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以煜
以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7,165
  • 关注人气:8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兰子可能会心疼(水墨藏品)

(2007-09-03 11:44:02)
标签:

艺术随笔

书画藏品

文学原创

画家兰子

兰子可能会心疼(水墨藏品)
 
兰子可能会心疼
——我收藏的王蔚蓝水墨精品
文/以煜
 
十年前,因为写过《画家兰子》,而得到兰子承诺:“送一幅作品给你!”
在我看来,作品,一定是画家得意的画品,是那种可以在“个展”或“画册”里出现的东西。此时刚好,兰子在北京的个展作品巡回到省城,我便得理,打电话给她:“你的承诺要兑现啊!”
兰子爽快地说:“画展上你看上哪幅拿哪幅!”
兰子爽快了,我却不好意思起来。我知道,画家的得意之作,是画家特定时间内的性情之物。看了兰子从北京画院研修后的作品,感觉,每一幅都是独立的,都有兰子特定时间里的性情痕迹,便越发地张不开口了。
此事就这样放下了。
一日,与诗人潞潞说起,他竟然也存此念想,没容分说,拿起电话播了过去。兰子那面依然爽快地应允,你和以煜过来吧,正好我的画刚从个展收回。你们喜欢哪幅,尽可拿去!”
如此契机,再不抓住,就不合时宜了。
于是,把局促打了埋伏,与潞潞径直奔向兰子宅第。
兰子爽快,把作品,全抱了出来,说:“全在这里,看你们挑的是不是我爱的。”
“如果挑中了?”我挑唆地激将。兰子嘿嘿笑了!说明有眼力,更得送了!
我和潞潞认真地把所有作品过了一遍,顺便把各自喜欢的挑出来塞选。最后我选出两幅作品迹象明确的画作,准备择其一。这时兰子“嘿嘿”笑了,说“你太厉害了!这幅不能给你!”说着,兰子把我拿在手里的画象怕被抢走一样拿了过去。却又突然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呵呵!给你吧,说话算话!连同那幅”兰子把我比较来去不忍割舍的另一幅,一并给了我。
“不过,我出画册时,你还得借给我用用!”
显然,我拿的,是她所爱的。一时间,更觉得珍重。
 
如今,十年又度,兰子依然倘佯在她的水墨情境中。画儿,随着阅历、经历,越发地有了才情,不仅往返于各种画展,还有了商业的迹象。有画商、藏家,肯拿大把的金钱打包,购藏。兰子也索性离开了报社,到京城中国画研究院李延生工作室,专事起他的人物水墨。
想:跟着名师,兰子又要飞跃了。但不论怎样飞,我手里的这几幅精品,依然是精品。因为,她已无法回到这个阶段的这种情境了。想必,兰子看了可能会心疼,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可就真的赚了!!!
 
兰子可能会心疼(水墨藏品)
 
兰子可能会心疼(水墨藏品)
 
兰子可能会心疼(水墨藏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