绪。
半圆的,月牙状的餐桌,摆满了香槟、葡萄酒与伏特加;特制的撒拉、火腿、烤肉、香肠、水果、红菜汤,与各色精制的餐点,不一而足。
桌前,娘家,婆家的亲友全都聚集在一起;老人,孩子全都聚集到一起,中国的,俄国的全都聚集到一起。
H海波的中国同仁,在近一天的婚礼程序中,始终都节日一般,红扑着面颊,漾着孩子似的欢乐。

祝酒中最难忘的是安妮娅的母亲,她献给女儿的礼物是,一首自己创作的诗,当众朗读。透漏着俄罗斯民族骨子眼里的浪漫。然后是天枢,以流利的俄语,在众人面前诙谐着海波的幸福。
婚宴在主持人的调度中,穿插着亲朋的机智与欢情。
月牙状的餐台,使中间的空地,形成了一个自然的舞池。外面零下三十七度酷寒,室内却事轻履薄杉,完全夏日的装点。
几巡酒过后,音乐中海波竟在舞池中翻起了跟头,不知在哪儿学的,那旋子和侧翻,竟都带着半专业的范儿……
喜庆中有一个重复的情景----每隔一个时辰便要掀起一个“酷哩咖”、“酷哩咖!”的叫喊,每叫一次,海波都要站起来,当众抱住安妮娅热吻。次数频繁,让我担心婚礼结束后,安妮娅的嘴是否会被吻淹?
我问天枢:“酷哩咖”是不是‘吻一下“的意思?”T天枢笑了,说:“他们在喊:‘苦啊!”
我好生疑惑。结婚本是甜美的事,为何要喊苦呢?
过后才明白,这个“苦啊!”的呼喊,是俄罗斯人的诙谐----
长吻,是对美好时光的眷恋;是对幸福时光的挽留啊!
 
莫斯科,弟弟的俄罗斯婚礼(图文纪事)
莫斯科,弟弟的俄罗斯婚礼(图文纪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