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以煜
以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8,198
  • 关注人气:8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几只小麻雀(散文)

(2007-05-30 12:03:02)
标签:

散文

感悟随笔

 几只小麻雀(散文)
几只小麻雀
文/以煜

  旧房拆迁,一窝羽翼未丰的小麻雀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司空见惯了的民工,满不在乎地把它们掷到人行道旁。是对小生命特有的怜悯吗?在掷出的一刹那,民工的手迟缓了,小麻雀几乎是被放到了地下,但惊吓是肯定了,因为,那团温热的血肉之躯,在落地的瞬间,弹了起来。突如其来的变故,使它们完全暴露在人们的视线中。老麻雀目睹了刚刚发生的一切,此时正焦急地在附近的房檐上,一会儿飞起,一会儿落下,一会儿盘旋,叽叽喳喳的声音急切而焦灼,小麻雀不住地伸出头来,米黄色的小嘴丫大大地张着,似在呼唤:“妈妈,快来!救救我们!”
老麻雀无能为力,只能焦急地叫,焦急地飞。
最先注意它们的是儿子西西。他高兴地把小麻雀捧了起来。几只没睁开眼睛的小麻雀,先是惊慌失措,挣扎着伸出脖颈,一起一伏地叫着,继而又沉默下来。孩子的心里有了一种渴望,他要替代它们的妈妈,把这几只小雀儿养大。渴望使他生出英勇的行为——避开老麻雀的呼叫,毅然地把小雀儿抱回家中,然后抬头望着老麻雀,说:“别怕,我会好好照顾它们的!”
  小麻雀一共三只,粉突突儿的,稀疏的羽毛,眼睛还没有睁开,只能凭听力感觉外面的世界。求生的本能全集中在黄嘴丫上,听到声音,就一同扬起滑稽的头颅。西西成了它们的妈妈,老麻雀为子女垒就的窝窠,已被民工摔碎,西西只好把装图片用的饼干盒拿出来,垫了块儿柔软的布在盒底,小麻雀的新家就这样落成了。
老麻雀喂孩子,一般是捕捉软体的小青虫,不需用力咀嚼,小麻雀就能啄食,西西无法到高高的树上捉小虫,就拿自己最喜欢吃的饼干,用嘴嚼碎,用唾液搅拌起来,喂给小麻雀,为分辨它们,西西为三只小雀儿编了号:小黄1、小黄2、小黄3,然后挨着顺序喂它们。西西最喜欢它们伸出脖子对他叫唤的情景,俨然地一个欢迎的仪仗。他喂它们,它们也熟悉了他。听到西西的脚步,小麻雀就一齐伸出脑袋,喳喳地叫,西西明白了一般,同它们说话,喂它们食物。但是,欢乐的时光没有持续多久,小黄1、小黄3 便蔫蔫的,不思饮食了。三天之后,当西西来到它们身边的时候,小黄1、小黄3正在抽搐着,只有小黄2抬起头,喳喳地叫着,向西西要吃的。西西惊恐地喊妈妈过来,妈妈过来一看,马上把小黄1、小黄3拿了出来,说:“它们已经不行了,别把这只也传染上。”果然,没多久,小黄1、和小黄3就不动了。
“麻雀有麻雀的喂养方法,人一下把握不住,但只要你认真观察,了解它们的习性,你就能把握。”我见状不由地插言道。
  西西很用心,为了小麻雀,他开始翻读书本,查阅了麻雀的生长规律、饮食习性之后,采取了一系列果断行为:把小黄1、小黄3用一只小纸盒装起来,埋到楼下的花池里,之后,又为小黄2重新清理了窝窠。这一切做完之后,他摘了几片青菜叶子,切成泥,又悄悄地从邻家小菜园捕了几只青虫。小黄1、小黄3不在了,小黄2理所当然地落了个“小黄”的名字。西西把小青虫送到小黄嘴里,果然,小黄高兴得一蹿一蹿的。从此,西西按此方法喂食小黄,小黄果然活过来了。三天,五天,十天,半月,小黄竟然睁开了眼睛,丰满了羽毛。西西再来到它身边的时候,小黄已不只是伸脑袋、脖颈,而是张着翅膀,一蹿蹿地,舞蹈一般。那脚爪也渐渐地能抓住硬物,身体直立起来。再后来,见到西西,竟能一跃飞到铁盒子的边缘,跟西西讲话。西西把小黄放到手里,小黄就用尖尖的嘴啄西西的手背、手心,使西西“嘿嘿嘿”地直乐。西西有时还把它放在手心,举得很高,又突然快速地放下来,小黄便惶惑地飞快扇动羽翼。西西说,他这是在训练小黄的飞行能力呢!再后来,西西时不时地带小黄到院里晒太阳,同小朋友们一块逗小黄玩。
小黄长势喜人,黄嘴丫已开始退掉,西西也开始筹划为它买个漂亮的竹笼子了。他说,等小黄能飞的时候,他就把它放回自然中去,让它去找它的同伴,找它的妈妈,要不然小黄太孤单了。西西这样想也就这样做。他经常带小黄到落着群雀的大树底下,让小黄与树上的麻雀对话,让小黄找自己的妈妈。每当这个时候,小黄便显得异乎寻常地激动。
在小黄长硬翅膀、快能飞翔的时候,我们迁到了刚装修好的新居,小黄也一道来到了这个还有油漆和木胶气味的新居中。新的环境,一切都是崭新的。小黄开始同西西一样,雀跃、欢呼,有一种好奇和新鲜感。可几天后的一个傍晚,小黄突然站立不住了,西西喂它最爱吃的小青虫,它连看也不看。小黄生病了吗?西西急得团团转。此时,外面下着冷雨,气温很低,是不是小黄怕冷?西西忙把那盏落地灯的灯头按下来,光线开到最大,让温暖烘烤到小黄身上,果然生效,没一会儿,小黄又叫了起来。西西来看它,它又能站起身来对着西西“啾啾”地说话,好像告诉西西是什么原因使它病倒了。这种情况持续了一个晚上,第二天西西醒来的时候,突然发现小黄身体已经僵硬,眼睛紧闭,表情安详,似乎在对西西说:“你已经尽力了,谢谢你,但我实在……”
西西尖声地叫了起来。随着他的声音,我凑到跟前,小黄躺着的小小身躯让我心里蓦地一阵震颤。这个欢快的小生灵,怎么一下就完了呢?是什么原因使它在马上就能飞回丛林的时候,猝然离去?
又一天过去了,早晨醒来,西西突然说,他昨晚一夜没睡好。我问为什么?他说,老闻到有一股刺鼻的味道,老想流泪。我突然意识到,是油漆和木胶的混杂气味。人对这种味道的反应迟钝,可麻雀?小黄的死与室内这种气味有关!我突然醒悟:油漆、胶,肯定是扼杀小黄的刽子手。我把原因讲给了西西,西西半天没吭气,好像在思考着什么,好一阵才自言自语,充满关切地说:“电视上老报道,城市的空气污染一天比一天严重,那么,有一天,在人们还没觉察的时候,敏感的鸟类是不是都要因此而丧生啊?”西西小大人般的口吻,使我一惊。
城市的天空,曾有过燕雀呢喃、大雁南飞的美好时光。那时候,望着“人”字形的雁阵从天空飞过,小朋友们都要齐声朗诵大雁的歌谣送雁阵南去,大雁南去,冬天就悄声来临了。它们是季节更换的精灵,是自然环境的守护者。可这种情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没有了......
天空整齐的雁阵;燕子衔泥屋檐下垒窝筑巢,对于西西们,已经是很早,很早以前的故事了。他们熟悉的是——高耸的烟囱无所顾忌地排放废气;冰箱、空调排放的弗利昂浸蚀大气臭氧层;地球变暖,北冰洋积雪大面积融化,太阳黑子,日光已开始侵害人的皮肤......
人类在把地球的生物蚕食净尽的同时;空中的蚕食也已无声地展开!想:有一天当天空只有飞机,没有鸟影的时候,一个早晨,孩子们睁开眼睛,突然奇怪地说,我睡不着,我老觉得有一种奇怪的气体往身体里钻的时候,人类面临的又该是怎样的情形呢?望着西西那惊异的眼睛,我突然地一阵寒栗……
 
    (本文原创于1996年春,近日翻读,仍觉快意,故润色收存,时值2007年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